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四十一章 战与不战

第九百四十一章 战与不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由耿弇主导的征东之战,打得十分迅速,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让看似强大的张步势力土崩瓦解。

纵观整个战局,在耿弇的统帅下,汉军的兵力虽然没有张步军多,但却对张步势力形成了碾压之势,大军的一路东进,真好像摧枯拉朽一般。战必胜,攻必克。

由始至终,张步都未能找到反败为胜的机会。

刘秀颁布的诏书,更是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得张步和苏茂发生了窝里斗,最后张步杀了苏茂,带着苏茂的首级向刘秀投降。

张步势力的覆灭,使得洛阳以东,再无割据军阀,整个关东地区,包括青州、兖州、豫州、徐州,皆在洛阳朝廷的控制之内。

至此,刘秀已经完成十个州的统一。对于刘秀而言,剩下的主要敌人,只有三个。一个是并州的卢芳,一个是凉州的隗嚣,一个是益州的公孙述。

其中公孙述实力最强,拥兵最多,隗嚣实力次之,卢芳的实力最差,但卢芳的背后有匈奴人支持,这又使得洛阳朝廷不敢轻易对卢芳用兵。

谁都不知道匈奴人对卢芳已经支持到了什么地步,贸然对卢芳用兵,如果匈奴人只是增援卢芳一两万兵马,那倒还好说,万一匈奴人是倾巢而出,汉军必败。

所以汉军在出征卢芳之前,必须做好要与匈奴人打国战的准备,需要调动全国的力量来打这一仗,显然,这对目前的洛阳朝廷而言,是不太现实的。

平定张步之后,洛阳朝廷还要不要继续对外征战,又对谁征战,这些事情都需要刘秀和朝中大臣们商议。

这日的早朝,刘秀便提到了此事。

群臣们窃窃私语,交头接耳。邓禹跨步出列,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微臣以为,连年用兵,国库亏空,钱粮消耗严重,现,当休养生息,不宜再对外征战。”

邓禹的话立刻引起许多文官的共鸣。

大司徒伏湛跨步出列,拱手说道:“陛下,右将军言之有理,连年征战,民不聊生,百业尽废,郡县荒芜,还望陛下能体贴民情,暂且休战。”

宋弘出列,拱手说道:“微臣附议。”

紧接着,又有数名大臣出列,齐声说道:“微臣附议。”

就内心而言,刘秀不太愿意打仗,他本身也不是个好战的人。但目前洛阳所指控的十个州,除了交州是主动归顺,另外的九州,皆是靠武力硬打下来的。

这没办法,为了完成统一大业,为了复兴汉室基业,使者的口舌已然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诉诸于武力,诉诸于将领的拳头,来完成统一,实现政治目的。刘秀看着邓禹等人,陷入沉思,没有立刻接话。这时候,另一边的武将队列里走出一人,大司马吴汉。吴汉出列后,拱手说道:“陛下,微臣以为,我军平定张步,士气正

盛,当趁热打铁,先取凉州的隗嚣,再取益州公孙述,最后挥师北上,一举平定卢芳,一统天下,再现大汉之盛世!”

吴汉是洛阳朝廷里坚定不移的主战派,但凡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他就不希望靠着使者的唇舌去谈判。

像吴汉这样的主战派,在洛阳朝廷里可不是少数派,那些跟着刘秀打天下的开国功臣们,基本都属这一派的。

吴汉话音刚落,盖延出列,拱手说道:“陛下,微臣附议!”

耿弇也跨步出列,拱手说道:“微臣附议!”

邓禹、伏湛、宋弘都主张休养生息,不宜再战,吴汉、盖延、耿弇都主张趁热打铁,一鼓作气的统一天下。

宋弘看武将们那边看了一眼,正sè说道:“西凉大将军早已效忠于陛下,诸位将军还口口声声要攻打凉州,这是何用意?”

吴汉闻言,眉头立刻皱起,沉声说道:“宋司空可是在洛阳待的太久,都待得呆傻了不成?”

他此话一出,让在场的大臣们同是变sè,宋弘的白脸都快变成黑脸了,刘秀也是一皱眉,不悦地看着吴汉。他继续说道:“隗嚣表面臣服陛下,实则在暗处,招兵买马,囤积粮草物资,对于陛下的诏书,置若罔闻,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你宋司空竟敢还说他隗嚣臣服于陛下,

这岂不笑掉人大牙?”

宋弘脸sè难看,正sè说道:“只要隗嚣还未公然反抗朝廷,还未公然背叛陛下,他就是我大汉的臣子!”

吴汉气恼地说道:“宋司空是读书读得太多,人都迂腐了吧?”

宋弘勃然大怒,正要说话,刘秀向他二人摆摆手,他转头看向吴汉,皱着眉头说道:“子颜,慎言!宋公乃大司空,不得无礼。”你们同为三公之一,有什么话就好好说,怎么都变成人身攻击了?吴汉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刘秀。听闻刘秀的训斥,他躬了躬身子,表示自己有错。他正sè说道:“陛下

,隗嚣的小目标是在凉州称王称霸,隗嚣的大目标,他是想做天子,想和陛下一较高下啊!此等佞臣贼子,断不可留,微臣愿率兵出征凉州,征讨隗嚣!”

耿弇和盖延几乎同时说道:“微臣愿率兵征讨隗嚣!”“陛下,万万使不得!”伏湛拱手,急声说道:“陛下,隗嚣纵然有不臣之心,但现在毕竟还没有背叛陛下,陛下贸然出兵凉州,师出无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名,此乃不义之兵,必遭天下黎民之

反对、各地士大夫之口诛笔伐!”“迂腐!”吴汉怒声说道:“等到他隗嚣做好准备,起兵造反的时候,再出兵去征讨,不知要多牺牲多少将士的性命。陛下乃天子,天子说他有罪,他就是有罪,天下何人敢

不服?”

伏湛扶额,吴汉就是一介武夫,让他领兵打仗,那没话说,但朝廷和隗嚣之间,不仅仅是两军交战的问题,更有政治上的博弈,一味的想诉诸于武力,又岂能行得通?他没有理会吴汉,而是对刘秀意味深长地说道:“陛下,隗嚣是不是真的有不臣之心,现在还未有定论,即便他确有不臣之心,微臣以为,以陛下宽阔之胸怀,悲天悯人之

仁义,亦能感化隗嚣,使其重归正途。”闻言,吴汉嗤之以鼻,嘴角都快瞥到耳朵根底下了。伏湛依旧不理会吴汉,意味深长地说道:“天下黎民,饱受战乱之苦,只要事情还未到最糟糕的那一步,陛下就不该轻

言用兵啊,还望陛下明鉴!”说着话,伏湛屈膝跪地,向前叩首。

宋弘等文官也都齐齐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还请陛下明鉴!”

刘秀是真想对隗嚣用兵,但伏湛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其一,隗嚣的确还没有明确的表态,要背叛汉室,自立为王,现在对其用兵,的确是师出无名。其二,当初隗嚣投靠刘秀的时候,刘秀只是刚刚占领洛阳,实力还很弱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隗嚣也对洛阳朝廷的建立和巩固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是有功于洛阳朝廷

的。

其三,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仗打得实在太多,死在战争里的人也实在太多,天下百姓受够了战争,连刘秀自己也同样受够了战争。

他思前想后,目光一转,看向邓禹,问道:“仲华,你的意思呢?”

邓禹深吸口气,拱手说道:“陛下,微臣以为,当前若能休养生息,于天下万民,善之又善。”

刘秀点了点头,对于邓禹的意见,刘秀还是非常重视的。他沉吟了一会,说道:“对凉州用兵之事,暂缓……再议。”

“陛下!”吴汉等武将们纷纷拱手,眼巴巴地看着刘秀。

刘秀向他们摆摆手,含笑说道:“虽说暂无对凉州用兵之意,但对将士们的操练,诸位都不能松懈,以备不时之需。”

“臣等明白。”

“好了,诸君若无事启奏,就散朝吧!”

散朝之后,刘秀先行离开,而后,大臣们鱼贯走出大殿。

到了外面,吴汉、耿弇、盖延一同追上邓禹,吴汉率先表达不满,说道:“仲华,那些文官迂腐,你为何也和他们一样,反对向凉州用兵?”

邓禹看看吴汉,又瞧瞧盖延和耿弇,问道:“巨卿,你可有算过,东征之时,伤亡了多少将士?”

“呃……”盖延语塞。

邓禹目光一转,看向耿弇,问道:“伯昭,你说说,你在东征之时,伤亡了多少将士?”

“这……”耿弇也一时语塞。邓禹幽幽说道:“数年东征,伤亡的将士不计其数,数年南征,伤亡的将士不计其数,数年西征,伤亡的将士还是不计其数,不能再打了啊,该休养生息了,穷兵黩武,乃

亡国之兆!”

盖延和耿弇对视一眼,皆低头不语。吴汉摇摇头,说道:“仲华是迂腐之见!现在出兵,并非为战而战,是为太平而战。不平定隗嚣、公孙述、卢芳之流,天下一日不得安宁,现在用兵,是一劳永逸,日后用

兵,敌人实力更强,死的人将会更多。你现在的仁善,只会为以后造成更大的杀戮。”说完话,吴汉又深深看了邓禹一眼,摇着头走开了。耿弇意味深长地说道:“朝中大臣,总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武将,认为我们满脑子想的都是打仗,不懂的体恤天下黎民百姓,可是他们又看过多少的死人?我们一日所见过的

死人,比他们一辈子见过的都要多!”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看到大战过后,那漫山遍野的尸体,无论是敌人还是己方的将士,谁能无动于衷,哪个不是把抓揉肠一般?

没人天生下来就喜好杀人,倘若真有这样的疯子,他也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将领。为了长久的太平,暂时的杀戮是不可避免的。

听了吴汉和耿弇的话,邓禹也是陷入沉思良久。

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以简单的对与错来划分的。

像现在,洛阳朝廷到底该不该对隗嚣用兵,邓禹、伏湛、宋弘的主张有道理,吴汉、耿弇、盖延的主张也不能说有错。

在双方都有各自道理的情况下,刘秀经过取舍,最终选择了不对隗嚣用兵。

就像伏湛说的那样,只要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只要还有那么一线希望可不动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己方都应该去尽力争取。

刘秀会有这样的想法,不是刘秀软弱,而是仗确实打得太多了。自从刘秀到了河北,就没有哪一年、哪一个月甚至哪一天是不打仗的。一直在打仗,一直在征战,一连持续数年,无论换成谁都会受不了。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一章 战与不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