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任你此世飞扬,还我海阔天空!

第五百三十九章 任你此世飞扬,还我海阔天空!

半晌之后。

整个广场,整个天唐城的人,仍旧沉浸在呆滞的氛围中。

他们的第一感觉是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yīn谋之中,自己被欺骗了,自己自始至终完全被利用了……

还有就是,自己变成了工具,被坏人利用来打击自己最应该尊敬之人的工具!

虽然已经好半天都没人说话出声,没有半点响动,寂然满场,但是每个人的急促喘息,早已出卖了众人的心境与情绪,一股蓬勃待发的极度怒火,随时可能汹涌而出!

天空中白云再度涌动,由无量云雾汇聚凝形的巨人正在缓缓地消散。

这预示着……云尊即将再度离去?!

又是一瞬间的沉寂之余,下面百万人同时泪流满面,凄然高呼道:“云尊大人!不要走!云尊大人!”

数百万人的异口同声,声响震耳欲聋,声闻百里,然而天空中的巨人仍旧在持续消散,似乎并没有听到此等民声。

眼见此情此景,所有人的心底都猛然地空了一下;他们怔怔的看着那点滴消散的巨人………尽都感应一种重要的东西,即将永远离去。

许多人乍然想起,那云相巨人凝形的正下方,依稀正是当初矗立云尊石像的位置,当初,那十几丈高的巨人……就是被自己这些人,一锤子一锤子砸烂的……

“云尊大人!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无数人涕泪横流,悲戚无限的道歉,连连出声挽留,但仍旧没有用,巨人还是在持续的消散。

那全然没有丝毫眷恋,更加也没有打算再停留片刻的意思。

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九叔!”

空中的巨人终于停了一下,顿了一顿。

那个声音又再次大叫:“九叔不要走!!我是宝儿!!不要走啊!”

可是那巨人再没有停留,终于消散无迹,并没有因为人而停留。

在忽的一声飙响之余,天际云相巨人彻底消失,天唐城上空,再复湛湛青空。

什么都没有了。

明明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可所有人仍是恍然若失,愣然当场,久久不语不动。

远方的高楼上,玉乾坤早已是泪流满面,皇者威势荡然。

最后最后,九叔还是为自己留了面子,示意民众自己被妖魂挟持,一切皆是身不由己,并非是自己主观意愿所谓;但九叔就这么走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跟自己说。

这代表了什么,是九叔对于自己失望透顶,再也无话可说了吗?!

在此之前,他心中曾经认为,无所谓。

九叔不会怪罪自己,就算怪罪自己,也不会杀了自己,更不会废黜自己,除此之外,尽皆不足为道。

自己猜的没错,九叔并没有对自己做任何事,更保全了自己的颜面,但当事态发展到今时今日,一切都已经落入自己掌控之中的时候……为什么感到这么的空虚呢?

明明是朗朗晴天在上,但自己为什么感觉这天地似乎被yīn霾笼罩了。那是一种至极的孤独氛围,陡然间涌上心头,再难消弭。

玉乾坤呆呆的站着,看着那巨人早已经消散一空的空中,眼中突然汹涌地冒出眼泪,又再哽咽一声,喃喃道:“九叔……”

……

便在这时,他感觉到,一个人在快速的接近自己。

四周的大内侍卫却犹自沉浸在之前震撼氛围中,全无警觉。

玉乾坤转头定睛看去,却是水无音再临。

他无力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水无音道:“云尊大人托我给您带个话,被你羁押的方墨非与白衣雪,还请陛下放他们出来。”

玉乾坤眼中亮光一闪:“好,九叔还有没有别的交代?”

水无音看着玉乾坤满是希冀的目光,摇头道:“没有。”

玉乾坤的眼神再度暗淡下来,竟比之前更形沮丧。

“九叔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云王府?”

水无音平静的道:“云王府不在了,已经被云尊大人亲手化作灰烬,现在云王府那边,就只剩下一块平地,连点废墟都没有了,与云姓相关的一切痕迹,尽皆不存。”

玉乾坤的身子陡然一晃,几乎摔倒在地。

云王府已经成了一片平地,一切痕迹不存?!

水无音道:“不仅云王府,此世所有残留的九尊痕迹,但凡是曾经出现在这个大陆上的痕迹,尽都不复存在了。包括天玄崖的九尊庙,现在也都已经不存于世,天玄崖被云尊大人直接从这个世界抹掉了。”

玉乾坤深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草民告辞。”

“你要到哪里去?”

“云尊大人给草民等安置了后半生的去处,草民就此退出江湖了。”水无音静静的说道:“从此之后,这人世间再也没有九尊了,九天之令自然也自不存。一切尽如陛下所愿,从此君临天下,再无掣肘,千秋万载,百世绵延。”

水无音转头,大踏步离去。

看着水无音的背影,玉乾坤挣扎着追问道:“那些玉唐老臣……九叔没有说什么吗?”

水无音脚步不停,淡漠的声音传来:“没有,云尊大人没有更多的交代了。”

水无音渐行渐远,身影不复,玉乾坤却仍旧呆呆的站着。

九叔,就这么走了。

亲手泯灭了一切的九尊痕迹,走了。

临走之前,就只是要走了他的两个老部下。

他甚至连一句诸如“好自为之”的话都没有给我留下。可见九叔对我是何等的失望。

玉乾坤轻轻叹气,感觉自己的心中,翻江倒海一般的痛。

奇怪了,我本以为,自从父母故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悲伤能打击到我,但是今天……明明达成所愿,此世再无掣肘,唯我独尊,却怎地还要比那个时候更加的伤心,更加的孤单,更加的失落无依……

“九叔……我只是想要做一个好的皇帝啊……”

……

云扬此际正自擒拿着秦老等人,飞出了天唐城,云逍遥,水无音,老梅,还有刚刚被放出来的白衣雪与方墨非。

一行人尽都完整,并无缺漏,云扬衣袖一挥之间,众人已经身在万里之外,此生此世,当不复天唐城,不复玉唐了!

云逍遥:“这边,真的不打算再回去看看了?”

“不回去了。”云扬面上淡然,语气更为淡漠。

“真的割舍得下?再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云逍遥笑。

“没有了。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再不复当年无依稚子,我已抹去相关九尊的一切痕迹,因果不存,将来的路,是好是坏全是他自己走的。”

“如此……也好。”

“您呢?”

“自从大哥逝世之后,我对玉唐也没有可留恋的了……对于我来说,人生中的一段过往,就这么过去了。”

云逍遥笑的很淡然。

“那,咱们去云门。”

“好,去云门。”

……

边疆之外,在云扬超越人力限度之上的运作之下,三座山峰从地底破土而出,急速攀升,直至耸立云霄,再观那半山腰的云雾之中,赫然凭空矗立有一座宫殿。

那就是云扬口中所言的云门。

云门之中,满目尽是如锦繁花,四时姹紫嫣红,无数亭台楼阁尽都隐约在云雾中;亦有许多优雅小院,在成荫绿树下隐匿……

水无音,老梅,方墨非,白衣雪等人,此际尽都身在其中。

还有秋剑寒,方擎天,上官将门,铁铮,傅报国等……也都在这里有各自的房舍院落。

闲暇时候,随意出外行走,走得累了倦了,就回来休息。

朝堂大事,似乎再也与这些人都无关了。

为国为民操劳了一辈子的老人们,来在这里颐养天年,终于得以放下一切,开始为己养生,多活几年,开始练功,开始娱乐,开始开心过活……

水无音的九天之令所属,同样在这里安家落户,却没有当真止歇,武力和情报网络,犹在秘密的发展。

就像一张看不到的网络,慢慢的触手进入天下每一处……

云扬特意立下一条铁则:云门之内的子孙后代,若是有心高官显贵,可以以匿名的方式出去闯荡,为这个天下做一些什么,不负一生所学,但不可过于眷恋权位,当官到一定地步的时候,须得急流勇退,更不得借助云门之力过多干涉此世皇朝更迭……

几个朝堂老臣的住宅,安置在一个足有城池大小的巨大院落里,大院落门口,乃是一幅共同的对联。

“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可休。”

可千万莫要等功高震主兔死狗烹,纵然有自保之力,能够全身而退,却难免心伤。

而铁铮与傅报国等人,则是雄心未死;而云门对他们可以庇护生命,但是,他们却拒绝了住在云门之内,而是住在了最外围。

很显然,这几位无敌统帅,心中还有想法。那一股抑郁之气,还没有消。对此,云扬并不说什么,也不赞成,也不阻止。

想怎样,就怎样。

若是万一……那么云门保护你,一家平安。

“你们几个人,大有飞升之望,若是飞升去到玄黄界,尽早前往九尊殿,那是咱们在玄黄界的家。”云扬对白衣雪,方墨非等人说道:“不过在飞升之前,须得护得云门周全。”

“好。”

而秋剑寒等人,已经老了,云扬虽然有回天手段,可以令到众人长生不死,但是几位老人经过了玉唐朝堂变迁一事,尝尽世态炎凉,品遍酸甜苦辣,对于此生此世,再也没有更多留恋,甚至已经想要迫不及待的开始新的一生,所谓长生不死,对他们只是折磨。

云扬对此无可奈何,只好加强了几人的神魂,保证几人可以在天年到达之后,投胎转世之时,可以一点真灵不昧。

当然,云扬对此是有遗憾的,毕竟转世之后,知交不复,但是秋剑寒等人反而期待莫甚,显然是看透了世情,不想再为过往牵绊……

……

时间悠悠而过。

几乎眨眼之间就过去几个月的时间。

这一天。

云扬心有所感,与上官灵秀,云逍遥,飘然离开云门,竟是往玉唐城这边而来。

“父亲,我们俩要去见老皇帝最后一面,然后我们就要回去了。”

“好。”

云逍遥自觉这段日子可谓是平生最幸福最快慰的时间,儿子孝顺儿媳贤惠,大抵这一生已经是全无遗憾,别无所求了。

“父亲,当时救走您的是谁?”云扬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

这件事情,云逍遥一直都没有说。只言片语都没有提及。

云扬对此可是很好奇的,而今分别在即,终于问起。

云逍遥哈哈一笑,悠悠道:“修为实力深湛如你,也有需要请教为父的么?相救为父之人,乃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很好很好的人。当日……相救为父不过举手之间,可笑那天道社稷门创派祖师,还以为彻底灭杀了为父,凭他那点道行怎知寰宇广阔……大能能为岂是可以臆测的,对了,那家伙对我很是嫉妒的,这个可是能让我笑上一辈子的。哈哈哈……”

云扬:“??”

智慧高深如云扬,只言片语之间已经串联始末,某位高人在那秦老的眼皮子底下救下了云逍遥,而且,貌似在云逍遥眼中,这位救命恩人乃是大能,还要在自己之上的大能!

但是,此世怎么可能有这般的大能,之前固然有猜测君莫言,但君莫言貌似还不是那秦老的对手,绝无如此手段……还有还有,如此大能,竟然会对云逍遥表示妒忌,凭什么?

为什么呢?!

“还没想明白吗?智尊的如妖多智呢?哎,你小子还没有身为人父,一叶蔽目也在情理之中,这么说吧,若是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人应该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云逍遥微笑着说道:“当时,我已经是毒气攻心,说是命悬一刻都是好的,可是他抬抬手就给我直接治好了伤祛了毒,更为我换了一身神血,一副圣骨,就只对我有一个要求,一个很古怪的要求。”

“什么要求?怎么古怪法?”

“他要求我赶紧去找一个老婆,然后早早的生个儿子,不要再和他抢儿子。”云逍遥哈哈大笑。

云扬不由也笑了起来:“您怎么说的?”

云逍遥嘿嘿一笑:“我虽然实力不如他,但是……在这一点上,岂能让步?为父直接告诉他,他是个有老婆的汉子,让他自己再生一个岂不比我容易太多,你这个儿子,这辈子都是注定要姓云的了!哈哈哈,那老东西,居然威胁我,我云逍遥,岂是能够被人威胁之人?!他一开口要求,就已经暴露了其心虚,哼哼哼……”

云扬与上官灵秀哈哈大笑。

“不过我在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都要潜心练棋了;那老东西跟我说,儿子心他比不过,但总是我的救命恩人,就以棋局做赌,儿子的归属便是输赢赌注,老夫又岂会怯懦,一口答应了下来,区区棋局,何足道哉,老夫决意潜心此道,决不会输给他!他给我一百年的时间,一百年,难道我还下不好区区一局棋!”云逍遥信心满满。

云扬苦笑。

心道一声,你答应与他比下棋,那还不如直接答应他呢?

云逍遥道:“不过……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但我还是放下一颗心,你有那样一个强大的父亲做靠山……本身又是这么优秀,老夫此生,再也无忧无虑,尤其无憾!”

……

玉唐皇帝玉沛泽皇陵墓前。

父子二人肃立上香。

“皇兄,您的愿望已经达成了一半。对于你来说,或许仍有遗憾,但对于这天下来说,这皇帝……即便算不上好,但是也算不上坏,总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云逍遥轻轻叹息。

他不禁想起他的这位皇帝哥哥生前,最后的时间里好几次到自己府上的谈话。

“宝儿是唯一的继承人,也是最合格的继承人……”当时皇帝陛下的话音,满满的惆怅意味。

“随他去吧。”也是皇帝陛下当时说的。

这位号令风云一生的皇帝陛下,是不是早就预感到了什么?

他的最后动作,固然是为了之后打算,却又何尝不是为了保全一帮老兄弟的性命呢?

但是这一切,已经无从考证,尽皆随风。

“陛下,而今的盛世天下,是否如你所愿,如你乐见?”云扬轻声的说道,随即将一炷香点燃。

神念监测中,玉乾坤已经知道了这边有人在祭拜,而且也猜到了什么,正匆匆出宫,向着这边赶过来。

云扬轻轻叹息一声。

“走吧。”

云逍遥斜眼:“还是不见?”

“相见争如不见,还是不见了吧。”

“你这心肠,可是有些狠啊!”

“狠吗?若是你老当真不幸了,那您才知道云扬能够狠到什么程度,什么地步;哎,再说,只要我始终不见他,他心中便会有愧疚不息,有愧疚,总会压力大些,对这个天下,也能更好些……我若是见了,说不得他的心中反而会放下了……所以,还是不见为好。”

云扬嘿然道:“我从来都不是帝王之才的料子,更不明白帝王心术,自然也就想不到帝王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我难以理解,更加不认同他的所作所为,因而……我选择了放手。”

“好一个放手!哈哈哈哈……”

云逍遥大笑:“老夫去也!”

身子一闪,居然径自消失,再无影踪,连与云扬告别一语都没有。

云扬与上官灵秀相对一笑,站起身来,随即空间一阵变幻动荡,已经去到了万里之外,一座大山之中。

……

玉乾坤玩命一般地飞马赶来。

九叔,等我!

他焦急的催着马,一路风驰电掣。

我不求您老人家原谅,我只想听您老人家再叫我一声:宝儿!

但是……等他赶到皇陵的时候,却是满目寂静,四下无人。

皇陵前,唯有三炷香在悄然燃烧,再无其他。

……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九章 任你此世飞扬,还我海阔天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