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四十三章 设下埋伏

第九百四十三章 设下埋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周方在邓禹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又去到大司徒的府邸,拜见伏湛。周方还算聪明,知道伏湛是举世闻名的大学究,没有直接送金子,而是送去了不少的玉器和极品的

墨宝。

结果周方在伏湛这里也是碰了一鼻子的灰,虽说没有被伏湛强行逐出府邸,但也没给他什么好脸sè。最后周方去大司空府拜见宋弘。

宋弘对他还算是客气,虽未收下他送来的礼物,但也一直都是以礼相待。

交谈当中,宋弘一再警示周方,让他回去转告隗嚣,只要隗嚣不造反,一切都好商量,一旦隗嚣生出谋反之心,走上谋反之路,那他就是在自取灭亡。

周方离开大司空府后,坐在马车里,一筹莫展。他第一次发现,竟然还有把金银珠宝砸在手里送不出去的时候。

天sè已晚,周方无法再去拜见其他的大臣,只能暂时回驿站休息。

翌日早朝,邓禹、伏湛、宋弘都有如实上报刘秀,说昨日周方来到自己的府上拜访,同时还带来厚礼,他们都未收。刘秀乐呵呵地点点头,半开玩笑地说道:“人家都把礼物都送上门了,诸君如同直截了当的推辞掉,也实在有些不近人情,以后再有人上门送礼,尽可以收下嘛,现国库空

虚,正急需钱财填补!”

大殿里的群臣闻言,皆哈哈大笑起来。邓禹还一本正经地拱手说道:“陛下教诲得极是,以后微臣会加以注意。”

邓禹把刘秀也逗乐了。

看起来,刘秀似乎没把周方的所作所为当回事,还能拿此事在朝堂上和群臣开开玩笑,实则,他心里对隗嚣已是越发的不满。

隗嚣派使者千里迢迢的来到洛阳,不求表明他对朝廷的忠心,却让使者带来大量的金银珠宝,以求能收买朝中大臣,他这是想干什么?

但刘秀又不好治隗嚣的罪,人家只是送礼,又没有所求,他能治隗嚣什么罪?

散朝后,吴汉找到铫期,乐呵呵地问道:“次况,今日可当差?”

铫期闻言,差点气乐了,拱手说道:“吴公,下官哪日不当差?”他现任卫尉,职责就是守卫皇宫,几乎是天天当差,一旦赶上逢年过节,更是会忙得团团转。

吴汉笑问道:“次况回京也有段日子了,我们还从未好好聚一聚呢,今日,我们出去喝几杯?”

铫期想了想,说道:“晌午我能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

“那好,晌午我们在春风阁见。”

“一言为定!”铫期答应得干脆。春风阁是城区的一座酒楼,谈不上最好,但也属一流的酒家。

长话短说,当日晌午,吴汉和铫期都应约来到春风阁。

他二人,一位是大司马,一位是卫尉,都是位高权重的朝中大员,店家的掌柜和伙计,见他二人来了,敬为上宾,毕恭毕敬地将他二人让到顶楼的包厢。

进入包厢,吴汉和铫期落座,时间不长,店家送上酒菜,吴汉和铫期边吃边聊。

刚开始,两人只闲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家常,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吴汉方切入正题,说道:“次况觉得,周方这个人如何?”

铫期淡然一笑,说道:“只是隗嚣派到洛阳的一说客。”

吴汉意味深长地说道:“次况可不要小看了说客啊!周方来到洛阳,可是带来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其目的,就是想买通朝堂上的大臣,为隗嚣说话!”

铫期耸耸肩,说道:“对于此事,吴公不必多虑,周方先后拜访了右将军府、大司徒府和大司空府,最后,谁都没有手下他的金银珠宝。”吴汉正sè说道:“仲华和伏公、宋公的品行,都是万里挑一,天下罕见,他们能对周方送的金银珠宝不为所动,但其他的大臣呢?朝中的大臣,都能具备他们这般的品行?

他这话还真把铫期给问住了。伏湛和宋弘,一个是大司徒,一个是大司空,皆位列三公,地位显赫,俸禄也丰厚,瞧不上周方的礼物,也实属正常。

至于邓禹,那更是万户侯,不用谈邓禹右将军的俸禄有多少,光是封地的食邑就足够他锦衣玉食的了。

但朝堂当中,还有许多大臣是比较拮据的,他们能不能受得了金银珠宝的诱惑,那还真不好说呢!

见铫期若有所思,沉默不语,吴汉说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朝中哪个大臣真被周方收买了,那无疑会成为朝中的一大隐患,不能不防啊!”

铫期缓缓点头,觉得吴汉的话很有道理。吴汉说道:“我是这么打算的……”

“愿闻其详!”铫期目不转睛地看着吴汉。“明晚,次况可把周方请出来,我们与他一起吃顿饭,当然了,吃饭只是个幌子,关键是要好好敲打他一下,让他在洛阳收敛行径,不要以为洛阳是能让他无法无天的地方

!”

铫期先是点下头,而后不解地问道:“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请周方吃饭,吴公还何须我出面?”吴汉笑道:“我可是一直主张对凉州用兵,倘若由我出面请周方吃饭,他未必敢来啊!但次况不一样,对于要不要向凉州用兵这件事,次况一直保持中立,不主战,也不主

和,而且次况还是卫尉,是陛下身边的近臣,次况出面邀请周方,周方必会来赴约。”

听他这么一说,铫期忍不住乐了,颇有感触地说道:“人们都传,吴公性情暴躁易怒,实者,人们都不知,吴公做事周密,考虑周全,心细如丝啊!”

“哎哎哎!”吴汉连连摆手,笑道:“次况太夸奖我了,我可受不起。”

铫期眨了眨眼睛,突然向前倾了倾身子,问道:“明晚的饭局,吴公不会要对周方不利吧?”吴汉一脸的莫名其妙,茫然嘀咕道:“对周方不利?哎呀,次况,你想到哪去了,周方可是使者,两国交战,还不杀来使呢,我又怎会对他不利?再者说,若没陛下的旨意

,我即便想对他做出点什么,也没有那个胆量啊!”

铫期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他随即哈哈大笑,说道:“明日一早,我就派人给驿站送去请柬!”

“此事就麻烦次况了。”

“吴公客气了。”

两人把事情敲定了下来,打算明晚和周方一同吃顿饭,顺便警告周方,不可再用重金收买洛阳的大臣。

翌日,周方刚起床不久,便接到铫期派人送来的请柬,邀请他今晚去春风阁赴宴。看到是铫期的请柬,周方喜出望外,铫期那可是刘秀的心腹大臣,他能做到卫尉,说明刘秀对他是极为信任的,倘若自己能够成功收买铫期,那对大将军无疑是极为有利

的。

周方没有多做考虑,当天晚上,欣然去往春风阁赴约。铫期是先到的春风阁,吴汉在这里有订下包厢,但吴汉本人却没有来。

铫期本以为吴汉是有事耽搁了,等会就能赶过来,可他把周方都等到了,也未见到吴汉的身影。铫期把周方请入包厢,两人拱手施礼,相互寒暄。

说话时,周方注意到铫期的目光时不时地飘向外面,他好奇地问道:“安成侯(铫期)还邀请了旁人?”

“没有,我并未邀请旁人!”铫期表面上还是乐呵呵的样子,心底里却在暗暗皱眉。

这个吴子颜,昨日明明说好了的,大家一同吃饭,一同警告周方,现在自己把人给请来了,他倒好,神隐起来不露面了。但其中的隐情,铫期又不好明说,只能独自一人,招待周方。周方满脸堆笑地说道:“今日能得到安成侯的邀请,方实在是三生有幸啊,方在凉州,亦是久闻安成侯之大名

,当年安成侯在兖州,以一己之力,抵挡十万铜马军,当真犹如天神下凡!当今之天下,如此神武者,非安成侯莫属!”

铫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周方,还真是能说会道,口若悬河,而且事先的准备也做得很足。

他说道:“周使者过奖了,当初在兖州与铜马之战,非铫期一人之功,而是全军将士之功。”

周方正sè说道:“安成侯太过谦了……”

铫期向外面招了招手,借着点酒菜的机会,把话题岔开。

时间不长,伙计们把二人点的酒菜一一送上。周方吃口菜,又喝口酒,赞叹道:“洛阳不愧是京城,天子脚下,洛阳的酒菜,可是远胜凉州啊!”

铫期没有往下接话,而是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周使者这次到洛阳,目的为何?”

他这话把周方问愣住了。周方停顿片刻,连忙说道:“方是受大将军之命,前来洛阳,向陛下解释,凉州当前无法也无力出兵蜀地。”

“真的吗?”铫期笑问道。周方心头一震,急忙说道:“千真万确!羌人、匈奴以及卢芳,都觊觎凉州之地,对凉州虎视眈眈,凉州一旦对外动兵,恐怕羌人、匈奴人乃至卢芳,都会趁机攻打凉州,

凉州无兵可用,岂不危矣……”

他话没说完,铫期乐呵呵地打断道:“周使者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在问你,你这次来洛阳,真的只是为了解释凉州为何无法出兵蜀地吗?”

周方大点其头,说道:“当……当然!”

“既然如此,周使者为何还要带来那么多的金银珠宝,送于右将军、大司徒和大司空?”

“这……这只是一点见面礼而已,并无它意,还望安成侯不要误会。”

铫期耸耸肩,说道:“我误不误会,无关紧要,关键是,万一是陛下误会了,凉州大将军在陛下面前,就解释不清楚了……”他说话之间,目光向窗外飘去。

只见春风阁对面楼阁的屋顶上,有一条黑影迅速闪过。由于那条黑影的速度极快,旁人或许注意不到,但铫期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心中暗吃一惊,这春风阁的周围有埋伏!是何人在此设伏?目的为何?目标又是谁?铫期不动声sè,对周方继续说道:“我的意思,周使者可能领会?”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三章 设下埋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