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彻底乱套

第九百四十四章 彻底乱套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周方的表情很不自然,他搓着手,干笑着说道:“安成侯的意思,在下……在下明白。”

铫期点点头,说道:“能明白就好,我相信周使者是个聪明人,不会让陛下对隗将军产生更深的误解。”

“是、是、是!”周方连连点头。

铫期站起身形,说道:“入厕。”说着话,他迈步向外走去。周方躬了躬身,目送铫期走出包厢,他方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出了包厢,到了外面,铫期向旁走出一段距离,挥手叫过来一名属下,小声说道:“刚才,我看到对面的屋顶上有人,你带人去查一下。”

身为卫尉,铫期的身边有不少的属下,都隶属于虎贲军。听闻铫期的话,那名便装汉子脸sè一沉,躬身应道:“属下这就带人去查看。”

铫期叮嘱道:“别搞出太大的动静,悄悄处理就好。”

“属下明白。”那名汉子点头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铫期上完茅厕,回到包厢里,继续和周方边吃边聊。且说铫期的手下带着数名禁军,悄悄出了春风阁,向对面的建筑悄悄绕行过去。他们都没有穿虎贲军装,皆是便装打扮,绕行到对面建筑的后身小巷子,探头望了望。小

巷子里黑漆漆的,空空荡荡。

为首的禁军头目向身后的几名同伴一挥手,走进小巷子当中。

正往前走着,禁军头目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小巷子左侧的一条小胡同。小胡同比小巷子更加昏暗,里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禁军头目眯了眯眼睛,下垂的手也随之慢慢抬起,握住肋下佩剑的剑柄,沉声问道:“什么人在里面?”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后面的几名同伴吓了一跳,人们几乎同是一时间握住佩剑,一个个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小胡同。

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黑漆漆、静悄悄的小胡同,好像一头怪兽张开的巨口。

禁军头目脸sè一沉,凝声说道:“究竟是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滚出来!”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道寒光乍现,从小胡同里突然蹿出来一道黑影,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向禁军头目闪了过去。

禁军头目反应也快,侧身闪躲的同时,佩剑出鞘,回手就是一剑,反削对方的脖颈。

当啷!火星乍现,并爆出尖锐的铁器碰撞声。

禁军头目与胡同里冲出的黑衣人战到一起。另外的几名便装禁军,纷纷抽出佩剑,正要加入战斗,胡同当中,又蹿出了数条黑影,与他们战到一处。

双方混战成一团,一招一式,都是凶狠异常。

但打着打着,双方都觉察到不对劲了,对方的招式太熟悉了,其中一名禁军抽身而退,一连退出十数步,退到小巷子的边缘,这里的光线能稍微明亮一些。

等到黑衣人追上来的时候,禁军举目一瞧,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他不由得惊讶道:“钟老二?”

持剑而来的黑衣人听闻他的惊呼,心头一震,立刻收招,然后仔细一瞧,诧异道:“文斌?”

看清楚对方是何许人也,两人都愣住了,他们曾经是军中的同袍,难怪会觉得对方的招式很熟悉,他们都是一同受训,一同并肩作战,一同上阵杀敌的兄弟。

“钟老二,你……你怎么成刺客了?”

“什么刺客,老子在大司马麾下任职!”

名叫文斌的禁军怔了怔,意识到不对劲了,他拉住黑衣人的衣袖,快步向还混战在一起众人跑过去,同时急声喝道:“别打了,都别打了,是自己人!”

正拼得你死我活的众人纷纷收招,禁军头目连忙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吹着,众人定睛一看,好嘛,大家都是老熟人。

“黎子敬!”

“张顺!”

“高鹏!”

“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在这?”

禁军的将士,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从吴汉麾下抽调过去的。铫期任职卫尉后,对于那些不认识的人,他暂时还无法给予重用,被他调到身边的人,都是他认识的一些老兵,吴汉的那些老部下,对铫期而言自然都是老熟人,他也能

信得过。

“你们……你们怎么埋伏在这里,还这身打扮?”名叫黎子敬的禁军头目诧异地看着昔日的同袍们,一脸的莫名。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走上前来,说道:“子敬,对你们,兄弟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们都是奉大司马之命,埋伏于此。”

“你们是要……”

“杀周方!”

“啊?”黎子敬等禁军众人皆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说道:“杀……杀周方?”“周方来洛阳,是不安好心,他到了洛阳之后,也没干什么好事,这种祸害,留之作甚?”黑衣人头目名叫高鹏,他走到黎子敬近前,正sè说道:“大司马的意思是,就让周

方别再离开洛阳了。”

“这……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那我不知道,反正我们都遵照大司马的命令行事。”

“这……这……”黎子敬思前想后,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道:“如果陛下不知道此事,这可不妥啊!陛下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想杀周方,你们要是私下里把人给杀了,那算是怎么回事?”

高鹏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们不敢干,就躲远点,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不是,你们这么做,是要出大乱子的!”

“子敬,你是说,大司马错了?”“我……”黎子敬语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高鹏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你们放心,我们不会在这里动手,等到周方和安成侯吃完饭,在他回驿站的路上,

我们会找机会下手,绝不会把此事牵连到安成侯的头上。”

黎子敬眉头紧锁地说道:“不是兄弟们怕受牵连,而是陛下不知道此事,你们若是背着陛下把人杀了,陛下怪罪下来,连大司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高鹏等人面面相觑,他沉声说道:“我们是兵,是兵就得按照军令行事!”

另一名禁军插口道:“我看,此事还是应该告之卫尉大人,请卫尉大人定夺!”

“那不行,告之安成侯,安成侯肯定不会同意!”黎子敬眼珠转了转,正sè说道:“我也觉得应该告之卫尉大人。如果卫尉大人同意这么干,陛下怪罪下来,也是大司马和卫尉两人担责任,如果卫尉大人反对这么干,你们

回去之后,也能向大司马有个交代。”

听他这么一说,高鹏等人互相看看,觉得也挺有道理的。他们正聚在一起,小声商议的时候,就听小巷子的两头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紧接着火光一片。

众人心头一惊,急忙向两边看去。只见小巷子的两端,快速跑来大批手持火把的县兵。带队的人,正是县尉张贲。

这段时间,对于县府而言,可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县府的密探、耳目、暗桩,遍布洛阳的城区和郭区,稍有个风吹草动,县府那边便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这次,是县府的探子最先发现了春风阁附近有神秘的黑衣人出没,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回县府,张贲和大批的县兵正在县府内值勤,听闻消息后,张贲立刻带着县兵赶了过

来。

行动迅速的县兵,正好把禁军和吴汉的属下们在小巷子里堵个正着。

“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此?”

看着蜂拥而来,如临大敌的县兵,黎子敬暗叹口气,他向前走了几步,目光落在张贲的身上,说道:“是张县尉吧,在下黎子敬,乃虎贲队率。”

说着话,他取出腰牌,向张贲那边晃了晃。

他认识张贲,可张贲不认识他。

听闻对方是虎贲军,张贲脸sè微变,向身边的随从一甩头,一名县兵走到黎子敬近前,接过他的腰牌,低头看了看,然后送到张贲面前。

张贲接过来,仔细查看一番,他可以肯定,这面虎贲令牌是真的,至于带着虎贲令牌的人是不是真的,那可就不一定了!

他目光一转,又看向高鹏等黑衣人,问道:“你们呢?”

“我等皆在大司马麾下任职,我叫高鹏,现任军侯!”说着话,高鹏也把军牌掏出。张贲让随从把军牌取过来,仔细看看,没错,军牌也是真的。

这就有意思了,一拨是虎贲军,一拨是大司马的部下,这么两拨人,鬼鬼祟祟的凑到一条小巷子里,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张贲思前想后,猛的一挥手,喝道:“全部拿下!”

听闻他的话,高鹏和黎子敬等人脸sè同是一变。高鹏沉声呵斥道:“张贲,你凭什么抓我们?”

“凭什么?就凭你们在此意图不轨!”

“你放屁!”

“有什么话,回到县府后再说!”张贲不由分说,命令县兵,将高鹏和黎子敬两拨人全部拿下,带回县府审问。

张贲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身份是真的,禁军虎贲和大司马部下,怎么会凑到这么一条小巷子里,还一方都是便装打扮,一方都是夜行衣打扮。

如果他们是假冒,那么这些腰牌又是从哪弄来的?张贲越想越觉得诡异,觉得自己这次是碰到了一桩大案子,张贲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走起路来都是轻飘飘的。

高鹏等人不甘心俯首就擒,还想要做出反抗,黎子敬拉住了他,向他摇头,说道:“和县兵动手,事情就真的闹大了,趁着现在还没出大事,适可而止吧!”

在黎子敬的劝说下,高鹏等人最终放弃了反抗,向县兵缴了械,跟着县兵去往县府。

高鹏和黎子敬等人被县兵抓到县府,消息很快也传到了铫期和吴汉那里。

等铫期和周方吃饭完,他没有回皇宫,而是直接去往县府。当铫期到了县府大门口的时候,正好和赶过来的吴汉碰了个正着。

看到吴汉,铫期的眼睛顿是一亮,出了马车,快步走上前去,说道:“吴公……”

他话才刚出口,吴汉便迫不及待地说道:“县府这次太过分了,竟然抓捕了我们的人,走,我们去找董宣问个清楚明白!”

他一边不满地嚷嚷着,一边大步流星地要往县府里面走。铫期一把抓住吴汉的衣袖,站在原地没动,而是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吴汉一脸的不解,问道:“次况,怎么了?这次是县府做得太过分了,你……你这么看我作甚?”“我是想看看,吴公的脸皮到底有多厚?”你把我的人都弄进县府里了,你还装出一份义愤填膺的样子,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县府,你好意思吗你?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四章 彻底乱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