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四十五章 谏臣弹劾

第九百四十五章 谏臣弹劾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说张贲抓了一群假扮虎贲军和京师军的刺客,董宣从自家急匆匆地赶到县府。他刚到县府,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听说吴汉和铫期来了。

董宣连忙让人把张贲找过来,而后他带着张贲,一同出县府,迎接吴汉和铫期的大驾光临。

到了外面,见到吴汉和铫期二人,董宣和张贲齐齐拱手施礼,说道:“大司马,铫卫尉!”

吴汉看了他二人一眼,摆摆手,示意两人到府内说话。进到县府的大堂,吴汉也没客气,大咧咧地居中而坐。铫期坐在一旁的下手边,再下面,才是董宣和张贲。

“听说,张县尉抓了我的人?”吴汉没有多余的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张贲迟疑了片刻,满脸堆笑地说道:“大司马可能误会了,下官抓捕的那几人,打扮的神神秘秘,行事也是鬼鬼祟祟,他们自称是京师军,下官以为……”

没等他把话说完,吴汉打断道:“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呃,有个自称叫高鹏的,说是任军侯之职……”

“那没错了,的确是我的部下,张县尉放人吧!”

“这……”张贲满脸的惊诧,他是真的没想到,那些黑衣人真的是京师军。

他清了清喉咙,问道:“大司马,要不,您去大牢里看一眼,确认一下,他们……真的是您的部下?”

吴汉不耐烦地问道:“你们可是在春风阁附近抓捕的他们?”

“是啊!”张贲呆呆地点下头。

“那就没错了,放人吧!”

“这……”张贲转头看向董宣。董宣眼帘低垂,看都没看他,言下之意,你自己惹出的麻烦,你自己解决。

见张贲没有立刻答应放人,吴汉的眉毛竖立起来,凝声问道:“怎么?张县尉还有什么疑虑不成?还是认为我吴汉唆使部下,欲在京城图谋不轨?”

“不不不,大司马误会了,下官绝无此意!”张贲吞了口唾沫,挥手叫过来的一名随从,让他赶紧去大牢里提人。

“且慢!”铫期抬了抬手,见张贲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他笑了笑,柔声说道:“顺便把我的人也一并带出来。”得!看来那些虎贲也都是真的!张贲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他实在搞不明白,那些虎贲和京师军偷偷摸摸的跑到春风阁附近作甚,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他们这几个人,

竟然还惊动了大司马和卫尉,让这两位大人物竟然亲自来到县府接人。

时间不长,高鹏和黎子敬等人被县兵带到大堂门口。

人们站在门外,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张贲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司马、铫卫尉,他们……真的是你们的部下?”

铫期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向张贲含笑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们。”

吴汉向高鹏看过去,忍不住冷哼出声,大声说道:“你们现在可真有本事啊!连区区几个县兵就把你们擒下了,真是丢人活现眼!”

听闻这话,张贲的脑袋都恨不得杵到地上。

高鹏等人皆是面红耳赤,一个个脑袋垂得更低。高鹏小声说道:“大司马,当时……当时若非子敬拦着我们,我们……我们也不会束手就擒!”

说话时,高鹏还特意向黎子敬那边瞅一眼。黎子敬本就是吴汉的属下,后来才征调到虎贲军的,吴汉对他自然不陌生。他目光一转,看向黎子敬。后者连忙说道:“大……大司马,小人以为,只为了一点误会,就…

…就和县兵大打出手,这……这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也……也会有损大司马和卫尉大人的威名!”

吴汉气笑了,说道:“黎子敬,你现在都懂得为我和铫卫尉着想了!”

黎子敬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向前叩首,颤声说道:“小人……小人知错!”

虽然黎子敬以前是吴汉的部下,但现在已是虎贲的一员,是铫期的部下。看到自己的部下挨了吴汉的训斥,铫期慢悠悠地说道:“吴公,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清楚呢吧!”

吴汉眨了眨眼睛,哈哈大笑,摆手说道:“你我兄弟之间,还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嘛!”

铫期白了吴汉一眼,对黎子敬慢条斯理地说道:“虎贲直接效命于天子,要跪,也只能跪天子!”

黎子敬闻言,身子仿佛弹簧似的,一下子又蹦了起来。铫期站起身形,向董宣拱手说道:“董县令,我的人,我带走了,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

董宣和张贲急忙起身,一同拱手说道:“下官恭送铫卫尉!”

见铫期走了,吴汉也没有再久留,起身向外走去。董宣和张贲忙又说道:“下官恭送大司马!”

目送着吴汉和铫期二人离去,董宣转头看向张贲,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贲也是一脑门子的问号,他愁眉苦脸地说道:“在春风阁附近的小巷子里,高鹏和黎子敬这些人,鬼鬼祟祟,其中不少人还穿着夜行衣,实在不像是善类,我……我当时

也没有多想,便令人把他们统统抓回到县府了。谁知道……谁知道他们竟然真的是大司马和安成侯的部下。”说到这里,张贲也是连连摇头,暗道倒霉。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突然之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声说道:“之后我有派人去调查,董县令,你猜猜,当时谁在春风阁吃饭?”

“谁?”

“安成侯和周方。”

“周方?”

“就是隗嚣派到洛阳的那个使者。”

“哦!”董宣露出恍然之sè。张贲眼珠转了转,问道:“董县令,你说,高鹏和黎子敬等人出现在那里,是不是为了周方啊?”

董宣眼眸一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倘若真是如此,那么,高鹏和黎子敬等人的行径就解释得通了。张贲惊讶道:“难道是陛下打算对周方动手?”

“不可能!”如果陛下要杀周方,不会偷偷摸摸的派人行刺,随便找个理由或借口,就能光明正大的处死周方。

“如果不是陛下的命令,那就是大司马和安成侯私人决定,这可不是件小事啊!倘若周方真在洛阳有个三长两短,陛下怪罪下来,最后倒霉的可还是我们县府!”

稍顿,张贲又问道:“董县令,这件事,我看等明日早朝,需奏报给陛下才行啊!”

董宣连连摇头,说道:“不妥!陛下宠信大司马、安成侯,我若在朝堂上奏报此事,让陛下怎么做?”

惩处吴汉和铫期,陛下舍不得,若是不惩处吴汉和铫期,陛下在群臣面前也交代不过去。这么做,不是成心让陛下为难吗?

张贲小声问道:“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装聋作哑?”

董宣沉吟片刻,说道:“明日,我找机会和邓公谈一谈。”

张贲连连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翌日早朝,刘秀心情很好,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等到国务都商议得差不多了,刘秀说道:“三日后,是四皇子满周,我打算于皇宫内,设一场抓周宴,诸君以为如何?”

四皇子刘阳,是yīn丽华为刘秀诞下的皇子,刘秀因为钟爱yīn丽华的关系,对刘阳这位四皇子,也多少偏爱一些。

在皇宫里,刘秀邀请群臣参加抓周宴,以前只有过一次,就是太子满周岁的时候。

二皇子刘辅、三皇子刘康满周的时候,刘秀办的都是家宴,所邀请的也只是比较亲近的皇亲国戚。

伏湛拱手说道:“陛下,二皇子和三皇子满周之时,皆举办家宴,这次四皇子满周,却要举办国宴,恐怕不妥吧!”宋弘抬了抬笏板,说道:“太子满周,举办国宴,理所应当,而四皇子满周,也欲举办国宴,微臣以为有些过于铺张。陛下一向告诫臣等,天下未定,宫内宫外皆应节俭用

度,微臣深以为然。”

他这么说,等于是在拿刘秀的话反过来压制刘秀。

其实刘秀一直都很节俭,冕服不穿坏了,他不会做新的,每日的饮食,也只是简简单单的几盘家常菜,既不好山珍,也不好海味。

就连后宫的嫔妃,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日常的用度很少。

作为天子,能节俭到刘秀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他要为自己喜爱的小儿子具备一场邀请外臣的宴会,都要遭受宋弘的暗责,刘秀心里哪能痛快。还没等刘秀说话,谏议大夫王元抬起笏板,大声说道:“陛下,宋司空言之有理!四皇子满周要举办国宴,那么以后的皇子、公主,是不是也都要效仿?陛下带头铺张,群

臣效仿,这岂不是亡国之征兆?”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脸sè同是一变,感觉王元的话,说得未免太过严重了。

啪!刘秀拿起一卷奏疏,重重地拍在桌案上。王元抬起头来,看向刘秀,面无惧sè地说道:“还望陛下能以身作则。”

刘秀看着王元,久久都是一言未发。邓禹清了下喉咙,说道:“四皇子满周,陛下举办国宴,也算不上是多么大不了的事,诸君也不必太过苛刻!”

其实邓禹也不是很喜欢王元,有时候,王元对陛下的批评的确是对的,但有些时候,王元只是为了批评而批评,只一丁点的小事,也能夸张的比天还大。王元看眼邓禹,正sè说道:“右将军此言差矣,陛下要世人节俭,倘若陛下自己都做不到,又如何要求满朝大臣,又如何能为天下万民做出表率?在陛下身上,就从来没有

小事。还望陛下明鉴!”最后一句话,他是向刘秀说的。

刘秀笑了笑,点点头,柔声说道:“伏司徒、宋司空、王大夫言之有理,抓周宴之事,就作罢吧!”

“陛下……”邓禹还要说话,刘秀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意已决,仲华也不必再多言。”

王元拱手朗声说道:“陛下圣明!”说完话,他退回到原位。伏湛和宋弘暗暗皱眉,他俩觉得陛下为四皇子设抓周宴不妥,其一确实是有些铺张浪费了,其二,此举也有些厚此薄彼,天子对皇子们的不公正,也有可能引发后宫宾妃

间的不和。

当然了,抓周宴只是一件小事,结果被王元这么一参和,却成了亡国之兆,未免太过危言耸听,这让伏湛和宋弘都听不下去了。他二人还想向刘秀解释一番,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可刘秀已不想再听,两人只能无奈而退,心中暗讨:这个王元,惹事的本事真是一等一的厉害!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五章 谏臣弹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