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一章闭上眼睛,天还是会黑

第四十一章闭上眼睛,天还是会黑

“我知道我要死了,你和我说这些废话做什么?就是因为要死了,我想抓紧时间弄明白那些想不明白的事。除了死前的柳词与连三月,还有当年飞升时的景阳,你便是朝天大陆千年来的最强者,却总是打不过雪国女王,我真的想不通。”

玄yīn老祖看着坐在通天井上的那座大佛,恼怒说道:“要知道我可是与青山战过的人,虽然被那对师兄弟打的极惨,被迫钻进地底躲了几百年,但我终究还活着,你得承认我很厉害吧?出来后这一百多年,我替真人保驾,对上的也都是些厉害角sè,麒麟不如你,我在果成寺被柳词斩了一剑……那时候的他也不如这时候的你,还有那谁来着,都不如你。”

他捂着耳朵,手背上筋路毕现,显得极为用力,就像是要把自己的脑袋当成一块石头压碎,又像是因为这个问题非常头疼。

没有人如你,所以我才会被你一刀斩死。

你却打不过雪国女王,那她到底有多强?

修行者求长生,追求高妙境界,自然对这个世界最高阶的生命很好奇。

这就是玄yīn老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最大的疑惑。

曹园再次提醒道:“你就别说话了,一不小心两边错过一丝,便再无法合拢,小心些。”

“不说话又能怎样?难道我还能一直这么活着?”玄yīn老祖双手捂着耳朵,忽然想着一件事情,大笑说道:“说起来景阳那双招风耳太大,如果被你一刀斩开,可不能用我这法子。”

曹园说道:“真人是剑身,我不管是横着斩,竖着斩,都很难把他斩断。”

“所以他很难死,这些年才敢在世间游荡。说到变身,真人也极厉害,居然连羽化这种道法都弄出来了。”

玄yīn老祖感慨说道,手指缝里溢出的黑雾越来寒冷,在山崖上落下一阵微雪。不知道是不是寒冷的缘故,他苍老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微微颤抖:“可惜我们始终没办法找到朱鸟,真人羽化未竞全功,不然景阳与你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曹园说道:“如果他真的羽化成功,那便早就飞升,怎么还会留在这里?”

玄yīn老祖沉默了会儿,眼里流露出佩服的神情,说道:“真人是想明白这一切,才会如此选择。”

“太平真人所思所行虽恶,但其心其力着实令人惊佩。”

曹园说完这句话,伸出右手抓向玄yīn老祖。

玄yīn老祖没有避。

巨佛的手掌很大,环绕过老祖的身体,像铁条一般缚住了他。

老祖看着他莫名其妙说道:“我是邪道,我是真恶,我吃人的,而且吃的很带劲儿,你让我多留这一阵干嘛?”

“但你终究是还是人。”曹园说道:“就算你不是人,是条狗,那也是一条命啊。”

老祖笑道:“如果不是今天知道了你老实,还会以为你是在骂我,话说死在你刀下的命只怕比我杀的人还多,你哪来这么多多余的慈悲?”

“你先前说过一切最终都在生死二字,这是对的。”

曹园的声音还是那般浑厚,像钟声一般在东海畔回荡着:“我杀生,也是为了保命。”

“命啊……”玄yīn老祖眯着眼睛,感慨说道:“不错,一切都是命。”

他的视线随着钟声向大海深处飘去,说道:“那只傻鸟这时候也应该死了吧?我们吵了百来年,忽然知道它死了,还是有些不愉快,好在这份不愉快不会持续太久,只是不知道真人知道我们都死了,会有怎样的情绪,他会伤心还是不甘心?我想应该是后者?真人这么了不起的人物,终究还是老了,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想着真是令人心酸。”

“你也很了不起,我要是你,还管这些闲事做什么?赶紧出去吧。”

老祖望向曹园说了这句话,然后松开双手,闭上眼睛。

他的眉头出现一个很小的血点。

那个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延伸,变成一条笔直的血线。

那条血线穿过他的额头与胸腹,准确至极地把他分成了两半。

无数黑里夹着血sè的烟雾那道线里喷发出来。

天空被冻至寒冬,通天井畔的山崖忽然被涂了一层霜sè,然后被染成漆黑的颜sè,如黑夜降临。深沉而寒冷的夜sè里,还残着很多火焰,那些火焰随风而起,飘飘忽忽,像极了光点,在海面上凝成一座巨佛,然后一瞬散去。

这是成佛还是执念?没有人知道。

曹园看着海面沉默不语,片刻后收回视线,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手掌,说道:“你们在此重筑阵法,我下去看看。”

童颜与果成寺、水月庵的强者们有些意外与吃惊。

青烟起于冥界,这时候出口被堵住,必然会在下界肆虐。

冥界的子民在受苦,在面临死亡的威胁。

曹园对老祖说过,命就是命。

所以他要入冥。

……

……

冥界没有太阳,没有鲜艳的花草,只有黑白灰与冥河的明亮。

今日多了很多火焰,照亮了山崖与昏暗的天空,带来了很多不祥的征兆。

火海向着四处蔓延,蔓延更快的则是那些青烟,那些偏僻的山村与逃散的士兵们,纷纷地倒在了青烟之中,脸上残留着痛苦的神情。更多的青烟则是在大阵的控制下,随着狂风席卷而起,向着某处而去,那里便是通天井的最下缘。

冥界的天空里还有另外两个洞,其中一个灌入无尽的狂风,另外一个则是落下无尽的海水。

地面上的冥部子民们看着天空里的异象,早就已经吓的不行,纷纷跪在地面上磕头祷告。

冥师站在山峰的最高处,负着双手看着头顶的画面,没有理会那些正在寻找他的下属,脸上的光线微微闪烁,表达着极为复杂的情绪。

童颜用景云钟偷袭,让他受了些伤,但于大局无碍,只是为何海水泻落的速度明显变缓了?千里风廊的风也小了很多?往通天井里去的青烟为何似乎也被什么挡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里的青烟骤散,一座巨佛落了下来。

……

……

暴雨还在冲洗着天光峰,远处不时传来山崖垮塌与猿猴们惊恐的喊叫声。

天空里除了密集的雨水,还有神情凝重的各派修行者们,他们的视线与雨水一道,都落在崖畔那两道身影之上。

太平真人问道:“你应该很清楚自己飞升需要多少天地灵气,现在把仙气给了曹园,你还有自信能飞升?”

井九说道:“如果连这种自信都没有,修道千年岂不是在浪费时间?”

太平真人说道:“不错,对你我师兄弟来说,飞升确实不是难事。”

这几句对话压过了轰隆的雷鸣,清晰地传到各宗派修行强者与青山弟子们的耳里。

飞升只是等闲事?所有人震惊无语,心想这是何等样的自信或者说自恋。

但没有谁不服气。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确实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如果不是这对师兄弟因为理念分歧或者别的原因反目成仇,这几百年的修行界哪还会有别家的声音。

井九说道:“我一直认为你早就应该离开。”

太平真人说道:“我先前说过,除非人人飞升,我不会让任何人离开这个世界,包括我自己。”

井九说道:“不要试图感动自己,这很可笑,因为你只是一个担心天空塌下来的无知者。”

太平真人声音微沉,说道:“无知者?”

井九说道:“你认为天空可能会塌下来,便忧心忡忡,夜不能眠,连火锅都吃的没滋味,总想解决这个问题,却忘了在天空塌下来之前活着。”

太平真人挑眉说道:“你一个吃火锅只会吃白汤,烫两根青菜的人,有资格与我说活着?”

雨里忽然响起卓如岁的声音。

他看着崖畔的太平真人说道:“师祖,这事儿我支持您,掌门真人真是世间顶无趣的人,但……你既然已经输了,啥时候认输啊?能不能快点儿啊?雨挺大的!那边上德峰都要被雪埋了!碧湖峰都快被水淹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闭上眼睛,天还是会黑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一个人在家 : 2019年09月01日 回复

    线下约,来真的, 77p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