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四十七章 欺君之罪

第九百四十七章 欺君之罪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对张昆说道:“去!召吴汉、铫期来见我!到清凉殿见我!”

张昆连忙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大殿。刘秀向邓禹甩下头,说道:“和我一起去清凉殿!”

邓禹连忙起身。yīn丽华走到刘秀近前,低声说道:“陛下,纵然大司马和卫尉有做得不妥之处,但他们的本心,一定是忠于陛下的。”

刘秀看眼yīn丽华,沉默许久,他点点头,说道:“丽华,我知道。”

别过yīn丽华,刘秀带着邓禹出了西宫,去往清凉殿。

他和邓禹刚到清凉殿不久,吴汉和铫期二人也到了。刘秀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问道:“你二人可有派人去杀周方?”

吴汉和铫期对视一眼,不用问,肯定是董宣那家伙把他俩卖了。吴汉说道:“是的!”铫期说道:“不是!”

刘秀皱着眉头,问道:“到底是还是不是?”

吴汉和铫期再次对视一眼,又异口同声道:“是的,陛下!”“不是,陛下!”刘秀的目光在他二人身上扫来扫去。铫期不等吴汉说话,抢先开口说道:“陛下,事情是这样的。吴公让我约周方到春风阁用膳,实则,吴公早已在春风阁附近设下埋伏,

只等着找到合适的机会,出手杀掉周方。”

吴汉转头看向铫期,眉头紧锁:你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铫期回视吴汉,眨了眨眼睛:你在陛下那里,比我更得宠,这次的事,兄弟可不帮你一起担着了,你自己一人担着吧!

吴汉目光变得凌厉:你个胆小鬼!

铫期无所谓地耸耸肩:本来就是你先坑的我!

他二人正在眉来眼去,刘秀随手操起一本奏疏,摔在他二人中间的地板上。啪!随着一声巨响,吴汉和铫期身子一震,双双屈膝跪地。

“你二人再演默戏吗?这么有本事,下次的百戏让你二人出演可好?”刘秀气得脸sè铁青。

吴汉急忙向前叩首,说道:“陛下说笑了,微臣哪会表演百戏,微臣只会领兵打仗。”

铫期也跟着向前叩首,说道:“大司马所言极是。”

吴汉接话道:“作为统兵征战的将领,战事是微臣优先考虑的事情。”

铫期在旁大点其头,表示吴汉说得没错。吴汉正sè说道:“微臣以为,现在是对隗嚣用兵的最佳时机。至于其他大臣所考虑的事情,像什么隗嚣会不会回心转意,真心实意的归顺朝廷,像什么现在是不是优先考虑休养生息,那些都不在微臣的考量范围之内,微臣只知道,现在隗嚣心怀二意,不听朝廷调令,不尊陛下旨意,他就是汉室的威胁,是汉室的敌人,及早平定隗嚣,稳定

西陲,乃朝廷的当务之急!”

铫期眼帘低垂,沉吟片刻,朗声说道:“微臣附议!”他也是军中将领出身,他考虑事情的出发点,和吴汉是一模一样的。连年征战,朝廷治下,的确是千疮百孔,百业待兴,但要休养生息,也得看时机对不对,外敌不灭,

何来的休养生息?你在休养生息,人家也在养精蓄锐,此长彼也长,到头来,只是为将来的战事增加难度。

刘秀腾的一下站起身形,绕过桌案,走到吴汉和铫期近前,抬手指了指他二人,已到嘴边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他背着手,在二人面前来回走动。

吴汉抬头看眼刘秀,说道:“倘若陛下认为微臣有罪,请陛下治罪!”

铫期连忙说道:“微臣无罪,微臣只是受大司马之蒙蔽。”

吴汉转头怒视铫期一眼,如果不是在天子面前,他真想踹一脚铫期。

刘秀停下脚步,再次抬手指了指他二人,沉声说道:“我最气的不是你们要杀周方,要对隗嚣动兵,而是你们的欺上瞒下。”

故意瞒着天子,自己私下里要偷偷摸摸地干掉周方,说白了,这就是欺君之罪。这件事和吴汉在新野屠城的事还不一样。

新野屠城,可以指责吴汉冲动好杀,不计后果,但和欺瞒天子无关,这次的事,看起来远没有新野屠城那么严重,但却涉及到欺君,两件事,有本质上的不同。

前者严重,但没踩过红线,后者不严重,但却实实在在的踩到红线上,触碰到了刘秀的底线。

听刘秀说出‘欺上瞒下’四个字,吴汉和铫期同是倒吸口凉气,意识到事情言重了。

真是涉及到性命攸关的大事,铫期可不会做缩头乌龟,他立刻向前叩首,正sè说道:“陛下,此事微臣也有过错,陛下要责罚,也请一并责罚微臣!”

说完话,铫期看眼吴汉,见后者还傻愣愣的跪在地上发呆,他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吴汉,后者回神,也跟着向前叩首,急声说道:“微臣知错!”

“今日,你二人欺上瞒下,我若不罚,明日你二人便要效仿庞萌!”刘秀一字一顿地说道。

吴汉和铫期的身子又是一哆嗦,两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急声说道:“微臣不敢!微臣对陛下,绝无二意!”

一直沉默未语的邓禹,脸sè泛白,跟着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陛下,大司马和卫尉,绝不会成为第二个庞萌,还请陛下明鉴!”<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r />

一旁的张昆和洛幽都跟着紧张了起来,陛下拿吴汉和铫期二人比庞萌,这话可是够重的。

就连外面的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也都在暗暗咧嘴,面面相觑,一个劲的搓手。

“禁足半月,给我在府中好好思过!”说完话,刘秀狠狠一甩袍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等了一会,没有再等到其它的下文,吴汉、铫期、邓禹三人缓缓抬头,互相看了看,紧接着,异口同声道:“谢陛下隆恩!”

什么叫雷声大,雨点小,在刘秀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搬出欺君之罪来问责吴汉和铫期,口口声声要严惩,结果他的严惩,就是处罚吴汉和铫期禁足半个月,然后,便再无其它的惩处。

看着跪在下面谢恩的吴汉和铫期,刘秀久久都是一言不发。过了好一阵子,邓禹清了清喉咙,小声提醒道:“陛下!”

刘秀深吸口气,说道:“你二人起来吧!”

“谢陛下!”吴汉和铫期直起腰身,对视一眼,试探性地说道:“微臣……告退!”

“等等!”刘秀向他二人招了招手。吴汉和铫期迟疑片刻,还是站起身形,走到刘秀近前,于桌案的对面跪坐下来。

刘秀问道:“倘若现在兵发凉州,可有胜算?”

在场众人同是一愣,邓禹暗叹口气,看来,陛下还是打心眼里想对隗嚣用兵的啊!吴汉眼睛一亮,急声说道:“陛下,微臣有十足之把握,可胜隗嚣!”

“说说看,子颜必胜之把握来自于哪里?”“其一,天下十三州,朝廷已占其十,隗嚣想以一州之力,对抗十州之兵,岂能不败?其二,凉州被群敌环视,兵力无法集中,于正面战场,心存后顾之忧,必败!其三,陛下之德行,世人皆知,士大夫皆纷纷到洛阳求官,其中不乏凉州之才子,凉州人才凋零,必败!其四,莽贼篡汉,导致天下大乱,现人心思汉,汉室乃为天下正统,隗

嚣叛汉,不得人心,必败!其五,我军将士,身经百战,而隗嚣之兵马,疏于征战,其经验与战力,皆不如我军,必败!”吴汉一口气,连说出五点己方必胜的理由,刘秀听得认真,同时边听边点头。吴汉一下子能说出这么多原因,而且十分有条理,显然不是临时想的,而是早就在分析算计

了。

见刘秀陷入沉思,吴汉说道:“陛下,现在若不对隗嚣用兵,就是在养虎为患啊!”

刘秀又思虑良久,抬头看向邓禹,问道:“仲华,你的意见呢?”

邓禹眉头紧锁,他依旧认为己方现在不宜动兵,而是应休养生息。他意味深长地说道:“陛下,我方与公孙述、隗嚣,现呈三足鼎立之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朝廷出兵征讨隗嚣,这可不仅仅是朝廷与隗嚣两方之间的战争,其中还要涉及到公孙述。

把西蜀公孙述的元素考虑进来,吴汉说的那五点必胜,就都不成立了。

吴汉闻言,反问道:“仲华何以认定,我军出征凉州,公孙述会出兵援助隗嚣?公孙述和隗嚣之间,也是有不解之仇的!”

以前公孙述曾出兵进犯三辅,隗嚣派出兵马,帮着汉军,打跑了蜀军,对隗嚣,公孙述可是恨之入骨。

如果己方与隗嚣打起来,公孙述不正好是坐山观虎斗吗,他会主动参合进来?

邓禹意味深长地说道:“子颜可别忘了唇亡齿寒的道理啊!”

不管公孙述和隗嚣之间有多大的仇怨,在面对同一个强大的敌人时,他们最终势必会走到一起。这是邓禹最为顾虑的事情之一。

吴汉眉头紧锁地说道:“那仲华的意思呢?我们现在就什么都不做?”

邓禹说道:“一旦要用兵,所考虑的就不是对隗嚣一方用兵,而是要做好同时面对隗嚣、公孙述两线作战的准备。”

吴汉与邓禹对视片刻,他低垂下头,陷入沉思。刘秀也在考虑邓禹的这番分析。邓禹意味深长地说道:“当务之急,我方还是应该休养生息,积蓄钱粮、兵马,以备将来之大战!”稍顿,他又道:“现在休养生息,固然此长彼也长,可隗嚣和公孙述只占

二州,而我方却占十州之地,我方实力的增长,要远远快于隗嚣和公孙述!”

刘秀轻叹口气,说来说去,现在终究还不是对隗嚣用兵的好时机。

他看向吴汉,问道:“子颜以为仲华所言如何?”

吴汉沉吟一会,说道:“微臣还需从长计议。”

刘秀深吸口气,说道:“无论是战还是和,杀使者都很愚蠢,也有损我大汉之威名。周方在洛阳期间,绝不能有任何闪失,倘若周方真死在了洛阳,我就拿你二人是问!”

“陛下不是让微臣和次况在府中思过吗?”吴汉小声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刘秀一瞪眼,说道:“我能管得住你俩,还能管得住你二人的部属吗?”

说着话,他又抬手指了指吴汉和铫期,说道:“我再说一遍,周方在洛阳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二人是问,都听明白了没有?”吴汉和铫期对视一眼,一同点头应道:“微臣明白了!”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七章 欺君之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