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大殿生变

第九百四十九章 大殿生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脸上的笑容僵硬住,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尴尬,刚刚还鼓掌叫好的大臣及其家眷们,瞬时间也都安静下来。原本一脸不悦的郭圣通,反倒露出喜sè。

张昆故意把刘阳放在距离笔最近的位置,这让郭圣通很是不高兴,不过刘阳这个小娃娃也是个不争气的主儿,明明已经抓到笔了,偏偏又扔掉了。

郭圣通转目向yīn丽华那边看过去。

yīn丽华倒是很平静。其实对她而言,抓周就只是个游戏而已,和孩子将来的前程没有任何干系,只要自己的儿子玩得开心就好。

刘阳在毯子上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向前爬,当他快要爬到毯子的尽头时,这才停下来,坐在毯子上,随手又抓起一支笔。

这支笔是玉质的,比刚才那支木质的毛笔要精致得多,也值钱漂亮得多。刘阳显然对这支毛笔很喜欢,紧紧握住小手里。

气氛有些凝重的大殿,一下子又变得沸腾起来,人们纷纷感叹道:“原来四皇子不喜欢木笔,而喜欢玉笔啊!”

听闻玉笔二字,郭圣通的脸sè变得越发难看起来。玉笔玉笔,就是御笔嘛!

人们正在感叹的时候,刘阳从毯子上又抓起一把小木剑,两只小手,一手挥舞着玉笔,一手挥舞着木剑,同时还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邓禹见状,眼睛顿是一亮,满脸的喜sè,向刘秀拱了拱手,朗声说道:“陛下,四皇子文德武功,将来之成就,不可量估。”

自己的儿子能得到如此盛赞,作为父亲的刘秀又哪能不开心,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刘阳距离邓禹不远,小娃娃好像听懂了邓禹对他的夸赞似的,爬下毯子,向邓禹那边爬了过去。

邓禹先是一怔,急忙离席,绕过桌案,在刘阳面前跪坐下来,双手托住他的腋下,把他扶站起来。

刘阳显然很喜欢邓禹,被他扶着,小腿在地上一个劲的蹦着。

见状,在场众人都被逗乐了,邓禹也是喜笑颜开。刘秀转头对yīn丽华笑道:“阳儿喜欢仲华啊,我看,就让阳儿拜仲华为师吧,丽华以为如何?”

yīn丽华笑了,说道:“右将军文韬武略,旷世奇才,阳儿有幸能拜右将军为师,实乃阳儿之福气!”

邓禹连忙叩首,说道:“陛下、贵人,微臣不才,不敢担此重任!”

“哎!”刘秀摆摆手,笑道:“仲华可是过谦了,你若是不才,这洛阳上下,还有谁敢称自己有才?”

邓禹看看刘秀和yīn丽华,再瞧瞧靠在自己身上的刘阳,说道:“微臣谢陛下隆恩!”

看到刘秀让刘阳拜邓禹为师,郭圣通倒吸口气,太子现在还没有太傅呢,凭什么四皇子刘阳可以越过太子,先拜师?

她眉头紧锁,小声说道:“陛下……”

刘秀向她一笑,一脸兴奋地说道:“梓童放心,仲华之才,足以教导阳儿。”

郭圣通哪是担心刘阳被邓禹耽误了,她是在为自己的儿子刘强抱不平呢!可是这话又实在不好当众说出口,一肚子的不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刘阳拜邓禹为师,这事算是被刘秀口头定了下来。

要知道邓禹可是云台二十八将之首。

纵观邓禹的功绩,在开国功臣当中,他的确能名列前茅,但要说排到第一位,确实有点高抬了,起码吴汉、耿弇、冯异、盖延等大将都不会服气。

但是要知道云台二十八将可不是刘秀排的,而是在刘秀过世之后,他的继承者刘阳(那时候刘阳已改名叫刘庄)排的。

在给二十八位开国功臣排位的时候,刘阳多多少少是有点私心的,把自己的老师邓禹排到了首位。在汉军当中,如同战神一般存在的吴汉,屈居第二位。

再后面,才是贾复、耿弇、冯异等人。

给开国功臣排位,于皇宫当中摆放他们的画像以示纪念、缅怀,这也是刘阳开的先河,后世不少君主都有效仿,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李世民排的凌烟阁二十四将。

这次的抓周宴,才刚满周岁,还不懂事的刘阳表现出sè,一手抓了支笔,一手抓了把剑,这无疑是个好兆头。

在场的群臣也是不吝赞誉,什么文德武功、文武双全、文韬武略等等词汇,都用在了刘阳身上。

刘秀心中喜悦,由始至终都是乐呵呵的。

等抓周结束,刘秀让张昆把刘阳抱回来,刘阳却抓着邓禹的衣袖不放,刘秀见状,更是大笑,说道:“仲华,你就代我抱着阳儿吧!”

邓禹哭笑不得,不过他也确实很喜欢刘阳,便让刘阳坐在他的腿上。

张昆端送过去刘阳平日里爱喝的果汁,邓禹笨手笨脚地喂着他。看到邓禹手忙脚乱的样子,刘秀和yīn丽华相视而笑。

就在邓禹给刘阳喂食的时候,一名女子从后面走了过来,柔声说道:“右将军,妾来帮你吧!”

刘秀定睛一看,眉头立刻皱起,主动过去帮忙的女子,正是秦子婳。

吴汉对秦子婳一往情深,刘秀碍于吴汉的面子,不好一再反对他二人的事,但不代表他改变了对秦子婳的印象。

刘秀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目光一转,看向邓禹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旁的吴汉。吴汉冲着刘秀耸耸肩,表示子婳过来帮忙,可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她主动这么做的。

偷偷瞪了吴汉一眼,刘秀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头向张昆点点头。张昆快步走出大殿,时间不长,他从外面领进来一个戏班子。

这是一个百戏的戏班人,人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到接下来要表演百戏,在场的群臣皆露出期待之sè。

平时的国宴,百戏是上不了台面的,国宴中表演的要么都是歌舞,要么是弹奏。

高雅是高雅,但远不如百戏那么接地气,在场的这些人,大多都是出自于社会底层,对于他们而言,还是百戏更有看头。

最先走到大殿中央的,是一位妙龄女子,长得貌美如花,娇小可人,穿着近身的彩衣,将身材勾勒得凸凹有致,令人遐想。

随着她一上场,大殿里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她的身上。

有两名小厮打扮的青年,搬上来一张桌子,娇美女子双手按住桌子的边沿,一个折翻,人便上到桌面,身子轻灵,柔弱无骨。

她站在桌面上,时而旋转,时而倒立,时而表演柔术,让在场众人都看得目不转睛,如痴如醉。

表演了一会,两名小厮又搬上来一张桌子,罗在第一张桌子上面。两张桌子罗在一起,已有些高度了,娇美女子站在两张桌子上,身子仿佛越发的轻灵起来。

两名小厮不断的把新桌子搬上来,一个罗着一个,时间不长,桌子已然罗了九层,有五、六米高。站在上面的娇美女子,头都快顶到大殿的棚顶了。

人们要想看清楚,都得仰着头。站在这么高,又摇摇晃晃的桌子上,那娇美女子还能跳舞,还能下腰倒立,这让刘秀都惊叹不已,忍不住鼓起掌来。

刘秀一鼓掌,下面立刻掌声雷动,叫好之声不绝于耳。妙龄女子似乎也兴奋过了头,在那么高的桌子上,竟然做了个凌空翻。

九层桌子,本来都在摇晃之中,随着她的凌空翻,九层桌子的重心立刻发生偏移,向一旁倾倒。

见状,在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纷纷叫道:“危险——”

人们的提醒,已然来不及了,桌子不偏不倚,向刘秀所坐的御座倒了过来,与此同时,桌上的女子也随之落下。

她人还在空中,猛然一甩手臂,三道寒芒射出,直奔御座上的刘秀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眼瞅着三道寒光已闪现到刘秀近前,刘秀猛的向下低身,就听哚哚哚连续三声,三把匕首齐刷刷插在御座的靠背上。

这时候,那名娇美女子已摔落在地。她不是实打实摔在地上的,身子落地的瞬间,是往前翻滚的。

她顺势翻滚到台阶近前,一个箭步,人蹿到台阶上,来到桌案前,手臂向外一扬,又是寒芒乍现,闪向刘秀的脖颈。

刘秀回手抽出陪下佩剑,由下而上的挑起,当啷,寒芒被弹开,他定睛一看,女子手中多出一把薄如蝉翼的软剑。

一击不中,娇美女子跳到桌案上,软剑一抖,挽出朵剑花,继续刘秀脖颈抹去。

刘秀断喝一声,一脚踢在桌案的底部,连桌案带桌案上的女子,一并飞了出去。

“捉拿刺客!保护陛下!”大殿里瞬时间乱成了一团。

吴汉等人并没有随身携带武器,他们纷纷把面前的小方桌抄了起来,与此同时,大批的羽林卫从外面冲入进来。

再看百戏的那些人,从各种道具当中纷纷抽出暗藏的武器,一并向刘秀那边冲杀过来。吴汉断喝一声,把手中的方桌甩了出去,正砸在一名青年身上。

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方桌破碎,那名青年被砸出三四米远,扑倒在地。

另一名青年冲至他的近前,持剑便刺。吴汉侧身闪躲,让开锋芒,不等对方收剑,他单手向前一探,抓住对方的腰带,断喝一声,将青年直接甩飞了出去。

娇美女子从地上一跃而起,再次向刘秀冲去,刘秀手持赤霄剑,站起身形,将身边的郭圣通和yīn丽华向自己的背后拽了拽。

他正准备迎击对方的二次进攻,哪知娇美女子突然改变方向,往邓禹那边冲了过去。

她探出手来,出手如电,狠狠抓向被邓禹抱在怀中的刘阳。

邓禹脸sè大变,向后连退。他才退出两步,斜侧里突然蹿出一人,狠狠撞在他的肋侧。邓禹闷哼一声,身子横飞出去,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虽说邓禹摔得很重,但他一直把刘阳死死护在自己的怀中。娇美女子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邓禹近前,再次抓向他怀中的刘阳。

还没等邓禹做出反应,一条人影抢先一步,护在邓禹的身前,同时也挡住了刘阳。娇美女子的一爪,没能抓住刘阳,倒是抓到突然出现的这人身上。躺在地上的邓禹定睛一看,危急时刻冲过来的这人,正是秦子婳。娇美女子眼中寒光一闪,另只手里的

软剑出手,向前直刺。

别看软剑柔软,但用对了力道,软剑也能刺伤人。秦子婳无法躲闪,因为她的背后就是刘阳和邓禹,面对这一剑,她只能咬牙硬挺着。噗!剑锋由秦子婳的肩头刺入,在她的后肩探出。这一剑,把秦子婳的肩膀直接刺穿。就在附近的吴汉看得清清楚楚,他嗷的怪叫一声,向娇美女子直扑过去。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九章 大殿生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