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四章扑扇

第四十四章扑扇

您是尊称。

井九只有对比自己年龄大而且辈份更高的人才会用这个称谓。

放眼朝天大陆,这样的人已经不存在,他这句话的对象自然不是人族。

太平真人看着通道尽头的那间囚室,声音微沉说道:“你阻止我灭世,却要把她放出来?”

井九想用囚室里的那位做外援,便必须解除掉千里冰封的阵法。

那位一朝脱困,会为人族带来怎样的灾难?

井九没有说话。

太平真人盯着那间囚室,眼神越来越凝重。

没有人能打破青山剑阵,威胁到他,但囚室里的那位很特殊。

他必须把所有心神都放在那边。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白猫从井九的衣袖里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

青山镇守刘阿大,今日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原来它一直藏在井九的衣袖里。

不管青山剑阵惊起多少风雨,不管群峰眼看便要塌了,它都始终不肯露面,仿佛就要像以前很多次那样躲过去。

猫爪如雪落无声。

轻若鸿毛。

又如随风而去的蒲公英。

它顺着承天剑慢慢地爬了过去。

太平真人的手还握着承天剑。

井九的视线曾经落在那处。

这时候,轮到数道如剑光般的爪痕落下。

哗啦如水,剑光如瀑,狂风呼啸而起,落在通道两侧的崖壁上,震落无数石块。

阿大使出了自己漫长生命里最无畏、也是最强大的一次攻击。

太平真人的手背与小臂上出现数道极深的伤痕,鲜血不停溢出。

一把扇子迎风招摇而起,扇面上隐约能够看到朱红sè的痕迹。

阿大发出一声惊恐的喵呜。

那把扇子带来的清风,落在它的身上。

无数白sè的猫毛像炸开的蒲公英般散开,随风飘向四处。

那些猫毛在通道里不停翻舞,隐约组成了一只极其巨大的白虎光影。

白虎咆哮而落,张开血盆大口!

轰的一声巨响。

阿大被震飞到了石壁上,然后像无力的泥巴般落下。

它带着凄厉而搏命的叫声再次跳了起来,向那把扇子扑了过去。

就像扑萤的可爱小猫。

当然,小猫本来就是喜欢扑扇的。

猫爪带着剑光,落在那把扇子上。

撕啦声响里,那把扇子变成了碎片,像蝴蝶一般飞起,落在巨大的白虎光影头顶。

轰的一声,阿大被震飞到了通道远处,身上的毛少了很多,染着斑斑血迹,看着极其凄惨。

更多的血,从它断裂的爪尖处喷了出来,落在了太平真人的脸上与破碎的扇面上。

数道猫血从那张微黑的脸上淌落,画面看着有些诡异。

飞舞的扇面里有一道残片,上面留着殷红的痕迹,不知道是印鉴还是画的什么。

伴着一声轻响,那道残片燃烧起来,变成青烟,从里面飞出来了一只红鸟。

红鸟落在地面,变成了那个红衣少年。

柳十岁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红衣少年有些意外,对井九说道:“你居然知道妖猫的血能破两心通?”

井九说道:“我在果成寺里也听了很多年经。”

红衣少年伸手再次握住承天剑,看着井九笑了笑,说道:“你逼我现出真身,又能如何?”

……

……

前一刻的柳十岁是太平真人,这一刻的红衣少年是太平真人。

羽化成功的他境界不比井九低,可能灵体不如剑体坚韧,但他的承天剑法要比井九更好,所以两个人始终是平手。

井九承认过很多次,他没能把承天剑法练到极致,前一世是因为他不想当掌门,这一世是因为他用了万物一的剑体,本能里有抵触。

阿大慢慢站起身来。

太平真人挑眉说道:“阿大,如果你不想死,就不要再动了。”

阿大可怜的哼唧了两声,极老实地停下脚步,低头不停舔着身上的伤口与血迹。

今天它一直藏在井九衣袖里,便一直是在青山剑阵里,可这时候它已经被太平真人打出了剑阵,便再无法参与这场战局。

通道里的白虎光影渐渐散去,那些扇面碎片如死去的蝴蝶般落到了地面,一道巨大的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

尸狗一直跟着这对师兄弟,对着阿大摇了摇头。

阿大露出无辜而可怜的神情,一瘸一拐地挪到尸狗身下,躲在它的腿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望向那对师兄弟。

“把你逼出真身,我才方便杀你。”井九说道。

太平真人静静看着他,说道:“开门。”

尸狗打开了通往隐峰的通道。

……

……

倒在地上的柳十岁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神思有些恍惚,视线有些模糊,隐隐看到前方有一条明亮的通道,有几道身影正在向外走出。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是一间石壁组成的房间,有个假窗,还有个品阶极高的法宝正在……放着雪原与冰峰的画面。

这里是何处?

柳十岁的视线落在那张已经破烂不堪、却依然熟悉至极的竹躺椅上,然后看到了蹲在竹椅上的一个小女孩。

应该是小女孩儿吧?她裹着一床厚厚的绣花被,似乎很怕冷的样子。

柳十岁忽然想起了来了所有事情,那天在客栈里的晚饭,那个红衣少年的眼神,直至先前青山剑阵即将崩溃,他强行醒来,用管城笔写了那几个字……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凌乱的剑意与疼痛,就像所有骨头都断了一般,喷出一口血水。

伤势虽然很重,但他更担心公子那边,艰难地站起身来,便准备离开房间。

“嘤。”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一个声音。

这声音简单而短促,却包涵着极其复杂的意思。

“这是约定的一部分,景阳解除千里冰封,我帮他出手一次,同时保证你活着。”

柳十岁震惊回首,望向竹椅上的那个小姑娘,终于看到了她雪白一片的脸还有那两个乌溜溜的黑眼珠。

雪姬视线穿过石壁,落在隐峰某处。

柳十岁心想既然如此,你答应替公子出手,为何此时不去帮他?

雪姬嘤了一声,意思很明确,景阳与她的约定里,需要她出手的时候还没有到。

这种层级的战斗都懒得出手……

柳十岁不可思议问道:“你……您到底是谁?”

雪姬收回视线,望向他颇感兴趣的嘤嘤了两声。

这句话柳十岁还是听懂了,却更加茫然。

——“你就是那个会修椅子的?”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扑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