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五章不同的道路

第四十五章不同的道路

隐峰里的群山特别青翠,天空特别碧蓝,看着完美至极,就像是假物,如被画出来的一般。

今天,这片美丽如画的群峰迎来了青山宗历史上乃至朝天大陆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盛事。

这场盛事的参与者只有两个人,但有几个旁观者。

井九与太平真人来到隐峰里,承天剑随之而至,青山剑阵也来到了此间。那些多年不问世事、不见任何人的隐世长老感受到了剑阵的气息,震惊异常,纷纷走出闭关的洞府,站在峰间向着远处望去。

有名性情颇急的长老高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剑阵怎么到了隐峰里?难道青山被灭门了?我们躲到了海上?”

数里外的一座山峰间,另一名隐世长老寒声说道:“如果这是乐浪郡,我反对!元家所谋甚大,需要远离。”

又有一道苍老而茫然的声音响了起来:“现在是何年月?青山怎会落到如此境地?”

……

……

某座偏僻的洞府里,方景天缓缓睁开眼睛,眼底深处现出一抹疲惫与痛苦。

为争青山掌门,他与井九在隐峰里战了很长时间,受伤也是极重,非数百年苦功无法复原,而他还能有几百年吗?

隐峰里那些长老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里,令他有些意外,心想当初自己与井九打的那般厉害,这些没用的老家伙也没理会,为何今天都站了出来?下一刻他也感受到青山剑阵,神情骤变,喃喃说道:“难道是师父回来了?”

他艰难地站起身来,扶着墙壁走到石壁前,开启了洞府。

来到洞府外,他一眼便看到崖畔的那两道身影。

不是太平真人与井九,而是体形差距极大的两道身影。

黑狗如山,白猫如山里的雪。

看着这幕画面,方景天流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不要说他现在境界未复,就算伤全好了,也没办法去帮师父。

那些隐世长老的声音还在隐峰里回荡,静寂了数万年的这方天地难得变得热闹起来。

尸狗眼里流露出厌烦的情绪,对着崖外叫了一声。

这一声叫更应该称之为哮。

狂风呼啸,音浪奔涌而远,瞬间响彻隐峰里所有角落。

那些隐世长老神情骤变,赶紧行礼道:“见过夜哮大人。”

不管那些长老们的辈份有多高,总是不如它高,不管那些长老们的境界有多高,还是不如它高。

尸狗的哮声里传达了明确的信息——青山没有被灭门,你们都安静点儿。

那些长老们果然都安静了。

阿大蹲在崖边,轻轻喵了一声,显得很得意。

……

……

绿草如茵,白云如烟,行走在其间,那是极舒服的漫步。

如果他们两个人这时候没有握着承天剑,想来说的话会更有趣一些。

“我还是不明白当年你为何会背叛我,因为我对你的兄长动手?”

“我受世间奉养千年,自然无法看着它一朝尽毁,这是因果。”

“修道之人,斩的便是因果。”

“与斩因果相比,可能了因果更合适,而且我不喜欢你做的这些事,求长生,最不喜欢的便是死,你让这么多人死去,我也怎能心生欢喜?”

“世人都以为你只知道闭关,不问世事,何曾知道你一剑杀之的性情?死在你剑下的人与妖物并不少。”

“我只是嫌麻烦,惹着我了,我不爱讲道理,自然便杀了,世间凡人没惹我,我为何要他们死?”

“蝼蚁自然惹不到你,这也说明了一点,我们与那些凡人本就不是一类人,何必在意他们死活?”

“几百年前你便说过,我们是牧羊人,凡人是羊,但这是错的。”

太平真人望向承天剑那头的井九,说道:“错在何处?”

井九说道:“牧羊人与羊是两种生命,修道者与凡人却能有后代,说明他们还是一类人。”

他不喜欢与人讲道理,因为太烦,这个道理只与赵腊月在朝歌城外那片湖里说过。

时隔多年,太平真人才知道这个答案,沉默了很长时间。

“说服我很重要吗?”井九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太平真人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一直把你视作我真正的继承者,那这当然很重要。”

“我确实是你教出来的,但这不代表我就要接受你的一切,就要走与你一样的道路。”井九望向眼前如沙丘般起伏的青sè山岭,说道:“你的学生有的与你一样,有的与你不一样,而我的学生与我都不一样,我以为在这方面我比你强。”

与太平真人一样的学生是冥师,是方景天,是那些隐藏在各宗派里的不老林高层,是那些为了他的理念愿意以身相殉的人。柳词与元骑鲸却无法接受他的道路,广元真人、南忘与墨池这些人尊敬他、爱戴他,却也无法完全站在他那边。

太平真人望向碧蓝的天空,眯了眯眼睛,说道:“就算你不愿意成为第二个我,觉得我的想法不对,但那不代表你就一定要反对我……那年你用不二剑刺进我后背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在世间还有因果,我不能看着你把这件事情做完,至于这一世……也是一样的原因,尤其是在我确认烟消云散阵有问题之后。”井九望向他平静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但你的道不能影响我的道。”

太平真人说道:“哪怕我所奉行的才是真正大道?”

井九说道:“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你走你的,别来烦我。”

白云在蓝天上缓缓飘着。

如他平静而坚定的声音。

……

……

方景天走到崖边,在阿大的身边坐了下来。

一人一狗一猫就这样看着远方山野里的那场对话。

他们不会参与今天的这场战斗,有人是不得已,有猫是害怕,有狗是尊敬。

阿大忽然喵了一声,眼神里满是嘲笑,在神识里说道:“你们说他们像不像两个小孩子在吵架?”

尸狗的眼神温暖而平静,笑而不语。

方景天感慨说道:“如果这是小孩子吵架,也应该是世间最危险的一次。”

阿大盯着那边,眼睛不眨,低声而急促地喵了一声。

“刚才太平真人用的是莫成峰的老剑?”

“嗯,师叔用的是无端剑法。”

“这一剑如此厉害,怎么我没印象。”

“这应该是无恩门的秘剑,师叔与无恩门关系好,应该是暗中学了,就想这时候用,真是yīn险啊。”

“喵?那你师父这招中州派的雷霆道法怎么解释?”

……

……

方景天说的没有错,如果太平真人与井九是小孩子吵架,那么确实是历史上最危险的一次吵架。

不仅仅是因为这场吵架的结果可能会改变整个世界的模样,更直接的原因是当他们对话的同时,双手与眼神都没有闲着。

无数道剑意不停飘舞,青山九峰乃至更早的剑法不停出现,山野里剑意凌然,野花尽碎。

轰轰轰轰!无数道闪电平空生出,在草地上留下无数焦糊的痕迹,那是道法的痕迹。

就连最繁复的阵法,都在他们手指间如花般绽开,向着对面飘去。

那两道身影在满天剑意与阵法之间飘来飘去。

这是青山宗乃至修行界历史上天赋最高的两个人。

当他们隔着一把剑的距离把毕生所学尽数施展出来的时候,可以想见那是怎样的画面。

那些在远处观战的隐世长老早已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生出很多畏惧。

方景天忽然神情微变,说道:“那是镇魔狱的蚊子?”

远处只见太平真人连连后退,似乎遇着了什么难题。

忽然有笛声在隐峰里响起,然后骤然消失。

方景天面sè微和,阿大的眼神则变得有些凝重,带着些不耻喵了两声。

“原来你师父早有准备,竟是用骨笛修成了无声之剑,那些蚊子最怕这个,真是yīn险啊。”

“抱歉,这是谁用的蚊子?”

“你就知足吧,景阳没用冥皇之玺砸你师父脑袋,已经算是很给面子。”

“冥皇之玺是冥皇交给师父保存的事物,师叔他要是用这个来打师父,会不会太无耻了些?”

“你觉得他们两个在乎无耻这种事情?话说他们这时候到底在聊什么,聊的这么起劲?”

“师父应该用的是两心通,师叔用的天人通。”

“青山宗的两位祖师爷决战,居然变成了果成寺大战水月庵,啧啧,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忽然狂风大作,尸狗猛然站起身来,盯着远处,眼神变得极其凝重。

阿大与方景天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却也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

……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不同的道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