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六章青山剑阵的消亡

第四十六章青山剑阵的消亡

满天剑光飘着。

道法与阵法的光毫相互辉映。

那两道身影却是那样的稳定,就像他们对话的声音。

剑光渐敛,道法渐散,依然还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他们的对话也走到了最后,就是那句: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井九与太平真人分别站在承天剑的两边。

承天剑有些微微变形。

剑鞘上刻着极其复杂的花纹,繁花里隐藏着无数阵法,剑鞘的材料更是剑峰万古所蕴的仙阶精材,能够承受天空,能够容纳万物一剑,按道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变形。

这时候却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由此可以想象,被压缩到十余丈范畴的青山剑阵,还有这对师兄弟先前沉默的攻击,有着怎样恐怖的力量。

“如果你还不放手,承天剑就会毁了。”太平真人看着井九说道。

井九看着他平静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目标,不然我为什么会把它拿出来?你觉得门规对我有用,还是元曲与顾清能说服我?”

微风拂着微焦的青草,地面那些凄惨的痕迹显得有些可笑,又令人感到有些难过。

太平真人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承天剑被毁,青山剑阵也将不复存在。”

井九说道:“我不在意。”

太平真人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你宁肯毁了青山剑阵,也不给我?”

井九说道:“你也一样,不然你把承天剑给我?”

太平真人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安静的隐峰里,直到很久后才敛没。

“我们果然是世间最无情的两个人。”

他们握着承天剑鞘的手早已不像最开始那般稳定,在不停地微微颤抖。

不管是井九还是太平真人,控制青山剑阵的同时还要试图战胜对方,都让他们的精神与剑元消耗极剧。

但他们真的没有放手,直到很久之后也没有放手。

承天剑就在这两只手里缓缓变形,渐渐发出咯吱的声音,那是解体的征兆。

最先崩解的是承天剑中段的一朵花瓣,那里出现一个很小的裂口,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

不管是山崩地裂还是天空坠落,都是一个越来越快的过程。

伴着恐怖的、如雷鸣般的崩解声,承天剑鞘表面上的繁花纷纷裂解,剥落,洒在草地上。

最后那一刻,一声极轻微的声音响起,承天剑变成了数百个碎片,静静地悬停在那两只手的中间。

一道难以形容的无形波动从承天剑的位置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那是世间最纯净而凛然的剑意。

焦糊的草地与散落的野花,仿佛被大风拂过,被碾倒在地。

那些隐世长老神情骤变,纷纷避入洞府里。

尸狗走到阿大与方景天的身前,看着那道向着天地各处而去的无形波动,眼里流露痛惜与难过的神情。

……

……

天光峰顶据说是唯一能够看到隐峰一角的地方,事实上人们只能看到那片青峰,却看不到任何具体的画面。

井九与太平真人这一场足以令所有修道者目眩神迷的战斗,便没有人能够看到。

忽然间,峰顶发出嗡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有大风拂过,卷起石缝间的那些积水,向着崖外的云海里落下,然后向着更远处扫去。

那场大风与无形的天地气息波动没有实质上的威力,却像是在所有人心头拂过。

尤其是青山宗的人们感觉到了莫名的心悸与不安。

很多道视线望向大风起处,发现是元龟驮着的那座石碑。

那座石碑上出现了十余道极深的裂痕,沙石簌簌落下。

“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惊声喊道。

元龟缓缓睁开眼睛,平日如古井无波的眼里流露出一抹极深沉的痛意。

广元真人看着隐峰方向,眼里也尽是痛意,身形微微摇晃,竟是显些倒下。

南忘脸sè苍白走到崖边,看着隐峰那边愤怒地喊道:“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到底在做什么啊!”

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那个变化。

元曲看着天空茫然说道:“剑阵呢?青山剑阵呢?”

青山弟子们从入门的第一天开始,便习惯了天空里有着无形而强大、又让他们感到亲切与安全的剑意隐而不显。

就算今天青山剑阵被压缩到了极致,从天空来到地面,直到后来去了隐峰,那些剑意依然存在。

直到这时候。

过南山脸sè苍白。

卓如岁反而保持着冷静。

赵腊月面无表情。

青山群峰,渐有哭声起。

……

……

“这时候肯定有很多青山弟子在哭,就像父母走了一样。”

太平真人看着手掌上的承天剑碎片说道:“有的人是因为感情,有的人是因为害怕,有的人则是看别人哭也莫名动了感情,说起来人这种懂得一些、却又懂的不够多的生命还真是可笑。”

井九将手里的承天剑碎片扔到脚下,说道:“青山剑阵有无并不重要,自己够强便行,什么时候他们能想明白这个道理,青山自然更强。”

太平真人说道:“想不明白的人,也没资格留在青山。”

这个道理真的很简单,任何给你带来力量与安全感的事物,往往也是阻碍你前进的障碍。

比如万贯家财,比如大片宅院,比如老婆孩子热炕头,比如父母亲情。

只不过谁能主动舍弃这些呢?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太平真人也不希望青山剑阵毁灭。

也只有井九才会如此冷漠无情地做出如此重要的决定。

“从这一刻开始,青山会变得危险很多,也自由很多。”

太平真人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但真正获得自由的是你。”

是的,井九不需要再担心太平真人用青山剑阵去荡平人间,更关键的是……对他最大的威胁就此荡然无存。

如果说万物一剑在天地间有什么对手,那就是承天剑。

井九说道:“不错,重生以来我从来没有像此时感觉这么好过。”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想法似乎再一次失败了,不过你想过没有,放下那些,不用试着重新握住青山这把剑,我也自由了很多。”

太平真人看着他微笑说道,然后从原地消失。

羽化,要的就是自由二字。

哪怕是不完全的羽化,太平真人的身法依然无比迅疾而飘忽不定。

井九也从原地消失不见,向着天空而去。

很多年前他在镇魔狱里创出幽冥仙剑,谁能想到原来最后会用在这里。

隐峰的天空里不时出现一抹剑光。

两抹。

剑光相遇便是一道火花。

当年井九与卓如岁在云梦山里,曾经让夜空出现满天火花,今天火花出现的频率要慢很多,却也耀眼无数倍。

青青山岭被耀的苍白一片,蓝天都失去了颜sè。

两剑相遇的火花,在天空里毫无规律的依次绽放,变成极其好看的画面。

……

……

那些迷人的、可怕的、巨大的火花,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人们站在天光峰顶,站在峰顶的天空里,看着远处的隐峰,看着那些稍微有些失真、像是经过某种透明屏障折射、变形的火花,震撼无语。

那些普通境界的青山弟子根本看不懂那些画面意味着什么。

即便是过南山、卓如岁这样的破海境天才强者,也只能隐约感受到那些剑光里隐藏的高妙意味。只有广元真人、南忘、谈真人与水月庵主、大泽令这等境界的人物,才能真正接触到那些剑光火花代表的意味,继而心生向往。

井九与太平真人可以说是自古以来在剑道上造诣最高、最强的两个人。

那些剑光是时间,是岁月,是强大无匹的意志与远超众生的天赋,还有造化。

更不用说他们一个是羽化得道,一个绝世剑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早就不在人的范畴。

“单以剑道而论,他们已经超过了道缘真人,与前三代的祖师水准差不多。”

尸狗看着惨白的天空和那些有着奇异美感的剑光花火,默默想着。

青山宗前三代的祖师都是飞升者。

阿大望向尸狗如黑山般的巨大身躯,喵了一声,在心里问道:“他们谁会胜?”

尸狗在心里想着,太平真人羽化未能完全,井九却是那把妖剑转生,纵然都能一瞬千里,自由行于天地之间,但灵体与剑体相争,终究还是要吃很多亏。

便在这个时候,天空的最高处绽开一朵奇大无比的火花,无数道剑意喷薄而出。

一抹刺眼的鲜红sè,从高空里缓缓飘落。

太平真人果然输了。

……

……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六章青山剑阵的消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