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25章 捕仙者之死

1525章 捕仙者之死

有些地方能掐,有些地方不能掐,神身与人身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前者强大,后者脆弱渺小而已,该有的痛觉还是有。

却就是捕仙者这么一犹豫,那枚土之法印周边的石化现象更严重了。

那枚土之法印就像是一个恶性肿瘤,它不管它,它最终会将它所有的腿石化,将它全身石化,那个时候也是一个死。

“啊!”捕仙者发出了一个愤怒的吼叫声,一只手伸了下去,两根指头逮住那枚土之法印狠狠一掐。

那枚土之法印被掐掉了,随手扔掉,从十几万米的高空中飘飘坠下。

金sè的神血从新伤口中涌冒出来,散发着尸体的腐臭气味。

宁涛脚踏金sè神云,振声说道:“是谁把你和那些傀神黑暗化了?智慧女神希米亚还是无?”

“你去死吧!”捕仙者一锤子砸向了悬浮在他腰间的宁涛。

又砸中了。

捕仙者把锤子拿了起来,去看锤子底部。

锤子底部什么都没有,别说是送子神的尸体了,就连一只死蚊子都没有。

“啊——”捕仙者又发出了一个怒吼声。

它快被气疯了。

它以为宁涛会进入神身状态,然后跟它决斗,这锤子就是它特意为宁涛准备的,它要把宁涛的神身砸个稀巴烂。而且,宁涛的神身显现,那几千个傀神也会群起攻之,让宁涛无处可逃。

可是,宁涛偏偏就不动用神身,而是用这种卑鄙可耻的方式跟它打。

它一个二十几万米的巨神,拿着一只几十万斤重的锤子砸一只跳蚤一般的存在,那感觉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一线金光闪现,宁涛又出出现了。

金sè神云上,宁涛双掌连拍,一枚枚法印飞向了捕仙者。

噗噗噗!

那条被掐掉了一块的腿上被打上了一排土之法印。

均匀的距离,就像是七星瓢虫背上的花点,是那么的齐整,强迫症患者都忍不住想伸手去掐。

捕仙者刚刚怒吼完,那表情还很狰狞,可是下一秒钟他的表情便凝固在了它的脸上,那张大的嘴巴也合不上了。

尼玛逼啊!

你倒是正儿八经的跟我决斗啊!

你这样玩我有意思吗?

金sè神云上,宁涛气定神闲语气淡淡:“我看你只有切了才行。”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捕仙者一掌就劈了下去。

咔嚓!

说切就切,不带半点犹豫。

就是这么狠!

“杀了他!”捕仙者怒吼道。

它的声音浩浩荡荡,响彻四方。

起码上百个傀神从地面飞扑上来,杀向了宁涛。

显而易见,捕仙者扮演的是一个将军一般的存在,这几千傀神都听它指挥。

不过,这几千傀神都没有灵魂,不可能成为那种令行禁止完全听从指挥的士兵,不然捕仙者这一声令下,应该是几千个傀神围攻上来,而不是只来上百个。

宁涛已经找到了对付捕仙者和这些傀神的办法,他一点都不慌。不等那上百

个傀神将他围住,他便驾驭着金sè神云飞向了捕仙者的胸膛。

金sè神云飞驰如电,宁涛的双掌拍个不停,一枚枚土之法印犹如烙印一般烙在了捕仙者的胸膛上。这里一枚,那里一枚,密密麻麻数不清楚!

你不是会掐吗?

我看你怎么掐!

那小小的腿你可以一掌切断,你的胸膛我看你怎么切断!

“啊——吼!”捕仙者双臂连挥,发疯似的攻击宁涛。

它现在也顾不上胸膛上的土之法印了,事实上也没法顾及。它不可能像切掉那条腿一样,把自家的胸膛也挖出来甩了。

而即便是它有这样的狠劲与魄力,把它自己的胸膛挖出来甩了,下一次宁涛要是在它的头上刻下土之法印,难道它还能把自己的头切下来扔掉吗?

这是一场注定被虐的决斗。

它现在已经有了赴死的觉悟,不管宁涛在它的身上刻下了多少法印,它都不去处理了,只管追杀宁涛。

宁涛绕着捕仙者的身体飞行,那金sè神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来去如电。捕仙者根本就打不到他,那上百个傀神也追不上他,追击的过程中反倒被他干掉了不少。他干掉傀神用的也是这种手段,不过使用的不是土之法印,而是木之法印。

那些傀神与捕仙者并不一样,那些傀神都是血肉神身,土之法印对他们的杀伤力有限,而木之法印却有着奇效。捕仙者是被制造出来的神身,身体之中有着仿生血肉和机械部件,所以土之法印有着奇效。

这样的战斗就等于是他是一个拿着枪生化武器全副武装的战神,而捕仙者和那些傀神就等于是拿着石头和棍棒的原始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对手。

怎么可能是一个层面上的对手?

宁涛是连无都无法杀死的存在,区区一个补仙者和几千傀神怎么可能杀得死他?

一枚枚土之法印雨点一般打在了捕仙者的身上,它的身体的石化越来越严重,动作越来越迟缓。之前它的动作还能做到迅猛如风,可是现在它连挥一下锤子都需要一分钟时间。而这一分钟时间宁涛可以从它的头上飞到它的脚下,又从它的脚下飞到它的身后,再绕到它的身前。

就这么飞了几圈,那上百个傀神消失了,血肉化灰,骨头化灰,只有脑袋中的死亡之沙洒向大地。

宁涛驾驭金sè神云再次回到了捕仙者的眼前,淡淡地道:“我杀你如同杀狗,你为祸凡仙地,捕杀无辜仙民,我今日要替那些死在你手中的仙民讨回公道。”

“嚯……嚯!”捕仙者的喉咙里发出了沉重的吼声,它抬起手来想要用锤子去砸宁涛,可是它的手抬到一半便抬不动了。它的整条手臂都石化了,握在手中的锤子垂落了下去。

咔嚓!

一个巨大的脆响声里,那锤子竟然扯掉了它的手臂,往着地面坠落下去。

那断臂之处没有一丝鲜血,只有青sè的石头。

“你就要死了。”宁涛的心中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痛快感觉,“你就没有什么遗言要留下吗?你说出来,我听听。”

捕仙者却对死亡没有畏惧感,它

的嘴里发出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三界归零,你也得死,我会在黑暗世界等你。”

宁涛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巨大的黑暗漩涡,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是无开的通道,原来你们是从黑暗世界来的。”

“你敢去吗?”

宁涛摇了摇头:“我去那里干什么?如果无自甘堕落,成了黑暗世界的主,那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在我的眼里,你们不过是一些鬼魅魍魉,来多少,我杀多少。”

“哈哈哈……”捕仙者笑了。

此处宁涛应该问一句你在笑什么的,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捕仙者笑。

捕仙者其实笑得很艰难,因为它的脸也开始石化了,可即便是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它还是把它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你以为我会怕死吗?我告诉你,我的使命就是死在仙界。我死了,我也要拉上整个仙界为我陪葬!”

宁涛心中一动:“你这话什么意思?”

“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宁涛刚才没有问,这次却忍不住要问了,他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果然,捕仙者又补了一句:“送子神,你不是想为那些被我捕杀的仙民讨回公道吗,我现在就给你,我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死的!”

话音落下,它的两只巨大的眼睛之中,顿时迸射出了两道金光。那金光宛如两只长矛刺向了黑暗的苍穹,他的脑门也就在那一刹那间裂开,神金打造的脑核溶解,以液体的形态流了出来。

那宛如惊叹的液体之中符文闪烁,竟然是一个法阵。

轰隆隆!

黑暗苍穹之上的巨大的漩涡突然停止了转动,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刹那间停止了运行。

宁涛飞速退后,抬头看着,那禁止不动的黑暗漩涡。

突然,漩涡往内部收缩,压缩到极致的时候猛然又往外一张。

哗啦!

黑sè的死亡之沙如大海怒潮一般从天而降,飞流直下上百万米。

这是一道死亡瀑布。

瀑布之下的大地犹如至于烈火之上的纸板,转瞬间就被烧焦了,到处都是黑sè的火焰和黑sè的浓烟。死亡的气息笼罩着一切,还有那数千个傀神,他们仿佛获得了助力,有很明显的增强的迹象,捕杀天人的效率也明显更快了。

他们其实不是什么神灵,更像是终极的杀人机器,只要是活着的东西,他们就会锁定,然后捕杀。

“毁灭吧!”捕仙者怒吼了一声。

它的整个脑袋突然迸射出了灼眼的金sè强光。

宁涛一掌推出,掌心之中出现了一枚混沌之印,随后撑起了一个能量护罩。

混沌之印的能量护罩刚刚撑起来,捕仙者的脑袋便炸了。

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爆炸声里,金sè的强光向四面八方放射,爆炸的能量冲击波携带着死亡之沙还有散发着死亡气息的黑暗能量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仙界的天空,全黑!

仙界的大地,全黑!

看网友对 1525章 捕仙者之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