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四章银溪

第五十四章银溪

一百一十八年前,大陆北方的那座冰峰震动不安,直至雪原边缘。

刀圣曹园与禅子在白城小庙里看了很长时间,确认是小的。

于是禅子去了。

经文满天,光镜蔽日,那道雪尘就此消失,不知是回了雪原,还是就此死去。

数日后,从中州派带走青天鉴的童颜被玄yīn宗围杀,井九“刚好”路过,把他带到了冷山边缘,却被王小明的烈阳幡所困。

火焰满天,热浪融岩,雪姬从山那边的雪地里站了起来。

她灭了满天玄火,夺了宇宙锋,拦住了井九的去路,接着忽然陷入昏睡。

井九带着她去了三千院,在圆窗禅室里堆了如山的棉袄,设置了数道阵法,才没让大原城被冰雪淹没。

雪姬醒来后,被他带去了青山。

群峰无人,柳词与元骑鲸都远远地避开。

雪姬被他骗进了剑狱,关在了千里冰封后的那间囚室里。

除了他与柳词、元骑鲸,所有人都以为,雪姬是雪国女王那年产下的女儿。

包括事后通过某些痕迹,猜到此事的太平真人与中州派,都以为这就是此事的全部真相。

只有井九从一开始便知道并非如此。

雪姬就是女王。

他不说,就当自己不知道。

雪姬见他不说破,也就当他不知道。

直到一百一十八年后的今天,她才现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

……

白刃仙人说自己是天上地下最强的那个存在,没有对手。

井九的这句话就是说她错了。

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从来都不是人族的修行者,包括曾经飞升的他,而是雪国的女王。

无数道视线都落在雪姬的矮小身影上,充满了惊恐与畏惧。

不管是哪家宗派的修行者,下意识里在夜空里、在浮云上向着更远处避开。

地面坚硬紧密的黑sè崖石,覆满了冰雪,就像是北方的雪原。

雪姬站在雪地上,理都没有理那些修行者,看着夜空里的白刃,眼神冷漠淡然至极。

她的身形很娇小,很可爱,却散发着难以想象的强大气息。

她站在地上,就像顽童在街口堆起来的小雪人,却把天空里白刃的气势都压了下去。

就像是一位君王在城门上俯瞰着自己的子民。

就像是一位宗师在看着流云。

就像是一位圣人在体察着天地。

不,这些形容都不准确。

她就是天地自身,有着难以被撼动的稳定感与难以企及的高度。

随着她的视线,无数道极细的雪花,破空而起,卷向夜空里的白刃。

看着这幕画面,迟宴很是震惊,心想难道这……这是雪流剑法?

事实上,上德峰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强的雪流剑法,元骑鲸就算复生也无法做到。

那些细流里的雪花,比地底寒脉最深处还要更加恐怖。

数十粒金sè的亮点从白刃的手指间落下,就像是沙子,如星辰般均匀地分布在她身体的四周,挡住了那些自地面而来的雪流。

青山群峰里到处都有崩落的石头,有些被风卷到了极高处,这时候才纷纷落下,穿过那片金光与雪流对峙的区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便消解成了柳絮般的碎末。

在场的修行者们根本无法参与到这种层级的战斗里来,只能像那些石头一样,充满敬畏地观看着,沉默而紧张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我先前确实有些大意。”白刃看着雪姬平静说道:“但现在既然知道了你是大的,自然不会再有任何轻视。”

雪姬依然保持着沉默,娇小身躯散发出去的寒意却是越来越可怕。

夜空里繁星点点,没有一点yīn云,却忽然落下了暴风雪,在极短的时间里,便盖住了青山群峰。

眼看着夜空里的无数雪流,便要把白刃凝在当场,她身形骤虚,出现在数里之外。

夜空里出现数十道极细的金光,然后渐渐隐去,最终凝结成她身边的数十道金sè光粒。

雪姬再次望向她,那些夹杂着冰晶与雪花的寒风,席卷而去。

“我是仙人,就算你是朝天大陆最高级的生命,又能拿我如何?”

飘渺的仙音回荡在青山群峰之间。

那道极深的寒意随之而动,就像一只大笔在夜空里不停涂沫。

繁星仿佛都被凝固住了,对白刃却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天光峰顶的积雪越来越深,哪怕是境界深厚的修行强者们都无法承受天地间的寒意,脸sè苍白,发出痛苦的呻吟。

白刃来到天光峰顶的夜空里,对着井九说道:“难道这就是你可笑的计划?”

她是在天地之间来去自如的仙人。

就算雪姬拥有源自天地的恐怖力量,也拿她没有办法,那些无差别的攻击,很难伤害到她,只能毁灭这个世界。

“你又错了。”

井九站在风雪里,看着她说道:“既然我算到你可能回来,自然要准备好杀死你的手段。”

听到这句话的人们很是茫然不解,心想如果你是当年飞升的景阳真人,或者还能插手这种层次的战斗,可是现在你能做些什么呢?无数道视线穿过恐怖的风雪,落在井九的身上,看着他举起了右手。

就在这个时候,尸狗缓慢地在云海里向后退了一步。

无数积雪从它的身体上落下,把云海砸出了无数个洞,隐约可以看到群峰间的画面。

群峰皆雪,唯有几处保留着青翠的颜sè,有一条溪水缓缓流过青sè的峡谷。

那条溪水旁有很多建筑,是刚入门的青山弟子学习所在的洗剑阁,对面的崖壁上有依山而修的洞府和小院,是那些年轻弟子的住所,还有很多茂密的森林,曾经是神末峰猿猴们新开辟的家园。

平时在阳光的照耀下,洗剑溪看着就像是群山间静静搁着的一条金鞭。

今天在满天繁星的照耀下则像是一道银鞭。

不管是金鞭还是银鞭,都是鞭子。

井九的右手伸到风雪里,仿佛要握住什么东西。

洗剑溪忽然开始加速奔涌,水面上的薄冰碎裂无踪,仿佛便要离地而起。

沉寂很长时间的猿鸣骤然响起,无比杂乱而尖厉,显得非常紧张,又有些兴奋,甚至带着些野蛮的嗜血意味。

洗剑溪的尽头是道山崖,那是承剑大会的地点,瀑布上悬着数十块巨石,往年供各峰师长与宾客坐着观礼。

忽然,那些巨石飘离了水面,渐渐合在一起,组成一个长型的圆石,表面的裂缝看着就像是拼凑起来的鹿皮。

如果这时候异大陆的巨人从大漩涡来到青山,这块长形圆石对他来说就像个手感极好的刀柄。

井九在风雪里的右手忽然紧握,仿佛带着极沉重的力量,向上抬起。

轰鸣巨响里,洗剑溪离开了峡谷!

蜿蜒的溪流变成透明的水流,向着夜空里飘去,在星光的照耀下泛着银sè的光泽,就像是一条横亘在天地之间的银sè巨鞭!

……

……

当井九的手伸向风雪时,白刃仙人便察觉到了问题,眼里流露出意外的神情。

她从夜空里消失,破开满天风雪,瞬间便去了千里之外!

她继续远离,数息之间便来到了南河州,浊水在大地间缓慢流淌,渐有冻结的征兆。

雪姬对天地的影响太恐怖,而她的身法更是不可思议。

不愧是真正的仙人,不管是井九的幽冥仙剑、尸狗踏云、还是别的任何飞剑都不可能比她更快。

她转身望向青山,心想那个雪国女王倒确实是个麻烦,难道今夜暂时罢手?

忽然,她望向更高的夜空,眼神微变。

满天星光骤暗,一道巨大的银鞭自虚境里落下!

啪的一声脆响!

那道银鞭根本无视她的仙渺身法,无视那数十粒蕴着无上仙意的金sè光点,准确无比地打中她的脚踝。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银溪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9年09月13日 回复

    跟仙人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