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七十八章 赌场对弈

第九百七十八章 赌场对弈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围观的百姓中有认识这些混混的,纷纷小声说道:“他们都是孙二虎的手下,还是少招惹他们为好。”

刘秀不知道人们口中的孙二虎是何许人也,他问身边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道:“请问老人家,孙二虎是谁?”老者怪异地看眼刘秀,见他相貌堂堂,身上的穿着也不错,说道:“年轻人是从外地来的吧?孙二虎可是这一带有名的大人物,开的赌馆,日进斗金,据说,孙二虎和县尉

还是生死之交呢。”

刘秀先是哦了一声,问道:“孙二虎的赌馆在哪里?”

老者向前方指了指,说道:“就在前面,不到半里。”

“多谢老人家。”

“年轻人还是不要去了,进了赌馆,家中有金山银山也会输光的。”老者一边摇着头,一边感叹道。

刘秀向老者欠了欠身,没有再多言,拉了拉另一边的洛幽,两人退出人群。

洛幽愤愤不平地说道:“公子,那些人也太过分了,把人往死里打!这……会不会闹出人命啊?”刘秀一笑,说道:“放心吧,他们下手会有分寸。赌馆里的人,是要钱不要命,把人打死了,对他们也没有好处,反而会惹来很多的麻烦。”稍顿,刘秀耸耸肩,说道:“但

凡可怜之人,必有他可恨之处,别看他现在被人家打得很惨,可一旦身上又有了钱,他还是会去赌馆拼手气。”只要沾上赌瘾,再想戒掉,太难了。

两人边说着话,边往前走。走出有半里地左右,刘秀在路边果然看到一家赌馆。

这家赌馆的牌面很大,是寻常店铺的两倍还多,生意兴隆,进进出出的人们,络绎不绝。

刘秀举目看了看,向洛幽一甩头,说道:“走!进去瞧瞧!”

洛幽表现得十分兴奋,乐颠颠地跟在刘秀的后面,随他一并进入赌馆。

赌馆的门面大,里面的空间更大,但偌大的赌馆内,几乎是人满为患,目光所及之处,几乎看不到别的,全都是一颗颗小脑袋,真可谓是人头攒动。

刘秀拉着洛幽,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进人群当中。赌场内,赌什么的都有,有赌骰子的,有赌六博的,甚至还有赌象棋、围棋的。

这间赌馆距离太学很近,赌客有相当一部分是太学生,面对这些高材生,赌馆内特意设置了赌象棋、赌围棋这些文雅的赌局。

六博是当时非常盛行的赌博,两人对弈,每人六子(五个兵,一个将;兵叫散,将叫枭),投骰子决定谁先走,走多少步。谁先吃掉对方的将(枭),就算谁赢。

刘秀带着洛幽,在赌场内先逛了一圈。洛幽没接触过这些,感觉很是新鲜,眼睛都快不够用了,刘秀逛到赌象棋的地方,停下脚步。

赌象棋分为两种,一种是两人对弈,一种是破解残局。两人对弈,有一局三百钱的,有一局五百钱的,还有一局一千钱的。

刘秀站在一旁看了一会,感觉赌场请的棋手的确挺厉害,棋力很高,而且赌场的棋手走棋的速度极快,完全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在心理上就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刘秀对象棋也非常精通,不过面对这些赌场邀请的棋手,他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他转而走到残局这里。

皇宫的东观有不少的藏书,其中包括许多的象棋古谱,刘秀残局的造诣是很深的。

看着棋盘上的残局,他基本都了解过。

他走到一盘残局前,摸了摸身上,好像没有带钱,洛幽走过来,拿出钱袋,从里面取出一枚龟币,递给刘秀,小声问道:“公子也要赌吗?”

刘秀一笑,说道:“既然来了,我们也别白来。”说着话,他把龟币拍在棋盘旁,立刻有一名棋手走过来,在刘秀的对面跪坐下来,向刘秀摆摆手,说道:“公子请先走。”看眼对面的棋手,年纪不大,三十左右岁。刘秀向对方点点头,而后低头看了看棋盘上的残局,他先是拿起车,见对方微微眯了下眼睛,他把车放下,改而拿起炮,向前

走了一步,将军。

象棋的起源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象棋中的炮,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火炮,而是指石炮,也就是投石机。

赌场的棋手看到刘秀先拿起车,以为遇到了外行,自然生出轻视之意,不过看到刘秀把车放下,改而走炮,他意识到自己这次是遇到了内行。

他面sè凝重起来,小心翼翼的行子应对。

刘秀看过的古谱是很多,但记得并没有十分牢靠,不过对方的微表情倒是为他提供了线索,开头走对了,下面基本就是套路,行云流水般赢了这一盘残局。

赌场的规矩是买一赔一。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刘秀便赢了三百钱。他拿着两枚龟币,又走到下一盘残局前。没有丝毫的犹豫,把两枚龟币都押上了。

和他对弈的依旧是那名棋手,后者的面sè凝重了许多,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刘秀故技重施,拿起一枚棋子,放下,拿起另一枚棋子,又放下,反复了好几次。

对面的棋手一脸不耐烦,正要说话,刘秀果断走出一步棋。对方张开的嘴巴立刻闭上,低着头,动作缓慢地拿起棋子,走出一步棋。

接下来刘秀的行棋速度越来越快,没有给对方任何的机会,一口气又赢下这一盘的残局。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连赢两盘残局,刘秀手中的龟币也增加到四枚,也就是一千两百钱。他起身走到第三残局前,老神在在地坐下来,依旧是把手中的龟币都压上了。

对面的棋手眉头紧锁,在刘秀对面缓缓坐下,同时上一眼下一眼仔细地打量着刘秀。这次刘秀没有再做试探,快速又果断的行棋。

只走了前三步,对面棋手的额头上便渗出汗珠子。都没用上两分钟,刘秀又干脆利落地赢下第三盘残局。

站于他身后的洛幽满脸的兴奋,忍不住拍手叫好:“公子赢了!公子又赢了!”随着洛幽的欢呼,周围不少的赌客都凑了过来,一个个伸长脖子,好奇地张望着。

四枚龟币变成了八枚龟币,刘秀没有收手的意思,继续走到下一盘残局前,跪坐下来。看他这副架势,似乎要把这一排的残局都走完。

对面的棋手在第四盘残局旁跪坐下来,在行棋的时候,他的额头已不是渗出汗珠子,而是向下滴淌汗珠子。

在双方的你来我往中,第四盘残局又以刘秀的获胜而告终。这时候,不仅是洛幽欢呼叫好,周围的赌客们也都齐齐跟着欢呼叫好。

不少赌客都有输在这些残局中,现在看到有人能连续破解残局,自己的心里仿佛也像是出了一口恶气。

刘秀一口气,下到第八盘的残局,这时候,刘秀的押注已经多达六十四枚龟币,也就是一万九千两百钱。

残局这个东西,和棋力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套路,只要了解了它的套路,哪怕是不会下棋的人,都可以一步一步的破解。

当刘秀又顺利赢下第八盘残局的时候,对面的棋手已如同虚弱了一般,瘫坐在地上,头上、身上都是汗水,背后的衣服都已被汗水浸透。

这次刘秀赢的可不是小钱了,而是足足有一万九千两百钱。

一百多枚龟币,刘秀拿都拿不住,只能盘在托盘里捧着。当他把全部的龟币都放在托盘中,要把托盘拿走的时候,对面的棋手一把把托盘摁住。

刘秀乐呵呵地看着对方,笑问道:“先生可是输不起了?”

对面棋手老脸一红,正sè说道:“这位公子,我们对弈一盘如何?”

破残局,是显示不出棋力的,这位棋手也是输得很不甘心。

刘秀想了想,问道:“赌注呢?”

对面棋手拍了拍棋盘,说道:“这些全部!”

刘秀摸着下巴,沉吟片刻,说道:“好!我和你对弈一盘!”

一局赌注高达三万八千四百钱的对弈,这让围观的赌客们都纷纷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刘秀和棋手在棋盘的两边坐好,各自布棋。

由于这场赌局是对面棋手提出来的,那人倒是也礼让刘秀,让他先走。刘秀倒也没客气,炮八平五,当头炮,对面棋手以马二进三应对。

双方的行棋速度都很快,啪啪啪的连续出子,横马跳卒,车攻炮轰,你来我往,厮杀得难解难分。

刘秀前期布局的水平一般,但中期博弈、后期残局的水平极高。

这场棋局,刚开始是赌场棋手明显占优,多出两个卒的优势。要知道在高手对决中,两个卒的优势已经不算小了。

但到了中期,刘秀硬是把劣势扭转了回来,到了后期的残局,刘秀开始发力,对方逐渐难以招架,这时候,双方的优劣已经完全逆转。

最后,刘秀以多一马一卒的优势战胜了对方。

这一场棋局下完,赌场棋手如同虚脱了一般,瘫坐在塌上,看着棋盘,怔怔发呆,久久回不过来神。

周围的赌客们则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和掌声。洛幽更是兴奋得直蹦,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对刘秀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她真的不知道,刘秀象棋的棋力竟然这么厉害。以前,她倒是经常看见刘秀和邓禹下围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刘秀下象棋,没想到,刘秀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玩他并

不太擅长的象棋,都能在赌场内赢下几万钱。这时候,一名上来年纪,五十出头的赌场棋手走过来,拍拍青年棋手的肩膀,示意他让开,而后,他在刘秀的对面跪坐下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位公子,我与你对弈一

盘如何?”

刘秀伸了伸筋骨,说道:“抱歉,我累了。”说着话,他把两百五十多枚龟币分别装进两只托盘中,而后站起身形,伸了伸懒腰,转身要走开。

那名上了年纪的棋手yīn阳怪气地问道:“公子可是不敢和我赌一盘?”

对于他的叫嚣,刘秀完全不往心里去,而是乐呵呵地反问道:“先生可愿与我赌一盘围棋?”

上了年纪的棋手眉头紧锁,凝视刘秀好一会,说道:“如果公子想对弈围棋,我可以找一人,陪公子玩玩。”

“好啊!”

“赌注为何?”

“老规矩,这些全部!”说着话,刘秀向两只托盘努了努嘴。

“好!我们一言为定!”刘秀手中的龟币是两百五十六枚,合计是七万六千八百钱。这些钱,足以在寸土寸金的洛阳城区内买下一栋大宅子。赌场输给刘秀这么多钱,又哪肯放他就这么离开,当然要想方设法的把钱再赢回来。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七十八章 赌场对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