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七章束云

第五十七章束云

过了很久很久。

元龟忽然抬头向着夜空望去。

尸狗也看了一眼。

井九挑了挑眉。

他们听到了一声轻咦,似乎雪姬遇到了些什么。

天空里的那道黑线已然断绝,雷域里的恐怖风暴没有了目标也渐渐散去。

世界仿佛回到了过往寻常的样子。

那声轻咦却还在他们的心里久久不去,就像是远方的雷鸣。

其余的人没能听到这声轻咦,只听到了雪姬最后的笑声以及那句话。

“居然会说人话……”卓如岁喃喃说道。

心大如他都被震撼的有些神思恍惚,更不要说别的修行者。

无数道视线落在满天繁星之间。

人们心里生出强烈的虚无感。

太平真人死了。

白刃仙人死了。

雪国女王飞升了。

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就像是无数道巨浪,不停地冲击着他们的道心。

见过沧海,溪水自乱,见过真实的天地宇宙,渺小自现。

朝天大陆的修行者们会因为今夜的事情发生怎样的改变,至少今夜无人知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泽令从风雨幡里现身,望向井九微惊问道。

景尧与鹿国公等人也从江山图里走了出来,望向井九。

大陆最强大的、最可怕的雪国女王为何会在青山宗?又为何会与他联手对付白刃仙人?

而且她最后竟然平地飞升了!

井九说道:“雪姬是诞生于这片天地创始之初的生命,按我的推算,她存在的目的应该就是保证这片天地的稳定。从某种意义来说她才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白刃先前当着她的面说那句话,有些可笑。”

山崖间传来一位昆仑派长老沉怒的声音:“雪国乃是我人族大敌,数万年间不知多少人族强者死在雪国女王手下,历年兽潮里,更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死去,真人居然说她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何其荒谬!”

“她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又不是人族的守护者。”井九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那位昆仑派长老脸sè难看至极,峰间众人沉默不语。

“此方天地之灵自然无法离开此方天地,哪怕她早已抵达藏天下的境界,而她很想出去,就像所有生命一样……”

井九继续说道:“不知何时她想到一个方法,那就是再造一个自己守护此方天地,如此方能觅到一丝离开的机会。”

“就是当年梅会,你与白早被困雪原的时候?”

青帘小轿里响起水月庵主有些困惑的声音。

井九说道:“不错,之前的雪国女王有没有用过这种方法无人知晓,但这位我很确定。”

谈真人神情木讷却又严肃至极说道:“她被逐出雪原,岂不是表明现在雪原里的那位更加强大?”

井九说道:“她那时候因为生产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刻,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示弱,遮蔽天机离开雪原。”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

井九明白她的意思,说道:“我不会去雪原。”

就算现在的雪国女王没有雪姬强,他也不会去冒险。

而且这毫无意义。

就像当年连三月邀他去雪原一样。

“不管是故意示弱还是真的虚弱险些被自己的女儿杀死,雪姬离开了雪原,被我带到了青山,直至今日。”

井九说完了他愿意说的故事。

水月庵主问道:“可是你怎么能说服她替你做事?”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地方。

雪国女王为何要帮助青山对付仙人?

要知道就算她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这依然很冒险。

“我答应给她创造一个飞升的机会。”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她的层次太高,天劫太强,如果没有别的方法,很难直接离开。”

很多人都想到了先前的画面,再次生出颤栗的情绪。

那片占据大半天空的雷暴漩涡。

那道向着地面碾压而至的天威。

这是朝天大陆出现过的最强天劫。

如果雪姬要与那道天劫硬抗,谁能算到最后的结果?

她通过那条通道向天外去,明显轻松很多。

那正是白升仙人降世的通道。

人们把所有事情都想明白了,望向云海之上的井九,眼里满是敬畏的神情。

原来你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已经提前算清楚了?

……

……

星光照着云海,如雪原。

照着群峰,如雪里的坟堆。

照着那团雾,如天蚕丝的茧。

今天是朝天大陆千年来最重要的一天。

比血魔教覆灭重要。

比梅会重要。

比冥皇被关进镇魔狱重要。

比太平真人闭死关重要。

比景阳真人飞升重要。

但从始至终白真人都一直安静地站在那片云雾里,很少说话。不管是太平真人死去,还是青山剑阵崩解,又或者是中州云船破云而出围住群峰,甚至就连白刃仙人被雪姬打死的时候……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仿佛中州派的谋算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你这次确实很稳,直到确定师兄死了,剑阵毁了,才让白刃回来。”

井九看着云雾里的身影说道:“但没有意义。”

“你杀了太平,毁了承天剑,断了自己所有后患,借雪国女王杀了我家仙人,甚至连时间都算的那般精确,逼着她立刻就要飞升离开,我甚至在想,青山剑阵与隐峰的崩解可能也都是你想看到的结局,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灭了我中州派?”

白真人的声音从云雾里飘出,没有任何情绪,比如悲伤,比如愤怒,只是清冷至极。

奇怪的是,很多人却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嘲弄的意味,仿佛对井九极为轻蔑。

今日青山先有太平真人之乱,后又承受了仙人灭顶之威,包括广元真人、南忘在内的绝大多数强者身受重伤,无力再战。

但青山还有尸狗,还有井九,还有从隐峰里走出来的那三位隐世长老。

即便谈白二位真人的境界极高,中州派云船里强者极多,又如何有资格轻蔑对方?

“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没有想过要把云梦山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井九说道:“像你我两家这种地方,总会留着一些后手,比如洗剑溪,比如仙?,比如隐峰与后谷,那很麻烦。”

那些藏在青山隐峰与云梦后谷的隐世长老们,一心想着飞升破境,脱生死之苦,就算遇着再重要的事情都不愿理会。

但如果青山宗与中州派要被灭门,他们想不出手也不行。

他是最不喜欢麻烦的人,自然不想反攻云梦,把中州派灭门。

“那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云雾里的白真人问道。

井九说道:“把你留下来。”

话音未落,他手里的鞭子便向星空里落了下去。

清澈的溪水映着星光,映出了无数张震惊的脸。

没有人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向中州派发起际是攻。

白刃仙人飞到了千里之外,也无法躲开这根银鞭,更不用说那团云雾。

啪的一声脆响。

银鞭落在云雾之上,以奇快无比的速度绕了几圈,就像是捆粽子一样。

云雾里隐隐可见白真人的身影,有些变形。

几丝雾气,从银鞭落处飘了出来。

谈真人张开右手,射出无限金光。

金光里有座极小的石塔。

峰间某处响起一声惊呼。

“十方镇妖塔!”

传闻中这座镇妖塔是血魔教主当年用来炼化万妖之血的宝塔,也曾经被他尝试用来做通天杀阵的主塔,随着血魔教的毁灭,这件法宝早已遗失无踪,无人知晓在何处,谁能想到竟是一直在中州派的手里!

所有人都紧张到了极点。

到底是这座十方镇妖塔厉害,还是青山祖师留下的洗剑溪强大?

然而就在下一刻,发生了一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天光峰四周响起无数声不可思议的惊呼。

谈真人右手一翻,十方镇妖塔破空而起,向着那团云雾落下!

他的目标竟是白真人!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束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