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强项县令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强项县令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董宣的意思很明确,张贲不能杀。刘秀抬手指了指董宣,问道:“董宣,你可是要违抗圣旨不成?”

“张贲只是失察之过,罪不至死。”

“如果朕一定要处死他呢?”

“张贲只是失察之过,罪不至死!”

“你是要和朕作对到底,要庇护张贲到底了?”

“微臣只是依律办案,并无过错。”董宣抬头看眼刘秀,见刘秀正目不转睛地怒视着自己,他正sè说道:“陛下御驾亲征期间,臣要确保洛阳太平无事。”

刘秀眯了眯眼睛,问道:“你是说,等朕打完这一仗,回到京城,就可以处死张贲了?”

董宣向前拱手施礼,朗声说道:“陛下乃一国之君,陛下要处死谁,没人能拦得住。”刘秀差点气笑出来,我现在要杀张贲,不就是被你董宣给拦下了吗?他气呼呼地说道:“禁足一个月,这算惩罚吗?张贲被打了两百板子,在家中养伤都不止一个月吧?还

是说……”稍顿,刘秀扬起眉毛,质问道:“都打了两百板子了,张贲他还能活?”

董宣向前躬身,说道:“行刑过后,张贲侥幸未死,但业已奄奄一息。”

对于杖刑里面的门道,刘秀也是一清二楚,受刑两百杖还能活下来,只能说明行刑的人不想把人打死。刘秀凝视着董宣,挥手说道:“你退下吧!”

见刘秀没有再执意要处死张贲,董宣跪地叩首,大声说道:“陛下圣明,微臣叩谢!”

“滚!”刘秀没好气地喝道。

“微臣告退!”董宣还是老样子,一本正经向刘秀叩首,而后站起身形,躬着身子,倒退了三步,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他刚走出大殿,就听身后的门板传来咣当一声巨响,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砸在了门板上。

张昆快步上前,向旁摆摆手,干笑道:“董县令,这边请!快走吧,再不走,陛下还指不定……”还指不定要拿你怎么撒气呢!

董宣向张昆欠了欠身,含笑说道:“多谢张谒者。对了,张谒者,下官还带了些东西要呈交于陛下……”

刘秀被孙祥气得不轻,连带着,他这把火也发到了张贲的头上。不过不得不说,张贲有一位出类拔萃又十分靠得住的顶头上司,洛阳令董宣。

这位被刘秀笑称为强项令的董宣,再次表现出他不怕死的精神,在刘秀面前,据理力争,几乎是豁出了老命,最后总算是暂时保下张贲的性命。

虽说董宣给刘秀一个台阶下,意思是,等刘秀征讨完隗嚣,回到洛阳之后,再随便他发落张贲。

不过董宣心里明白,陛下现在要杀张贲,完全是在气头上,等仗打完了,过了那么久,陛下的火气早就消了,对张贲不会再起杀心。

何况,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陛下再想杀张贲,也师出无名啊!董宣都在心里算计好了,只要张贲现在不死,以后他也死不了。

坐回到御座上的刘秀,把桌上的一只小香炉摔了出去。董宣刚才听到的那声巨响,正是刘秀摔香炉的声音。

刘秀正坐在大殿里生闷气的时候,张昆走了进来,同时身后还跟着四名内侍,两人一组,合力抬进来两口大箱子。刘秀见状,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回禀陛下,这是县府从孙祥赌馆内缴获的钱财,刚才董县令面圣的时候,没有机会呈交陛下,这才让奴婢送于陛下,交由陛下过目。”

张昆说着话,命令四名内侍,赶快把箱盖子打开。

四名内侍,把两口箱子的箱盖打开,刘秀和一旁的洛幽伸长脖子,向箱子里一看,好嘛,一口箱子里装的全是金饼,另一口箱子里装得要么是龙币,要么是马币、龟币。

光是装金饼的那口箱子,估计就得有五六十万钱,装白金三品的那口箱子,估计也得有三四十万钱。两口箱子加到一起,即便不到百万钱,但也差不了多少。

刘秀皱着眉头问道:“董宣把这些钱送到皇宫是何意?”

“回禀陛下,董县令说,这是陛下在赌馆内赢下的,理应送到皇宫。”

刘秀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全部送到司空府,让司空充入国库!”

“是!陛下!”

天子从不缺钱,像冶铁炼铜、煮盐捕鱼、伐木烧炭等诸多产业,这些都属于天子的私产,所产生的一切费用,都归天子个人所有。

除此之外,还有人头税。按照汉法,孩子超过三岁,就要交人头税,每人每年是二十三钱,并不多。其中的二十钱都是归天子的,另外是三钱充当军费。

平帝时期,有做过一次全国人口大普查,当时的人口是五千九百多万。以六千万人口计算的话,天子光是在人头税这一块,每年就是十二亿钱的收入。

再加上矿产开采冶炼收入、运销食盐收入、捕鱼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贩鱼收入、伐木及烧炭收入,每年不知道得有多少钱。

这还远远不是天子全部的收入,像市场交易税收这一块,也是归天子所有。

所以说,天子能养得起后宫佳丽三千,那真的不夸张。即便是后宫佳丽三千,这个数字都太小了,纵观历史,大多数皇帝的后宫,都不会少于万人。

目前刘秀是还没有统一全国,但人口比较集中的司隶、荆州、豫州、冀州、青州等地,都已在刘秀的控制范围之内,就各种税收而言,每年都有大幅的增加。

董宣离开皇宫后,顺道去探望在家中养伤的张贲。平日里,张贲的家里可谓是门庭若市,三教九流,进进出出,现在张贲的府邸,则变成了门可罗雀。

其一是张贲吃一堑长一智,现在他谁都不想见,其二,人们现在还不清楚张贲这次犯的事究竟有多大,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在这个敏感时期,人们也不太敢来探望他。

听闻董宣来访的消息,趴在床铺上的张贲急忙令人把董宣请进来。

看到董宣走进屋内,张贲挣扎着还想起床,董宣向他连连摆手,说道:“趴着、趴着,你还是趴着吧,我可不想看你不穿裤子的样子。”

张贲现在是既没穿裤子,也没穿亵裤,下身完全是赤裸的,涂了好厚一层的药物。张贲老脸一红,眼圈泛红,颤声说道:“下官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董宣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没有虚情假意的探问他的伤情如何,而是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刚刚,我被陛下召见,”

张贲身子一哆嗦,连忙问道:“陛下……陛下是怎么说的?”

董宣看了他一眼,说道:“陛下的态度还是没有变。”

“陛下……陛下还是要杀下官啊……”

“我已经和陛下约定好了,在陛下出征期间,可留你性命,等陛下班师回朝,再决定如何处置你。”董宣实话实说道。

张贲呆愣片刻,马上领悟到董宣的用意,他双手支撑着,要从床上爬起,董宣再次把他摁住,不悦地说道:“不是让你趴好吗?”

“大人的大恩大德,下官没齿难忘,下辈子,下官哪怕是给大人做牛做马,也偿还不清啊!”张贲说着话,声泪俱下。董宣摆摆手,说道:“行了,这些没用废话不必再多说。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你的事还没完,陛下御驾亲征期间,你若是能守好洛阳,确保洛阳太平无事,等到陛下回京之时,绝不可能再严惩于你,反之,如果这段时间洛阳发生了乱子,不管是大乱子还是小乱子,等到陛下回京,定会对你二罪并罚,到了那时,我纵然再怎么豁出性命,

也救不了你了。”

张贲快速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正sè说道:“大人放心,下官就算是不吃不喝不睡觉,也要在陛下御驾亲征期间,守护好洛阳城!”

董宣闻言,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趁着这段时间,你在家中好好养伤,也好好反省一下,你的那些狐朋狗友,能不见就不见,现在你就做得很好。”

若是以前,听董宣用狐朋狗友来形容自己的那些草根弟兄们,张贲早炸毛了,而现在再听这些话,张贲是怎么听怎么觉得窝心,满心的感动。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现在他是深有体会了,能对他说出这种话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关键时刻,人家也真的能为自己豁出性命,甚至不惜得罪天子。

想到这里,张贲感慨万千,眼睛一热,忍不住又呜呜地哭了起来。看他这副模样,董宣顿觉得心烦,站起身形,说道:“你在家慢慢哭,我先走了!”

“大人……大人去哪?”

“我还能去哪?回县府办公!”董宣白了他一眼,一边摇着头,一边快步走了出去。

张贲不在,县府里军政两方面的活儿就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了,董宣想想都觉得头大。

皇宫内。刘秀还在生董宣的气,洛幽小声劝说道:“陛下,董县令依律办案,其实……其实也是没错的!”

刘秀说道:“他们都没错,那就是我错了?”

洛幽连忙说道:“陛下当然更没错。”见刘秀扬着眉毛,看向自己,她忙又说道:“最可恶的就是孙祥,胆大包天,草菅人命,罪无可恕!”

刘秀收回目光,重重地哼了一声。这时候,张昆走了进来,说道:“陛下,董县令刚刚送来一人。”

“哦?”刘秀微微皱眉,问道:“送来的是何人?”

“说是叫张维。”

刘秀恍然大悟,啼笑皆非地摇摇头,小声嘀咕道:“这个董宣,竟然把张维送到我这儿来了。”

张维是赌馆聘请的棋手,虽然他不是孙祥为非作歹的帮凶,但他毕竟也是赌馆中的一员,在县府查封赌馆的时候,张维也被一并抓回县府。经过盘问,董宣确认张维没有参与孙祥的恶行,又听说陛下和张维对弈了两盘,兴致还挺高的,张贲便派人把张维送到皇宫,交由刘秀处置。

看网友对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强项县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