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章一夜芙蓉生红泪

第六十章一夜芙蓉生红泪

无数岩浆破开透明巨墙,向着深渊里洒落,就像是天空里垂落一条由火焰组成的天河。

哪怕今天冥河燃烧成灾,地动山摇,依然还是有很多冥界子民注意到了这幕壮观而美丽的画面,却没谁能看到那只红sè鲤鱼破火河而出,入夜sè而遁。

冥界是昏暗,夜sè是迷离的,但到处都有火焰,那一刻的火鲤就像是冥河里掀起的一朵浪花,微不可察。

白真人站在火鲤头顶,双手负在身后,看着冥河下游那片黑sè的山崖,微微挑眉。

在那片山崖里有无数被青烟毒死的冥部士兵,在那处高台上有一株没有颜sè的树,还有一座在佛正静静看着奔涌的冥河。

火鲤感受着那座大佛传来的气息,惊恐至极说道:“那又是谁?”

白真人说道:“曹园。”

一百多年前,火鲤收留童颜的时候与他聊过不少当世修行界的情形,知道这个名字,震惊说道:“他怎么也下来了?真人是来杀他的吗?”

白真人说道:“即便今日他连战两场,想杀他也不是这般容易。何况他为人族立下如此多功劳,为何要杀他?”

火鲤心想就算你的境界再高,又如何敢在那佛面前如此嚣张,这般说话……正腹诽着,它忽然感受到白真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又想着仙?,再次生出极深的寒意,下意识里抿紧鱼唇,不敢多说一个字。

冥河下游无数里处的那片黑sè山崖间,曹园看着冥河两岸的的尸首,叹了口气,铁刀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霜。

他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转首向着遥远的那方夜空望去,看到了那条从天而降的火河,也看到了那粒渐渐沉寂的火星。

冥界的天空里落下的海水已经越来越少,想来那名巨人把太平真人改变的天地通道重新改了回来,那阵狂风也渐渐消止,想来应该是布秋霄的手笔,眼看着灭世的危机已经解除,为何忽然又生变化,那粒远去的火星究竟是什么?

他转身望向高台上那棵没有颜sè的树,想与冥师做最后的谈判,却发现树下已经没有了冥师的身影。

……

……

冥河蜿蜒无尽,在黑sè的大地间缓慢流淌,偶有大风呼啸而过,拂去水面上的石块与灰末,便会有火花溅出。

这与聚魂谷底的岩浆河流看着有些相似,但实际上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事物。火鲤有些不安地在河水里游走,感受着那种若隐若现的拉扯力量,还有隐藏在河水里的魂火味道,直到确认无法伤害到自己才渐渐平静下来。

这里是冥界一处极荒凉的所在,因为冥河在这里会经过数道魂火窟,岸边没有城镇也没有部落,就连一点冥界子民生活的痕迹都没有。

冥河流出了魂火窟,对面的白sè石滩上跪着一个很胖的人,看着就像是一堆肉山。

与矮小的冥部子民相比,冥部大祭司真的显得很胖。

大祭司是冥部权势最大的大人物,冥皇死后与冥师争了一百多年,最终还是败在了对方的手下。

从最根本的原因来说,那是因为支持他的中州派受到了支持冥师的青山宗压制。

冥界最后的大战已经在太平真人灭世的同时结束,谁能想到冥师怎样都没有找到的他竟然不在战场那边,而是跪在这片白石滩上等着自家主人的到来。

白真人面无表情问道:“都准备好了?”

大祭司说道:“所有阵法都已经掌握,青烟随时可上。”

白真人说道:“冥师?”

大祭司说道:“他是太平真人的弟子,没有道理不帮助我们。”

火鲤终于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真相,眼里流露出惊恐与不可思议的神情,尖声叫道:“这怎么可以!”

“人间正道是沧桑。”

白真人看着被火河照亮的冥界,就像看着自己的人间。

“想要沧海变成桑田,死些人有什么不可以?”

……

……

云雾在金光之下消融,那道身影消失无踪。

只是瞬间,谈真人宽广的额头上便多出了很多深刻的皱纹,就像是老了很多岁。

他收回十方镇妖塔,喷出一口鲜血。

所有人都以为白真人死了,以为这是谈真人付出的代价,或者是精神上的创伤。

没有几个人听到井九最后说的那句话。

谈真人听到了,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踏入虚空,来到了中州派的云船之上。

云船缓缓启动,离开天光峰,在星空下向着北方而去。

因为今夜的事情,中州派内部必然会生出极大的裂缝,甚至陷入动荡之中,但至少在此刻,在所有人都以为白真人死了、而谈真人还活着的此刻,沉默是所有中州派修行者的共同选择,也是唯一选择。

看着在星空下渐渐变成黑点的数艘中州派云船,各宗派修行者的心里生出很复杂的情绪。

井九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了。”

雨早就停了,他这句话明显也不是留客的意思,各宗派修行者纷纷来到天光峰前,行礼告辞而去。

最先离开的是昆仑派等北方宗派,接着是一些不怎么出名的小宗派,然后是果成寺、大泽、悬铃宗、镜宗这些与青山交好的所在。景尧想要留下,井九摆了摆手,鹿国公看出他此时的心情不佳,赶紧带着神皇踏上了回朝歌城的归途。

雀娘扶着赵腊月站在崖边,没有随镜宗同门一道离开。

青帘小轿里传出了水月庵主有些凝重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井九说道:“不知道。”

青帘小轿飘起,随星光而东去。

天光峰四周,只剩下了青山弟子。

以广元真人为首,九峰长老与弟子们向着天光峰拜倒,齐声道:“拜见掌门真人。”

井九说道:“都散了。”

这便是要大家各回各峰的意思。

迟宴上前,有些犹豫说道:“掌门真人……”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来,上德峰已经被白刃仙人踏平,那上德峰一脉的弟子该去哪里?

无数道视线落在远方某处。

那里曾经有一座终年积雪的寒峰,现在则只剩下了一片黑sè的地面。

星光洒落群峰,也洒在那里,仿佛添了些雪的颜sè。

没有了青山大阵的隔绝,眼前的景物是那样的真实,又是那样的令青山弟子感到不适应。

“不如让上德峰的同门暂去洗剑阁休息,明日再作商议?”

顾清撑着伤重的身体,走到井九身后说道。

“那就先这么办。”

井九把手里的那根银鞭向天光峰下扔去。

那根银鞭落在群峰之间,重新变回了洗剑溪。

溪水淙淙,其间隐约响起啪的一声脆响,就像是鞭子抽在了什么硬物的身上。

忽然,天光峰顶响起南忘的惊呼:“你怎么了?”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不由吓了一跳。

井九的耳垂上出现一道血线,似要断裂开来。

啪的那声脆响,便是起于此处。

那道血线里缓缓溢出一滴血珠,就像美人离开父母前流下的红泪。

……

……

(这几天比较忙,争取每天能写。)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一夜芙蓉生红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