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三兄弟再聚首!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三兄弟再聚首!

水能让绝顶强者,对着它也无计可施,无力可及。

若是火,可以尝试扑灭,但是水……你能将其打飞,可是落下来的,不还是水么,如此巨量的水患作祟,如之奈何。相信就算是以火系功法著称的凤皇,甚至凤族强者全员上阵,也没可能将这波水灾全部蒸干!

狐皇不是没尝试过分流导引之法,可是狐族本就身处妖族边界,又位处下游,根本就没有可供疏导的余地。

眼看着水患一步步持续积累,俨然变成了天下间最恐怖的灾祸,无可抗衡!

对于狐皇而言,即便有通天修为在身,仍旧只能被动地等待,等水流消退,除此之外,竟是百般无计。

“灾民越来越多,全都在向着狐皇城这边聚集。怎么办?狐皇城也容不下这么多的民众……”狐族一位圣君脸sè沉重的过来:“事实上,狐皇城现在就已经超过了饱和极限,若是再有大批民众涌入,恐怕……”

狐皇面容沉重:“往高山转移的如何?”

“山顶区域终究有限,仓促之间又能转移多少?我们从半山腰开始打洞,开辟生存区域,然后往那边运输人手,但也有那些身负修为的才能在上面生存,而且食物也是问题。没有相当修为在身的,在那里连呼吸都难,绝非长久之计。”

“更有甚者,这大雨还在继续,雪山融化仍在恶化;相信水位还会持续的往上走;而山上的山洞,低的也不过四五百丈高度,难保安稳完全……”

“眼前种种,尚有勉力维系的余地,怕就怕的是……海中妖族……”

猫祖在一边忧虑的说道:“若是海中妖族乘机兴风作浪……才是真正的大灾难。不得不说,妖皇对于咱们两个族群,还真是不择手段的看重。不惜将这一片大陆淹没,也要将我们除掉,端的好手段,好心机。”

狐皇沉着脸,道:“不!你错了!”

猫祖:“我错了?错在哪里?”

“你错在高估了咱们俩在妖皇眼中或者说对于妖族的重要性。这一切,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叛乱才发生的,更重大的理由,乃是这一片地方位于在血魂山下!就算狐族安分守己,这一切仍旧还是会发生。这些水,不是为了要淹没狐族和猫族,而是为了冲击血魂山!”

“相信妖皇与凤皇,早就定下了这决绝之计,以无边水势冲击血魂山,开启妖族前往玄黄人族一边征战之坦途,另一方面,也可借水势调动海妖一脉加入战局,更增胜算,最后,才是针对狐族叛乱的绞杀!纵使狐族不曾叛乱,仍旧要为妖族征伐人族这一千秋功业而牺牲,这是一局三获之谋,端的了得!”

“换言之,我狐族,早已经被列入牺牲之类。反而是你猫族,于此次水患中才是受了牵连的一番,到了这边,适逢其会赶上这一场人为的巨大灾厄。”

狐皇眼中厉光闪动:“我说呢……自从小儿那预言传出去之后,妖皇却始终无动于衷……龙御天无动于衷也就罢了,而凤皇居然也能无动于衷,原来真相竟是如此!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想过让狐族继续活下去。”

“但是这一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置的?这个计划,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的?怎么之前没有丝毫的蛛丝马迹呢?”

狐皇拼命的搜寻着自己的所有记忆,却没有任何的相关印象。

“这么庞大的计划,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蛛丝马迹外泄……”

猫祖在一边,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无边水势,将这一片广袤的区域,完全毁灭?

这得是多少生灵为之牺牲?

这数十万里方圆地界,虽然绝大部分都属狐族原有领地,但终究不仅仅只有狐族而已。

“妖皇会做下这等罪孽滔天的事情?”

猫祖回想妖皇,虽然对之恨之入骨,但总还是觉得,妖皇应该做不出这等灭绝妖性的事情吧?

纵使刚愎自负,纵使霸道无情,但是……

“这不像是妖皇的计划,倒像是凤皇的计划……”猫祖沉吟着道。

“什么倒像,这本就是凤皇的计划。”

狐皇哼了一声,道:“这么毒辣却又这般精妙的计划,龙御天断断想不出来。其他的,更不用说,也就凤皇才有这样为成就一局,不惜一切的毒辣心肠。”

他沉吟了一下,道:“或者,这一计划才是备选战略,但因为上一次的云扬过来,从根本上破坏了妖族的原本计划,毕竟这一条计划太过于毒辣极端,一旦使用,必定寒尽诸族之心,所以只能作为备用。但是云扬破坏了原本计划,而我们又明言反叛,给了妖皇凤皇足够的开局理由,然后,这一计划就开始了……”

“现在不说这个破计划的由来,现在关键的是应该怎么办。”

猫祖简直是恨地无环,有力难施。

现在态势丕变,连想找人死战都做不到了,而今水患已成,妖皇宫方面的高手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自己等人困守孤城。

“困死我们是不现实的,纵然水患难解,也就是普通狐族会死掉绝大部分,这个任谁也是没有办法……而其他的狐民,尤有生存空间活下来,以我之前做下的存储,至少能够保持一年半载的用度……至于以后,咱们这些高层人手带上数百数千的空间戒指出去抢劫,总能让子民们活下去……”

狐皇忧虑的说道:“关键是这个计划既然开启,凤皇绝不会允许我们就在这里这么苟延残喘下去,后续动作必然陆续有来……”

“等到一定的时候,决战已是势在必行。”

“只看时间的迟与早而已!”

狐皇缓缓走向前殿,道:“事急从权,将皇城内城清理出一片区域,作为皇室专用就好,其余部分,尽数开放,让我族子民入住,共度时艰!”

“是。”

猫祖跟在他身边,道:“狐狸,你该做下安排了。”

“我知道,我之前已经给三弟发了消息过去。”

狐皇平静地说道:“让他过来,将玉儿带走。猫,你若是有什么放不下的族民,也让他一道带走吧,两族覆灭殆尽,总要留下一点火种。”

狐皇的身子呈现出少有的萧索之相,在瓢泼的大雨中,轻声说道:“我本来蛮有把握,周旋游走于丝毫之间,在这一场族内战争中,最不济也能自保,但是现在,凤皇这个水淹大陆的计划一出来,我们已经变成了必须要被拔除的内患,再无转圜余地,这下,我们是真的没有活路可走了。”

“一旦大军开到,我们俩必然是第一针对目标。”

猫祖沉默了一下,笑道:“这么算下来的话,我还比你强呢,我已经有血脉在老三那边了,更少一份后顾之忧,我无须担心猫族血嗣断绝。我们活了一辈子,便要战上一辈子,最终死在战斗之中,没有死在监牢里,就已经很满足了,再强求反倒不该。”

他甚至有些快活的笑了一声,道:“狐狸,你可要记得给你儿子多准备几头母狐狸,要不然,你们这一族还是可能会绝种的。”

狐皇哈哈大笑:“这还用你说,若是连这点算计得没有,我也就枉为人父了。”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带着轻松地笑意问道:“还没兵临城下呢,怎么就已经开始安排后事了,难不成情势真的如此严重了么?”

正是云扬的声音。

他骤然出声之前,以狐皇与猫祖的修为,赫然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狐皇与猫祖不惊反喜,云扬的到来,等同是为他们之困境带来一缕曙光,不至于完全绝望。

云扬,无论是在玄黄界人族那边,还是妖族这边,都是奇迹的代言人,但凡由他介入,总会化不可能为可能,此前已经有过太多太多的实例了!

“老三!”

“三弟!”

云扬甫一现身出来,便即哈哈一笑:“见过两位哥哥,二位哥哥别来无恙吧!”

随即:“我得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这是你们两个弟妹。嘿嘿,都是我媳妇儿,嘿嘿……”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齐齐白了他一眼,向两位王者福身行礼道:“大哥,二哥!”

狐皇与猫祖搭眼过去更加高兴起来,云扬这么做,可是摆明了的将他们两个当做了结拜哥哥对待,值此危急时刻,竟然把自家媳妇给带过来了!

两皇高兴的呵呵直笑,连连摆手道:“两位弟妹快快免礼,哎呀……”

就看到两位皇者尽都在身上一阵摸索,跟着一人拿出两枚空间戒指,一起递了过来,道:“这是哥哥的见面礼,最近手头实在是不宽裕,千万别嫌弃才好。”

云扬在一边笑:“两位哥哥都是一族之皇,手笔岂能小了,你们俩赶紧收下是正经,千万别推辞,要不他们就收回去了,借口都是现成的,没听说最近手头紧么……”

“去你的,我们才没你这么小气!”两皇同声笑骂。

“老三,你这修为进步的可是够快的啊!”狐皇眼中有光芒闪烁,此际凝目于云扬身上,竟然感觉自己再也看不透云扬的修为级数了。

这不啻是说,云扬的修为已经超过了自己!

对于云扬能够超越自己,狐皇从来不曾怀疑,但这时间也太短了,距离前次分手,一共也才不过两年多点的时间,怎么就晋升至圣人级数,还要是超越自己境界的圣人高阶层次呢!

“相信二位哥哥该当该当知道玄黄界久负盛名的至尊天阁遴选盛事,小弟躬逢其盛,适逢此会,因缘际会之下晋升至圣人巅峰境界,侥幸而已。”云扬笑眯眯的道。

“至尊天阁遴选?!”

狐皇与猫祖同时惊呼一声。

犹记上次见到云扬之时,才只是圣尊境界,距今一共才两年多一点点的时间,纵然至尊天阁遴选闻名遐迩,乃是三大天宫不对外召开之盛事,个中机缘却怎能令一圣尊修者飙升至圣人巅峰?自古到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快到这个地步。

“两位兄长这就是少见多怪了,我这点进步皆有因缘。”云扬道:“您们仔细看看她俩,人家可没经历至尊天阁机缘,不也都已经圣人高阶了么,人比人得扔啊……”

狐皇与猫祖不敢置信的转向注视于上官灵秀与计灵犀两女,瞬间,眼中尽是莫名震骇。

刚才云扬介绍二女给狐皇猫皇,始终是男女有别,两皇仅止于惊鸿一瞥,诧异于两女的倾城丽sè,却没有深究,此际仔细观视,竟发现两女的修为,他们也是看不透的。

那只能说明,两女至少也有圣人高阶以上的修为级数!

“真是英雄出少年,天佑人族啊!”两位皇者不见有几分泄气。

自己一辈子苦修苦炼,前后几万年岁月积累,迄今为止也不过圣人中阶巅峰水准,云扬还有他的两个媳妇,一共才几岁年纪,怎么只是随便修炼了一下,就超过自己了呢?

难道真是……人比人得扔?!

这种感觉,极其不爽啊有木有。

当天晚上,狐皇宫举行了极其丰盛的晚宴欢迎云扬的到来,虽然参与者只有不到十个人,但狐皇狐后狐太子,还有猫祖与其三位爱妃,以及三位狐族的半圣都有出席。

这已经是狐族与猫族两族现存的最强战力,同时也是权力最高层了。

猫吞吞等还有狐后对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一番亲热之极,拉着手儿不断在说悄悄话。

这几个妖族高层女子,又有哪一个不是人精,自然早已经看出来,自己丈夫这个义弟的两个老婆,其中有一个居然还是处子。

自然每个人对此都是心中诧异不已的。

要知道云扬称呼老婆,计灵犀可是当面答应了的,丝毫没有不愉快的成分,而刚才见面之时,也是以正经弟媳姿态见礼的,这在在证明,这个计灵犀一颗心已经全在云扬身上,赶都赶不走了,双方并无任何隔阂的成分。

但就这样的情况下,却还保持着女儿身,怎能不让人诧异。

难道云扬的定力这么好?

依照常理来说,男女双方到了这等地步,都不会是女方不愿意,而是男方有问题,可云扬的另一个老婆明明已经破了身子,虽然才刚破身不久,但作为男人来说,云扬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那这个计灵犀又是咋回事?

大家都是人精,狐后等纵然心中如何的诧异,却没有说出来,更加不会表现在脸上。

她们可是不知道,这件事,可不是计灵犀不愿意,更加不是云扬不愿意,而是……有极大的障碍,难以逾越!

风凌天下说

抽烟抽的牙黄,买了一个洁牙什么泡沫牙膏,刷了一次牙,起了满嘴水泡……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三兄弟再聚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