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九十四章 长安困局

第九百九十四章 长安困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到官兵动真格的了,百姓们跑得更多,时间不长,聚集在京兆府门前的百姓已经退得一干二净,还留在现场的百姓,大多都退到二十丈开外的地方。

刘秀和洛幽、龙渊等人也都随着人群退出去好远。

看到围堵京兆府的百姓都已退去,张常这才甩了甩佩剑上的血迹,收剑入鞘,转身回往京兆府。

张常走了,但府兵可没有退回去,围站在京兆府的四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京兆府守得严实合缝,水泄不通。

见那些混在人群里,蛊惑百姓的人都软了下去,接下来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刘秀向洛幽、龙渊、虚英、虚庭、虚飞几人甩甩头,退出人群,回往未央宫。

在回去的路上,虚英对刘秀一笑,说道:“公子,真没想到,这次京兆尹还真硬气了一次!”

刘秀扬了扬眉毛,问道:“京兆尹以前不够硬气吗?”虚英说道:“属下打听过京兆尹的为人,平日里都是很随和的,反倒是功曹李英,在京兆府里可是以硬气而闻名,今天的情况,完全反过来了,变成京兆尹硬气,李功曹反

而软了。”

虚飞接话道:“如果不是京兆尹的为人太随和,长安的百姓又怎敢公然欺负到了京兆府的头上?”

虚庭恍然想到了什么,笑道:“对了,公子,长安坊间还有一段关于京兆尹的趣闻,说京兆尹在家里亲自为夫人描眉。”

“啊?”刘秀闻言,颇感哭笑不得,这个张常,怎么连家里的私事都传出来了?

丈夫给妻子描眉,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很正常,但是在当时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这就很不正常了。

尤其做丈夫的还是京兆尹,如果按照品级算的话,京兆尹也是三品大员。

张常给夫人描眉之事,流传甚广,很多人都在张常的背后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在背后讨论,说张常描的眉甚是妩媚。

对于人们的指指点点以及背后的讨论,张常仿佛没看到,也没听到,从不往心里去,也从不会去追究。

久而久之,张常在人们的心里自然而然的留下一个软弱好欺的形象。

可谁都没想到,今晚百姓们为了救出钟启而前来围困京兆府,张常竟然表现得异常之强硬,甚至不惜痛下杀手,亲自杀了数名地痞。

刘秀看看龙渊、虚英等人,说道:“京兆尹表现得很正常,反而是那位李功曹,表现得不太正常。”

京兆府被近万之众的百姓围困,京兆府官员表现得越软弱,非但不会息事宁人,反而还会给百姓造成一种京兆府理亏的错觉,这只会让事态变得越来越失控。

今晚,如果不是京兆尹及时站出来,以强硬之手段驱散百姓,最终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洛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原本,婢子还以为李功曹说得话很有道理,现在来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刘秀对虚飞说道:“虚飞,去查一查这个李英,看看他和钟启是不是有私交。”

“是!公子!”

刘秀回到未央宫不久,龙准、龙孛二人也回来了。

他俩之所以没跟刘秀一起,是去追查藏在人群里,偷偷摸摸搞煽动的那些人了。根据龙准和龙孛的跟踪追查,发现那些人都是一家名为群芳阁的护院。

群芳阁是一家青楼,其护院都是地痞、混混之类,而这家群芳阁的大掌柜,正是钟启。

在长安,钟启的产业还有很多,可不止这一家青楼,另外他的名下还有酒舍、客舍、茶舍、赌舍、金铺、成衣铺等等。

钟启称得上家大业大,腰缠万贯,不过他这个人倒是仗义疏财,很讲江湖义气,手底下养了一大帮带地痞、江湖人氏。

用现代的话讲,钟启就是长安这一亩三分地的黑帮老大,而且还是个做事仗义、口碑极佳,深受当地百姓爱戴的黑帮老大。

听完龙准、龙孛的介绍后,刘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难怪肯为钟启卖命的人有那么多。”

龙准和龙孛说道:“陛下,钟启号召手下乃至长安的地头蛇,全力帮隗嚣说话,属下看,他肯定是被隗嚣买通了。”刘秀闻言,扬起眉毛。洛幽禁不住插话道:“准哥、孛哥不是说钟启在长安有很多的产业吗?又是酒舍、客舍、茶舍,又是青楼、赌舍、金铺的,钟启坐拥这么多的家产,

可是日进斗金啊,隗嚣得花多少钱能买通他,让他提着脑袋帮隗嚣做事?”

龙准和龙孛眨眨眼睛,还真被洛幽给问住了。是啊,钟启的身价可不低,隗嚣想花个几千金甚至上万金来买通钟启,都不是容易之事。

刘秀冲着洛幽笑了笑,还抬手点了点她,露出赞赏之sè。刘秀一直都是反对后宫干政的,张昆偶尔说上几句,都会受到刘秀的严厉训斥。

但洛幽插话时,刘秀非但未恼,反而还笑了,由此可见,刘秀对洛幽也是很喜欢的。

只不过这种喜欢未必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更像是把她当成个小妹妹般的喜欢。

刘秀的亲人都不在身边,叔父回了封地,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大姐去修真了,小妹陪着妹夫在南阳屯田,说起来,刘秀还真挺孤单的。他对张昆说道:“张昆,派人给京兆尹送去朕的口谕,让他严审钟启,务必要弄清楚钟启和隗嚣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收受了隗嚣多少的好处,只要不把人弄死,可上任

何大刑。”

张昆急忙躬身施礼。刘秀继续说道:“还有,把钟启名下的产业,全部查封,其手下人员,全部抓捕,统统严审,死活不计!”

“喏!”

“另,让京兆尹协助虚飞,调查李功曹,倘若李功曹当真私通钟启,私通隗嚣,可不经通禀,即刻抓捕!”

“喏!”

刘秀连续下令,把事情都交代下去。而后,他回承明殿休息。

翌日中午,京兆尹前来未央宫,求见刘秀。刘秀在宣室召见了京兆尹。张常躬着腰身,走进宣室,向前躬身施礼,说道:“微臣拜见陛下!”

“平身!”“谢陛下!”“交代给你的事,都查清楚了。”“是的,陛下!”张常向后扭头,往殿外望了一眼,招招手,说道:“抬上来!”

有两名羽林郎将一口大箱子抬进大殿,放到地上时,发出咣当一声闷响,打开箱盖,里面装的全都是竹简。

在纸还没被发明出来之前,文件的传递的确是挺困难的,只要文件稍微多一点,就得用箱子装了,而且分量还极重。

由于现在不是正式的朝议,刘秀也比较随意。他站起身形,走下台阶,来到箱子前,向里面看看,随手拿起一只竹简,解开绳子,展开细看。

这是钟启手下的供词,里面的内容不是很多,只是交代了自己是接受钟启的命令,去往集市散播言论,说朝廷攻打隗嚣,是欲加之罪,师出无名等等。

刘秀只大致看了两眼,便把竹简扔回到箱子里,他问道:“钟启的口供在哪?”

张常急忙上前,从箱子里翻了一通,拿出一只大卷的竹简,递给刘秀。

在刘秀翻看的时候,他在旁解释道:“陛下,钟启已经交代,他的确是私通隗嚣,在替隗嚣做事。”

刘秀重重地哼了一声,目光依旧落在竹简上,说道:“钟启在长安,家大业大,手底下的人也不少,竟然还会替隗嚣卖命?”

张常正sè说道:“隗嚣曾承诺钟启,只要他能取代……取代陛下,便会重新定都于长安,并将长安的民间产业,都交由钟启来做。”

刘秀眼眸闪了闪,嘴角扬起。难怪钟启肯为隗嚣卖命,原来隗嚣给了他这么大的承诺。

隗嚣承诺的意思就是,等他得道的那一天,他做明面上的天子,而让钟启来做地下天子,两人共享荣华富贵。

“呵呵!”刘秀冷笑一声,晃了晃手中的竹简,说道:“这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着话,他把手中的竹简狠狠摔进箱子里。

张常吓得身子一哆嗦,急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刘秀深吸口气,问道:“李功曹查得如何?”

“李英私通隗嚣,在李英的府内,业已查出多封他与隗嚣私通的信件。”说着话,张常从箱子里翻出来五只竹简。

这回刘秀连看都没看,连连点头,说道:“表面忠厚,忠君为国,实则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厚颜无耻,诸如此类,简直是对朝廷的羞辱!”

“请陛下息怒!京兆府功曹私通……私通反贼,微臣也是……难辞其咎!”说着话,张常再次向前叩首。

刘秀语气笃定地说道:“京兆府,乃至扶风府、冯翊府,其内部官员,绝非只李英一人通敌!查!给我彻查!但凡查出通敌者,一律严惩不贷!”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隗嚣神不知鬼不觉的竟然在长安埋下这么多根钉子,其中既有钟启这样的民间名仕,也有李英这样的官府要员。

这表面祥和的长安,其腐烂的程度,远胜洛阳。这还仅仅是隗嚣埋在长安的钉子,那么,公孙述埋在长安的钉子呢?卢芳埋下的钉子?数量恐怕只会更多吧?

刘秀想想都觉得头痛,他喃喃说道:“现在,我在长安的一举一动,恐怕隗嚣、公孙述,甚至卢芳,都早已了如指掌了吧?”

说到这里,他看向张常,问道:“这未央宫内,又有几人通敌啊?”

张常脸sè煞白,身子哆嗦个不停,汗如雨下,结结巴巴地说道:“微臣……微臣无能……微臣……”“你也不知道是吧?嗯,这的确也不归你管!”刘秀背着手,在大殿里来回踱步,凝声说道:“即便哪一天,这未央宫内出现了成群结队的刺客,朕都不必感到丝毫的意外是

吗?”

张常跪在地上,缩着脖子,再一个字也不敢接了。

刘秀不是在生张常的气,最让他气愤的是,他根本找不到自己该生谁的气。长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找不到责任人,毕竟长安的情况太特殊。

它不是都城,但却拥有都城所有的机构和设施。另外,长安乃至三辅,被夹在隗嚣和公孙述之间,他二人派出细作混入长安,简直太容易了。龙渊跨前一步,向刘秀拱手施礼,意味深长地说道:“陛下,只要平定了隗嚣、公孙述,长安城内的细作,也就不再是细作了!”

看网友对 第九百九十四章 长安困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