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章一拳碧落为黄泉

第六十章一拳碧落为黄泉

火鲤的血像雨一般落在海面上,轰的一声燃烧起来,真真应了春雨如油那句话。

白真人手指微动,那片泛着金sè、蕴着神兽气息的火焰缓缓飘离了海面,进入天空中的那些血珠里。

那些血珠散发出极其明艳的光芒,煞气变得更加浓郁,里面隐隐传出稚嫩的哭声,不知是鬼泣还是什么。

yīn凤被曹园杀死,那些妖兽被巨人击昏至大海远处,通天杀阵没了主阵者,又没有血祭补充,经过一天一夜时间已经淡了很多,眼看就要消散在海风中,这时候得到火鲤真血的献祭,不再衰减,反而变得更加强大!

远处那片隆起如山的海水忽然散开,海底的那道黑线也开始变粗,白真人知道是那名巨人感知到了通天杀阵的变化,准备赶回来,神情不变举起右手,伸向了天空。

满天血珠里再次传出稚嫩的哭泣声。

就在那道哭泣声消失的瞬间,数千滴血珠如雨般纷纷落下,随海风来到白真人的头顶,形成一个充满血腥味与煞气的血珠,被她举在了手掌上。

她的眼神依然淡漠,眼底深处却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血sè。

火鲤是真正的远古神兽,再加上她隐藏着的十方伏妖塔为阵眼,当年血魔教祭了无数生灵都无法摆出的通天杀阵,终于在她的手里展现出了全部的威力,要比太平真人摆出的阵法更加强大!

即便她是大乘圆满、离飞升只有一步之遥的绝世强者,也有些承受不住。

她对此早有准备。

只听得遥远的天空里忽然响起一声极其悦耳、无比宁静的仙音。

无数道金光从她的手掌间喷薄而出,把那个充满血腥味与煞气的血珠尽数蒸发!

那是一张仙?!

那些气息凶煞至极的妖血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进入了仙?里!

本应是洁净无比、仙意蒸腾的金sè仙?,边缘被染上了一层血边,看着竟似比天空里的通天杀阵更加yīn秽。

白真人握住拳头,向着大漩涡里轰了下去。

当年井九参加中州派的问道大会,在青天鉴里夺鼎成功,得到了一张仙?,也曾经握着仙?轰过一拳。偷袭他的白千军直接被废了一只胳膊,如果不是得到白真人相救,只怕当场就会死去。

白真人的境界较当日的井九高出无数倍,集结着通天杀阵与仙?的全力一击会有怎样的威力?

……

……

海水入冥的通道已经被巨人封住,通往异大陆的通道却还没有修道,这时候的大漩涡里已经积满了海水,在四周海水瀑布的灌注下发出轰隆的声音,海面上生出无数泡沫,偶尔可以看到残着的几抹血水。

一道金光伴着可撼层云的拳风落下,落在海面上便自散开,然后骤然收敛成一个点。

大漩涡里的海面忽然变得平静无比,连一丝风都没有,然后迎来了碎裂。

首先破碎的是那些泡沫,然后是那个点四周的海水本身,白sè的湍流里出现一道笔直的黑线。

黑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穿透无尽海水,接触到了地底,然后融穿坚硬的岩石,刺穿那些缝隙,最终抵达深渊的所在。

在黑线抵达虚的那一瞬间,无数仙气与煞气在黑线的前端散开!

轰的一声巨响,仿佛天劫的雷威来到人间,轻而易举将那些瀑布的落水声压了下去,海面骤然下沉了数十丈距离!

坚硬的海底震起无数泥沙,本就存在的、如蛛网般的裂缝疾速扩张,开始向着深渊里坍塌。

数息时间里,大漩涡的海底便多出了一个十余里方圆的大洞!

无数海水向着那个大洞里涌入,带起无数惊涛骇浪,因为泻落的速度太快,竟连漩涡都无法形成。

鸣泉秘境就这样消失了。

大海再次入冥,这次更加汹涌,更加澎湃,更加狂暴,自有天地伟力,谁能拦阻?

……

……

整个冥界都听到了天空里的那声巨响。

无数海水从极高处落下,看着就像是数百条狰狞的蓝sè巨龙,想要吞噬下界的所有生命。

正在向着那座大佛进攻的冥部士兵们注意到了天空里的异象,惊恐地放下了手里的武器,不知该如何办。

那些海水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落到地面,就像无数石头,会直接压死无数冥部子民,接下来的大洪水会杀死更多人……

更可怕的是当大海遇着冥河,无数青烟再起,冥界与人间真的会生灵涂炭。

曹园看着自天而降的无数道海水,看着随海水而至的那道白sè身影,斑驳的脸上露出沉怒的神情。

刀意森然而起,破开山崖,毁掉那株没有颜sè的树,向着那片海水飘摇而去。

白真人看着起于地面的那道寒冷刀光,面无表情张开右手。

喀喇!数道极其难听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刀光敛于冥河畔的山崖。

来自上界的仙威敛于染血的黄sè仙?。

那把纵横天上地下的铁刀上出现数道豁口。

曹园起身。

他要去将白真人斩于刀下。

哪怕要毁了金身。

黑sè的夜空里忽然出现数百朵白sè的莲花。

就像冥界固有黑白二sè一般,自然形成一种极其稳定的屏障,把他的刀意与杀意尽数拦下。

冥师与大祭司出现在冥河对岸,理都没有理那些四处逃散的部属,只是神情专注看着山里的那座大佛。

“刀圣大人,请赐教。”

……

……

白真人落在冥河上,脚尖轻点一株莲花,瞬间掠出十余里地。

数百朵白sè莲花,随她的气息而动,自冥河两岸游来,组成一朵洁白无瑕的莲舟。

她负着双手,站在莲舟上。

莲舟顺着冥河飘然而去。

她知道莲舟是冥界用来送度死者亡灵的船,但她不在意吉利与否。

就当是给人间送葬好了。

冥师是太平真人的学生,是下界的最强者,如果没有被童颜用景云钟偷袭,境界实力离柳词差距也不大。大祭司即便稍弱,也是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们联手就算不能杀死曹园,也能把他留在那片山里,那么还有谁能阻止她?

莲舟顺流而去,不知要去何处。

昏暗的冥界里有微风流动,那并非天空那个大洞里吹来的风,而是来自别处。

那些风丝丝缕缕,似乎温柔,其间却蕴藏着罡意。

莲舟离开河面,逆着风的方向往天空里飞去。

风的那边是一茅斋。

……

……

无数海水还在天空里,等着给冥界带来灭顶之灾,但轰隆的破空声已经响起,就像闷雷般响彻冥河两岸。

冥部子民们走出房屋,看着天空,脸上流露出绝望的神情。

昨日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

天破了,好在后来不知道被上界哪位神仙补好。

今天的天空里出了这么大的窟窿,在地面都能清楚地看到,谁能补好呢?

……

……

晨光渐明,朝阳已升,海面生起巨浪,巨人回到了大漩涡畔,如山般的巨大身躯上到处都是泥沙与伤口,眼里满是茫然。

整个夜晚,他都在修复由大漩涡通往远处的通道,谁曾想到回来时,发现大漩涡已经变成了一个洞。

海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下方泻落,碧蓝的颜sè让幽暗的洞底显得更加恐怖,就像是巨人的眼。

他下意识里摆了摆头,想把这个形容或者说比喻从单纯的脑海里驱赶出去。

茫然的神情渐渐变成沮丧与无奈,他伸手摸了摸头,险些砸落云上的一群飞鸟,心想这么大个洞,就算自己躺下去也堵不住,这该怎么办呢?

他越想越是失落,生出很多歉疚的情绪,甚至开始悲伤起来。

这个时候,他忽然在满天血珠里感到了相似的情绪,不禁更加难过,心想是谁在这里死了?

……

……

青天鉴里的张大公子,早就已经变成了张老太爷。

不管是多么浑不吝的人,随着年岁的增加,难免都会变得有些糊涂,他也不例外,当然,浑不吝的性情倒是没什么变化。

就在这两天,他忽然让自己的小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张家家主把祠堂重新整修了一遍,点燃一根粗香,并且严厉地警告家人,这根粗香绝对不能熄,不然他就要打人,甚至杀人……

老糊涂的老太爷还是老太爷,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而且也就是修个祠堂,点根粗香,算得什么呢?

张府上下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老太爷时常要出去闲逛,这要是有个意外可怎么办?

“别拦我!”张老太爷拄着拐杖,看着满院的子孙后辈,大怒骂道:“老子没有糊涂!M的你们就没个人陪我说话,我只能对着天说话,看着当然和白痴一样!”

说完这句话,他余怒难消,举起拐杖便往小儿子的背上砸了过去。

张家家主不敢躲,准备生生受这一杖,被小女儿一把拉到旁边。

那个小姑娘上前扶着老太爷,轻声细语说道:“爷爷,你到底想去哪儿?”

张老太爷气鼓鼓说道:“我要去前院看井。”

听着这话,院子里的人都流露出无奈的情绪,又觉得好笑。

那个小姑娘苦笑说道:“家里这么多口井,您要看哪口?您是要看八角井还是涌泉,或是去年新挖的那口苏井?”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一拳碧落为黄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