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七章那就让我来拯救你和这个世界吧

第六十七章那就让我来拯救你和这个世界吧

剑峰的狂风还在持续,惊得铁鹰飞向更远处,却没有驱散那些厚重的云雾。

平咏佳闭着眼睛坐在地上,气息平缓而宁静,仿佛已经睡着,右手却还指着东方,仿佛在告诉世人——看,那太阳多亮!

山崖间到处都是摩擦声与沙石滚动,无数道剑再次飞了出来,悬停在四周的天空里,就像在布阵一般。

赵腊月知道这不是青山剑阵重现人间,只能算是雏形。

青儿看着她说道:“以他的性情,在这种关键时刻还能耐着性子与你解释这么长时间,看来你对他来说确实与众不同。”

赵腊月没有说话,看着两忘峰崖壁上那个剑洞沉默不语,神情有些恍惚。

狂风渐静,剑峰被数道剑光照亮。

南忘、广元真人与那三名从隐峰出来的长老落在山间。

他们没有说话,甚至没有靠近平咏佳坐着的地方,各自选了一处山崖便坐了下来,这便是护法的意思。

云雾里生出一道细线,渐渐织成雪团般的事物,准确无比地落在赵腊月的怀里。

赵腊月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阿大蹭了蹭她表示安慰,告诉她所谓祸害活万年,那个家伙想死都很难。

狂风忽然再次大作,云雾被席卷而起,向着天空而去。

尸狗出现在云海上方,望着人间,眼神冷酷至极。

……

……

青山与东海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即便是最快的弗思剑也无法很快抵达。

但今天这道剑光终究是特殊的。

就在两忘峰的崖壁被刺破后时间不久,那道剑光便照亮了东海畔的崖壁与那口幽暗的通天井。

剑光在霜草之间落下,衣袂轻飘,显出井九的身影。

阿飘很是吃惊,心想先生您让我来这里,怎么接着却追了过来,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要交待?

“曹园呢?”井九微微挑眉问道。

既然做出了如此重要的决定,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他便要把整个局面完全掌握住,非常不喜欢这种意外的发生。

“刀圣已经入冥。”童颜说道。

井九看着他问道:“没成?”

童颜说道:“冥师境界太高……”

井九没有听他解释的时间,伸手说道:“钟给我。”

景云钟是谈真人随身携带的法宝,之所以会出现在童颜手里,自然是因为井九与谈真人之间达成的协议。

童颜沉默了会儿,取出景云钟放到他的手里。

看着这幕画面,阿飘觉得有些不吉利,却也不敢说什么。

井九望向那顶青帘小轿,说道:“师妹,麻烦你在这里镇压一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水月庵的人们都很客气。

青帘小轿里传出水月庵主清淡的声音:“你去吧。”

嗡的一声。

井九从原地消失。

那道剑光去了东海。

海风轻拂,霜草再次折断。

青帘小轿飘了起来,悬停在通天井上方。

无数枝极小的桃花在青sè的帘布上盛开,散发出极其清新的气息,如丝如缕一般,封住了那条通道。

……

……

大海深处有无数巨浪,仿佛变成了一条江河,向着某处不停奔涌而去。

无尽海水的去处是那个大漩涡,伴着轰隆的巨响,碧蓝而透明的水墙不停垮塌,落入无尽的深渊。

碧蓝的海水被一道明亮的剑光照亮,巨人下意识里揉了揉眼睛,待他看到海浪里若隐若现的井九时,不由张大了嘴,憨厚的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心想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更重要的是你怎么会来?

数百年未见,他却不会忘记这个朋友是什么样的人。

井九望向天空里的无数血滴,感受着其间的凶煞气息,不由微微挑眉。

这个清晨,他挑眉的次数要比漫长一生里的挑眉次数加起来还多。

通天杀阵确实极为强大可怕,尤其是用火鲤血献祭之后,更是有了真正的毁灭天地之能。

但依然挡不住万物一剑。

剑光照亮海面,与最后的那抹晨光一道穿过无数道浪花,如撕破纸张一般撕破通天杀阵,来到大漩涡的中心。

井九站在满天水雾之间,看了眼海水向冥界不停泻落,再次挑眉,右手一翻便拿出了青天鉴。

升起的朝阳比先前更加明亮,阳光照在青天鉴上反射成一道明亮的光柱,光柱的四周有着极其繁复的花纹,若仔细望去便能发现所谓花纹其实是由极细小的经文符咒组成。

如果禅子这时候在这里,便会发现他用的是自己最擅长的禅镜之术,而且里面还有镜宗的分镜术气息,境界更加高妙。

青天鉴射出的光柱,带着四周缓缓流动的经文符咒,照进通天杀阵的最深处。

那些凝着妖兽血煞之气的血珠,遇着光柱便骤然消融。

通天杀阵深处有一抹极幽暗的火苗,飘忽不定,忽然被那道光柱照住,顿时无法移动。

片刻后,那抹幽暗的火苗顺着光柱而回,被他收进了青天鉴里。

……

……

青天鉴里的世界一如往常,没有多出一道天火。

街上游人如织,衙门里棍声如雷,劫道的在山里远望,望夫的脸有泪痕,张府里一片惊呼,然后哭声震天,好几位夫人一面哭着,一面偷偷看着涌泉井那边,心想老太爷居然开始吐血,是不是真的不行了?这井水里有了血还怎么用?

张老太爷气息很微弱,双手却依然死死地抠着井沿,不肯被扶走,盯着井里。

他吐出来的血水顺着井壁向下流淌,很快便无法看见,但他知道那些血已经融进了井水里。

那些血在清澈的井水里渐渐飘散,又渐渐凝拢起来,变成一团,然后渐渐生出一些突起。其中一道突起微微颤动了一下,表面出现了一些细纹,看着竟有些像鱼鳍!

随着时间的流失,那团血的形状越来越清楚,竟化成了一只浑体通红的鲤鱼!

张老太爷虚弱的身体不知从何处得到一道强大的力量,猛地站直身体,厉声喝道:“把这鱼捞起来!”

……

……

那条红鲤鱼被捞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一只金盆里。

张老太爷捧着那只金盆进了祠堂,便关上了门,严禁任何人窥视,就连最疼爱的小孙女也不例外。

祠堂外围满了人,张家的子孙们看着祠堂紧闭的木门,脸sè凝重至极,心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前还在担心井水无法再用的那几位夫人凑在角落里低声说着话,隐隐能够听到妖邪、不祥之类的话语。

张老太爷经过这番折腾,早已累的不行,坐在香案前的地上,看着金盆里的那只红鲤鱼,脸上写满了紧张。

那只红鲤鱼很没精神,身体不时歪斜,嘴里吐着沫儿,似乎随时可能会死掉。

“老伙计,是你吗?”张老太爷声音微颤问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那只红鲤鱼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说你丫是准备用我的洗澡水洗手吗?这么节俭?”

张老太爷茫然说道:“啥意思?”

红鲤鱼的声音里满是恼火与无奈的情绪:“别说是金盆儿,就算是真正的聚宝盆,这也太小了啊!”

它无力的尾巴忽然触着了盆壁,鱼唇骤然变圆,挤一声尖叫:“他M的……好痛!快给老子换个大地方!”

张老太爷赶紧起身推开祠堂的门,大声喊道:“把我洗澡的大桶搬过来……然后那谁……在院子里挖个池塘!”

人们都听到了刚才鲤鱼的那声呼痛,吓得脸sè苍白。

这时候听着老太爷的吩咐,哪里还敢停留,赶紧借机跑了出去。

祠堂的门开着。

金盆在下,香案在上,青烟徐徐。

……

……

“阿加!”

巨人的声音从通天杀阵外传了进来,就像是闷雷一般。

井九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这座通天杀阵的范围太大,想用佛光消融需要太长时间。

那就用剑光好了。

海浪骤静,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海水之间穿行,在天空里画出无数道线条。

碧蓝的水墙上出现无数细细的洞,就像是雨水落后的沙滩。

密布天空的无数血珠依次碎裂,绽裂成花,然后被剑光净化。

再宏大的事物终究是由无数细节组成的,而那道剑光最擅长切断世间所有细节之间的联系。

那道剑光穿行在天海之间,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

那座无比恐怖、威力足以毁天灭地的通天杀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停止运转,然后从边缘处渐渐消散。

其实没有过多久,对那道快到无法想象的剑光本身来说,却是极漫长的一段时间。

当速度快到某种程度时,天地规则会出现一些很神奇的变化。

这时候在井九的眼里,海上的晨光便似乎变成了片段的存在,似乎有了长度,有种异样的美丽。

他看着晨光,心情也有些异样。

师兄喜欢灭世,你喜欢救世……可这种事情这么累,有什么意思呢?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七章那就让我来拯救你和这个世界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