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八章直接一剑切了

第六十八章直接一剑切了

无数血珠依次而破,发出啪啪的轻响,海上仿佛落了一场暴雨。

通天杀阵就像被风雨蚀化的巨大石像一般,慢慢地磨损、变小、直至最后崩解,化作乌有。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已经接近时间的本质力量,或者说神迹。

当通天杀阵随海风而散的时候,距离那道剑光的到来不过数十息时间,但对那道剑光来说已经不知过去了多少天。

井九的身影重新出现,踏着海浪,白衣轻飘,却不像往日那般仙意十足。

因为那件白衣上到处都是破洞,衣袂已然破成丝缕,看着就如乞丐一般,十分狼狈。

他的状态也很糟糕,脸sè苍白,满是疲惫。

海面生出一道大浪,巨人一步便来到了海瀑边。

他看着天空里通天杀阵的残余气息,脸上满是震撼的神情,把手里的巨树夹到腋下,对着井九连连鼓掌表示赞美。

狂风从巨大的手掌间呼啸而出,又带起数道大浪。

井九摆了摆手。

巨人醒过神来,伸出手指向自己的头,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

他这是在问井九脑子是不是坏了,不然为什么会做这些以前绝对不会做的事。

井九自然不会解释晨光、大道那些事情,再次摆了摆手,准备告辞。

巨人更加疑惑,伸手指向大漩涡里,表示大海还在往冥界里落,你准备怎么办?

大漩涡被白真人握着仙?一拳击穿,形成十余里方圆的大洞,无数海水倾落,这是天地自然的力量。

井九能够破掉通天杀阵,难道还能把这个洞补好吗?

他指了指巨人,又指了指大漩涡底的巨洞,然后横起手掌。

这个意思是让巨人用自己庞大的身躯直接把这个洞堵起来。

巨人连连摇头。

高空里层云尽碎。

他如果去堵洞,会被大海直接冲去冥界,到时候不用等着青烟灭世,冥界的子民会直接被他引发的地震碾死。

“你先在这里挡着,我去去就回。”

说完这句话,井九化作一道剑光向着海水里冲去,瞬间消失无踪。

巨人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心想冥界的天空破了,你不急着补天,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

……

冥界向来只有黑白两种颜sè,晦暗与灰都是黑白的交错,冥河的火光也只是明亮而已。

今天的冥界却多了一种颜sè,那就是碧蓝。

前后两次,天空里落下了无尽海水。

这种陌生的颜sè带来的不是新世界的美丽,而是死亡的yīn影。

海水从天而降,穿越无比遥远的空间,来到冥界的地面时,已然变成比石头更加坚硬的事物。不管是山崖还是没有颜sè的树木或是那些奇异的、视力极差的野兽又或者是冥界的子民,在天降海水的冲击下都会瞬间变成齑粉。

冥河两岸的山野间到处都是惊恐的呼叫与惨号,与海水与地面的轰隆撞击声相比却是那样的微弱。

对冥界的生灵来说,天空里落下的无尽海水就像是数百条无情的碧蓝巨龙,正在吞噬掉这里的一切。

晦暗的高空忽然出现了一道极其明亮的光线,照亮了深渊与在深渊里如浮岛般无规律出现的穹顶。

听说人间传闻的冥界子民,看着那道光下意识里想到了一个有些陌生、但很美好的词语——星辰。

事实上那是一道剑光。

那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冥界的天空里穿行着,在极短的时间里出现在百余里方圆的每一处,斩断了所有海水形成的粗大水柱,就像是同时斩落了数百条碧蓝巨龙的龙首。

海水柱被斩断,向着四周散开,虽然继续向地面落下,威力还是减弱了很多。

那道剑光忽然在冥界的天空里停止,无数道明亮的丝线凝成一道人影。

数十道剑意自衣袂里飘出,又撕出了几道口子。

井九没有理会这些,望向下方那片黑白的山水。

很多海水已经流进了冥河里,生出了很多青烟,让那片黑白山水蒙上了一层诡异而恐怖的氛围。

漫山遍野的冥界士兵就像被大风吹垮的树木一般,倒在泥泞的山崖间,有的已经没了呼吸,有的捂着咽喉痛苦地抽搐。

他与冥界之间有着很复杂且紧密的联系,比如阿飘、童颜、蚊子以及冥师。

更重要的是,冥皇是他的朋友。

这却是他第一次来到冥界。

他就要拯救这个世界。

冥部的强者与祭司们不受那些青烟的影响,依然活着,在冥河两岸布下了一座阵法,围住了某座大山。

那座大佛就在此山中。

森然而深远的刀意,破空而起,就连数百里外的野草,都应之而偃。

无数魂火熊熊燃烧,形成一道巨大的幕布,抵挡着那道刀意。

冥师与大祭司站在巨大幕布的两端,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不停有祭司选择自尽,爆体而亡把自己的魂火送入阵中。

那把铁刀孤镇风雪数百年,今天来到冥界依然无人敢挡其锋,只能靠命来挡。

……

……

冥界的天空便是人间的地底,只要相连便是通天。

太平真人以天地为炉的手段,最重要的便是这些通道。

入冥的通道太多,谁知道白真人接下来要攻击的地方是哪里,所以他不准备跟在她身后去补天。

在他看来要解决这件事情并不难,只需要把那些破天的人杀干净自然就好了。

当年在朝歌城里他见过大祭司的投影,确认自己不会认错。

冥师的那件宝蓝sè的衣服也很醒眼。

那么自然不会杀错。

确定了二者的方位,他告知遥远的青山,再次化作了那道剑光。

……

……

那道剑光是如此的明亮,就像是传说里的星辰。

冥师与大祭师这种层级的强者,在剑光刚刚出现的时候便发现了它的存在,并且看到了它的本质。

“大师兄复生了吗?”

冥师的脸上散出震惊的光线,魂火最深处传来一抹颤栗。

他是太平真人的学生,也算青山宗一脉,面对着那道剑光,根本生不出任何抵抗的念头或者说勇气。

他猛地转身便向着夜sè里逃去,根本顾不得那道魂火凝成的巨幕会因为他的离开而崩解。

大祭司的反应稍慢,也没有慢太久,发出一声惊惧而恼怒至极的厉啸,挥动缀着红sè丝线的衣袖,便要用天地遁法逃走。

冥河之水忽然静止,然后出现一道裂口,就像是冰块被切开一般。

浓郁的青烟里也仿佛静止了一瞬,中间也出现了道裂口。

那些裂口里传来一股铁血的味道,然后耀起刺眼的光芒,凝在一起,便成了道横贯天地的刀光。

那道刀光斩开冥河与魂火,把大祭司从虚空里斩了出来,也斩断了冥师身前的那抹夜sè。

几乎同时,那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也来到了冥河岸边。

擦擦两声轻响,大祭司的身上出现无数道血线,就此爆成一蓬血花,消失无影。

蓝sè衣衫破飞如蝶,那些蝶尚未来得及展翅便纷纷碎裂,就像冥师身周的魂火与齐膝而断的双腿。

只是瞬间,冥界最强大的两个大人物便一死一废。

这还没有结束,那道明亮的剑光借着刀意而去,飘飘摇摇落在了黑sè的大地上。

轰隆巨响里,大地剧烈震动,生出裂缝,坚硬的地层彼此摩擦,斜斜离开地面向着天空而去,最终形成了一条数百里长、千余丈高的雄奇山脉,从天而降的无尽海水被这道山脉堵住,只能向着两侧流去,暂时无法进入冥河。

……

……

一百多年前,柳词的一道剑光照亮夜晚的冷山。

曹园远在白城拔刀相应。

烈阳峡从地面跳了起来,然后摔个粉碎,邪道第一大派玄yīn宗就此消失。

一百多年后,那道剑光照亮了冥界,铁刀再次相应,只不过这次没有山川消失,反而让这个世间多了一道山脉。

汹涌的海水不停撞向那道山脉,发出沉闷如雷的声音,溅起惊天的巨浪。

从天空望过去,那道山脉就像是一道无比坚固的大堤。

井九收回视线,望向曹园说道:“四个时辰,海水便会绕过山脉。”

曹园说道:“到时候我会横刀,只是挡不了太久,而你这种情形也撑不了多久。”

海水与冥河相遇生出的青烟,缭绕在大佛四周,就像是庙里的那些香火。

他不停吸着青烟,袒露的腹部越来越鼓,就像被香火填饱了的真佛。

“你们来不及了。”

某处山崖下方传来冥师痛苦而低沉的声音。

如果有时间,换作别的人大概会想知道冥师为何会愿意帮助白真人,难道他与大祭司把冥界的生灵当成蝼蚁吗?

井九没有时间,也不关心,再次化作一道剑光离开。

幽暗的冥河上出现一条明亮的线,白莲花碎裂成絮,就像是三千院里随风而动的天蚕丝。

那道剑光很快便消失在幽暗里。

要解决一件事情并不见得需要知道原因。

比如你要炒一盘土豆片,不需要知道它是怎么发芽的。

妓院里的酒客太吵,骑马的家丁太闹,有人打老婆,有人打孩子,你也不需要知道他们的心路历程。

直接一剑切了便是。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直接一剑切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