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66章 末日里应该有的气氛

1566章 末日里应该有的气氛

又过了十几秒钟,智慧女神希米亚还是没有还原回来。

宁涛本来还勉强沉得住气,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里越来越着急,也越来越紧张,急得在原地走来走去。

一分钟时间过去了,地上还是一滩血肉。

宁涛怒吼道:“你骗我!你回来啊!我不想杀你,难道你就不想听宁丹妮叫你妈妈吗!”

空荡荡的绝对领域里就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回荡,智慧女神希米亚没有一丝回应。

宁涛的眼泪夺眶而出,说话的声音也哽咽了:“你说你会还原的,你骗我……你死了,可我还是没找到杀死无的不会,你怎么就这么傻啊,如果这样就能找到杀死无的办法,他、他会把你变成和他一样吗?”

地上的血肉仍然没有半点反应,这绝对领域之中也没有半点来自智慧女神希米亚的回应。

宁涛扑通一下跪在了一滩血肉前,双手捧起了一捧智慧女神希米亚的血肉,可他却不知道捧起的是她的屁股,还是别的什么。这一刻,他的心碎了。一直以来,他都想杀了她,甚至是在面对宁丹妮的时候,他也能想到大义,觉得自己能下得了手也必须下手。可是,真当她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却如此痛苦。

忽然,捧在手心里的血肉泛起了点点金光,那金光之中有数不清的0和1天之符文。

宁涛的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激动地道:“你快回来!你快回来啊!”

一粒粒血肉从四面八方飞过来,肉归肉,骨归骨,血归血,智慧女神希米亚的身子也在宁涛的双掌之中快速还原。不过比起无的速度,她的还原的速度还是显得很慢,这一次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才彻底还原。

宁涛刚才不知道捧着的血肉是她的什么部位,一分钟后答案自己就揭晓了,还真是她的屁股。

“你……没事吧?”宁涛感动得想哭。

“我没事,你找到法子没有。”智慧女神希米亚关心的是这个。

宁涛却又沉默了,刚才他已经很全神贯注了,没去想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不是专心就会有收获。这一次他把智慧女神希米亚整个人都打爆了,可他还是没找到什么杀死无的办法。

智慧女神希米亚也沉默了,虽然她也知道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能找到杀死无的办法,可她的心中还是很失望,情绪也显得很低落。

黑sè的暴雨仍旧没完没了的下着,黑sè的水流顺着地势往低洼的地方流动,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黑sè的河流。整个天地都弥漫着酸腐的臭味,好像地下浅埋着无数的尸体。

智慧女神希米亚动了一下,这才发现送子神一直保持着捧着她的团子的姿势,慌忙从他的手上跳了下去。

宁涛这才收起乱糟糟的思绪,却也避开了智慧女神希米亚那带着质疑的视线。

他真没想送她几亿零花钱,天地良心,但他知道她此刻肯定在这样怀疑他。也不在乎了,送子神就这神相,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再来,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杀死无的办法。”智慧女神希米亚说。

宁涛却摇了摇头:“这事急也没用,我就是杀你一万次,没找到问题的根源,我们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那怎么办?”

宁涛说道:“跟我去地藏城吧,你也好见见宁丹妮,我和家人道别之后,我们去神山,在那里再想杀死无的办法。你是智慧女神,无当年选择你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是天选之人,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是偶然,必有天意。所以我觉得,我们俩联手,一定能想到杀死无的办法。”

智慧女神希米亚却沉默了。

宁涛想了一下才说道:“孩子还小,你而已不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你随我去地藏城,如果你不想见我的家人,我把孩子带出来,你们单独见面,行吗?”

智慧女神希米亚还在沉默,犹豫不决的样子。

宁涛说道:“你是宁丹妮的亲生母亲,你连见她一面都不肯,你是不是太残忍了?”

智慧女神希米亚叹了一口气:“好吧,我跟你去地藏城,但我不进城,我在外面等你,你把孩子带出来吧。”

“行,就这么说定了。”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也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是最好的,智慧女神希米亚的身份特殊,他要是直接把她带回地藏城,与家里的仙妻神妻见面,那还真是不好解释的事情,没准当场就爆发火拼,那个时候他是帮妻子们打她,还是帮她打老婆们?

这种问题别说是去面对了,就是想想都感觉头疼。

地藏城。

如墨的天空黑云密布,豆大的黑sè雨点倾盆而下,干涸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河床平地起水,波涛汹涌。可那水绝对不是人畜能喝的水,而是由墨汁一般的,散发着尸体气味的水。

整个天空都在缓缓旋转,缓缓下沉,黑暗能量无处不在,草木枯萎,动物曝尸荒野。

不过在地藏城中还好,虫二撑起了能量护罩,将地藏城的入口封闭了起来,黑sè的雨水没能流进地藏城。黑暗能量也被隔绝在外,地藏城中的仙民只是能看见那恐怖的末日景象,并没有受到伤害。

可即便是看见,这末日来临的景象却还是让人感到恐惧害怕。城市中的仙民聚集在了送子神神庙前的广场上拜神,祈祷平安。身为大祭司的朗香魂亲自主持拜神仪式,也说了许多鼓励和安慰的话,可是收效甚微。恐惧和绝望仍旧像是病毒一样在地藏城中蔓延。

神庙神殿之中,一大群仙女和女神也跪在神殿之中祈祷。她们祈祷的对象是自己的男人,这也算是信仰界很少见的情况。不过她们也没有办法啊,这天地骤变,末日的景象来得如此突然,整个地藏城已经陷入恐慌之中,她们必须要安抚民心,所以也就有了一大群姐妹聚在一起拜自己男人的奇葩事情。

不过也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没人真的向自己的男人祈祷什么。一大群孩子则在神殿的一个角落里做着什么游戏,嘻嘻哈哈笑个不停,与外面的庄严神圣的祈祷场面截然不同。

宁家的熊孩子们才不管这天塌还是不塌,只要眼前开心就好。

“夫君去哪儿了?这一去就是好几天,这天都变天了,他也不回家。”唐子娴埋怨了一句,然后又叹了一口气。

“夫君肯定忙着在外面送子吧,他毕竟是天命送子神。”白靖笑着说了一句。

江好说道:“哎哟,这都什

么时候了,这天都快塌了,你们还有心思说老公。”

青追说道:“就是,都别说了,老老实实拜神吧。”

不死火凰正想说一句什么,忽然看见宁星君正从一根柱头上往上爬,她跟着呵斥了一句:“星君,你干什么?你给老娘下来,不然我打你!”

宁星君回头看了一眼不死火凰,非得没有下来,还冲不死火凰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一个鬼脸。

“哎哟你这孩子竟然还敢给老娘扮鬼脸,都别拦住我,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臭小子。”不死火凰一脸要打人的样子。

旁边,白虎喜儿说了一句:“姐,没人拦着你。我本来是想拉着你的,可听你这么一说,我连手都没有伸。”

不死火凰:“……”

这是什么塑料花姐妹情?

软天音、林清妤、湿地家姐妹湿木润花和阿湿波在一旁嘀嘀咕咕。

“别担心,老公那么厉害,他一定会解决问题的。”软天音说,脸上还带着一个甜美的笑容,“我倒是想他回来了,应该怎么伺候他,才让他舒服,才有回家的感觉。你们别笑,这才是我们做妻子的责任嘛。”

林清妤说道:“没人笑你,软姐姐。”

湿木润花说道:“今天晚上吃什么?”

阿湿波想了一下:“宫里的厨子都在外面拜神,可能没人煮饭吧,我好想念花朗下面,一想起他的下面,我就忍不住吞口水。”

湿木润花叹了一口气:“你别说了,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真不知道,那没良心的什么时候回来给我下面吃。”

她这边话音刚落,神庙的锁墙突然放射出了一片金光,随后打开了一道门户,一道修长的身影从那金光闪烁的门户里走了出来。

“宁爱卿回来啦!”虫二激动万分,“哈哈哈!”

宁涛回来了。

一大群女人孩子顿时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神庙里全都是女人和孩子的声音,那画面热闹又温馨。

宁涛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你们别担心,这天地不会毁灭,我已经找到了杀死无的办法,我要彻底铲除他那个毒瘤。”

“爸爸,我要你抱抱。”

“爸爸,我要举高高。”

“爸爸,你有没有带好吃的?”

“爸爸,我想撒尿。”

“爸爸……”

一大群孩子围着宁涛,几个身手敏捷的早就爬到了他的身上,有的挖他的鼻孔,有的拧他的耳朵,有的抠他的眼皮,还有的拔他的胡子。

“宁虎,你个傻儿子,别用你的老虎指甲掐你爸爸的胡子,你掐掉一半,你爸爸会用胡子扎你妈。”白虎喜儿的声音,“你实在想玩的话,你就把胡子拔了呀,笨蛋!”

宁涛:“……”

世界就要毁灭了啊!

这是啥气氛啊?

这是啥家庭啊?

就没有一个正常的人吗?

宁涛心中一片乱七八糟的悲凉感受,他说了那么严肃的大事,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听他说话呢?

看网友对 1566章 末日里应该有的气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