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轮回之秘(三十七)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轮回之秘(三十七)

  “大姐啊,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这内院也都快要成筛子了!”

  “这件事情绝不善罢甘休!”

  云青虹此时也已经陷入了暴怒之中。

  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云家堡的腹心之地,竟然还有叛徒,在这样的地方,竟然有炸药,还有军用弩,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在对方在这里的力量不强,否则的话,她这云家堡还不是要被一锅端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外面是怎么回事?”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想要攻进来!”提到外间之事,云青虹面上的冷意更甚了,“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家伙,现在机关大阵已经开启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进不来了,你就放心吧。”

  “我要是能放心就好了。”炸药都在自家的门口炸了,军用弩都将自己的屋子给射穿了,你还要他放心,这怎么可能。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只要我们能够稳住内院,外面这些人就不足为惧,最多一个时辰,他们就会丢下一半以上的尸体逃离这里。”显然,云青虹对自家的机关大阵有着极大的信心。

  “你想的太简单了,这一次我们面对的并不是普通的江湖人,而是淮王府,他们是军人,不能以江湖人的目光来看他们。”

  的确,军队的手段可比江湖人多的多,也铁血的多。

  江湖人说到底是一群乌合之众,无法也军队相比,而现在云青虹仍然以一名江湖人的思考来应对这一次的入侵,说不得就会直接栽在这一次的进攻之中。

  “就算是淮王府插手了又如何,难道他真的能够把大军开过来吗?现在他还没有反呢,最多只是出一些军中的精锐,军中的精锐放到江湖上,也就是一朵浪花罢了。”

  这不是在胡说八道,而是有事实依据的。

  江湖与朝堂之间,早已经交手了无数次,相互之间都很清楚,江湖肯定是打不过朝廷的,大军一围,不管是什么样的强者都得跪,但同时,一旦没有了大军,那些所谓的军中精锐,面对江湖人的时候,优势便没有那么大了,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优势。

  所以云青虹显得信心满满。

  事实似乎也的确是如她所预料的一般,经过了一番争斗之后,外面的喊杀之声渐渐的消失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云家堡众人的欢呼之声。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淮王府又如何,只要不是正规的大军全围,再多的精锐也没用,不管是淮王府还是魔教,都不可能对云家堡产生威胁的。”

  “你觉得不会对云家堡产生威胁,那刚才这内院之事怎么解释?”

  “内院出了奸细的确是我的疏忽,不过仅此一次而已,现在他们暴露了,人也死了,下一次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两人虽然是在说话,可是他们的精力却是十分的分散,每一个人的注意力和灵觉都是分散开来,隐秘的目光在内院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似乎想要从这些人之中看出有谁异样,又有谁有奸细的嫌疑。

  就在此时,陈七目光一闪,轻“咦”了一声,旋即猛的一抬头,用一种惊骇的目光望向了云青虹。

  说起来,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惊讶的事情已经不多了,或者说,在云白露怀孕之前根本就没有。

  “怎么了?”

  云青虹也觉得不见,开口问道。

  “云家堡和汶水距离不远吧?!”

  “不远啊,最外围的那条护庄和就是从汶水引过来的,前面那里便是汶水的支流,怎么了?”

  “快走,立刻走淮王府用水攻了!”

  “水攻?”

  云青虹很是一愣,旋即面sè大变起来。

  云家堡靠近汶水河,一旦——

  已经不需要“一旦”了,多年的修炼,让云青虹的听力远超常人,此时她的耳边已然隐约间听到了阵阵如雷鸣般的咆哮声,越来越近。

  “他们疯了吗?他们这么做,毁的可不只是云家堡啊!!”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那么多废话!”

  陈七面sèyīn沉着,再不多言,一手夹起云白露,身如枯叶,飞了出去。

  几乎与此同时,云青虹已然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走,快走,立刻离开,他们掘开了汶水!!”

  顿时,周围一片恐慌,云家堡众人做鸟兽散。

  用计最毒莫过水火。

  一旦计成,便是大规模的伤亡,甚至可以说是鸡犬不留。

  同样的,水火二计,想要计成,至少需要两样东西,天时和地利。

  如那赤壁里的一把火,没有东风天时,没有连环船的地利,他根本就烧不起来。

  云家堡靠近汶水,而汶水又是一条水流充足的大河,这便是地利,至于天时,更是如此,今年以来北五省雨量充沛,夏季的时候还发过水,如今虽然已经立秋,可是汶水以及各个支流的水量并没有完全退去,这个时候,只要在上游筑坝积水,根本就不需要准备多久,便能够水淹七军了。

  只是同样的,水火之计,都是在军队的时候使用,打仗的时候使用,江湖争斗,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手段,即使是想用,条件也不具备。

  想不到今天竟然被用在了云家堡上。

  云青虹自然是非常后悔的,陈七之前已经提醒过她了,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不是魔教这般的江湖宗门,不是绿林道上的那些帮派,而是有着大军的淮王府,可她就是没有重视,毕竟在她看来,只要淮王一天不兴军南下,没有大军合围,淮王府就奈何不了他。

  可是淮王也不是吃素的啊,他的大军可是久经战阵的,军队里的手法不要太熟啊!

  这云家堡的地理位置也十分利于水攻,最妙的是,这个号称机关术天下第一的云家堡对于水攻竟然没有任何的防范,江湖人一般都不会有这样的防范。

  所以表面上,他们派人攻打云家堡,暗地里早就已经派人潜入汶河的上流筑坝蓄水,最终一举冲垮云家堡。

  再厉害的机关之术,遇到洪水也没有个屁用,被水一淹也就废掉大半。

  甚至这一计根本就不需要淹死多少人,只要淹坏了云家堡的机关布置那云家堡最大的倚仗也就没有了,就等于是一只没了牙的老虎等着他们来宰割了。

  你说什么重新布置起来?

  开玩笑吧,云家堡的机关可不是一天一夜之间就能够布置成的,也不是建成的时候就布置好的,事实上,云家堡的机关是经过数百年来数代人的努力完善出来的,毁掉了想要再建立起完整的体系来,没有个几十年上百年,是不可能的。

  经此一事,可以想见,云家堡对于北五省绿林的优势必将不会存在,如果此次再损失过重的话,这个北五省的黑道魁首,不要说是保住盟主的位置,便是能不能活下来都要打个问号了。

  毕竟是黑道魁首,天晓得这么多年来积累了多少的财富,如果是有实力还好,不会有人这么不长眼,可一旦失了实力,道上的所有势力都会将其当成目标,无论如何都会想着过来咬起来,什么交情啊,义气啊,香火情啊,都不管用的。

  拜托,我们都是混黑道的,我们是黑道群雄,不是白道精英!!

看网友对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轮回之秘(三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