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70章 苍老师与狗

1570章 苍老师与狗

熟悉的大门,熟悉的岗台,就连裤兜里的实习通知书都是那么的逼真。可宁涛对这一切已经不再有一时的困惑,不过他也没有扔掉,或者撕掉那张通知书,因为他担心撕掉那个重要的道具的话,这个空间又会从头再来。

他可不想再来一次,再跟仓敏打一个招呼,然后再傻逼似的来到门卫室顶岗。

整六点的时候,宁涛揣好了那张录取通知书,然后站在了大门口的岗台上。

他站得就像是一棵笔直的松树,但这并不是为了演戏,而是为了找回曾经的感觉。

他站在岗台上的那一刹那间,那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浑身都舒畅。那感觉就像是旧时候过年时的年味,现在已经找不见了,只有回到过去的时空里才能找见和体会到。

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由心而发的笑容。

上城医科大学的学子们啊,这个宇宙的独一无二的造物主、天命送子神、已亡东方神国神王、仙界之王为你们站岗,就问你们荣幸不荣幸,感动不感动?

捏哈哈哈哈!

滴滴!

身后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宁涛的好感觉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他就是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是谁来了。不过他还是转身过去,看着那辆车和坐在车里的人。

那车是宝马7系,那坐在车里的人是他的老同学杨海,还有学校教导处主任的爱女唐玲。

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剧本来的。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接下来他会说那句话吗?”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梳着道北头的杨海从驾驶室的车窗里探出了头来,面带微笑:“老同学,见了面不打个招呼啊?”

这货果然说了,而且一模一样。

宁涛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他怀疑无就在天空之上窥探他,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他不知道这个空间世界是怎么运行的,他只能一步步的观察,然后找出破解的法子。

“我跟你说话,你看天干什么?”杨海感觉遭到了无视,眉头皱了起来。

宁涛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快走吧,后面有车。”

“哼!连句话都不会说,活该你站岗,穷逼。”杨海讽刺了宁涛一句,这才驱车离开。

坐在副驾驶里的唐琳甩了宁涛一个白眼,那眼神里满是厌恶和轻蔑。

宁涛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抛开这一切并不存在不说,就算是真实存在的过去时空,区区一个凡间的庸姿俗粉,也有资格藐视送子神,谁给你的底气啊?在仙界,就是给送子神端洗脚水的宫女,那也是货真价实的仙女,从身上掉一根毛下来,也比你美一百倍。

宝马轿车驶出校门,拐进车道,一条黑狗忽然横穿马路,刚好撞在了宝马轿车的保险杠上。那黑狗一生惨叫,飞出了老远才掉在地上,躺在地上哀嚎。

这一切都落在宁涛的眼里,可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更别说是按照剧本上去救助那条黑狗了。

杨海打开车门,绕到车头前看了一眼,狠狠地道:“一个不长眼的死狗,

居然撞坏了我的保险杠,我压死你!”

在宁涛的记忆里,沿海的确下车查看了他的车,也骂了一句。当年他没有听清楚,可是这一次却听得清清楚楚。

杨海回到了宝马轿车里,驱车离开,但并没有从那黑狗的身上压过去。他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他可不想压死那条黑狗而弄张他的车。再就是开车的都比较忌讳这个,不会故意去压猫啊狗啊什么的。

那条黑狗躺在路上,路上车来车往,随时都有可能将它压死。

在那个剧本里,穷逼学生宁涛早就过去了,他会抱走那条狗,回到他居住的地下室里给那条狗做接骨手术,然后被那条狗咬一口,昏死过去,追狗,被坑……

剧本还是那个剧本,可是主演却不是那个穷逼学生,而是伟大的送子神。

“压,压死它。”宁涛瞅着那黑狗,自言自语,“我倒要看看,我不救你,不按你的剧本演下去,你会怎么样?”

神有时候也会很无聊。

可宁涛这却不是无聊,这个空间世界完全没有破绽,更诡异的是他的法力竟然无法施展。他要了解这个空间世界究竟为什么存在,还要找出破绽,那就不能让这个空间世界按照原来的那个剧本进行下去,他得想法子添点乱子才行。

而且,他的确想知道,如果他不按剧本进行下去,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比如,那条黑狗被路上的车子压死,他就不会成为天外诊所的主人,他也就不会走上修真的道路,那么他接下来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却就在他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仓敏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宁涛,那里有一只狗受伤了,你快把它从马路上抱出来,它待在那里太危险了。”

宁涛直盯盯的看着仓敏,那眼神仿佛要看穿她的内心。他的心中充满了困惑,当年苍老师可没来大门前让他去救狗。他甚至不记得当年在来大门前的时候,有没有跟苍老师打过招呼。

这个苍老师的戏份未免有点多了吧?

哪有群众演员这样给自己加戏的?

仓敏微微愣了一下,催促道:“你看着我干什么?快去救那条可怜的小狗,快呀。”

“苍老师,你怎么知道哪条黑狗受伤了?”宁涛问。

仓敏说道:“我刚出来就看见了,你快去呀,在我眼里你可是一个有爱心的同学,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宁涛说道:“我这就去救它,苍老师你不要着急。”

他走下岗台,慢吞吞的往那条黑狗走去。

“来一辆车压死它吧,我就这么一个愿望,上天啊,我为你抛头颅洒热血,你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帮我实现吗?”宁涛一边走一边许愿。

苍老师眼巴巴地望着宁涛的背影,如果她知道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可能会憋出一口血来吧?

宁涛磨磨蹭蹭的来到马路边上,马路上车辆穿梭不停,可就是没有一辆车从那黑狗的身上压过去。

“宁涛,你

快去呀,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苍老师催促道。

宁涛指着马路说:“苍老师,路上的车子太多了,我怕被车撞。”

苍老师着急地道:“你没有看见那可怜的小狗狗正在流血,你快点去救它呀!”

宁涛:“……”

尼玛,狗命比人命还重要吗?

而且那货明明不是狗,是天狗道人陈平道。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马路上的黑狗挣扎着往宁涛的方向爬过来。它断了一条腿,断腿在马路上拖出了一道猩红的血迹。可是它显得很坚强,硬是用三条腿爬到了马路边上,两只狗眼泪汪汪的瞅着宁涛。

它的眼神仿佛是在说:同学,我这么可怜,你都不救我吗?

宁涛蹲了下去,伸手拍了拍小黑狗的头,低声说了一句:“陈平道啊陈平道,你的求生欲咋就这么强呢?”

小黑狗依旧眼汪汪的望着宁涛,并没有什么惊诧或者眼神闪烁的反应。

宁涛接着说道:“陈平道,我知道是你,你想把天外诊所转移到我的名下对不对,我劝你别费心思了,我早就看穿你的诡计了,你快变回来,别躺在马路上丢人现眼了。”

苍老师走了过来,斥责道:“宁涛,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冷血的人,这小狗都自己爬到马路边上了,你怎么还无动于衷?”

宁涛这才伸手将黑狗抱了起来,随口说了一句:“苍老师,我是在检查它的伤势,它被压断了腿,贸然动它会加重它的伤势。还好,它应该不会死,我这就带它去我住的地方给它治疗。”

苍老师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宁涛移目看着仓敏,刚才那种感觉更明显了。

你这个群众演员怎么如此热衷往自己的身上加戏?

除非,你不是群众演员,你特么是主演。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好啊,苍老师,我们一起救治这只小狗狗。”他心里却冒出了另外一句话,“苍老师啊苍老师,你露馅了,你就是无对不对?你的另一个名字叫白须子,自诩老天爷且是雌雄同体,所以你附身也要附身在一个姓苍的老师身上,对不对?”

突然,怀中的黑狗张嘴,一口咬在了宁涛的手腕上,四颗尖利的狗牙瞬间扎进了血肉之中。

剧本变了?

那就掀桌子吧!

宁涛猛地将黑狗甩了出去。

苍老师惊呆了:“宁涛,你……”

不等她把话说完,宁涛忽然一脚撩档腿狠狠的踢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趁她弯腰并捂住的时候,双手抱着她的头使劲往下一压,同时抬腿,一膝盖撞在了她的脑门上。

嘭!

苍老师一声闷哼,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倒在了人行道上。

黑狗瞪大了一双狗眼,目瞪狗呆的看着宁涛。

宁涛双眼一闭,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给你们看看什么才是演技!

渣比!

PS:庆祝国庆节,今日三更!同学们,祝你们节日快乐!

看网友对 1570章 苍老师与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