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二章再落子

第六十二章再落子

井九的怜惜情绪有些异样,不像是对青鸟,而是对人世间的感慨。

包括来不及这句话也是如此。

青鸟踱至棋盘边缘望向崖外,想着刚刚离开的太平真人,想着云梦山里的数万载岁月,眼里生出复杂的情绪。

她知道井九不会让自己去寻白真人,因为那样太危险。

就连谈真人的十方伏妖塔都被白家下了禁制,谁知道中州派在青天鉴上曾经做过什么手脚。

那该让谁去阻止白真人呢?还是说就像井九说的那样,真的来不及了?

崖外是被星光照耀的更加洁白的云海,云海那边有一大片空缺,是曾经上德峰所在的地方。

现在那是是一片黑sè的地面,崖石极为坚密,表面非常光滑,看着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黑玉盘。

无数道如丝缕的寒意从黑玉盘里溢出,让水雾变成微雪落下,所以才会没有云。

雪国女王没有把上德峰底的寒脉尽数吞掉,还是残留了一小部分。

微雪轻落,尸狗静静趴在巨大的黑玉盘中间,看着就像是与地面浑然一体的黑石雕像,有种神圣的意味,也有一种美为肃穆的美感。

没有青山弟子敢直视如这位神魔般的镇守大人,青儿落在那处的视线便显得非常醒目。

尸狗转头望向神末峰顶,用深静而淡然的眼神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井九说道:“你要在这里守着剑狱,不能出去。”

尸狗没有因为被拒绝而生出恚意,只是眼神有些困惑。

阿大伸出爪子挠了一下井九提醒他这句话说错了,心想着你他M会说话吗?

上德峰没有了,剑狱也没有了,还守什么?

“你要守青山。”井九修正了一下自己的说法,接着说道:“而且真的来不及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来不及了?赵腊月与柳十岁没想,雀娘还在想那局棋,卓如岁与元曲则是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就算白真人没有死,那又怕什么?中州派会因此生出极大动荡,也是中州派的苦处,与青山宗有什么关系?难道她还敢杀上门来?难道她还能比太平祖师与白刃仙人更厉害?

井九没有理会弟子们的困惑,在竹椅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一抹极艳丽的剑火从他耳垂断裂出生出,就像一个宝石耳环,在星光下灿烂无比。

那抹剑火烧灼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消失,那个细小的伤口终于不再流血,而这时候,晨光已经重临破烂不堪的青山群峰。

井九睁开眼睛,不再像昨夜那般疲惫。

赵腊月盯着他的眼睛问道:“真没事?”

“真不会死。”

井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踏空而起,离开了神末峰顶。

云雾骤散,剑峰露出一抹真容,垮落的山崖就像是无数条扭曲变形的道路,凄惨不堪地彼此依偎着。

井九落在高处某道崖壁前,看到了无数道飞剑以及剑里的那个年轻人。

平咏佳脸sè苍白,手足无措地站在满天飞剑里,看着他的身影,大喜喊道:“师父!师父!你终于来了!”

井九挥了挥手,满天飞剑伴着密集的破空声,各自回到崖石缝隙与石堆里,继续接受天地气息的蕴养。

平咏佳跑了过来,带着一丝余悸说道:“昨天这些剑发疯了,跟着那个白乎乎的怪物去了天上,杀死了那个仙人后,便回来困住了我,不知道想做什么。”

井九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是我吩咐它们这么做的。”

平咏佳怔了怔,没有问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做,很老实地喔了一声。

井九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你做剑峰之主?”

平咏佳感受着头上的手掌,幸福的无以复加,要知道在往常这可是师姑与柳大师兄的特权,下意识回答道:“难道不是因为弟子天赋异禀,修成了无形剑体?”

井九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你什么时候修过?”

平咏佳一时语塞,心想自己这些年就在剑峰里睡觉,确实算不上修行,有些窘迫说道:“那总不能是因为我贱吧?我又不是卓师兄。”

井九没有解释,转而说道:“有件事情我想你做,但是需要征求你的同意。”

——你要我们做事向来就是吩咐,嘛时候这么客气过?

平咏佳感受到他的认真,不禁生出极大的压力,慌乱想着到底是什么事情?

……

……

白真人乘火鲤而入冥。

火鲤隐隐猜到她想做什么,连神魂都颤栗起来,不是因为兴奋而是恐惧。

它在聚魂谷底的火脉里生活了数万年,就没见过几个人类,按道理没什么感情,但一想着像张大公子那样的人可能会死去,便觉得极为不舍,鼓起勇气苦苦劝道:“真人,如此行事有伤天和,只怕于大道有碍,而且咱们中州派可是名门之秀、正道之首,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火鲤的嘴唇在冥河的河水里一张一闭,吐出很多泡泡,上面流溢着魂火的异光。

“七百多年前我随母亲去了一趟朝歌城,那是我第一次正式出山,便看到了冥皇被关进镇魔狱的画面。”

白真人微笑说道:“名门正派的德性,你这只蠢鱼哪里见识过。”

那时候的朝天大陆真是混乱至极,修行界也是如此,青山更是如此。

太平真人名义上是青山宗的上德峰主,事实上却被边缘化的厉害,如果不是带着新任冥皇来到地面,为人族立下大功,只怕他会被莫成峰的那些老怪物们随便找个理由便打杀了。

但想来他不会因此而高兴,因为冥皇被关进了镇魔狱,他被迫变成了出卖朋友的叛徒。

所以他才会去那座酒楼喝酒。

所以柳词才会从青山赶了过来,站在他的身边给他倒酒。

当时的她与母亲站在南天门上,远远看着那个酒楼里的画面,觉得这对师徒好可怜。

太平真人应该就从那时候改变了想法?

那自己呢?

又是什么时候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白真人想着这些很久之前的往事,望向远方的那抹蓝sè,说道:“你想不想陪我把这盘棋下完?”

冥师落在白石滩的那一边,浑身散发着魂火的余味,看来千里兼程,对他的损耗极大。

他看着白真人,脸上流露出不解的情绪,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何要这么做。”

白真人说道:“因为这件事情很有意思。”

整个朝天大陆都觉得她最没意思,却哪里知道,那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流露出自己真实的意思。

冥师说道:“先生都没有成功,你怎么能成?”

白真人说道:“太平与景阳的这局棋看着是后者全胜,但我这时候再来落子,终局便成了中局,景阳连棋子都没了,又如何能胜我?”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二章再落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