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四章我只是一条有很多话想说的鱼

第六十四章我只是一条有很多话想说的鱼

火鲤其实就是条鲤鱼,只不过因为浑体通红,像火焰一般,又生活在火脉里,才会被称为火鲤。

它确实是神兽级别的生命,不然也不会活了几万年还没有成年,所以才会自称火鲤大王。

但事实上,它还是个孩子。

它看着胆小遇事怯懦,想欺软时常怕硬、神情天真却又话痨,都是因为它在地底活了数万年却没有见过几个人,没有与谁交流过,但那并不代表它很蠢。

同样都是应火而生的神兽,不说像朱鸟那样能够教化圣人、改天换地,它也是聪慧至极,并且天生能够感知天机与危险,随白真人去往冥界,再逆雨而上来到大海深处,看着天空里的那些血珠,哪里还不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血珠连成线,线连成网,网便是阵。

这座大阵充满了血煞与恐惧的气息,海水里那些残破的尸块、海风吹了一天一夜都未能吹散的妖血腥臭味道,都在清楚地表明,这是一座需要血祭的强大阵法。

它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带着自怜又有那么一点自?的情绪想着,当今朝天大陆比自己还要高阶、更加尊贵的神兽也没有几个了,自己的血当然是最合适用来献祭的宝物。

想到这里,所有的自怜与自?都变成了恐惧与难过——所以自己要死了?

……

……

从冷山到鸣泉秘境,如果从朝天大陆地面走,那会是极漫长的旅程,经由冥界通行却拉短了很多距离。

但在死亡面前,再短的距离也足够火鲤思考很多次怎样才能脱困,甚至直接弄死白真人。

问题是无数年前,中州派前代祖师便用无上神通在它的身体里下了极强的禁制,那道禁制分布在它的身体各处,像被树叶切开的阳光或者柳枝梳开的风一般,与它的神魂紧密相连,根本无法分开。

不要说偷袭白真人,便是想要离开都会让那道禁制生出反应,继而让它生不如死。

打肯定是没办法打了,好在火鲤还有一项很擅长的绝技,那就是说。

它抬起头望向天空说道:“白渊小友,你看我的年龄比你大很多,辈份也高很多,你这样随随便便对我喊打喊杀,是不是有些不敬师长?”

白真人站在大漩涡上方数里高的天空里,视线顺着海水里的一条黑线,往向西北方向。

那里的海水明显要比别处更高一些,就像平原里隆起的一座高山,看着极为神奇,仿佛有谁在海底做什么。

想来是那位异大陆的巨人堵住了海水入冥的通道,这时候正在修复大漩涡通往别处的通道。

火鲤颤着声音喊道:“怎么说我也是云梦山的神兽啊!虽然我出生后一次都没有去过云梦山……但那是你的祖先们说山里没有火脉,可不是我有二心!我忠于中州几万年,你怎么能拿我的血去祭阵呢?”

白真人收回视线,望向被海水巨墙封住的火鲤,说道:“中州养你两万多年,也该你为中州派做些事情了。”

火鲤摆动了两下尾巴,带着不忿嚷道:“谁养我了?谁养我了?你又不是我小妈!我是在火脉里自己活下来的,你们什么时候管过我?隔上几百年来看我一次就算养?我和你们就不熟!早知如此,我不如直接投了青山宗!”

白真人伸出手指在身前画了一个圆。

先前那颗散开的血珠渐渐重新凝结,变成了一座血sè的小塔,看模样形制与谈真人在青山宗拿出来的十方伏妖塔很像。

看着那座血sè小塔,火鲤感觉到死亡的yīn影越来越近,声音再次颤抖起来:“还能不能商量了?”

白真人望向大漩涡里越来越高的海水,带着欣赏的神情说道:“以天地为炉,真人的手段真是了不起。”

火鲤心想老子都要死了,难道还要挥动鱼鳍喝彩?

白真人接着说道:“这等手段非我所能,但做些添柴加火的事情还是可以。”

火鲤咕哝道:“我是一条鱼,又不是一条柴。”

白真人说道:“冥河是火,无尽海水是柴,我引火脉入冥,只是浇了一勺油,终究还是要把柴添进去,你助我重新打开大海入冥的通道,必然会在朝天大陆的历史上留下极重要的一笔,也算是死得其所。”

火鲤惊恐至极,说道:“真人莫要着急,青山宗那只鸟也算是神兽,想必它的血也有用,我去帮你拣回来?”

白真人说道:“yīn凤就算是主阵者,被曹园与那巨人合击,也必死无疑。”

火鲤着急喊道:“就算死了,血也不见得流干!真人让我去拣尸吧!”

白真人闭上眼睛,开始炼化那座血sè小塔,不再理它。

“那要不然……要不然,您先放了我,我假意归顺青山宗,去那边做个卧底,偷偷宰了那只老乌龟!放干它的血!我听童颜说过,那只老乌龟的年龄比我还大,它的血肯定比我的血更香!”

“这也不行吗?真人!我这时候还小,血的效果不见得好,要不然您再等些天,我很快就要成年了,真的!我绝对没有骗你,再过几天待我成年之后,这座恶心……不,帅气的阵法肯定会变得更强,到时候不要说打通入冥的通道,就算青山宗所有人杀过来,就算下面那座大佛飘起来,就算那边海底那个强的不像话的怪物过来,您都可以一道杀了!”

“真人啊真人……就算您要我死,能不能不要在这里,我不喜欢海水,死之后沉在海底,难道您要我变成一条咸鱼吗?”

不管是晓之以理还是动之以情,又或者撒泼耍赖,都没有任何效果。

火鲤不再说话,看着天空里越来越深的血线,眼里流露出绝望的神情,决定拼死一搏。

念头刚刚生出,它便发出了一声惨叫,在海水瀑布溅起的水雾里开始痛苦的翻滚。

数道极深的血线出现在它的身体上,无比坚硬的鳞片被切开,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琴弦被绷断一般。

鲜血从那些伤口里涌了出来,遇着海风便开始燃烧,即便淌落在在海水里,火焰也依然不熄。

火焰里不停传出火鲤的惨叫与痛哭声,就像孩子一般。

白真人睁开眼睛,右手指向那团火焰,神情淡然至极。

咔嚓!数道恐怖的切割声里,火鲤碎裂成无数块,纷纷坠入海水中,溅起一些浪花,就此消失。

……

……

(从明天到十月二十号,每天平均三千。)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我只是一条有很多话想说的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