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四章问道

第七十四章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井九想到了在天寿山里,在通天井畔的画面。

那时候,仙?在白真人的手里大放光明。

无数道明亮的光线受到仙?的征召自天外而来,源头便是那轮太阳。

接着他又想到了另一个画面,在寒冷的黑暗世界里,有颗白sè的燃烧火球在远方静静地悬着,注视着这个世界。

白真人会问他这个问题,是因为他曾经到过那个世界。

“我其实不需要你的答案。”她看着井九说道:“云梦山里有道仙幔,可以看到那个世界,我从小就看过很多次那颗燃烧的火球,所以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太阳并不真实,或者说只是那个太阳的投影。”

井九望向天空里的春日,没有说话。

白真人继续问道:“为何修道者飞升之前没有仙气,一朝得道便有了仙气?”

井九回头看了她一眼,依然没有说话。

“因为那颗燃烧的苍白火球散发着真正的原初之光,而那就是仙气。”

白真人说道:“所以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一阵清风徐来,带着松树的香气,带动如缎带的白衣。

井九想说什么,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不要说我不是飞升者,所以没办法动用仙气。”

白真人平静说道:“你我连自己是谁都无法确知,那又如何能判定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很多年前,整个朝天大陆都因为井九的真实身份而茫然失措。

他到底是景阳真人转世,还是万物一剑成妖?

但今天白真人说的不是自我的身份认知,而是更深层次的问题。

这是来自何处的问题。

事实上,不管是井九还是别的修道者都想过相关的问题。

修道之始是问道。

看着山川河流、天地风云、满天星辰还有那轮太阳,总要问个究竟。

就算你刚进青山,在洗剑溪边与同门打闹的时候不想,就算你剑入无彰,只顾着在浊水两岸驭剑飞行,脸被寒风吹得生疼、浑身却充满了热气,根本顾不得想这些,可是在漫长的闭关静思里、在生死之间感知大物的时候难道还不去想?

这个天地自何处来,按照怎样的规则在运行?

修道者要飞升,那是要飞去哪里?

仙界?

仙界又是哪里?

要知道去处,首先你要知道来处。

为何会有我?

为何会有这个世界?

如果太阳是假的,这个世界也会是假的吗?

如果这个世界是假的,那我还会是真实存在的吗?

自古以来的修道者们不知道想了多少遍这个问题,却是没有一个人会让那些想法形诸文字,流传后世。

那是大道之始,是大道所向,是众妙之门,是万劫之渊。

今天也是如此,井九始终保持着沉默。

……

……

“我们没有来处,这方天地也没有来处。”

白真人说道:“亘古以来,这里就是如此,仿佛就是在时间长河里的某一天,便出现了这个世界。”

井九伸手采下一道春光,看了片刻后说道:“如果往前看不真切,不如先往后看。”

“至少可以看到一些。”

白真人说道:“这个世界充满了设计的感觉。”

不管是那些漩涡,那些通道,那些屏障,似乎都在为了这方天地服务。

“这个推论并不新鲜,从远古时期便有很多人在寻找神明的存在,直至终于有大能飞升。”

井九松开手指,任由那道春光融于时光之中,看着她说道:“这个世界是真实,你我也是。”

白真人说道:“但依然有可能是被设计出来、与外界隔绝的世界,因为外面太危险。”

井九说道:“就算如此,我想那位造物主的意思也不是让我们就此停留在这个世界里,他的想法更可能是让我们在这里成长,直到足够强大破开他设下的屏障,那就应该离开。”

摇篮确实足够安全,可是不出去又怎么会学会走路,又怎么能走到对岸?

“你我就一走了之,这个世界怎么办?”白真人问道。

井九说道:“你真相信师兄的说法?”

白真人说道:“不错,我们都看过外面,外婆的想法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你师兄倒是走出了一条新路。”

井九说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青山宗的掌门,而你姓白。”

白真人看着他微笑说道:“万物能为一剑,大道为何不能相通?”

太平真人是朝天大陆千年里最大的魔头。

她这个正道修行界领袖却是太平真人的追随者。

井九早就知道,但这时候做了最后的确认,还是忍不住看了她两眼。

那片云雾已经散了,露出了她的脸。

不是朝歌城里曾经出现过一瞬的那张脸,也不是问道大会时的那张脸,这才是她真正的容颜。

她的眉眼极为清丽,与白早有七分相似,只是更加清冷离尘。

白真人问道:“你觉得她有些像我?”

井九嗯了一声。

“她确实有些像我,无论容颜、性情、禀赋,包括对这片天地的看法。”

白真人微笑说道:“那些年我看着她装成大人模样,到处结交天赋好的年轻同道,想要做些什么,我便觉得好笑,真是扮家家一样,但笑过之后我才想起来,很多年前其实我也是这样做的,或者说想这样做。”

她也曾经是中州派掌门的女儿。

那时候的她天真烂漫,却想要担起天下的重任。

然而她每天只能在云梦山里修行,等着被安排与天赋最好的那位师兄结成道侣,过着极其无趣的日子。

直到那年,她随着母亲去了朝歌城,看到了那件大事。

冥皇被关进了镇魔狱。

柳词伺候他的师父喝了一夜的酒。

接着她知道了连三月的事。

然后便是梅会。

她很佩服他们,或者更应该说是羡慕。

“都是修道者,为何他们能够如此活着,我却要守着名门大派的规矩,什么都不能做?”

白真人说道:“因为我是白家的女儿,我的外婆是朝天大陆最后的飞升者,而我必然会成为未来的正道领袖。”

井九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也没有任何神情变化,不管是怜悯、同情还是嘲弄,都没有。

“我当然可以像早儿一样尝试摆脱这种无趣的生活,比如跑去青山宗向柳词提亲,那时候南忘还没入门吧?”

白真人负着双手望向天空,说道:“但我对这种事情也没有任何兴趣,在我看来有趣的事情都已经让他们做完了。”

这句话里的他们说的是太平和连三月这样的人。

“就在我不再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事情却忽然发生了很有趣的变化。”

她收回视线,望向井九说道:“你师兄忽然从朝天大陆的真人变成了想要灭世的大魔头。”

话题已经从天上落到了地下,但还是很沉重的那种,因为重要。

“后来我知道了他的想法,我觉得很有趣,很邪恶……却又很正确。”

白真人说道:“同时拥有这三种特质的想法,真的很打动我。”

井九问道:“如果你真是他的追随者,为何一直想要杀他?如果不是柳词,当年你在西海就已经成功了。”

“我喜欢他的想法,又不代表我是他的信徒,为何不能杀他?”白真人说道:“如果在西海的时候杀了他,他在冥界的遗产就会是我的,这个世界也会是我的,到时候我再来实现他的想法便好。”

井九说道:“你一直都知道他暗中准备做的这件事?”

“只知道一部分,所以我让大祭司在冥界暗中配合他的设计,但我真没想到他的想法一旦落于纸面竟是如此壮观。”

白真人望向天地,神思悠悠说道。

……

……

从昨夜到今日,天地巨变不停。

海水入冥,生起万重浪,刀剑相逢起一道山脉,终是被冲开了一道豁口。

那座大佛以肉身为堤,挡住了那些海水。

罡风在湖面呼啸着,石山将碎,金血已淡。

那位圣人以血为墨,系住了那些狂风。

聚魂谷底的透明巨墙垮塌,岩浆如天火般洒向深渊下的幽冥。

东海畔青烟如缕,让那些桃花都重新变得青涩起来。

这都是太平真人的手笔。

……

……

“以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以yīn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白真人感慨说道:“这等手段,我可是想不出来。”

井九说道:“这句话很有意思。”

白真人收回视线,说道:“但我比你师兄想的更长远一些,就算把世间所有凡人都杀光,天地灵气依然有限,就算用上烟消云散大阵,只怕也不足以让人人飞升。”

井九说道:“所以你把白刃从天外骗了回来。”

“她不放心这里,又不敢离开太远,就这么守在外面,何必呢?”

白真人淡然说道:“她回来后,或者杀死你们所有人,或者被你与太平真人算死,把仙气还给天地,怎样都是好事。”

井九说道:“你与师兄确实很像。”

白真人看着他说道:“我现在最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是你为何要亲自落场,你不是他和我这样的人。”

举世皆知,井九是怎样懒且怕死的一个人。

凡人生活的世界就算毁灭了,与他也没有太大关系。

他却开始冒着生命危险拯救这个人间。

“你不惜以青山剑阵消失为代价也要毁了承天剑,你杀了白刃,你送雪姬离开,你算明白并且做成了所有事情。现在再没有谁能威胁到你的存在,你随时可以飞升,结果……你却忽然转身,放弃了谋划多年才得到的真正自由。”

白真人看着明媚春光里的那张脸问道。

“你就这么随意地把剑柄再次交了出去,难道不觉得很荒唐吗?”

“当然不随意,这个决定很重要。”

井九说道:“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

看网友对 第七十四章问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