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五章明灭

第七十五章明灭

井九做出的这个决定究竟有多重要?

往大了说,这涉及到整个朝天大陆的历史走向。

往小了说,这决定着他千年修道生涯的最终成败。

当然对他来说,可能后者才是真正的大事。

而做出这个决定,他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怎么看都谈不上认真,甚至可以说极为草率。

“其实你们想做什么事情,我真的不是特别在乎,但为什么当年师兄想做的时候,我会站出来反对他?”

井九再次伸手摘下一段春光,放到眼前看了会儿,就像在看当年那顿火锅。

“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走一边便是,但这件事情不行,因为你们的道已经影响到了我的道。都说井水不犯河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口井,但你们在河里掀起的浪太大,把井水都弄浊了。”

这些话他没有对师兄说过,昨天在天光峰上也只说了个引子,今天才算是正式做出解释。

那年吃完火锅,他带着元骑鲸与柳词向师兄走了过去。

这与果成寺里的那场祸事有关,但究其源头还是道不同。

“如果说是当年,你还要在这个人间生活修行,可以理解你的选择,但现在你大道在望,走便是了,何必还要理会这里?”

白真人的视线落在他的指间,看着那段随风轻轻变形的春光。

“你先前才说过一走了之是不对的。”

井九说道:“而且事实证明,便是走了也无法了结。”

千余年前白刃飞升成功,看到了那个黑暗而凶险的世界,生出强烈的不安,没有远离,而是守在朝天大陆的外面。

那年他一剑破天,到了外界,被她偷袭重伤,只好借万物一剑转生。

偷袭不是关键,真正的问题是他与这个世界的因果未尽。

因为那座烟消云散阵,也因为他自己。

上一世的景阳真人有着世间最锋利、最淡漠的道心,就像是被水洗过万年的仙剑,却依然无法斩断那些因果。

于是重生之后,他先去了那座小山村,找到了柳十岁,接着回到青山,带着赵腊月登上了神末峰。

他在朝歌城的梅园里听到了那道琴声,又去西海与连三月再次相遇。

那些因果没有就此解脱,反而越来越深,直至深入骨髓,与他再也无法分开。

因果,需要的是了结。

白真人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这甚至能够让你暂时忘却对死亡的恐惧?”

井九说道:“我不确定,但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没有想这些事情。”

白真人接着问道:“那现在呢?你有感受到那抹夜sè了吗?”

那抹夜sè便是死亡的yīn影。

井九想了想,说道:“好像有点。”

他这时候会感受到死亡的yīn影,自然是因为他不能确定能否战胜对方。

白真人平静说道:“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究竟谁的道才是正确的吧。”

大道之争,其实评判标准非常简单而直接。

最后谁能活下来,谁就是正确的。

这便是大道唯一的意思。

比如说人族的未来究竟应该怎么走?比如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存在,终究要等到无数年之后才能看到最后的结局,才能知道太平真人与白真人他们的想法是不是对的。

果成寺的僧人们都离开了,经声在院墙外的田野、山崖之间响起,随风来到塔林之间,平添了几分肃穆的气息。

“主?里的仙气数量太多,层次太高,我在经声里沉睡多年才能炼化。”

井九不是提醒她,只是客观的叙述。

白真人现在有一主一副两道仙?,如果她还是只能像先前那样动用副?,终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当然,她肯定还有很多厉害的法宝与道门玄功,就像井九也还有冥皇之玺之类的手段。

但那些都不如仙?与万物一剑。

既然不如,便没有资格在今天这场战斗里出现。

“这是白家的仙?,我虽然无法炼化它,却知道更多使用它的方法。”

白真人说完这句话,手里忽然释放出难以想象数量的光线。

那些光线来自燃烧的仙?。

那道副?帮助她用天地遁法在人间与冥界之间来去自如,避着井九的追杀。

想不到的是,在战斗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她便直接点燃了这道仙?。

她能够把仙?点燃,这个事实其实更加令人震惊。

因为这证明就像她说的那样,白家对如何利用仙?进行战斗,有着非常多的经验。

那道仙?在极短的时间里便燃烧成了虚无,带着无穷热量的明亮光线,从她的指缝间溢出,遇着春风却折了回来!

这幕神奇的画面,便是怎样想象都想象不出……在它真实出现之前。

那些明亮至极的光线,尽数穿透白衣,进入了她的体内,然后就此消失不见。

她的身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如果仔细望去便能看到她的眼睛更加明亮,皮肤表面形成一道极薄的光泽,如金似玉,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一件法宝。

井九感知的非常清楚,并非是仙气在极短的时间里便改造了她的道身,而是那些仙气分散成了极细微的粒子,镀在了她身体表面的每一处,甚至是内腑里的每一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时候的白真人就像曹园一般修成了金身,也接近了他的剑体。

此时的白真人拥有着难以摧毁的坚韧道身,便是那些法宝甚至是通天境强者的攻击,都难以伤其分毫。

她不用再担心像在东海畔那样,被那道剑光直接穿过身躯,险些当场身死。

她的防御变得难以想象的强大,可是她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杀死防御更加强大的井九呢?

难道她真的有办法动用那道正??

这时候的太阳已经到了中天,正是最热的时刻,光线无比炽烈耀眼。

忽然间,无数道阳光受到某种无形力量的征召,凝结成束向着塔林而来!

这幕画面在天寿山曾经出现过,只不过这一次的光束更粗,就像是静止的闪电,轻而易举地破掉了果成寺的山门大阵!

那些凝结成束的阳光照亮了幽暗的塔林,也照亮了白真人的脸。

她的脸被照的明亮至极,不复先前那般清冷,眼角出现了几道清楚的皱纹,鬓角飘起一缕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这就是她动用主?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满天阳光里,白真人飘到了天空里,居高临下看着井九,眼里没有任何情绪。

无数道阳光落在塔林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散开,就像是栅栏一般罩住了井九。

青石板地面上出现很多小洞,那都是光的力量。

光栅散溢着难以想象的威压,不停缩小,向着井九而来。

塔林里生出无数道青烟,石板缝里的野草随风而化。

嗤嗤数声轻响,有光线终于触到了井九的衣袂,白衣燃烧起来。

紧接着,有道阳光触到了他的手腕,割出了一道小口。

没有鲜血流出,那道伤口晶莹一片,仿佛琉璃。

井九没有尝试遁走。

剑光再快,最多便是与阳光一样快。

在这片由阳光组成的阵法里,闪避的意义不是很大。

在白真人动用仙?之前,他便开始了推演计算。

更准确地说,在天寿山里被偷袭,然后看到阳光的那一刻,他就开始了自己的推演计算。

最终他得出的结果很简单,如果白真人只用副?,方可以一战。

如果她召来的阳光数量太多,他便无法避开,也没有任何胜机。

他的剑元再如何丰沛,又如何能够耗得过源源不断的阳光?

那个静静悬浮在黑暗、寒冷世界里的白sè火球,很明显再过无数万年也不会熄灭。

所以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斩断仙?召引阳光的通道。

在东海畔通天井偷袭白真人之后,他更加确定自己的结论,于是那道剑光在天空里写了几个字。

剑光太快,那几个字自然也消失的极快,放眼朝天大陆也只有几个人能够看到,比如青山里的那一位。

……

……

满天阳光忽然消失了。

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座黑山,挡住了太阳。

阳光照在它的身上,把幽黑如夜的毛皮都照成了银sè。

果成寺塔林里的光柱还在散着明亮的光线,但没了源源不断地补充。

白真人挑了挑眉,眼角的皱纹更深。

她有些意外,却没有任何犹豫,伸手握住塔林里的一地阳光,轰了过去。

数百道光柱组成的光栅,瞬间凝结成一道线,准确无比地落在了井九的身上。

咔嚓!无数声破碎的声音连接响起,果成寺里的大树与院墙连接倒塌,某座偏殿里的钟上出现一个人形的缺口。

……

……

海浪不停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不知道拍打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还要过多少年才能把那块礁石击碎。

轰的一声。

礁石骤然碎裂,落入海浪里,生出无数个雨点。

井九从海里飞了出来,身上到处都是血。

那些血没有被海水冲淡,却被阳光涂上了一抹金sè。

白真人一拳竟是把他击飞到了数百里外的一座海岛上!

他望向海那边的陆地,挥了挥手。

数道清冷至极的剑光,离开他的手指,须臾间穿过茫茫海面与数百里的距离,回到了果成寺里。

啪啪啪啪,数声闷响。

白真人的衣服上出现数道无形的下陷。

一些血水流了出来。

同样是金sè的。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明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