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此生战最后一次!

第五百七十五章 此生战最后一次!

辽阔海面之上,一场超级大战正在进行。

目光所及,原本阻挡改流水道的山峰,此际已然悉数崩裂,滔滔洪水自这道乍现的缺口处,急疾倾泻,固有水道登时大乱。

在此据守的十几位妖族圣人,在一位凤族高阶圣人率领下,对被围困在核心的狐皇与猫祖展开疯狂攻击。

承受围攻的两位皇者已经是遍体鳞伤,却仍旧在高呼酣战,长笑不绝!

鹏皇鹰皇等妖族皇者此际实则已经到场,就在高空看着这惨烈一战,一脸的纠结与不忍,眼神中,全是掩饰不住的暴戾与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准备加入战圈。

但同在左近的凤皇就在一边,冷眼旁观,若是他们出手,凤皇也会出手介入。

更外围,还有数以十万计严阵以待的妖族海族高手,但这么多的高手说是严阵以待,实则就只是在外围静静围观,对于被狐皇与猫祖打碎的三座大山浑若视而不见。

任由那滔滔海水不断的奔流而出。

甚至有一些个海族高手前去想要搬山修复的时候,还被鹏皇与鹰皇等制止!

“这是我兄弟的最后心愿。我们无法阻止他们赴死的决心,但他们想要这海水从这里流到他们身死之后,那么这缺口就必须要保留到那个时候!”

“为了整个妖族的利益,为了个人立场,我们不能救他们,已经注定要心中愧疚一世。若是连这一点小小心愿都无法满足,复又有何面目苟活在世上!”

无数海族,包括海皇在内,对此状况就只能是束手无策,徒叹奈何。

纵然了然当前状况,但眼看着那滔滔海水呼啸奔流远去,一个个都是不忍卒睹。

“狐兄!”

凤皇的声音在响:“大家同根同源,立场本一,何苦要一意孤行,执意这条不归路呢?只要你们答应,我愿以声名荣誉为担保,你们会有活过来的那一天,我只要你们的两万年的元魂沉眠时间为代价!”

“你们活下来了,才可以说到再造族群。”

“以你们两万年的时间,换来妖族统治整个玄黄大陆,长治久安,不管怎么说,都是合算的吧,都是身为妖族一份子该为应为之事吧?!”

狐皇又是一口鲜血狂喷出口,形容更显凄厉,狠狠道:“凤皇,妖族得势,君临玄黄,我自乐见,不会有任何异议,但是,现在这个未来的结果是要以牺牲我这亿万子民为代价,纵然妖族君临玄黄,我狐族却已尽灭,若是你,你会怎么选择,甘心成就这份大义吗?若是你是我,你会怎么做,若是你现在红口白牙的说一句,我会成全大义,我便允你又如何!”

凤皇无奈道:“若我是你,我同样不会放弃吾族子民,但现在情况不同,你和猫反叛妖族在前,更再三破坏妖族大计于后,我能够承诺给你们再兴之日,已经是极限!便如你所言,正是妖同此心,心同此理。灭世策注定是需要元魂与鲜血的,在牺牲你之子民与牺牲我等之子民,该当如何选择,彼此心知!”

“以你们现在头冠的叛逆之名,若是不需要付出一些个代价,何能服天下妖众之心,何来他朝再起可能!”

狐皇哈哈大笑:“好一句妖同此心,心同此理,既然立场分明,何必多言,大家心知肚明,我们何尝有做错过什么,归根到底,不外就是有妖需要牺牲,但你们不愿意牺牲,就让你们之外的其他人牺牲而已,而这个付出,这个牺牲,直接就是整个族群的覆灭!凤皇,你不觉得你的说词很是苍白可笑么?”

“叛逆?谁是叛逆?我们如何才变成了叛逆?凤皇,你现在需要用这么冠冕堂皇的口气跟我们说话了吗?!”

猫祖一边战斗,鲜血横飞,一边狂笑:“说得多动听,需要服天下妖众之心!凤皇,数万年兄弟,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可曾经问一问你自己的心?现在的妖众,有谁敢不服你跟龙皇那个**的吗?”

“是与非,果然是不重要的,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所书写的!”

“但我还是要再闻一句,我们这数万年以来的修炼,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为了成就族群皇者,成就圣人阶位,然后被你们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拿去,进行灭世策么?”

“何等荒谬!何等可笑!”

“要杀便杀,假惺惺的做什么?没得污了我们兄弟的风骨!”

“来吧,来啊!”

鹏皇等几位皇者脸sè黯然,目光复杂异常。

狐皇与猫皇的话,显然戳中了他们的心底要害——

他们想要救两皇么,肯定是想救的,只要出手就可以了,但出手之后呢,后续要怎么办,根本矛盾仍旧存在,不牺牲狐族子民,就要牺牲其他种族,可谁有乐意呢?!

鹰皇脾气暴躁,忍不住怒吼一声:“我听不下去了!凤皇,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为了成就大计,您还真是什么舍得出去啊,声名荣誉?我呸,您还剩下多少您自己没点数吗?天下妖众之心?真把其他妖都当傻子么?明摆着就是妖族冤枉了他们,愧对了他们,为何还要信口雌黄,欺骗一个将死之妖?”

凤皇一脸铁青。

两侧。

围攻的妖族强者脸上,也都流露出来了明显的不忿之sè。

两位皇者,两位高阶圣人都已经被你们逼迫到了这等地步,还想要如何如之何?

战斗仍旧在持续,轰轰轰的战斗声音响彻天地,两位皇者已经开始拼命了,尽展本族天赋异能,施以极端战法战技,周围参与围攻的妖族圣人纵然是不灭之身,仍旧难免重伤在身,一个个的七窍出血,伤痕累累。

狐皇与猫祖突然同时一声厉啸:“兄弟们,此生末路,只帮我俩这一次!”

远方,观战的鹏皇鹰皇雕皇鹤皇虎皇豹皇熊皇不约而同的挺直了身体,目光灼灼看着这边。

但闻轰隆一声巨响,天空中乍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雪白狐狸。

这头身量超过数百丈高的狐狸,在空中腾飞来去,身后的长长的九条尾巴早已将整片天空尽数遮蔽,哪哪看起来都是毛茸茸的。

凤皇见状脸sè陡然一变,大喝一声道:“退!快退!”

只可惜已经来不及。

又闻猫祖哈哈狂笑,身子同样在一瞬间生长到数百丈,下一刻,空中蓦然出现了另外八只与猫祖同样大小的巨猫!

如此一共九尊巨猫,在空中悬浮起落,形成了一个大圈。

这一瞬间,九猫联袂,将所有参战妖族圣人尽数包围于其内,而每一头巨猫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强横到了极致,无论外人还是当事者,都分不清楚哪一个才是猫祖真身。

而这,正是猫祖九命妖猫的本命神通。

猫祖全力爆发之瞬,以本身为原点,瞬间凝聚九道分身,这九具身体,每一具都拥有猫祖巅峰时期的全部实力!

也就是说,猫祖在瞬间将实力提升整整九倍!

九头巨大的猫祖在空中,将所有参战的妖族圣人尽数笼罩其中。

紧跟着,同样身在半空中的九尾狐一声厉吼,一片潋滟光华,在空中极速铺展出去。

所过之处,那一个个的妖族圣人尽都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的在空中摇摇晃晃,东倒西歪,无能自已。

下一个刹那,那些个妖族圣人浑身上下的皮肉筋骨开始是迅速纷纷溃败;整个身体便如是冰雪消融一般,在空中化作了一个个的骨头架子。

销魂蚀骨!

狐皇的天赋神通,终极绝招;以毕生修为与灵魂为引,形成最极端的战果;令到所有身处在攻击范围之中的妖族圣人,肉身尽废,终此一生再都没有恢复的希望。

是的,就是肉身尽废,非是尽毁,因为毁了,还可重塑,中了这记销魂蚀骨的,骨架留存,却绝无再生血肉的可能,只能以一副骨头架子的样子继续存活。

圣人不死不灭,但以一副骨头架子的状态生存下去,余生……真的是一点也不容乐观了!

那潋滟光华在侵袭过被猫祖包围的一干妖族圣人之余,仍旧夹杂着迷人的气息,在往外持续蔓延,高空明明罡风呼啸,却一点都不能将之吹散。

正要冲出去的风皇猛然止步,大喝一声,涅槃天火猛然撒出,针对那潋滟光华展开燃烧,然后才是他身子一动,往前奔出。

然而鹏皇鹰皇等诸皇尽皆泪流满面,齐齐一横身,尽都挡在了凤皇面前,脸sè冷漠:“兄弟今日走,让他们捞些本钱!凤兄,给个面子。”

凤皇被诸皇的动作气得几乎要吐血!

给个面子?

捞点本钱?

这面子给了,可就是二十多位圣人强者,妖族最中坚的力量尽数倾覆于此啊!

狐皇猫祖的本命,岂是易与?!

他狠狠咬牙,抬眼看去。

只见鹰皇,鹏皇,鹤皇,雕皇四位皇者尽皆横身拦在自己眼前,脸sè坚决,目光坚决。

意思很是明白,你要再动,我们就要出手了!

更远一些的地方,虎皇,豹皇,熊皇已然显露了本体,正自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虎皇的一张大黑脸上,满满的都是泪,目光中对自己的仇恨之情,已经无法掩饰。

这太明显了。

这七个家伙,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自己敢动手介入,他们就敢不顾一切的出手。

因为刚才狐皇与猫祖出手之前,已经请求了他们。

“此生末路,只帮我俩这一次!”

他们没有拒绝,不能拒绝。

既然没有拒绝,那就是答应了。

我兄弟身为皇者,今日末路启程,怎么能没有几个陪葬的?

他们能拉走几个算几个!

若是连这点要求都有人阻挠,那就是咱们一生的仇敌!

七双眼睛,四双在面前,三双在背后,虎视眈眈,狠狠凝视。

凤皇长长叹息,只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无力的感觉。

“你们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凤皇闭上眼睛。

鹏皇等嘿嘿冷笑。

“呵呵呵,后悔,狐皇猫祖之今日,或者就是我等之明日,然而纵然来日因此而身死道消,族群全灭,万劫不复……我们,也绝不后悔。”

七位皇者同时挺直了身躯,挺起了胸膛,肃容站成一排,齐声喝道:“兄弟一路好走!我们来生,再做兄弟!”

空中,传来轰轰大笑。

那是狐皇与猫祖的声音。

两位皇者,末路在前,居然笑得很开怀,丝毫不见萎靡。

“多谢了!”

九命猫那边已经开始发动了,发动最后,最极端的攻势——

刚猛无伦的攻击极限引爆,九具身子同时绽放出刺目的光芒,随即,一道道雷霆从九天落下,每一道雷霆,都夹杂着炫目的紫sè光芒,每一道都有水桶粗细,密密麻麻的从空中落下来。

雷霆万钧,尽数劈在围攻他们两个的妖族圣人身上。

被狐皇秘招尽废的一个个骨头架子在雷霆中颤抖,在雷霆中逐寸逐分溃散,那许多的妖族圣人灵魂尽都在雷光中冒了出来,拼命大呼:“狐皇陛下!猫皇陛下高抬贵手啊!”

但,狐皇与猫祖脸上表情并没有半点波动。

这本就是他们用来搏命捞本钱的最后手段,只求尽速尽敌,哪里还手下留情?

高抬贵手?

刚才你们几十个围攻我们两个的时候,有过高抬贵手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天在这里,同样适用!

所以,你们,去死吧!

雷霆持续不断地往下落着,一具具的骨头架子在雷光中破败,消散,一个个圣人元魂,在雷光中扭曲,终究消散,化作了天地之间的一缕精纯元气。

谁说圣人不死不灭?

那不过是因为……没有同阶甚至高出一阶的强者,以同归于尽的毁灭手段攻击!

狐皇与猫祖,两位皇者此际所展现的都是玄黄巅峰至绝战力威能。

两个人同时施展极端之招,威能级数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二十八位妖族圣人,陨灭!

还有七位妖族高阶圣人,总算是撑过了死亡雷霆的侵袭,但仍旧是纯粹的骨头架子形态。在空中孤立,说不出的怪异,失魂落魄。

……

风凌天下说

这几天忙得我没头苍蝇一样,天天医院家里来回跑七八次……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五章 此生战最后一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