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十七章 局势平缓

第一千一十七章 局势平缓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冯异很是感激地看眼祭遵。祭遵提出让他去击退侵犯三辅的隗嚣军,实际上就是给他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汉阳之战的战败,他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陛下对他有怨气,京师军的将士们对他又何尝没有怨气?

这一战,可是有四万多京师军折损在汉阳,存活下来的将士们能不怨他吗?击溃攻占汧县的敌军,也能大大降低将士们心中的不满。

刘秀看看祭遵,又看看冯异,沉吟片刻,说道:“征西(冯异)为主,征虏(祭遵)为辅,于月内,必须将敌军逐回汉阳,夺回失地!”

“微臣遵命!”冯异和祭遵双双躬身施礼。

刘秀又看了他二人一眼,挥手说道:“退下吧!”

“微臣告退!”冯异和祭遵躬着身子,倒退两步,而后转身走出大殿。

到了外面,冯异禁不住长出口气,同时抬起衣袖,擦了擦脑门上的虚汗。等祭遵走过来,他拱手施礼,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次,多谢第孙为我求情!”

祭遵对冯异一笑,拱手还礼,说道:“公孙言重了,刚才我也谈不上是求情,只就事论事而已。”

他轻叹口气,继续道:“现在陛下率领的京师军,满营伤兵,士气低落,不宜再战,要想击退来犯之敌,主要还得靠征西军啊!”

稍顿,他看眼冯异,又道:“陛下经历汉阳之败,没有责罚公孙,只是让公孙领兵进击来犯之敌,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征西军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打进了并州,一鼓作气地拿下北地、安定、上郡三个郡,很难说冯异到底是有功还是有过。

对于朝廷来说,征西军收服三个郡,肯定是有大功的,但对于陛下而言,征西军未能及时出赶到汉阳,确实是有过的。

其实祭遵也很想问一问冯异,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突然率部进入并州了呢?你解了代郡之危,你原路返回不就好了吗?也就没有后面的这些问题了!看到祭遵一脸的疑问,冯异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当时我军不进入并州,不荡平敌军之主力,不给予卢芳于重击和威慑,只要我部撤离代郡,用不了多久,敌军还是会卷

土重来,再次入侵代郡。”祭遵听得认真,边听边点头,感觉冯异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冯异继续说道:“当时,第孙不在代郡,没有看到代郡之惨状,卢芳军联手匈奴人、乌桓人,一并入侵代郡,在

代郡各地,杀烧抢掠,无恶不作,百姓受难,尸殍遍野,如果当时第孙也在,我相信,第孙会和我做出同样之选择。”

他没想到代郡会这么惨,祭遵皱着眉头问道:“刚才在大殿里,公孙为何不和陛下说这些?”冯异苦笑着摇摇头,说道:“自陛下起兵以来,磕磕绊绊,虽屡次陷入绝境,但最后都能化险为夷,尤其在战场上,确实做到了战必胜,攻必克,陛下的骨子里,是很骄傲

的。这次战败,陛下心里窝了一把火,陛下并不想探究我做的是对还是错,我说得越多,反而错得越多,不如直接认错的好。”

祭遵深深看眼冯异,幽幽说道:“可如此一来,陛下心里的这把火,想发也发不出来,公孙啊,你这不是存心让陛下憋着难受吗?”

冯异说道:“陛下难受,总好过让将士们寒心。”

稍顿,他说道:“西征军十万将士,先征代郡,再征并州、凉州,败卢芳,败匈奴、乌桓,收服三郡,如果这样还要受到责罚,岂不是让将士们寒心?”

祭遵无话可说了,对于军中将士而言,冯异是一名好统帅,但对于陛下而言,他却未必是个好臣子。

冯异对祭遵一笑,宽慰道:“第孙放心,我了解陛下,陛下心胸之宽广,远非你我能比,陛下心里憋的火气,过几日自然会消解。”

征西军和京师军抵达长安,只休息一日,第二天,冯异和祭遵奉刘秀之命,率领汉军西进,直奔汧县,迎击入侵之隗嚣军。

别看王元打刘秀打得挺得心应手,但对阵冯异,王元可是没多大的底气。

王元将麾下的十万大军分成了三部分,六万为主力,留守汧城,两万将士,驻扎在汧城北面,另两万将士,驻扎在汧城的南面。

他的打算是,如果征西军直接来攻汧城,己方的六万主力,可于城内顶住征西军,南北两支军队,可对西征军形成夹击,威胁征西军的两翼。

以冯异为首的汉军抵达汧县后,根本没去管驻扎在汧城外的两支敌军,汉军主力立刻对汧城发起了猛攻。

驻扎在汧城南北的两支隗嚣军,随之向征西军的两翼进发。

对此,冯异早有准备,他当即派出祭遵,令其率领两万京师军,迎击北方的敌军,又令韩歆,率领两万西征军,迎击南方的敌军,再令耿舒,率幽州突骑,袭扰敌后。

王元安排在汧城之外的两支兵马,被祭遵、韩歆、耿舒三路汉军杀得大败,两部兵马,分别从汧城的北城和南城向城内撤退。

汉军随后掩杀,等隗嚣军全部退回到汧城,以祭遵为首的汉军猛攻汧城北城,以韩歆为首的汉军,猛攻汧城西城。汉军对汧城形成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了三面围攻之势。

汉军的攻势太猛,这让王元心生寒意,不敢继续死守汧城。

毕竟长安还有数万的汉军,如果这支汉军再赶过来,那么汉军对汧城便可形成合围之势,己方想跑都跑不了。

经过一番思量,王元果断下令,全军由城西撤离,返回汉阳。

以王元为首的隗嚣军,在汧城这里没有做出太顽强的抵抗,便全部撤离汧城,以冯异为首的汉军,随后追击,隗嚣军一退再退,最终全部退出三辅,龟缩回汉阳。

王元在汉阳的作战,战法得当,用兵如神,当真是做到了诡诈飘逸,虚虚实实,令人防不胜防,不过,王元的军事才能似乎全都用在了刘秀身上。

等到了汧县之战的时候,在冯异的征西军面前,王元完全没有展现出军事天才的一面,双方刚一接触,他便率军撤退了。

此战是,西征军汹涌而来,隗嚣军是汹涌而退,双方的战斗也没打到头破血流的地步,很快便以隗嚣军的全线后撤而宣告结束。

隗嚣军退出三辅,征西军于汧县驻扎,很快,天子嘉奖的诏书便传到汉军大营。

不仅征西军的将官们都受到嘉奖,就连下面的普通兵卒,也都领到赏钱,军功高的,能领到数百钱,军功低得,也可领到百钱。

如此大手笔的对全军将士进行奖赏,自然不是因为这小小的一场汧县之战。这笔奖赏,其实就对西征军的代郡之战、并州之战,以及收服三郡的奖赏。

虽说陛下的奖赏来得迟了一点,但全军将士还是很高兴的,全营上下,无不是眉开眼笑,士气高涨。

不日,以吴汉为首的五万汉军,也抵达三辅。

现在,驻扎于三辅地区的汉军,已多达二十万,目前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刘秀已然横下一条心,就是要彻底消灭隗嚣势力。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汉军,隗嚣心存惧怕,向蜀地的公孙述求援。

目前,公孙述的兵马有相当一部分在南郡,与岑彭作战,只是战事打得十分艰苦,迟迟没有进展,且损兵折将无数。

对于隗嚣的求助,公孙述许诺,会给予援助,同时,公孙述命令在南郡作战的己方将士,全部回撤蜀地。

至此,刘秀、隗嚣、公孙述三方势力,进入到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

现在汉军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粮草不足。如果现在进攻凉州,能在短时内结束战事还好,一旦战事拖久,汉军将面临着无粮可吃的困局。

长安,未央宫。

刘秀和众将齐聚一堂。刘秀皱着眉头地说道:“现在我军粮草,已日益紧张,再次出兵汉阳,非明智之举,诸卿以为如何?”

吴汉说道:“陛下,只要司空能再运送二十万石粮食到三辅,我军便可兵伐汉阳!”

祭遵摇头,说道:“吴公,我军出兵之前,司空已一再警告,国库空虚!”

吴汉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想,司空还是有办法凑集到足够粮食的。”

以前宋弘就总说,国库空了空了,可到他们出征的时候,不还是弄出了足够的粮草吗?

祭遵苦笑,说道:“恐怕,现在司空是真的没办法再弄出二十万石粮食了。”

二十万大军讨伐隗嚣,二十万石粮食是最基本的粮草保障,凑不齐二十万石粮食,这仗根本没法打。

刘秀说道:“前两日,我给司空传去一封书信,司空说,现在国库之粮草,已不足五万石。”要弄出二十万石的粮食,谈何容易?

吴汉小声嘟囔道:“也许司空又是在哭穷。”

闻言,刘秀不满地瞪了吴汉一眼,军机大事,事关二十万将士的生死存亡,宋弘又岂敢谎报?

冯异拱手说道:“陛下,粮草不足,不能轻易动兵,微臣以为,当等到秋后粮收,再出兵汉阳!”

刘秀沉吟未语。祭遵说道:“臣启陛下!”

“讲!”

“陛下,微臣以为,现在,我军当于三辅屯田才是。”

见刘秀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祭遵继续说道:“大司马可率部于长安屯田,公孙可率征西军于漆县屯田,我部可于汧县屯田。”

长安这里有现成的屯田区,一直以来,征西军都在长安附近屯田。

漆县位于长安的北面,与安定郡相邻,也是在泾水沿岸,水源丰富,土地肥沃,适合屯田,而汧县则是在渭水边,也同样适合屯田。

刘秀想了想,问道:“子颜、公孙、伯昭,你们以为呢?”

吴汉、冯异、耿弇相互看看,齐齐向刘秀躬身施礼,说道:“微臣附议。”即便吴汉再好战,也无法让将士们饿着肚子去打仗,没有粮食,一切都是空谈妄想。看到他们三人都支持屯田,刘秀点点头,说道:“好吧,就依第孙之见,你部于汧县屯田,征西军于漆县屯田,大司马率京师军,于京兆屯田。”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十七章 局势平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