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十九章 换帅之后

第一千一十九章 换帅之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周宗替换王元已成定居,现在王元说再多也没用了。王元仰天长叹一声,对周宗说道:“周将军,以我军之战力,与西征军正面交锋,实难取胜,周将军切不可贸然出战,

一定要伺机而动,有十足之把握后,再去谋战!”

“我知道。”周宗点点头,问道:“王将军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王元想了想,说道:“鸟氏是我军在安定之根基,不能有失,鸡头谷、薄落谷是汉阳和安定之间的门户,乃重中之重,一旦被断,后果不堪设想,周将军慎之!”

周宗应道:“王将军,我都记下了。”

王元又仔细琢磨了一番,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向周宗拱手说道:“十万将士,现,就拜托周将军了,我……我该去向大王复命了!”

周宗拱手还礼,轻叹一声,说道:“王将军……一路保重!”

王元苦笑,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周宗替换王元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冯异那里。得知这个消息,西征军将士和耿舒都有些莫名其妙,临阵换帅,难道隗嚣不知道这是军中之大忌吗?

众将纷纷来到中军帐,找冯异商议此事。

看着众人一脸疑惑的样子,冯异淡然一笑,说道:“我们无需弄明白隗嚣为何用周宗替换了王元,我们只需知道,接下来我们的对手不再是王元,而是周宗。”

冯异对隗嚣麾下的将领都挺熟悉的。他了解王元,也同样了解周宗。

耿舒看着冯异,问道:“大将军,周宗这个人如何?是不是比王元更难缠?”在他眼中,王元是个治军、统兵都堪称出类拔萃的将帅,就是用兵稍微谨慎了一些。

在汉阳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王元的谨慎,有时候的确会让他丧失不错的战机,但同样的,你想在王元身上占到便宜,非常之困难。

“周宗啊……”冯异眼珠连转,慢悠悠地说道:“与王元相比,周宗要稍微差一点。”

众人互相看看,纷纷说道:“这么说来,这个周宗也不太好对付。”

冯异乐了,摆手说道:“正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稍顿,他深吸口气,正sè说道:“三日后,我军开始撤兵!”

“啊?”诸将闻言,脸sè同是一变,下意识地问道:“大将军,我军要撤到哪里?”

“回漆县,继续屯田!”冯异理所当然地说道。

耿舒下意识地跨前一步,问道:“大将军,安定……我们不守安定了吗?”

冯异乐呵呵地说道:“周宗替换了王元,安定已固若金汤矣!”

众人面面相觑,固若金汤?yīn磐城内的县兵,连千人都不到,己方若是撤退,守军不到千人的yīn磐,能抵挡得住十万隗嚣军?哪来的固若金汤?

三日后。

西征军的中军和后军没有动,还驻扎在yīn磐城外,而前军则后撤了三十里。

汉军方面如此大规模的异动,自然是第一时间传到对面的隗嚣军大营。现在王元已经离开,周宗全面接管大军。

听闻消息,周宗倒吸了口气,西征军的前军撤退,而且还撤退了三十里,这是什么意思?他问报信的探子道:“你可看清楚了?”

“回禀大将军,千真万确,小人亲眼所见!”斥候单膝跪地,插手说道。

周宗坐在那里,脸sèyīn晴不定,过了好一会,他又问道:“敌军是向哪个方向撤退?”

“东南方。”

“东南方……”

“回禀大将军,看起来,敌军是打算退出安定,返回漆县。”斥候正sè说道。

周宗站起身形,来大帐里来回踱步。难道,王元一直苦苦等候的战机终于出现了?西征军开始分兵了?

营帐中,其他的将领们纷纷说道:“大将军,西征军的前军撤退三十里,这可正是我军主动出击的好机会啊!”

要知道在一支军队里,前军的作用是刚正面的,军队里最精锐、最精华的将士,都在前军,中军将士的战力稍差一些,后军将士的战力为最差。

现在西征军的前军后撤了三十里,只剩下中军和后军,隗嚣军众将的心里,皆是雀跃不已。

周宗也是一阵心跳加速,血液沸腾,不过与众将官相比,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己方现在所对面的,那可是西征军,统帅可是冯异,冯异用兵,向来诡谲,神鬼莫测,他现在送给己方这么大的战机,恐怕,肚子里没憋着什么好水吧。

思前想后,周宗令斥候再探再报,己方大军,还是暂时按兵不动。

对于周宗的将令,将官们皆是心生不满。

有与周宗关系不错的将官意味深长地提醒道:“王将军因为迟迟不肯出战,导致大王猜忌,群臣弹劾,周将军可切勿重蹈覆辙啊!”

这句话倒是把周宗惊出一身的冷汗。这十万大军的统帅,并不好做,后面有大王和群臣的压力,正面有西征军的压力,战不能战,不战又不行。

眼下,周宗总算是感受到了来自敌我双方的双重压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翌日,汉军又撤。这回,汉军是前军不动,中军和后军后撤了三十里。

随着西征军中军和后军的撤退,局势一下子变得明朗了,西征军不是要分兵,而是在做整体后撤。

只不过西征军的撤退十分谨慎,先撤前军,再撤中、后军,这是有层次,稳扎稳打式的后撤,即便有敌军趁势来袭,西征军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慌乱手脚。

随着西征军撤退,yīn磐城完全暴露在隗嚣军面前,对于隗嚣军而言,yīn磐已是垂手可得。

不过仅仅拿下一个yīn磐,那已不是隗嚣军现在想要的战果,击溃,甚至是全歼西征军,这才是隗嚣军目前最想要的战果。

若是能达成这样的战果,那么这支隗嚣军,就是立下了不世之功,很有可能会名垂青史。作为全军主帅的周宗,这时候终于按捺不住,下达了全军进攻的命令。

十万隗嚣军,在周宗的统帅下,一路南下,追击撤退中的西征军。

不日,在三辅和安定的交界处,隗嚣军终于追上了西征军。隗嚣军是十万兵马,西征军是七万兵马,另外三万的前军将士,已经在前一天撤回到三辅。

面对着如狼似虎的隗嚣军,冯异倒是不慌不忙,指挥后军充当前军,迎战敌军。

对于冯异把最弱的后军当成前军来用,隗嚣军将士们无不是喜出望外,这一仗,基本不用打,便可判定,己方可获得大胜。

结果上到战场,双方针尖对麦芒的打起来,隗嚣军才突然发现,己方过于乐观了,即便是西征军的后军,战力都超乎想象的强悍。

只见西征军前军的阵营里,找不到一个老弱病残,个个都是精壮魁梧之士,打起仗来,人们不要命的往前推进,其势头锐不可当。

双方的这一场大战,由上午一直打到傍晚,鏖战一天,隗嚣军伤亡惨重,皆上下将士,皆疲惫不堪,这时候,隗嚣军已萌生退意,打算先休战,明日再战。

但在战场上,你能不能休战,不是靠你一方决定的,而是靠双方共同来决定的。

对面的西征军,根本没有停战、休战的意思,攻势如潮,还在一轮接着一轮的发起进攻。

入夜,双方的交战依旧在继续,这一夜,对于隗嚣军而言,可以称得上是无比漫长的一夜。

第二天天亮,隗嚣军猛然发现,西征军对己方已逐渐形成了包夹之势,西征军的左军和右军都已推进到隗嚣军的两翼,此时,西征军的阵型已然呈现出凹字型。

很难相信,兵力少的一方,对兵力多的一方,竟然形成了包夹之势。估计普天之下,也只有骁勇善战的西征军能做到这一点了。翌日的战斗,双方之间的战线更长更广,交战也更加的激烈、残酷。这时候,双方将士已经足足鏖战了一天一夜,西征军将士还能抗得住,但隗嚣军是真的抗不住了,前

军将士几乎快要伤亡殆尽,后续上来的将士,战力大打折扣,扛不住西征军的猛攻,人们开始成群成片的向后溃败。

周宗指挥中军将士,向前方顶,无论如何,也要止住前军的溃败。

恰在这时,隗嚣军的后军大乱,原来是耿舒率领着幽州突骑,不知何时已绕行到隗嚣军的背后,对隗嚣军的后军发起突袭。

从前军退下来的伤兵,现在都在后军,人们哪里能想到,自己的背后会突然杀来敌军,而且还是速度极快的幽州突骑。

三千幽州突骑,将隗嚣军的后军冲杀得大乱,大批的兵卒,溃不成军,四散奔逃。

后军一乱,中军跟着乱,中军乱,前军大乱。

本就在苦苦支撑的隗嚣军,这一下是彻底扛不住了,溃败之势,由前、后两军开始,迅速蔓延到中军,都不到半个时辰,就成了全军大败。

周宗是想止住己方的溃败之势,但是没用,全军上下,已没几个人能听他的指挥了,将士们都在拼了命的往后跑,逃避西征军的追击。

隗嚣军的阵营,俨然成为一片散沙,放眼望去,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光是人们因自相践踏而造成的伤亡,就已不计其数。

面对着如此混乱不堪的敌军,难得可贵的是,西征军的阵营没有出现丝毫的骚乱。

没有人不顾己方的整体阵型,贸然冲出去,追杀敌军抢功,西征军阵型依旧保持着原状,步步推进,碾压敌军。不得不说,在冯异的调教下,西征军是汉军当中,为数不多的,极为成熟的作战军团。胜,我保持着阵型,追杀敌军,不给敌军一丝一毫反败为胜的机会;败,我亦保持

着完整阵型,有条不紊的后撤,不给敌军进一步扩大战果的机会。荣辱不惊,哪怕泰山压顶,亦不为所动。

隗嚣军和汉军的这一场大战,是隗嚣军主动来攻,汉军回头迎战,结果一战打下来,隗嚣军大败,汉军大获全胜。

只此一战,隗嚣军的兵马折损一半有余,五万多将士,要么战死,要么被俘,要么被打散,余下的四万来人,在周宗的带领下,仓皇逃走。

冯异指挥着麾下兵马,趁胜追击。周宗逃回到yīn磐附近,连城都没敢进,率部绕城而过,一路北上,直奔鸟氏县。

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将,冯异又哪会给敌军顺利逃走的机会,率部追击,同样奔鸟氏而去。隗嚣军败得太惨了,沿途之上,丢弃的伤兵、辎重、粮草、盔甲武器不计其数。光是沿途捡物资,便已让西征军赚了个盘满钵满。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十九章 换帅之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