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八章填海

第七十八章填海

剑网恢恢,那些如线如丝的剑意再如何凌厉紧密,也不可能挡住所有的海水。

大海落下的势头不复先前那般可怕,但就像被不断拧紧的湿毛巾,看着明明快要干了,却总还是在不停地淌水。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在这层数十里方圆的无形剑网之上,铺上石头与泥沙之类的事物,再用阵法或者符文将其凝结成块,等于是在大漩涡的底部重筑一片地壳。

巨人祖上负责疏浚天地通道,他自然也擅长这种事情,半跪在大海里,不停地从身后挖出大块的岩石与泥沙,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剑网的上面,从远处看去就像是海上的一座大山,却被风吹着不停地摇摆。

他的手掌很大,一捧岩石便是一座小山,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便把能大海入冥的通道堵住,问题在于海底的岩石数量有限,挖了没多会儿便到了底,险些再次弄出一个洞来,只好另外选择一个地方。

暮sè渐深,巨人缓慢在海面上移动着,带起无数巨浪,挖出无数巨石,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把海填平。

在冥界里,那条绵延数百里的山川挡住了向冥河而去的海水,其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溃口,一座大佛坐在那里,任万重浪拍打,自巍然不动。

终究还是有些海水顺着石缝流向了远方,冥河里生起缕缕青烟,两岸到处都是没有呼吸的尸体,冥部两大势力的军士与无辜的民众,哭喊着向远处逃去,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场灾难。

世间最大以及最伟大的两个人正在沉默地、孤单地拯救着这个世界。

那个曾经最冷漠、最沉默却已经救了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暮sè渐隐,夜sè骤深,满天繁星露出面容,星光洒落在黑暗的海面上,让那些轰隆的水声变得更加令人心悸。

满天星光微折,终于有人赶了过来,来的是位圣人。

布秋霄昨日成圣,为了堵住罡风入冥的通道耗尽了心血,接着又被白真人偷袭重伤,但还是最快赶到了这里。

鲜血涂满了布衣,被星光一照,没有半点血腥味与煞气,反而显得圣洁无比。

巨人看了布秋霄一眼,心想这个人类还算强大,只是一个也解决不了问题。

布秋霄看着巨人有些吃惊,看着他在做的事情,顿时生出很多敬佩之意,只是心想就凭你我二人恐怕也填不平这海。

天边忽然出现了数道剑光。

来的是广元真人、南忘以及三名布秋霄不认识的老者,但从对方的剑意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也是青山宗的通天大物。

巨人对青山剑意很熟悉,而且有种天然的亲近感,对着那些剑光喊了一声阿加。

数道剑光折转而回,没入数百里外的海底,开始进行切割。

本应是尖锐的飞剑切割声,被海水一隔显得有些发闷,轰隆作响。

布秋霄明白了巨人的意思,也向那边飞去,与青山宗的道友联手进行搬山填海。

……

……

满天繁星,从不眨眼,只是平静或者说冷漠地注视着海面,仿佛在嘲笑那些生命徒劳的努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些星星可能疲惫了,消失在了晨光里。

晨光渐盛,时间继续流逝,直至暮sè再次来临,大海那边又来了数道剑光还有十余道法宝的光毫。

那边是朝天大陆。

各宗派的强者们陆续赶到了这里,甚至连风雨飘摇里的中州派也来了一位炼虚境的大长老。

这些修行强者们看着如山般的巨人,自然生出惊骇之意,下意识里便要进攻,被布秋霄拦了下来,让他们按照巨人的指挥,去大海各处搬运海底的山脉来此间填海。

那位中州派的炼虚境大长老与布秋霄低声说了几句话。

布秋霄这才知道中州派的内乱已经结束。

谈真人向来低调温和,却没有想到这次行事极其雷厉风行,不顾重伤之身,先是镇压住了麒麟,又请出了云梦后山的两名老人,处死了任千竹等几名长老,在最短的时间里稳定住了局面。

“掌门真人伤势颇重,可能要百日之后才能赶至此间。”那位炼虚境大长老低声说道。

布秋霄看着下方的大漩涡,眼里流露出忧虑的神情,心想景阳真人留下的这道剑网能撑住一百天吗?

暮sè消失,夜sè再至,星星继续出来嘲笑这个人间。

海底的山被飞剑与法宝断开,然后运到大漩涡处,由巨人小心翼翼地捏碎,散到剑网之上。

布秋霄不再与参与搬山填海,坐在大漩涡上空的云里,用圣人血不停写着符文,让剑网之上的那些碎石与泥沙凝为一体。

修行界的强者们继续沉默地拯救着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看星星一眼,没有时间也是不屑。

晨光再次照亮海面,红暖一片,天边来了一朵更红的莲云,禅子终于从遥远的雪原那边赶了过来。

疲惫至极的布秋霄精神一振,紧接着他看到了一幕难以忘怀的画面。

无数道剑光与法宝豪光正从天边慢慢飞来,还有数十艘剑舟云船,当然也有一茅斋的苦舟。

在大海远处,数百艘来自蓬莱岛的宝船也在向着这边而来,在碧蓝的海面上留下数百道白sè的浪花,画面看着壮观至极。

当这个世界将要毁灭的时候,所有的人族修行者都赶了过来,甚至还有一些大妖。

他们的能力手段可能远没有布秋霄与南忘等人强大,但人数够多。

只要他们不停地去做,相信总有能填平这片大海的一天。

……

……

落入冥界的海水在两天前便已经漫过了那道山脉,那些绕到山脉两头的海水变成无数条细流向着冥河而去。

那座大佛提着巨大的铁刀行走在沼泽般的田野间,斑驳的脸上满是沉静,并没有太多的悲痛,可能是因为他在不停地呼吸,想要把那些青烟全部吞进肚子里的原因,无法做出太多表情。

远处的黑山里,难以计数的冥界子民躲在崖洞间,互相拥抱着哭泣,矮小的身躯瑟瑟发抖,不知道那些可怕的青烟什么时候能被风吹到这里来。

大祭司死了,冥师重伤不知道在哪里,冥部强者也是死伤惨重,各自逃散,根本没有人来理会这些可怜的普通冥众。

第二次落入冥界的海水与冥河接触的不多,青烟也大多停留在地面,只有很少的部分向着天空而去,随着微风穿过通天井。

一道身影从青烟里落下,五彩的衣饰在灰暗的世界里显得无比醒目。

阿飘闪亮登场。

无数道视线落在天空里的她的身上,包括那些在隐蔽处的很多情绪复杂的视线。

过去一百年里,她一直以冥皇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但除了冥师的那些部属,还有很多冥部子民不肯认同她的身份,尤其是大祭司那边的强者们,因为她没有冥皇之玺。

冥界里的风雨极少,此刻却忽然狂风呼啸,吹拂着她的黑发,像利箭一般向后方刺去。

因为她的手里多出了一件事物。

那件事物从形制上来看是件玉玺,通体幽暗,散发着难以想象的魔力。

这便是离开冥界数百年的冥皇之玺!

感受着那道绝对无法伪造的气息,很多冥界子民不顾青烟的威胁,纷纷从崖洞与树后跑了出来,跪在地面,对着天空里的阿飘连连叩首,哭喊着请求冥皇拯救她的子民。

阿飘看着黑山明水之间的世界,看着那些正在受苦的子民,眼里流露出愤怒的情绪,望向那些隐僻的地方,沉声喝道:“还不给我滚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散发着幽冷气息的冥将从一间民居里走了出来,啪的一声跪到了地下。

紧接着,越来越多还活着的冥部强者们都走了出来,包括那些曾经忠于祭司的强者们。

“都随朕来。”

阿飘面无表情向着远处飞去。

数百名冥界强者赶紧跟上。

在路途中又有更多的冥界强者们现身,加入了这个队伍。

前方的田野已经变成了沼泽,海水不停向前而去。

那座大佛在其间行走,手持铁刀,不停起山。

看着那个身影,所有冥界强者的眼里都流露出恐惧与敬佩的神情。

“你们随刀圣大人修山为堤。”阿飘说道。

有位冥界强者说道:“就算山再长,终究也会被海水绕过去。”

阿飘说道:“白痴,难道你不会把这道山连成一个圆?”

那名冥界强者无奈说道:“陛下,就算连成了一个圆,海水若不停落下,终究还是会漫过山顶。”

阿飘抬头望向还在不停落着暴雨的天空,说道:“那就要看人族那边什么时候能堵住了。”

……

……

冥界没有太阳,也没有星辰,很难确定时间的流速。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天空里落下的暴雨忽然变小,然后某一刻、全无预兆的某一刻,就这样完全消失。

数千名冥界强者已经累到了极点,甚至活生生累死了好些,神思已经恍惚到了极点,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曹园收回铁刀,缓慢地抬头望向天空,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大海入冥的通道堵住了。

直到很久之后,冥界的人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相信发生了什么事。

首先响起的不是欢呼声,而是哭声,冲天而起,那是劫后余生,是死里逃生,是活着。

落入冥界的海水被那道连起来的山脉围成了一座大湖。

这座大湖没有任何风景可言,只是浩瀚。

冥界称之为呼伦。

意思就是海一样的湖。

阿飘来到呼伦湖畔,看着碧蓝的海水,想起了心胸如大海一般宽广的先生。

先生,您究竟在哪里呢?

……

……

(倒数第二句可以手动狗头一下。)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填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