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85 符文之墙

1585 符文之墙

走出山洞,山涧对面的平地上聚集了一大群东山人,领头的是东山部落的酋长东山波丽。

宁涛第一次亲眼看见她,皮肤很白,身姿窈窕,两只眼睛大大的,居然也是金sè。最醒目的却是她额头上的一只角,那角七八寸长,一指头粗细,微微弯曲,通体晶莹剔透,就像是一件水精装饰品一样。

不只是东山波丽,东山部落的女人都有一只角,包括部落里的小女孩也不例外。

东山部落的男人的额头上都长着一只竖眼,没有眉毛,有的睁着,有的闭着,看上去颇为诡异。一些年长的,白胡白发,让人看久了就会产生是无的错觉。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那些老人如此像无,东山波丽自称东山人是无的信徒子民,且是这个空间世界唯一的智慧生命,这事蹊跷,恐怕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回头还要调查一下。”

之前看不见人,感应不到符力能量,也就无从调查,现在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希米亚皱起了眉头:“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宁涛说道:“我们待在他们的圣地里,他们守在外面也很正常,我们过去吧,说两句然后去符文墙壁下看看。”

希米亚点了一下头,正要召唤神云,宁涛却制止了她:“我来试试。”

“你不是不能召唤神云吗?”希米亚说。

宁涛说道:“炼化了符力能量,我试试看能不能召唤我的神云,如果能,那么我的法术也能在这里正常使用。”

说完,他的神念一动,一朵金sè神云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希米亚笑着说道:“这下方便多了,你载我过去吧。”

她迈步上了宁涛的神云。

宁涛神念一动,神云涌来,载着他和希米亚飞过山涧,来到了山涧对面的空地上,居高临下他不仅将空地上的所有的东山人尽收眼底,就连东山部落也尽收眼底。不过那部落却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惊喜的感觉,那只是一个简陋的部落。

东山波丽带领族人跪了下去,七嘴八舌的说着赞美神的语言,场面有点乱。

宁涛也不想听这些赞美的语言,他开口说道:“我和我妻子在你们的圣地里见到了你们的先祖,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我和我的妻子已经赐福了他们,他们的灵魂现在很安详。你们都回去吧,我和我的妻子出去一下,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这就有点扯了。

可扯不扯希米亚一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宁涛这一句话里三次提到了“我和我的妻子”,每一次从他的嘴里听到的时候,她的心就会被触碰到,越来越柔软,而且泛甜,那感觉就像是喝了蜂蜜酿造的酒一样。

然后,她的脑海之中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宁丹妮的面孔,那小家伙满脸笑容,张开手想要她抱。

孩子,永远是夫妻之间的纽带。

她和宁涛之间的纽带就是宁丹妮。

她的赎罪之旅还没有走完,她付出的也远远不够偿还她所犯下的罪孽,可收获到宁涛的原谅和认可,她觉得她就是现在被无杀死了,她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她看着宁涛笑了,那

笑容难得温柔。

宁涛驾云飞出山谷,往着东边飞去。

希米亚却还看着宁涛笑。

宁涛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蛋,不解地道:“你一直看着我笑,你在笑什么?”

希米亚笑着说道:“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个神虽然脸皮厚,也够下流无耻,但有时候也挺讨人喜欢的,难怪那么多女人跟着你,对你死心塌地。”

宁涛微微呆了一下,忽然伸手搂住了希米亚的小蛮腰。

什么都没说,也不需要说,有这个动作就够了。

希米亚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你……”

送子神就是这样的,你给他三分颜sè,他就可以拿去开染坊。你给他一根竹竿,他就能顺着竿子爬到顶上。

宁涛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希米亚。

希米亚没能坚持过三秒钟便不敌宁涛的眼神,将头埋在了他的肩头上。

论泡妞的法力,如果送子神认第二,这个宇宙谁敢认第一?

不过这温馨浪漫的画面并没有持续多久,金sè神云转眼就飞到了东面的符文之墙下。宁涛老远就看到了那墙,与他上次看见的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希米亚从宁涛的肩头抬起了头来,脸上是一副困惑的表情:“我能感觉到符文之墙的存在,可是……”

宁涛讶然道:“你还是看不见它吗?”

希米亚点了一下头:“我看不见,我之前来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样子,这还是我身上没有造化之印的原因吗?”

宁涛说道:“或许,但我不能确定。”

希米亚说道:“我以为与你那样修炼了符力能量之后,我会有所不同,现在看来……我好像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倒是你的变化很大啊。”

宁涛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道:“或许,这与你的符文之身有关,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你能看见东山人,也能看见部落和那些书,可我却看不见。我能看见这符文之墙,你却看不见。我在想,你本身就是符文之身,你炼化了符力能量大概只是让你变得更强,但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巨大的变化。”

希米亚叹了一口气:“或许吧,不过我看不看得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看见就行了。”

金sè神云降落在了符文之墙下的一座山峰上。

宁涛收了金sè神云,迈步向符文之墙走去,随着他的脚步,符文之墙所释放出来的符力能量也逐渐强烈。

“爱妻,你看见了什么?”宁涛在墙下停下了脚步,问了一句。

希米亚却没有回应,不过她还是来到了宁涛的身边,与他并肩站立,面对着她看不见的符文之墙。

宁涛移目看了她一眼:“怎么不说话?”

希米亚这才开口说道:“不要叫我……爱妻……我还没有答应你。”

宁涛笑了笑:“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事。你放心,日久生情,你会答应我的。”

希米亚移目看着宁涛:“日久生情是什么意思?”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才开口解释:“那个,日久生情的意思就

是……在一起的日子久了,感情就会越来越深。”

“哦,我还以为你又在暗示我什么。”希米亚说。

宁涛:“……”

希米亚的视线又回到了符文之墙上:“你刚刚问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山坡,还有山坡上的树木、野草。再远一点还是山,一眼看不到尽头。”

她描述的是站在山峰上眺望远方的正常情况,可在宁涛的眼里眼前却没什么山坡和连绵起伏的山峰和森林,只有一面由天之符文链条构成的墙壁,左右两侧一眼看不到尽头,往上也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说眼前是幻境,那得是什么级别的幻境才能迷惑住希米亚这样的造物主?

“那你看见的是什么?”希米亚问。

宁涛说道:“符文之墙,它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墙后有什么东西,往左往后,往上都是符文之墙,我也是一眼看不到边际。”

“我之前想说的就是这个,我来这里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身前有能量屏障,可我看不见。”希米亚说,她想了一下,又补了一句,“要不我穿过去试试。”

“不,这样太危险了。”宁涛一口就拒绝了她。

希米亚看着宁涛:“你关心我?”

宁涛苦笑了一下:“你是我孩子的妈,我不关心你我关心谁?”

希米亚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我跟你说过,这是我的赎罪,你不要拦着我,你看着就好。”

话音落下,她迈步走向了符文之墙。

她距离符文之墙就一步的距离,宁涛反应过来,伸手去拉她的时候,她的一条腿已经伸进符文之墙里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大型法阵激活或者反制的情况出现,甚至没有什么明显的能量波动。

而更为诡异的是,宁涛能看到那只伸进符文之墙里面的大长腿。

希米亚似乎也能看见,不然她应该会有别的反应。

“松开我吧,这是我的赎罪之旅,你不能干涉。”希米亚说。

宁涛松开了她的手。

希米亚冲宁涛露出了一个笑容:“如果我能走回来,我就答应你,去做宁丹妮的母亲。”

“我等你回来,小心啊。”宁涛叮嘱了一句,他比希米亚还要紧张。

希米亚自然而然的迈过了符文之墙。

就在她整个人都迈过符文之墙的时候,宁涛看不见她了,她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凭空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紧接着,他便感应不到她的存在了。

“希米亚?”宁涛叫了一声。

符文之墙金芒闪烁,一串又一串符文链条从天而降,进入地面,消失不见。

希米亚没有回应。

宁涛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符文之墙,心里暗暗地道:“你千万不要出事,你一定要回来,你还要和我一起去杀无,你还要抚养宁丹妮长大……”

他本来是来调查真相的,可是希米亚进入符文之墙后他的心就乱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调查什么真相。

看网友对 1585 符文之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