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90章 杀无

1590章 杀无

身后什么都没有。

就在那一刹那间,无瞬间突破了他和宁涛之间的距离,一拳轰向了宁涛的胸膛。

那拳头干瘦,拳头上包裹着墨汁一般浓黑的黑暗能量,还有闪烁不停的0和1天之符文。他的神力也是融合了符力能量的神力,与宁涛的造化之力融合符力能量相比,却是处在另一个极端的终极能量。

拳头还没有轰在宁涛的胸膛上,宁涛胸膛上的元素神甲便如重压下的玻璃一样分崩离析,他的胸膛甚至也出现了明显的凹陷的迹象。

这是无的绝对领域,他主宰一切,这个空间的能量也为他所用!

可是,宁涛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就在无的拳头即将轰在他的胸膛上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子突然横移了半步,避开心脏要害,同时一掌戳向了无的腰。

嘭!

无的拳头轰在了宁涛的胸膛上。

宁涛的胸膛轰然凹陷了下去,一口金sè的神血也脱口喷了出来。不过他的掌刀也在中拳的那一瞬间扎进了无的腰部,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混合的神性能量也掌刀之中轰进了无的腹腔内部。

噗!

无的腰部金sè神血喷涌,内脏碎裂。宁涛被他一拳轰飞,而他也踉跄倒地。

宁涛飞出一段距离之中在空中一个翻腾,落脚地上,凹陷的胸膛快速鼓起,断裂的肋骨也修复完好。

无却还跪在地上,神sè痛苦。他的腰烂得一塌糊涂,金sè的鲜血和内脏的碎块不断的从伤口之中涌出来,在空气中停留不到两秒钟之后又化成一个个天之符文蒸发。

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混合,那就是一把专杀符文之身的刀。

宁涛向无走去:“我说你怎么就不长点记性,你骗了我那么多次,有一次成功了吗?你刚才这个套路,我三岁的时候就会了,你居然还拿来骗我?”

无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他怎么也站不起来,只要他一动,那恐怖的伤口就会流出更多的血和内脏碎块,腰部分解的速度也会更快。

可就算他静止不动,等待他的也是死亡。

宁涛在无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右手握拳,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从拳头上涌出来,犹如金汤一般包裹着他的拳头。10天之符文在金汤之中流动,金芒闪闪,如同是一颗颗璀璨的星辰。而这些星辰又串成了一条条金线,纵横交错,散发着神秘而又诡异的气息。

无直盯盯的看着宁涛的拳头,奇怪的是眼神之中没有恐惧,只有惊讶和困惑,他说了一句话:“等等,你掌握符力能量这事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可你这是……什么能量?”

宁涛笑了笑:“你不是说这是你的绝对领域,你掌控一切,就连我的心里在想什么你都知道,你还问我这是什么能量?”

无的嘴角涌出了一口金sè的神血,那金sè的血珠还没有掉在地上便化作了一个个1和0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一口血不知道是被气出来的,还是因为伤势加重吐出来的。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蔑笑:“原来你是在吹牛逼呀,那你在猜猜我

这只拳头,什么时候落在你的脑袋上?”

无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我明白了,这能量是你和希米亚睡过了,所以才得到的,是吗?”

宁涛说道:“这不是你的绝对领域,虽然你很想将它变成你的绝对领域,可是你做不到对不对?”

两个神,各自说着各自的话。

这画面,这哪里是什么决斗,这简直就是一场猜谜语大赛。

而这大赛还在进行。

“上天怎么会赋予你这样的天赋?你和西希米亚睡觉,却还能修炼出这样的至高级的神力。”无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虽然我不近女sè,可我也羡慕你这变态的能力。”

“这神庙才是你的绝对领域,我来到这个空间也有些时间了,你躲着不见我,你是怕我,还是有什么yīn谋诡计?”宁涛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尤其是无露出这个奇怪的笑容的时候,可是他也猜不出来。

“哈哈哈……”

“你笑什么?”

无说道:“我笑你太天真,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什么话?”

“你付出一切代价想要得到的答案,它有可能是你不要的答案。”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这话不只是无跟他说过,希米亚也跟他说过。不过无论是无还是希米亚,他们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仔细去琢磨,因为他觉得这不过是忽悠人的说辞。可是无在这个场合下说出来,却又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他的心中又多了一丝困惑。

所以,这举起的拳头迟迟没有落在无的脑袋上。

无的脸上还保持着那奇怪的笑意:“你以为你赢了吗?你没有。你猜的没错,这天之符文空间不是我的绝对领域,这神庙才是,在这里你杀不了我。我们两个终究只能活一个,可那个人是我,不是你。”

“我在问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宁涛的声音里带着威胁的意味。

“哈哈哈……我也想知道。”无说。

他的话音刚落,宁涛的拳头就抽在了他的脑袋上。

嘭!

一声巨响,无的脑袋连带他那瘦弱的身子一起,顺着宁涛的拳头轰击的方向轰然爆碎,那画面就像是用盆子泼出去了一盆子猪肉炸酱。

无就这么被打爆了,百分百的肝脑涂地。

不过就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泼在地上的和还在空中飞舞的血肉碎块全都化作了一个个金sè的符文,然后雪花一般消融了。

一转眼,地上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一粒血肉碎块,也没有一滴血迹。给人的感觉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杀人现场,而是一个刚刚打扫过的地方。

若是以前,无此刻恐怕已经还原了。

可是这一次并没有,神庙的虚空之中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天之符文涌现出来构成身体。

无就这么死了吗?

明明是自己一拳打爆了无,也没见他还原,可宁涛心中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不相信无就怎么轻易的被他

打死了。

他就站在神庙大门前的空地上一动不动,没有进神庙,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杀死无,这是他的终极目标。

现在这种情况,虽然他不太相信,也不太确定,可无的的确确被他一拳打爆了,而且没有还原。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没死的怀疑也渐渐变淡了,与之同时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也却在慢慢增强。

一直以来,他最最想做成的事就是杀死无,拯救三界众生。然后带着他的妻儿找一个世外桃源,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现在这个理想差不多已经实现了,就只差他带着他的妻儿去隐居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感到空虚了。

往后余生就只剩下生孩子和带孩子的事情了吗?

虽然这是送子神应该履行的神职,可突然没有奋斗的目标,他一下子就失去了方向感。

无敌最寂寞,从今往后,放眼整个宇宙,谁还是他的对手?

没有对手,没有困难,想干什么干什么,想要多么美丽的世外桃源,自己动手造一个星球就行了。可是,这样的生活与玩单机游戏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人生就像是在打单机游戏,而且还输入了无敌的作弊代码。

过了好一会儿,无还是没有还原。

这神庙也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发生。

一个时间里宁涛结束了发呆的状态,他瞅了一眼敞开的大门,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往大门走去。

这个时候他觉得无应该是死了。这座神庙之中就算有什么法阵陷阱,他破了就是。而且,无虽然死了,可是他心中还有许多困惑没有解除,他想进去看一看,或许就能解除他心中的那些困惑。

你付出一切代价想要得到的答案,它有可能不是你想要的答案。

宁涛的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无说的这句话,越想越奇怪。

他走进了神庙的大门之中,眼前是极其空旷的大道,一直通往神殿的尽头。

神殿的尽头处理着无的神像,好几万米高。他这1米85的小身板在那雄伟的神像面前,就像是一座大山上的一粒小石子。

这神庙的内部也有十几万米高,随随便便一根柱头都像是擎天巨柱。

神殿之中依旧有一个全息投影,那是三界的全息投影。

宁涛往三界的全息投影走去。

他在这个符文空间耽搁也有些时日了,不知道三界现在是什么情况,杀死无之后三界的危机是不是自动解除了,他希望能从那三界的全息投影上看出来,找到答案。

轰!

宁涛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沉闷的响声,他慌忙停下脚步,回头去看。

神庙的大门突然关上了。

宁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情逐渐凝重。

“哈哈哈……”无的笑声夫人在神殿之中响起,每一个方向都有,那怪笑的声浪层层叠叠向这边涌来。

无没死。

是啊,他怎么可能那样轻易的死去?

可是现在来想这个问题已经迟了。

看网友对 1590章 杀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