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十九章 应邀而来

第一千二十九章 应邀而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花非烟跨前一步,说道:“陛下,非烟先派些人手到冢岭山打探,或许能查出线索!”

刘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只需打探就好,一旦发现金丹和章儿的行迹,不要草率出手营救,立刻回报消息!”

“非烟明白!”花非烟应了一声,快步向外走去。

这一下午,刘秀都是心绪不宁,等待冢岭山那边能传回消息。刘章手下的侍卫们,还在冢岭山内进行搜寻,不过一下午过去,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晚饭的时候,看刘秀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洛幽小声劝慰道:“陛下也不用太过担心,婢子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刘秀苦笑,幽幽说道:“如果章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对得起大哥的在天之灵!”

洛幽默然,她在刘秀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清楚刘秀对刘章的看重和喜爱。

当晚,刘秀在床榻上辗转反侧,不知折腾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睡梦中,刘秀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四周都是迷迷茫茫的白雾,在前方的迷雾中,有一道熟悉的背影,即便对方没有回头,但刘秀很清楚,那就是大哥。

看到大哥,刘秀惊喜交加,使劲的往前跑去,想要追上大哥,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直不变。刘秀急得不得了,大哥为何不停下来等等自己?

他禁不住哽咽起来,边追边大声哭喊:“哥!大哥——”可前面的背影仿佛没听到似的,还在往前走着。

不知跑了多久,追了多久,当刘秀累得实在跑不动,不得不停下来时,前方的人也终于不再走了。

那人停下,转回头,刘秀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孔,那不是自己的大哥还是谁?刘秀从地上站起,大声喊道:“大哥,等等我!”

“要努力!”迷雾中的刘縯乐呵呵地看着刘秀,说道。

“大哥!”刘秀快步往前跑,想去拉住刘縯。

可在他的手马上要抓住刘縯的时候,后者身形一虚,突然化成一团白雾,与周围的白雾融合到了一起。

刘秀用力地挥挥手,面前的白雾消散了一些,可四下搜寻,哪里还有大哥的身影?

这时候,刘秀一下子惊醒过来,躺在床榻上的身子猛的坐起,呼哧呼哧地剧烈喘息着,心脏嘭嘭嘭跳得厉害。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寝殿,空荡荡,除了他,再无他人。

刘秀感觉自己的脸颊凉凉的,抬手一摸,脸上早已全是泪痕。

章儿有事,自己却不作为,大哥这是在怨怪自己啊!刘秀眼圈红了,泪眼禁不住又掉下来。

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再梦见过大哥,这次章儿出事,自己突然又梦到大哥,这不就是大哥希望自己去救回章儿吗?

刘秀在旁拿起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飘身下床,快速穿戴。没有大哥,也就没有今日之刘秀,章儿出事,他绝不能坐视不理。

这一场梦,倒是让刘秀下定了决心,哪怕直面金丹,哪怕和金丹拼个你死我活,他也把刘章救出来。

刘秀都穿戴好,拉开房门,慢慢走了出去。今晚是张昆当值,后者跪坐在寝殿外的门口,身子依靠着门框,正在打盹。

他看眼睡着了的张昆,没有叫他,放轻了脚步和动作,回手把房门轻轻拉上。而后,他高抬腿,轻落足,穿过大殿,将殿门拉开一条缝隙,侧身闪了出去。

到了外面,他举目看眼张昆,这小子还睡得香沉,刘秀笑了笑,慢慢把殿门关闭。

他可不敢叫醒张昆,若是让张昆醒来,知道他要去冢岭山,估计用不上一时半刻,整个未央宫的人都得被他吵醒。

关好房门,刘秀一转身,被身后的四条黑影吓了一跳。他定睛一看,好嘛,洛幽、虚英、虚庭、虚飞四人一字排好,仿佛站岗似的,直挺挺地站在大殿外。

洛幽正要开口说话,刘秀抬起食指,做个禁声的手势。而后,他快步走下台阶,轻声问道:“你们不去睡觉,都站在这里作甚?”

虚英直言不讳地问道:“陛下要去哪里?”

见他们四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刘秀明白,瞒是瞒不过去了,开门见山地说道:“今晚,大哥来找我了!”

“……”洛幽无语。

“……”虚英、虚庭、虚飞更加无语。陛下啊,你大哥都死多少年了?

刘秀继续说道:“大哥说,章儿是他唯一的骨血,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章儿救出虎口!这些年,章儿过的太苦了……”刘縯遇害后,刘章的生活的确很苦,但话说回来,那段时间,刘章的日子苦,刘秀的日子更苦、更压抑,白天对人笑脸相迎,只有到晚上没人的时候才敢在被窝里偷偷哭

泣。

不过刘秀称帝之后,刘章也跟着翻身了,一跃成为太原王,成为天子最为宠爱的侄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刘章是没了父亲,但他有个好叔叔。

憋了半晌,虚英问道:“陛下一定要去冢岭山?”

刘秀正sè说道:“我必须得去!”

“属下随陛下一同前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不行,金丹说了,只让我一人去,而且,你们去了也会有危险。”

虚英语气坚定地说道:“要么,陛下带上我等一起去,要么,陛下现在就杀了我等吧!”

刘秀没词了,过了片刻,他长出口气,说道:“等到了冢岭山,我们见机行事!”

听闻这话,洛幽等人的脸上都露出喜sè,偷偷看眼虚英,暗暗挑起大拇指,关键时刻,还是虚英能在陛下面前强硬得起来。

他们一行五人,走的是东宫门,悄悄出了未央宫。然后五人骑马,由长安的东门出城,直奔冢岭山而去。

长话短说,翌日上午,一路疾驰的刘秀等人终于抵达了冢岭山。冢岭山是一大片的山脉,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边际,而且山中丛林密布,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翠绿。在这么一大片山林当中,想要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刘秀当然没有蠢到去搜寻金丹和刘章,他心里清楚,对方的目标是自己,既然自己已经到了冢岭山,那么,对方一直会主动来找他。

刘秀骑着马,走在前面,洛幽、虚英四人骑着马,跟在后面,他们一行五人,缓缓进入山道。

山道平坦,而且也宽敞,即便他们五人骑马并排走,都绰绰有余。

他们正往前走着,忽然,就听嗖的一声,刘秀双腿夹紧马腹,用力一提缰绳,战马咴咴嘶鸣,两只前蹄高高抬起。

啪!一支从树林中飞出的箭矢,在马腹的下方掠过,钉在道路另一边的一颗大树上。

“什么人?”虚英、虚庭、虚飞同时大喝一声,跳下战马,作势要钻进树林中。刘秀抬手,叫住三人。对方这一记冷箭,显然不是为了伤他。

虚英看向那支钉在树干上的箭矢,见上面还绑着一块布条,他快步走过去,将箭矢拔下来,解开布条,展开一看,然后将布条递给刘秀。

刘秀接过来,布条上写着四个字:堂庭山顶。

果然,对方果然主动找上了自己!看到这块布条上的字迹,刘秀反而长长松口气。

堂庭山是冢岭山脉中的一座山,距离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可不近。

刘秀看着布条,眯了眯眼睛,稍作沉吟,说道:“走!去堂庭山!”稍顿,他把布条给了虚飞,说道:“找到我们的人,把消息告诉他们!”

此时,在冢岭山内搜寻刘章的人可不少,其中有太原王府的侍卫,还有弘农郡军,另外还有云兮阁的人。

虚飞接过布条,忧心忡忡地看眼刘秀,后者对他一笑,说道:“你传信的速度越快,我就越安全!”

听闻这话,虚飞再不犹豫,收起布条,跃上战马,拨马而去。

从山中的主道,去堂庭山,要走山涧小路。

这条小山道并不好走,崎岖又狭窄,且地面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山石。走了一段,刘秀等人纷纷下马,步行前进。

堂庭山在冢岭山系中算是一座名山,山顶的景观十分优美,逢年过节的时候,会有游人过来游玩。

刘秀四人费了好大的力气,登上堂庭山,没有心思去欣赏这里的美景,举目四处搜寻,山顶上,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更别说金丹和刘章了。

就在刘秀到处找寻的时候,身后传来洛幽的惊呼声:“陛下!快来看这里!”

刘秀回身,快步向洛幽那边走过去。只见山顶的一颗松树树干上,绑着一条白sè的布巾。刘秀看罢,甩头说道:“解下来看看!”

虚英上前,将那条布巾解下,刘秀接过来,定睛细看,上面又是四个字:青雀山顶。

这条白布巾上的字迹,和刚才布条上的字迹一模一样,显然是出自于同一人的手笔。

看罢这四个字,刘秀脸sèyīn沉,忍不住将布巾狠狠摔在地上。他们好不容易爬上堂庭山,对方又让他们去青雀山。

山顶上山风很大,白布巾落地后,要被山风卷走,刘秀手疾眼快,一脚把布巾踩住,弯腰又捡起来,递给虚英,示意他系回原处。

洛幽看着刘秀,小声问道:“陛下,我们现在……”

“去青雀山!”刘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对方明显是在溜他们,但刘秀没办法,谁让刘章现在人家的手里呢!

下山的时候,洛幽握紧了小拳头,气呼呼地说道:“陛下,以婢子之见,就该把京师军都调过来,将冢岭山围住,让金丹他插翅难飞。”

刘秀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冢岭山之大,纵然几十万人,都围不住它,何况,章儿还在金丹的手里,我不在乎金丹的死活,我只要章儿活!”

他们下了堂庭山,刘秀又派出虚庭,通知己方的人员,不必再来堂庭山,全部去往青雀山。

青雀山距离堂庭山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当刘秀、虚英、洛幽来到青雀山山脚下时,天sè已经逐渐暗下来。

举目往上观望,这一座大山,从山下都看不到山顶,半山腰处,云雾缭绕,好像半截的山峰都插进了天上。

洛幽禁不住轻叹口气,低声嘟囔道:“这次,不会又让我们白跑一趟吧?”刘秀撇了撇嘴角,深吸几口气,说道:“上山!”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十九章 应邀而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