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镇海神杖

第五百八十二章 镇海神杖

天空中飓风呼啸连连,似乎没有止歇尽头;海面上,巨浪滔天,一波高过一波,浩荡奔流,引动了整片水道的洪水形成呼啸之势。

海啸一旦形成规模,想要将之消弭,即便是拥有搬山移海,移星换斗的圣人级数强者,也要煞费一番功夫,绝非短时间内可解决!

曾经,凤皇乃至一众妖族海族高层都设想过,灭世策顺利启动,血魂山瓦解崩塌,祸世水患席卷玄黄大地,人族修者既要迎战妖族海族的大举入侵,还要应付水患,顾此失彼疲于奔命!

不想这水患灾劫还没实施到玄黄大地那边,没有侵害到人族那边,已经先一步开始祸害妖族了!

云扬的心思很是简单粗暴,你们不是想要用水患,用海啸对付玄黄大抵么?那我就先用这水,这海啸来对付对付你们!

海浪从远方对向汹涌而来,因猎猎风势催动,以远超正常态势的模式迅速形成暴风眼,动辄就是一道冲上高空数千丈的激流,那激流中蕴含的巨大力量令到被波及到的无数海族都在瞬间粉身碎骨,携手九泉。

而激流去势消弭,退下去的水流,不过又是再次酝酿下一波更凶猛的冲锋而已。

端的是此起彼伏,陆续有来。

不过一时三刻之间,海面上已然漂浮了难以数计的海族海众尸骸,面对如此空前灾劫,不要说是寻常海族,就算是修为达到了尊者圣者这一层次的海族高阶战力,只要不小心被卷入了漩涡中心,那也是难得幸免的。

这场空前杀戮也令到绿绿和云扬朝思暮想的因果之气,以沛然之势,几乎比海啸还要疯狂的冲进神识空间!

接连不断,绵绵不绝!

此时此刻,若然单只是从海面看,触目所及,满目尽是世界末日的景象!

然而这等天地灾劫不过表象,更劲爆的灾厄陆续有来——

海底,正在忙着搬运火山的无数海族,恍惚间也迎来了疯狂至极的暗流希冀。

起初还只是在某一区域,一阵小小旋流波动,但在极短时间里渐次形成了一点转速极快的小小漩涡。

几位巡逻的海族武士,目睹此迹象却不以为忤,太平常,司空见惯了。仅止于一脸的好奇,一脸的有趣。

“看,这里居然有个小漩涡,转得蛮快的啊。”

“确实很快,就是不知道转得这么快,底下会不会冒泡了呢……”

“哈哈……”

然而就在这几位海族武士以一种看景致的关注之下,这个小小漩涡还真的没有冒泡,却在以一种骇人听闻的速度高速旋转起来,而这个状况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它一点点的带动周围的水流,波及范围也在迅速扩大了……

前后至多不过数十息的时间,漩涡已经变成了一道从下到上至少数百丈高下的龙卷风,直径更是超过了十丈。

而这个已然成型的怪物,还在持续的增长,那愈演愈烈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带动水流,范围一点点扩张,扩大。

一切实在是来得太过变生肘腋,太过突兀意外,那几个见证巨变,陷入目瞪口呆状态的海族武士,干脆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被卷进了漩涡之中,不由自主的在里面旋转起来……

前前后后,一共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漩涡已然猛增到了数千丈粗细,而到这个程度的人为龙卷风,已经可以借助一点一点增长的惯性而动,不再需要太多的原动力了,而这也代表了,外力想要阻止这龙卷风,势属难能!

海底世界,亦有此开始,开始出现异乎寻常的激烈动荡。

体型扩大到相当规模的龙卷漩涡又有了新的动作,竟然开始移动,虽然是一种极其缓慢,却是无可抵挡的态势,在海底点滴移动,而随着其体型的越来越粗,越来越大……

所过之处,岂止于满目狼藉,根本就是寸草不生,生迹灭绝。

不要怀疑,海底也是有草生长的,还有许多的细小生物,尽都在这乍然出现的龙卷漩涡摧残之下,生机断绝。

“阻止!”

“全力阻止!”

一位海族圣皇闻讯赶来,见状登时脸sè大变:“调动人力,围绕漩涡,逆向施法起浪!以漩制对漩,以力化力,消弭之!”

不得不说,这位海族圣皇的应对方式,若是放在正常情况下,处理得相当适当。

但这次……无数的海族高手已然迅速应对,却还来不及施法,径自被卷入了漩涡之中。

无数海底建筑,一座座的被漩涡波及,全无抗衡余地的分崩离析!

举凡所过之处,龙卷漩涡好似全无停滞,不但移动速度越来越快,体积始终持续增长,

这会的移动速度已经超越了之前最少十倍。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龙卷漩涡过处的所有海族建筑,都被摧枯拉朽的破坏;几乎就是一顿饭的功夫,那龙卷漩涡的破坏范畴已经扩大到了千里之遥,而且,那龙卷还在极速推进,一发不可收拾!

整个海底,尽是浊浪滔天,伸手不见五指。

适时,海族皇宫无巧不巧的正逢在行进路线之上,龙卷漩涡仍旧以肆虐之姿,强势碾压了过去,而此际的龙卷漩涡直径,赫然已经超过了两万丈!

这样规模的龙卷漩涡,已经非是人力可以阻止了,即便是制造了这个漩涡的始作俑者云扬,也只能顺势导引,因为他本身的力量,根本都抵不上这个漩涡所拥有之力量的万一!

换言之,这个龙卷漩涡已经成了气候,足堪酿成巨大灾劫,生灵涂炭!

轰隆隆……

不过瞬间的僵持,雄伟的海族皇宫尽数化作了废墟,许多皇族中人尽皆被卷入旋涡内中,亦是在这短短的一瞬之间,数千万亡魂,全数殒命在这漩涡龙卷之中。

许多海族高手犹自在漩涡之中极速旋转挣命,只可惜即便是圣尊圣君级别的高手,在这漩涡之中也只能勉强自保,保证自己不至于即时殒命,但说到想要做点什么,帮别人脱险云云……

那纯粹是想多了……

这会的海底,满目所见,除了污浊就是鲜艳的红。

那是不计其数的海族生灵鲜血所染。

漩涡仍自在持续自主增大,惯性的增加力量,自发地的向着既定轨迹沿途破坏过去……

云扬隐身海底,看着这一幕,心中念叨:“这……应该……差不多了吧……”

一开始的时候,云扬乃是位于漩涡中心,刻意引导着漩涡旋转,乃至漩涡走向,但到了后来,

漩涡因惯性威能暴增,增强到了连云扬都不敢在漩涡中心待着的级数了!

无限累积之下的极端威能实在是太恐怖了!

以至于云扬从一开始的始作俑者,变成了现在的纯粹旁观者,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发生,衍化。

这一次行动,可是将他全身的灵力,玄气,以及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尽数耗尽!

但一切都属值得,如斯成果端的是震动整个世界的级数!

因果之气,完全就是以山呼海啸的方式,强势涌入他的神识空间之中,源源不绝。

具体多到什么程度呢,本来肉眼无能得见的因果之气,实在太多太浓厚,以至于被云扬的眼睛看到了,你说得有多少吧?!

绿绿一动不动,深深地扎根,以鲸吞海吸之势疯狂地接纳涌入的因果之气,素来以饕餮肚量之的他,竟生出一种不堪负荷的感觉,竟然连习惯欢呼都忘记了!

最保守估计,单只是这一趟入海,截至到现在为止,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时辰多点的时间,但所收取到的因果之气,已经是之前第一层到第七层的总和还多,而且还是多出好几倍的那种多!

更有甚者,这个数目字,还在持续增长之中!以一种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速度持续增长!

……

“大事不好,快去禀报陛下,请陛下回援哪……”

一位金甲海族高手拼命也似地冲出了漩涡,几乎撕破了喉咙的凄厉大叫,一声大叫之余,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显然是催谷了大量的生命元力,这才得以逃出漩涡。

身子摇摇欲坠:“完了……全完了……皇族……全完了……”

……

哪里还用禀报了,海皇此际已经可以看到了。

海面之上,之前云扬搞出来的滔天巨浪还在来回奔腾咆哮,但任谁也能看得出来,比起之前已经平静了许多,不过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再难兴风作浪了,杀伤力也锐灭到底。

较之寻常海浪都强不到那里去,就只剩下最后一点余波,看着声势不俗而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妖众海众以为风浪将止的时候,海面某处突然间出现了一个漩涡,这个乍现的漩涡,因为巨浪仍自奔腾的缘故,几乎未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即便是有人不经意的看到了,也不会多在意,毕竟海面上有漩涡显现,太平常,太常见了!

然而下一刻,这个看似平常的漩涡一下子扩大了,那漩涡中心须臾之间就变成有了百丈深浅的深度!

乍现的漩涡,异乎寻常的吸力令到附近的不少海族战将全无提防地卷进去了,但这些都是实力不俗的海族高手,自有应对此等漩涡引力的手段,尽数脱身而出,并无人员伤亡,但每个人都是一脸骇然!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漩涡实在太可怕了。

既然是海族战将,高阶修者,自然都是一等一的控水高手,岂能不知道在大海之中制造这样的一个漩涡,乃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但偏偏就有人做到的,而且这漩涡还是针对己方而来!

漩涡还在持续扩大,这也令到中间位置的漩洞更深了,望之有如恶魔之眼,深邃无比,吞噬万物。

“这是怎么回事!”

海皇狂怒地注目于这个乍现的漩涡,眸子深处却是浓浓的忌惮之sè。

这个漩涡,分明是从海底起来的!

然而从海底制造这样的超大型漩涡,岂是人力可及的事情。

即便是海皇自己,想要如法炮制,至少也要筹备相当一段时间,耗尽全身力气不过末节,只怕还需要消耗一定程度的本源力量,才能成事。

再想深一层,思及这可是从海底冲到海面上的漩涡龙卷,体积还这么大,而且还在继续扩大之中,简直就是思之极恐……

越想越惊骇的海皇面sè已经完全黑了,他已经不敢设想海底现在会是个什么状况了?

海皇陡然一声暴喝,手中蓦然现出来一根黄光闪烁的棍子。

这根棍子在甫一现世的瞬间,一道金光随之冲天而起!

整个妖界,都被这股金sè光华辉映,满目尽是黄光灿然,辉煌耀世!

甚至就连玄黄界那边,都能看到天边突现金光刺目,恍如大日临凡!

这一刻,无数的人族,海族,妖族都齐齐屏住了呼吸,尽皆转头看去,注目于那金光彼端。

正在天空翱翔的凤皇一下子顿住身形,霍然转头,看着海皇手中的那根金光耀眼,几乎看不清形状的棍子,眼中陡然射出莫名精光,极尽感慨的喃喃道:“镇海神杖!”

“我早该猜到的了,这镇海神杖就在你的手中……”

凤皇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霹雳一声大喝:“海皇!将镇海神杖交出来!”

“交出来?”海皇狂怒:“凭什么!”

他双手平端镇海神杖,却如同无尽重负的山岳压身一般,纵然以海皇已臻此世绝颠的修为实力,仍旧显得很是吃力,似乎这镇海神杖的份量已然超出了他的负荷极限一般!

那镇海神杖之上的金光越来越浓郁,端的光照三千,寰宇生辉。

似乎是蓄力已足,海皇猛地将那镇海神杖插入水中,插入那个巨大的漩涡中间!

他转而以一只手拄着镇海神杖,稳立在海面之上,一派渊渟岳峙。

那镇海神杖的无量黄光陡然收缩,旋即又从海面之上四下铺展了出去,瞬间便已然波及了整个海面。

然后,风平浪静!

当真就是从镇海神杖插下去的那一刻开始,从海面乃至海底,所有动静动作,尽数消弭!

海面,重归波平如镜,不见一丝波澜!

镇海神杖,果然不负镇海之名,威能一致如斯!

云扬耗尽了极限修为,以此世绝颠强者倍数威能,再辅以风水两相神通,蓄势偌久,这才得以制造出来的龙卷漩涡,本该无可阻挡,不意却被这镇海神杖一瞬抹平!

从水面到海底,连一点波动,一丝波纹都没有了。

所有妖族海族,举凡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无不被震惊得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久久无语。

终于,随着嗖的一声轻响,火光焰sè滔天,凤皇已经来到海皇面前,厉声:“将镇海神杖交出来!”

海皇大怒:“放肆!这镇海神杖乃是我海族传承之宝,你意欲抢夺,是何道理?!”

凤皇勃然大怒:“海族的传承之宝?胡说八道,信口雌黄!此杖分明是我妖族老祖的随身至宝,当年我妖族老祖宗一棍震天下,以一己之力强助君主伟力,这才得以与玄黄创始者底定盟约,为我妖族换来了妖界的广袤地界!”

“老祖为了妖族繁衍生息,超脱此世之时并未带走这镇海神杖,而是留在了妖界大陆,镇压吾族气运!凭汝等区区海族,那时候一个个的还都是泥鳅!竟敢妄言传承,占据我妖族祖宝神物?!”

凤皇眼中喷火:“赶紧交出来!这是我妖族镇压气数之宝!”

海皇面sè恒然:“妖族不世族乃是妖族之共族,岂止于陆妖之祖,亦为吾海族之祖!难不成凤皇言下之意,竟是否认我海族不是妖族一脉!?老祖宗当年留下镇海神杖镇压妖族气数不假,但将之留在了海中岂无深意!你道海族亿万年来少有异常波动缘由何在?正是因为这镇海神杖,镇压大海一切异常变故,亿万年传承之余,这镇海神杖当然就是我们海族的!凭你凤皇一句话妖族居然想要夺走,凤皇,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够响啊!”

凤皇暴怒之意更甚:“强词夺理!十五万年前的那一役之后,你们海族早已经独立了出去,再不复妖族所属,当年一场大战,流尽了鲜血的妖族海族祖辈依然在这妖界大陆沉眠,当年决绝之言,言犹在耳!你们海族从此不受陆地妖族管辖,海族不再复妖,此事可是本皇信口雌黄么?!”

“如今你又要自称妖族一脉?是谁的算盘打得够响呢?!”凤皇怒容满面:“好,你既然自称为妖族一脉,那就自然置于妖皇所辖!你身为臣子,又有什么资格保管镇海神杖这族之重器?!交出来!”

海皇愤怒:“不可能,你做梦!”

妖族圣人与海族圣人都围拢了过来。

看着镇海神杖的眼神,每个妖的眼中都充满了火热之sè!

尤其是妖族圣人,那眼神几乎要将镇海神杖吞下去一般。

妖祖圣物!

原本合作无间的妖族与海族,就因为这乍现的神物,突然间变得拔弩张起来。

甚至连远方山顶的鹏皇鹰皇等,也纷纷放弃了各自守卫的山头,急疾赶过来,镇海神杖竟是紧要如斯!

所以说,现在所有山头其实都是不设防的,空无一人。

只可惜东方浩然等人对此毫不知情,否则,若是趁着这个机会展开破坏的话,很大机会能够将属于海啸攻击这部分威胁完全的消除掉。

……

身在海底的云扬,原本还在高高兴兴的旁观,顺便恢复一下消耗过度,已经见底的自身力量。

这会的他,可是心情舒畅异常,看着神识空间里那涛涛如同洪流一般的因果之气源源不绝地即汇入,前后还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进军第八层的因果之气,居然已经快要凑足了。

要知道完成第八层修炼,可是需要整整十个亿的因果之气。

之前累积偌久,却也不过才累积到了三分之一的份量而已……

云扬很乐观的判断,以当前还在持续狂灌而入的因果之气,将第八层所需要的因果之气补足之后,还会许多富余,毕竟这才只是一个时辰的收入而已!

云扬笑得合不拢嘴,犹自期待着更大的破坏,更多的收获,籍此得到更多的进步,不意突然间变故陡生,一股无可抗拒的莫名力量从海面上蓦然镇压下来。

金光所及之处,非但令到整片海底豪光灿然,更令所有的波动,尽数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连海底已经掀起来的无边污浊,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此刻的整个大海,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透明翡翠,晶莹剔透,满目尽是清澈,碧绿!

满目所见,似乎刚刚还在肆虐的灭世风暴,并没有当真存在过一般。

但那已经化作了废墟的海族皇宫,还有沿途被破坏他的许多建筑,分明昭示着,之前的灭世风暴并非不存在,真实不虚。

还有就是,正在自平静的海水之中,不断地漂浮起来,向着海面飘上去的一大片一大片肉眼可见的,不下千万计的海族尸体,在在证明着刚刚的恐怖。

然而云扬心底的震惊莫可名状。

刚才的龙卷漩涡分明已经成了气候,去势已成,绝非人力所能撼动,即便是始作俑者的自己,纵然自己倾尽全力,再展风水两相神通,甚至是诸相神通尽出,也决计无法遏制那灭世威能!

那的是什么级数的力量,才能消弭这等恐怖灾厄,而且还要是一瞬之间,尽数弭平!

他瞪着眼睛看着这一片平静,几乎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呢!

云扬有心想要到海面去看看究竟,但他刚才消耗太甚,全身力量尽都去楼空,几乎便是油尽灯枯的状态,唯一能做的,仅止于化作小水滴,藏匿在大海中随波逐流,慢慢的恢复而已。

以他现在的状态,想要到海面上去,恐怕花上一天时间也是上不去……

但这仍旧是太离谱了。

云扬可是从未想过,此世居然会有这样的恐怖力量。

明明已经完全暴动起来的大海,居然会在一眨眼的时间里完全平复,尽归风平浪静!

要知道,即便是一个脸盆里的水,在被搅动起来之后,强者最多可以做到将这一脸盆的水瞬间冰冻,却仍旧会保留下来那股波动的形状。

绝不可能做到瞬间恢复到连一点波纹也没有的状态。

但现在,却是真正将整片大海都恢复到了死水无波的状态。

这……简直就是神迹!

简直了!

云扬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费解至极。

……

此刻,海面上,一场两族大战蓄势待发。

对立双方,赫然是海族与妖族的高层强者,只待一言不合,便是正面招呼,难有转圜余地。

妖族海族两族对峙,彼此不让,气氛欲趋炽烈,几乎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海皇一手扶定那镇海神杖,忽而闭上眼睛运功,几乎就在电光火石的瞬间,随着嗖的一声轻响,那镇海神杖消失了。

照耀着整个世界的炫浪金光,也顿时尽数消失不见。

玄黄界众生凡是目睹了金光耀世者,莫不生出一种恍然若失的感慨!

而凤皇眼中的怒火唯有更炽!

红光陡然一盛,火焰升腾,凤皇的身影已经来到了海皇面前,彼此相距不过咫尺,一个平静地却尽显森寒的声音响动:“交出来!给我!”

海皇眯起了眼睛,淡淡道:“凤皇,你可知道,彼此这么近的距离,镇海神杖一击,足以让你当场陨落,万劫不复。”

凤皇对于海皇的威胁全然无动于衷,冷漠道:“给我!”

海皇看似淡定的一张脸上,慢慢地露出来一丝狰狞。

凤皇平静的脸庞之下,却也酝酿着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两位皇者不声不动的彼此对视,半晌蓦然,然而在场所有人都清楚。

这两人非是不动,而是已经决定欲行极端了,只需要一个契机,两族战争就将瞬间引爆!

“凤皇陛下!”

龟丞相佝偻着身子,一派谦卑的凑上前来,道:“睿智如凤皇陛下,岂不知大局为重……眼前态势,何者为重,何者为首,岂用老朽赘言。现在乃是关键时期,关系到妖族兴衰存继……何必因一时意气,因小失大,无谓冲动啊……”

凤皇丝毫不为所动,仍旧满眼厉sè的注目于海皇。

龟丞相仍自一脸的苦口婆心,恳切道:“陛下,凤皇陛下……就算事有不协,仍旧是可以商量,咱们大可以日后从长计议……现在的第一要务乃是打下玄黄,其他种种都该给这第一要务让路,等打下玄黄,以后究竟如何,咱们再另行计议也不迟晚,老朽始终觉得……到那时候,即便是事难两全,双方一战而决,却也是关起门来自家人打一架而已,但若是凤皇陛下一定要在现在这个时机将此事定论,只会平白便宜了人族而已,不合适呀……”

海皇冷冷看着凤皇,道:“时机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只要凤皇陛下觉得合适就好,朕倒是觉得此时此刻正合适解决此事!”

凤皇森然道:“海皇,不管到什么时候,这镇海神杖,都是妖祖传世圣物!你纵然强留在手,真正拿得动么?!”

海皇冷笑:“那不拿得动,那是朕的事情,就不劳凤皇陛下操心了吧。”

鹏皇与鹰皇狠狠的看着海皇,厉声道:“海皇,镇海神杖合该供在妖族圣坛之内,非妖族要事不得擅动!你现在将之收入自己体内算什么?赶紧拿出来,莫要再亵渎妖祖圣物了!”

海皇嗤笑一声,对于鹏皇鹰皇责难浑然不理不睬,径自道:“凤皇陛下,当初主张要合作的,乃是你们妖庭,现在要内讧,也是你们妖庭……镇海神杖是妖族圣物,这点永远都不会有变,而此物不管是落在哪里,只要还在妖族手中,并没有落在人族手里,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凤皇眯着眼睛,道:“你先回答我两个兄弟的话,他们俩亦是一族之首,对于神杖下落归属,自然有发言权。”

海皇静静道:“多闻凤皇果敢睿智,初会之时尚感传言不虚,怎地今朝尽是火气,百亿海族生灵,我已经准备妥当,若是双方还要继续合作,便请凤皇陛下释出善意与诚意……若是凤皇意欲取消合作……那么大家是相安无事,还是骤起兵戈,都由阁下一言而决吧!”

他冷笑一声,道:“至于你的这两位兄弟……他们还没有与朕平等对话的资格!我等你答复,失陪了。”

说罢不待凤皇回应,径自一个翻身,已然浸入海水,消失不见了踪影。

鹰皇与鹏皇气得浑身发抖:“什么东西!不过一条臭泥鳅,还以为自己了不起么!”、

鹤皇转头向凤皇;“凤兄,那镇海神杖……难道就任由海皇掌握着?”

凤皇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一边正自弯腰行礼再三致意的龟丞相,和缓道:“丞相暂且回去吧,放心,正如丞相所说,大局为重。”

龟丞相谦卑道:“还是凤皇陛下思虑周详,老朽佩服。”

说着一转身,也进入了海水之中。

凤皇看着海面波澜,目光凝重空前。

他知道,这位龟丞相表面上看来似是唯唯诺诺,胆小怕事,实则却亦是一位高阶圣人,并不在鹏皇鹰皇任何一妖之下,乃是难得一见的海族顶峰强者,尤其防御超强,难缠之极,端的是一位劲敌。

凤皇凌风而起,直上九天之上,鹰皇鹏皇等尽都跟了上来,看向凤皇,这些妖族皇者,看到镇海神杖之后的激动之情,直到此刻仍旧没有消散下去,一个个急迫的看着凤皇,等待其回应。

“现在形势比人强,神杖暂时是拿不回来了。等见到妖皇的时候,我会跟他说明的……哎,这一次,若是妖皇在这里……倒是有希望成事,因为他毕竟是咱们诸族共同推举的王者;对于镇海神杖,拥有天然的掌控名目。只得我在此却是名不正言不顺,反而另生龌龊,毕竟我只是凤皇,凤族之皇,非是妖族之首。”

“我刚才主张索要镇海神杖,多属一时义愤;海皇并不认可我,于理不亏。”凤皇叹了口气:“就算是我当真强抢了回来……又能怎样?那样的神物,落到了我的手里,我还舍不舍得交出去,我自己都殊无把握……万一引起妖皇忌惮……”

凤皇苦笑:“所以,今日取不回神杖,不起冲突,反而是上层。之所以疾言厉sè,也只是摆出我们妖族的态度而已,当真开战……不可能的。”

“相信海皇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

凤皇说到后来,仰天长叹。

鹏皇等都是默然无语。

是啊,这镇海神杖,可谓是此世神器之首。

谁不想拥有?

而一旦落到了自己手里,又哪里会舍得交出去呢?!

要知道手持镇海神杖之人,本身只要有相当实力,足可借助神杖之力轻易灭杀其他皇者,甚至包括凤皇这样的绝颠强者!

无论是鹰皇鹏皇鹤皇又或者是任何一族的皇者得到了这件神器,都可能掀起妖族的巨大内乱,只有妖皇得到,方才仅止于是震慑天下的利器!

“回去吧,看好我们的山。”凤皇低垂目光,冷冷一笑:“看来这一次变故,海族损失非轻。这位玄黄云尊,显然看出水道方面已经难得破坏,将主意打到了水底下了……”

鹏皇幸灾乐祸,道:“若是让那云尊在下面多搞几次动作,只怕就有许多乐子可看,现在只要一看到海族的嚣张气焰,我就有气。”

众位皇者站在空中,尽皆瞩目于海面。

只见方圆数万里的海面,不断被陆续浮上来的海族尸体占据,这其中,不乏数百丈长的大鱼,蟒蛇章鱼等,至于那些小鱼小虾,更是不计其数,密密麻麻……

“若是连小鱼都算上的话,这位玄黄云尊这一次毁灭的海族数目,都够上一次灭世策的耗用了……或者犹有超出也说不定。”

鹰皇一脸的幸灾乐祸,咧着尖尖的嘴巴:“鹏兄说得对,要是真的多来几次,只是想想那海皇的难看脸sè,就已经是过瘾得很了。”

“哈哈哈……”

……

海皇一路分开水路,回转海皇宫,一见海皇宫现况不禁怒火冲天。

“谁干的!”

原本金碧辉煌极尽奢华的海皇宫,现在已经沦为一片废墟,满目荒凉。

眼前所见,只有无数的皇族武士,不断的进进出出,从废墟之中拖出来一具具尸体。

海皇定睛细看,惊觉尸体之中皇族中人竟然占据了绝大多数,不由得一阵阵的眼前发黑。

除了自己的嫔妃几乎死得干净外,子孙后代也死得七七八八;甚至连皇后,现在也处在昏迷之中。

嗯,皇后的昏迷倒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悲伤太过。

她跟海皇所生的七个儿子,在这次变故中死了五个,足足五个!

海族的皇太子殿下,也在这一场暴乱中重伤垂危,奄奄一息。

“全面搜捕玄黄云尊,朕要将其碎尸万段!”

海皇此际哪里还反应不过来,再联想到当日云尊控水攻击凤皇的场面,如何还不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

满嘴的牙咬得咯咯作响,端的是恨得咬牙切齿。

“云尊!云尊!”

“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海皇仰天厉吼,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气得爆裂了。

……

云扬仍自处在化身水滴状态,却是近距离目睹了海皇宫一幕人间惨剧,一时间竟颇有些心满意足的感觉。

他突然发现:这海族,貌似比陆地妖族要好对付的太多了。

陆地妖族地面广袤,纵然有心寻觅,也未必能寻找得到。

反观海族,海域虽然辽阔更甚妖界,但身在这大海之中,凭着自己的水相神通,堪称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尤其大海拥有一种特性:只要这边的海水被鼓噪了起来,另一边的海水自然而然也会被鼓噪起来了。

“若是一天来这么一次的话,那可就爽了……”

云扬无限遐想。

但想归想,这其中难度却是太大。

不说别的,单只是这一次搞出来的直通海面龙卷漩涡,可说是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没有个两天时间,断难恢复万全。

还有海族用来瞬间平复海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秘法,还是种族天赋神通!

那威力,可是太大了,几乎是完克自己的水相神通,甚至诸相神通!

云扬非常清楚:这样的玄妙手段,只要发现了自己的存在,照着自己招呼过来,自己还真的未必承受得起!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风险项,决不能等闲视之,更不可轻易尝试。

“不过也不能放弃,最大限度的搞清楚个中因由。”

云扬感觉自己已经恢复了两三成的力量,立即悄无声息的飘了过去……

现在绿绿正在全心全意地消化突然暴增的因果之气,分身乏术,难以帮得上什么忙,云扬的行动自然也就愈发的谨慎起来。

……

狐皇城。

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等满脸沉重。

“那就是传说中的镇海神杖吧?”

“应该就是了。”北宫琉璃一脸的yīn沉:“金光一散,海面立即风平浪静,错非镇海神杖绝难办到!”

“镇海神杖再现,这意味着……”

四位主宰一脸凝重。

那可是一击号称可以毁灭半个大陆的神物!

“等云扬回来,咱们须得仔细商议一下,情况愈发的不乐观了!”

……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二章 镇海神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