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95章 带枪的泼妇

1595章 带枪的泼妇

至高天神庙平台上,无的声音再次传下来:“希米亚,你是我的女儿,我给了你最高的荣耀,仅次于我的权利,我给了你一切,可你却为了一个送子神背叛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宁涛握着平底锅的手蠢蠢欲动,他是真想一跃而起,一锅将无拍成肉泥,就像是拍碎一只苍蝇那样拍死!

可是他没动。

眼下,不是拼神力的战斗,而是拼智商和演技的时候。

“你说希米亚是你的女儿?你也配做她的父亲?”宁涛振声说道:“你杀了她的亲身父母,毁了她的故乡,你还抹除了她的记忆,将她当成是一把刀来用。你利用她害死神山上的众神,你为了一己私利害得她背上沉重的罪孽。你说你是她的父亲,你知道她知道真相之后有多痛苦吗?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无的声音里带着滔天的怒气:“她是我的女儿,我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我是一切的起点,一切的终点,三界的主宰,不管她为我做什么,那都是她无上的荣耀!”

“我呸!”宁涛啐了一口,然后破口大骂:“白须子,我日尼玛!”

无的脸上本来是一副君临天下,至高无上的高端表情,突然听到宁涛这样骂了一句,他那高端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

宁涛可不管无的感受,他接着骂道:“你玛逼啊!有我在这里,你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是一切的起点,一切的终点,还什么三界的主宰?你有种就从神庙里出来,我们好好干一场,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三界主宰!”

无刚刚其实没有半点装逼的意思,因为他就是全宇宙最牛逼的存在,他就是逼王之王,他本身就是牛逼的化身,他哪里需要说大话装逼。可是被宁涛这么一说,他倒成了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小人了。

无的肺都快被气炸了,他的一只脚也探出了至高天神庙的平台的边沿,上身也微微倾斜出了平台。

宁涛的两眼闪过了一丝兴奋的神光,只要无一下来,他就有机会用他的刀杀死无!

“你无话可说了是不是?我就骂你了,你个不要逼脸的傻逼,你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更别说是什么三界的主宰了,你只是傻逼界的主宰!不服?不服你来杀我啊!”宁涛继续刺激无。

可是,最后这一句话似乎起到了画蛇添足的作用,无本来有一只脚已经探出平台边沿了,结果他这一骂,无又把脚缩回去了。那微微倾斜出平台边沿的上身也站直了,那干瘦的脸庞上还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送子神啊,你对我用激将法?你还嫩了点。”无的笑着说道:“还有啊,你也算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了,你现在像个骂街的泼妇。我看不起你,也不屑有你这样的对手。”

同样是骂人,人家这个高雅多了,不带一个脏字。

宁涛忽然跃起,一平底锅抽向了至高天神庙。

无这样跟他耗着,时间却不在他这边,他处在被动的境地里,他可不干。

这一次无没有硬撑,宁涛跳起来的时候,他便消失了,随后神庙继续往上

飞去。

天空符文流动,那暗蓝的天幕再次出现,却只是一块幕布一样,上面连一颗星辰也没有,干净得就像是一块蓝sè的玻璃。

至高天神庙消失了。

无又躲起来了。

宁涛那十几万米高的神身悬浮在虚空之中,没有立刻返回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之中。他担心无又出来偷袭,但等了一会儿无至高天神庙都没有出现。他这才收了神身,重聚能量神甲,返回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之中。

必须要重聚能量神甲,动用神身之后他身上连一根毛线都没有,就那样返回去的话,希米亚当然不会说什么,两人的孩子都会爬树掏鸟窝了,关键是会让东山波丽误会。他还指望着东山波丽帮忙,造出破局的办法。

宁涛一回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之中,希米亚便迎了上来,着急地道:“夫君,我看见那道金光击中了你的胸膛,你没事吧?”

宁涛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尽管宁涛说没事,可希米亚还是伸手摸了摸宁涛的胸膛,确认真没事之后才放松下来。

一个东山族的孩子在哭泣,可他的母亲也只是侥幸逃脱一命,身上本不就没有食物给那孩子吃。那母亲还担心孩子的苦恼吵到宁涛和希米亚这两个大神,使劲把孩子搂在怀里,伸手捂着孩子的嘴。孩子不舒服,哭得更厉害了。

东山波丽看着宁涛,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来。

东山部落的十几个幸存者没有食物和水,好几个东山人的嘴唇都干发白了,可是他们都忍着,不敢提出任何要求。

这里是宁涛的绝对领域,他神念一动,这些东山人的脑电波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们有什么难处,想要什么,他都了如指掌。

宁涛走了过去,从大日葫芦之中取出了一些瓜果灵材,给每个东山人分了一些,然后说道:“你们不要担心和害怕,等我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就会帮助你们重建家园,你们失去的也终将回来。”

东山波丽心中一片感动,当即领着十几个族人跪拜宁涛。

“从此以后,伟大的送子神你就是我们的守护神,我们东山人的心里再没有至高天神的存在。”东山波丽说。

这算是对神起誓了。

宁涛上前,伸手将东山波丽扶了起来:“起来吧,既然你们信仰我,追随我,我机会保护你们,赐福你们。你们需要住处,我先为你们建个临时的住所吧。”

东山波丽心中感动得一塌糊涂,可也感到惊讶:“伟大的送子神,你要在这里建造住所吗?”

宁涛说道:“外面你们去不了,在我没有解决问题之前,你们都得住在这里。”

东山波丽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伟大的送子神,你说我能帮上忙,我……我能为你坐什么?”

宁涛笑了笑:“我待会儿会来找你。”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希米亚移目瞅了一眼东山波丽的臀部。

宁涛走到一块空地上,从大日葫芦之中释放出了大量的神石和别的灵材,然后用了一枚造物主法印,

分解灵材,建造房屋。

这个空间之中没有五行能量,他只能用大日葫芦之中储存的灵材来建造给东山人的住所。

他考虑得很周到,给东山人建造的住所与之前东山部落里的住所一模一样,他甚至可以弱化了极品神石的金sè,让它趋近与普通岩石的样子。

十座住所很快就拔地而起,矗立在了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之中。十几个东山人都有各自的住所,是夫妻的住一屋,是母子的住一屋,是一人的一人住一屋。东山波丽也有了她自己的住所,为了凸显她的酋长身份,宁涛把她的住所建的比别的住所雄伟大气一些。

宁涛本来是想给自己再建造一座神庙的,可想到虫二都不在这里,再加上材料有限,也就放弃了,只是给他和希米亚建造了一座普通的石屋。

虽然是临时的营地,但吃饭睡觉的地方肯定是要有的。

睡觉这种事情对于送子神来说,那是神职的一部分,神圣不可侵犯。

刚刚建好的石屋里,希米亚用屁股试了是宽敞的石床,她那金sè的尾巴小心翼翼的翘起到脑后的位置,生怕被坚硬的石床磕到的样子。

宁涛笑了笑:“凑合着住两天吧,材料有限,我只能造这样的石床。”

希米亚说了一句:“这石床坚硬倒是没什么,就怕你不老实,你不老实的时候,这石床就成问题了。”

宁涛:“……”

希米亚又说了一句:“你去找东山波丽吧,她在她的屋里等你,你办事的时候,我守在外面,如果有情况我就叫你。”

这句话前半句还正常,可后半句就不对头了。

宁涛一脸的苦涩笑意:“爱妻,你说的办事是指什么?”

“不是你说要找东山波丽帮你解决问题吗,不是这事?”希米亚反问。

宁涛耸了一下肩:“好吧,我这就去找东山波丽办事,不过不用你留意外面,这是我的绝对领域,如果无来了,我会比你先知道。”

希米亚点了一下头:“那我就留在这石屋里,一个人静一静,免得到时候听见了什么声音,那多尴尬啊。”

宁涛:“……”

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办事,那声音的确会让人难受。可宁涛真的是去办正事,不是什么歪门邪道的事情,智慧女神这么一说,白的都被她给描成黑的了。

却就在宁涛郁闷无语的时候,希米亚却站了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低下头来,在他的耳边笑着说道:“我怕你觉得我死板,我在学着开玩笑,你觉得我开玩笑的水平怎么样?”

宁涛更加无语了。

你说你学这玩意儿有啥用啊?

倒不如多学点知识。

姿势就是力量。

不过他还是昧着良心赞了一句:“爱妻果然是宇宙中最聪慧的女人,你这玩笑开得极有水平,我喜欢,我非常喜欢。”

希米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先去找东山波丽,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再聊。”宁涛离开了石屋。

看网友对 1595章 带枪的泼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