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97章 独角法印与开神

1597章 独角法印与开神

东山波丽的独角之中装着一个由天之符文构成的法印,就如同是他的造化之印一样,这法印之中储存着强大的符力能量。当然,这法印肯定是没法跟他的造化之印相比的,但却具备着一些相似的特征和功能。

如果将他的造化之印比喻成顶级的跑车,那么眼前这个法印差不多就是一辆减配的五菱宏光。

宁涛的心中一片惊奇:“真没想到东山人的独角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法印,我的造化之印来自于上天的大造化,可这些东山人不过是无创造的生命,他们的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法印?难道,这些东山人并不是无创造的,而是本来就是这个空间里的智慧生命?”

东山人是无的信徒子民,东山人也说无创造了这里的一切。这就给了宁涛一个主观的印象,那就是这些东山人是无创造的。可是看到东升波丽独角之中的法印之后,他又觉得并不是。

首先,这个符文空间就不是无创造的。无说这个符文空间是他的绝对领域,可最后证明那不过是他吹牛逼。

其次,他和无是同级别的造物主,他掌握着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造物主法印,可即便是连他也创造不出这样的东山人,那么无又何德何能能创造出这样的智慧生命?

最后,无完全没有必要杀死东山人,可他却迫不及待毁灭了这个符文空间之中的一切,这不是想掩盖某种真相或者秘密是什么?

这么一梳理,宁涛的心中渐渐明朗:“是的,无不想让我发现的就是东山人身上的法印,只要我解析了这个法印,我一定能找到破局的法子!”

他的神念往独角之中的法印移动,却没等他的神念之身靠近,从那法印之中便涌出了一股符力能量,直奔他的神念而来。

这法印居然还有意识?

宁涛心中一片惊讶,他对这个法印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区区一点符力能量根本就不是造化之力的对手,宁涛很快就将之镇压,然后强行进入独角法印。

“嗯……”东山波丽的喉咙里又穿出了一个梦呓一般的声音。

宁涛两度催眠她都没有伤害她的大脑和意识,也都只是最低限度的物理催眠,操作很温柔,但这种催眠的弊端就是,受到刺激之后很容易醒来。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他的神眼想强行进入东山波丽的独角法印,她就有了苏醒的反应。

宁涛本来想再震荡一下她的大脑,却又有些担心频繁震荡她的大脑的话,她的大脑会受到伤害。另外,他忽然又很好奇,如果让她醒着,她的独角法印会不会有不同的反应?

他这边一犹豫,东山波丽就清醒过来了。

“我……”东山波丽迷迷糊糊的样子,“我怎么睡着了?”

宁涛说道:“别说话。”

东山波丽跟着就闭紧了嘴巴,她保持着平躺的姿势,有些紧张的看着宁涛。

宁涛并没有向她解释什么,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候。

独角之中,他的神念再次向那个法印靠近。

东山波丽忽然又有了反应,她睁大了一双眼睛

瞅着宁涛,小嘴也张开了,往外呵着气。一张漂亮的脸蛋上也浮现出了两朵红晕,那白玉一般的娇嫩皮肤一映衬,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三月里的桃花花瓣。

艳若桃花,用这句话来形容此刻的东山波丽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可这样的反应却让宁涛感到有些奇怪,他不过是靠近了她的独角法印,她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反应。

不过这反应送子神熟,但他不敢往那个方向去猜想。

宁涛的神念接触到了独角法印,这一次独角法印并没有反抗,显得很顺从。

这是东山波丽醒过来的原因吗?

宁涛也没多想,趁着独角反应没有反应,他的神念一头扎了进去。

“呀!”东山波丽的小嘴张得更大了,圆圆的,能放进去两颗小小的核桃。

更奇怪的是,她的身子颤个不停,给人的感觉好像很疼痛,难以忍受的样子。

这反应真的好奇怪啊。

可是宁涛却无暇顾及她的感受和反应,进入独角反应之后,他的神念开始来回穿梭,快速接触每一个天之符文。他的神念就像是一个触手怪,一下子碰撞一个1,一下子又穿过一个0。

神念的每一下碰撞和穿梭,东山波丽都会有奇怪的反应,她的小嘴里不断的发出奇怪的声音,有时候是一个感叹,有时候像是痛呼,有时候像是酣畅淋漓的释放。她的身子也颤个不停,一双大长腿时而并紧,时而松开。她的一双手也有频率性的动作,时而握紧,时而松开,有时候还会用指甲去挖坚硬的石板。而她的脸,那是红了又红,潮起又潮落。

宁涛本来还稳得住,可没过几分钟他就稳不住了,再加上神念反馈回来的信息也差不多完整了,他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波丽酋长,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你你继续。”东山波丽喘着气说。

宁涛:“?”

这毕竟是侵入式的检测研究,他以为她多少会有点痛苦的反应,不说排斥,至少也应该巴不得早点结束,可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她似乎还想他继续。他很确定这一点,因为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渴望的因子,还有快乐的因子。

“伟大的送子神,你……”东山波丽很紧张的样子,“你怎么不动了?”

宁涛一脸懵逼的看着东山波丽。

就在她说这句话之前,他的神念已经完成针对独角法印的检测研究了,相关的信息也都传递回了他的大脑。此刻,他的造化之印也正马不停蹄的解析独角法印。她问他怎么不动,他心里就纳闷了,他动什么动?如果动,他要怎么动?

东山波丽眨巴了一下眼睛,又说了一句:“你……完事啦?”

宁涛延迟了三秒钟才点了一下头:“嗯,我完事了。”

东山波丽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那笑容里有快乐、开心、满足,还有一丝丝得意,很是精彩复杂。

“我坐一下。”宁涛坐在了石床的床榻上,然后专心解析独角法印。

东山波丽从石床上爬了起来,斜着身子坐在宁涛后面,可这个姿

势只保持了三五秒钟,那之后她的身子毫无征兆的倾斜过来,趴在了宁涛的背上。

宁涛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波丽酋长,你……这是干什么?”

东山波丽的声音呢喃:“伟大的送子神,你都把我开神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啊?”宁涛目瞪口呆,一秒受惊。

东山波丽的螓首埋在宁涛的背上,声音软绵绵的:“我以为伟大的送子神你不知道怎么做,没想到你知道。”

宁涛的脑子里瞬间塞满了一堆问号,而且还是黑粗字体的加大型问号。

不过,他毕竟不是猪啊!

他的脑海之中回想起了刚才这几分钟点时间里,东山波丽的种种奇怪的反应,他忽然就明白她刚刚说的“开神”是什么意思了。

这真的是宇宙之大,无奇不有,绕他经历无数,经验丰富,可他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

这真的是一个误会啊!

“伟大的送子神,我……”东山波丽似乎想说什么话,可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没有说出来。

宁涛的造化之印还在解析独角法印,不顾这并不影响他跟东山波丽对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那个,波丽酋长,刚刚……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能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东山波丽离开了宁涛的背。

宁涛等了起码一分钟都没有等到回答,他忍不住调整了一下坐姿,侧身看着东山波丽,然后他就愣住了。

东山波丽正在哭鼻子,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

宁涛是最害怕女人哭,东山波丽这一哭他的心就软了,他抓住了她的手,柔声说道:“你怎么了?”

东山波丽摇了摇头,哽咽地道:“你是伟大的送子神,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东山女子,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她低下了头,不敢看宁涛的眼睛,“我、我是自愿的,伟大的送子神你不用管我,我哭……那是因为部落被毁了,那些族人……”

想到伤心事,她的眼泪流得更急了。

整句话宁涛就记住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她是自愿的。

虽然已经大致弄清楚这事是个什么情况了,可他的心里还是纳闷啊,他不就是用神念进入了她的独角法印研究一下吗,她怎么就变成他的人了?

石屋里的气氛毫无征兆的进入了沉默期,然后又在沉默中尴尬。

送子神觉得他冤,同时又有点劫后余生一般的庆幸感。

尼玛,幸好研究的是东山波丽啊,要是找个部落青年去眼睛,进入部落青年的竖眼之中的法印……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造化之印还在解析东山波丽的独角法印,那法印虽然远远比不上造化之印那般复杂,可绝对不简单,而且关乎着这个空间的秘密,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

一个时间里,宁涛打破了他和东山波丽之间的“冷战”,开口说道:“那个,我看见幸存下来的人里有一对小夫妻,我有点好奇,他们是怎么开神的?”

看网友对 1597章 独角法印与开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