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八十四章 还有这等好事?!

第五百八十四章 还有这等好事?!

这一瞬间,云扬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了。

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高阶的上品货sè,但架不住多啊!

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云扬一想就明白了:这些分明就是自己上次搞得捣乱死去的海族,之前龙卷漩涡声势实在太过浩大,杀伤力更是超出估算,几乎连自己都有了危险,而后镇海神杖一击平波,同时令到自己惊惧万状,哪里还有时间去收取内丹。

这也就导致了这些妖族在死去之后,内丹还都留在其体内;这是妖族在收殓其尸身的时候,挖出来统一存放的?

废物利用?!

云扬眼珠一转,你废物利用,我利用废物吧。

反正你们也用不着,适逢其会,不如便宜了我。

随即便悄然出手,一击便打死一个海族鲸鱼将军模样的家伙,将之收入神识空间之中,旋即摇身一变,变成其模样,抱着一口硕大的箱子,跟着前面的队形,施施然而去。

此地收拾打扫的人手极多,自然无甚高阶强者在旁,云扬这次出手极之迅速,且还是在隐身状态下进行,一切都进行的悄无声息,自然无人察觉异样。

既然是集中存放,那肯定是有安置这些东西的库房吧!

云扬现在可是心心念念地想要找到这个库房。

这……可都是财富,资源啊!

而且而且……既然是集中存放资源的库房,除了这次的这些之外,之前肯定还有,那里面的资源只怕将会是超乎想象的多吧?

这么一想,云扬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大抵就是天佑善人啊。

我乃是致力弭平玄黄人族安全隐患的角sè,当然是善人,当然该得到天佑!

海族的财富,理所当然就是我的啊。

前行不久,目测前面乃是一座地宫,海族武士们抱着箱子鱼贯而入,门口守卫连检查都没有检查,就那么畅通无阻的走了进去。

一连过了三道岗哨,云扬终于进了某间库房,嗯,就是某间库房,这地宫之中库房非但非止一间,简直是多得超乎想象,而这些库房还都是连着的……

云扬只感觉一片心惊肉跳,眼花缭乱。

方圆不下万丈的超大型库房,只是最外围的部分,尽都放满了各种珠宝,珍珠,珊瑚,等等……

虽然只是世人眼中的财富,但这数目……相当相当的可以啊!

再往里面的一个,满目的各种资源,各种各样的海中天材地宝,有云扬认识的,更多不认识的,琳琅满目,层出不穷。

然后又一个,乃是更高级的天材地宝……

而再往里面,才是专门存放内丹的地方,足足的三个大仓库。

三个仓库中最外围的一个,显然是用来存放这些低阶的内丹,堆积如山。

运送内丹的队伍到了这里,自然而然的停住了,一箱一箱的摆放好,小心的摞起来之后,再无停留,尽速离开此地。

而云扬自然是不可能也出去的!

对他来说,接触这等宝库固然是意外之喜,但号称天高九尺,燕过拔毛的他,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哪能不将之一扫而空?

空手而归,那还是我黑白双煞不劫天么?

是故甫一进入库房,立即转为风身化相,融入空气之中。

径自进去到了最里面的小库房,推想可知,最里面的库房必然是安置最高等内丹的存在。

事实正如云扬预料,这间库房内中的箱子数量不多,但仍旧使云扬的眼睛发绿了:说是不多,只是相比较于外间的庞大数量而已。

此间,起码也得不下数万枚的高阶内丹!

这到底是海族无数岁月以来的存货,尽都是圣君圣尊级别的妖丹。

至于圣君之上的,云扬并没有发现,大抵是不在这里吧,毕竟更高层次的妖丹,乃属此世顶峰之流,数目不但不可能很多,更加不可能这样安置。

见猎心喜的云扬哪里会客气,大手一挥之间,整个库房直接清洁溜溜。

然后又进入第二个关联库房,同样的一挥手……

接下来的第三个库房居然是装兵器的,没说的,也是一挥手!

天材地宝库房……一挥手。

一直到最外面,这里足足有数千万数目的中阶内丹,没说的,还是一挥手!

至于剩下的那些,或者正要往里运送的,哥不要了,不稀罕!

做人不能太过分,还是要留点余地,日后才好相见不是。

看我多么敦厚!

前前后后,云扬将海族七个大仓库尽数洗劫一空,这才神清气爽两袖铂风的变成了一只大虾,蹦蹦跶跶地跳着离开了。

某人心中还在琢磨:传承了几十万年的海族,怎么才这么一点点的家底吧?应该还有别的秘密仓库吧,怎地不统一安置统一处理,方便管理啊……

人哪,就怕不知足,某人的神识空间之内,仅止于海族的宝物,就堆了十几座大山了,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大山,居然还要不满足!

不多时。

又是一队运送内丹的海族武士抱着箱子进来仓库,可是甫一进来仓库,打头的几个尽都愣住了。

我……可能走错了路吧?!

这空荡荡的库房是个什么意思?

转头一看,只见身后的同伴们一个个全都是一脸的懵逼!

咋回事?

这还真不怪海族警惕性低,实实在在是……这库房位于海底最深处,地理位置偏僻隐蔽,已经几十万年没有出过被窃案件了。

正是因为于此,看守库房的都换成了修为最最低的,刚刚能够化形的武士,端的就只是一个样子而已。

可是谁会到海底来盗窃?

这是哪哪都说不通,不可能的事情啊!

但现在,这不可能,说不通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而且还是如此彻底的被洗劫!

整个库房都被搬空了!!!

啪!

一队武士手里搬着的箱子落到了地上,一个个嘴张得像河马一般。

半晌之后,一个回过神来的武士忽的一下子往前疾冲,迅速冲到了另外几个库房,这莫名的举动让另外几个库房的守卫都吃惊莫甚。

这孙子疯了么?

是的,这武士真的感觉自己要疯,又风风火火地转身就往跑去,边跑边喊——

“不好了……”

撕心裂肺的叫声不断响起。

不知道内里变故的门口守卫还在悠闲的扯大山,蓦然听见里面尖锐的警报已经响了起来,不由一脸懵逼:着火了?

“库房被打劫了!”

“快去禀报陛下……”

“快来人啊……”

总之就是一片混乱袭来。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自四面八方的海族强者不断急疾飞来,刹那间这边就已经变成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与之前判若两地。

而此刻的云扬,却已经来到了海皇宫之内,化身为风的他,在半空中来回飘荡,自在徜徉。

而海皇宫的主人海皇正在大发雷霆。

当然,他此际还不是为这仓库被窃而大发雷霆,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儿。

海皇主发怒的主因却是为了皇宫被毁,还有的皇族死伤惨重。

“玄黄云尊……很好很好!我记住你了!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朕早就说过,让他们勤奋修炼勤奋修炼,怎么着?一个个不求上进,都是你们惯得,现在好了吧,全死了,全死了!”

“但凡平时稍微用点功,今日能落到这下场么?啊?你们看看,修为在圣君圣尊层次,面对此次变故,最多也就受点伤吧?看看你养得好儿子,好女儿!多大岁数了?就这么一场漩涡就丢了命!”

“丢不丢人!丢不丢人?!还哭?哭什么哭?!”

“都他么得别嚎了!”

“……朕是不想报仇?朕就是泥捏的,那也是有土气的!现在问题是……报仇也得时间吧?你这里哭哭啼啼,难道就能把云尊哭死?”

“朕就算是上个茅厕也要解开裤腰带吧,你催什么催!”

海皇对着面前的皇后一阵破口大骂。

皇后抽抽噎噎,兀自泪流满面。

正在这时候,有守卫急匆匆进来:“陛下……大事不好!”

“又有什么大事不好?!”海皇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库房被窃……七个库房,尽数被洗劫一空……”

“啥?!”

海皇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

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

云扬在虚空中,竭力的隐藏着自己身份,听闻来报,赶紧依附到了一根大柱子上,小心地上下打量海皇。

“那镇海神杖……他到底的放哪儿了?”

便在云扬欲壑难填,犹欲染指神杖的时候,怒气冲冲的海皇走了出去……

就只隔了片刻,一片蒙蒙的黄光迅速照遍了整个海底。

整个海底,又再如之前一般变得寂静无声,一片肃然。

显而易见,云扬心心念念的镇海神杖又再次发威了。

同样显而易见的还有海皇,此君是真的已经愤怒到了极处,否则不会贸然动用此宝,在短时间连续动用此宝两次,即便是如海皇这样的此世顶峰强者也是很难吃得消的!

适时,外面的命令声音远远传出:“前次施为镇海神杖的威能余波有余未尽,那贼子即便身负秘术,可在海中往来自如,却仍旧需要受神杖威能掣肘,这次神杖威能再启,除却海族之外的族群,任何秘术秘法隐身化形,都会显露本相!给我搜!给我查!哪怕是搜遍海底,查尽每一个地方角落,也要将他给我抓出来,我要将之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那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咆哮声音,充满了粗犷感觉的味道,却非是出自海皇之口。

“我乃鲸王!在此承诺,凡是发现玄黄云尊的海族,皆可以……”

大抵就是一大堆的优厚奖赏条件,足以动得任何海族之心。

云扬听着听着,初初还心有顾忌,怕那神杖威能当真匪夷所思,无所不至,可以克制自己的诸相神通,毕竟之前化身水滴那会可是深刻的体会了被其支配的恐惧!

不过仔细感受之下,发觉自己仍旧处于风相状态,并没有被打回原形,再想想那句‘除了海族之外任何族群任何秘法秘术隐身化形都会显露本相’这句话,不禁忍俊不已。

可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是真的……

然而外边一片兵荒马乱的骚乱却是真的。

再过片刻之后,海皇与鲸王等又进来了。

“搜不到!查不着!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是,这个云尊,实在是太狡猾了,手段亦是高明至极,之前那漩涡龙卷就是他搞出来的杰作,此次再临,显然是前次未尽全功,再行波浪,不足为奇。”

海皇眉头紧皱,很是有些忧虑:“哎,我刚才催动镇海神杖,威力大大不足,显然不足以破去他的独门秘法,若是任由他隐身在旁,将是一个巨大麻烦。现在看来,仓库被劫,损失不过是一些个财物,仅为末节,反而是这个隐在暗处的敌人更为防不胜防,令人忧心。”

跟随海皇而来的鲸王,所化身的人形体态异常的高大健硕,身高足足有三米半,腰围也有两米多,端的膀大腰圆,超级巨汉,搭眼便是一股彪悍之气,迎面而来。

此刻,这位鲸族王者似是有些难以启齿,道:“若是……若是陛下您再启动镇海神杖的极限威能……应该能逼出来。”

“极限威能?”海皇皱起眉头。

镇海神杖乃是不世神器,超出此世极限之梦幻逸品,此前那次强势催动,乃是自己眼见态势紧急,不得已的极限催运,虽然神威浩荡,诸邪辟易,但却是把此前许多岁月以降积累的灵能一股脑消耗光了,现在再用,看似辉煌依旧,实则不过略微驱动,却仍旧要海皇将近全部力气催动,若是勉力将威力提升一阶,海皇自问还真的未必能够承受得起。

“镇海神杖难以认主,那依靠岁月沉淀的元能力量仅止于一击;再想催动,便是依靠持有者自身的力量,有多大力量便能够催动得了多少镇海神杖的能量,以本皇目前的实力层次,刚才的运使,基本就已经是极限水准了。”

海皇叹口气:“朕纵然非是妄自菲薄,却也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多半是承受不起镇海神杖二级的爆发反噬。”

鲸王道:“这一节臣下自然是知道,但我们可以与丞相,大帅,鲨王等,一起联手驱动……陛下,现在乃是关键时期,这位玄黄云尊虎视眈眈,却是必须要找出来的必除隐患,若是放任不理,后果将不堪设想。”

海皇犹豫了起来。

犹豫的根由不是别的,就只是因为……他在害怕,联手催动神杖固然是当前最佳的应对方式,但是,在催运过程中出现什么纰漏,比如神杖被鲸王借这个机会夺走怎么办?

那始终是没有认主的神器啊,谁拿在手里,那就是谁的!

若是说鲸王等根本不觊觎,海皇绝对不信,

以往,神杖深蕴之元能尚在,一击无敌,当者必死,海皇本身实力亦是海族第一人,自然不虞旁人觊觎,但现在,情况已然大大的不同了……

对面,鲸王正眼巴巴的看着海皇,显然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建议被接纳。

于情于理,鲸王的建议都是该被采纳,被进行的,海皇不禁陷入两难的尴尬局面之中。

这时候,弓着背,老态龙钟的龟丞相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陛下,鲸王这个建言乃是当前最为可行之方略,大局为重,一切都是为了海族……老臣知道陛下心有顾虑,但神杖在陛下手中掌握多年,怎地也该把握一定的神杖特性,联手施为之时,只需将镇海神杖放在台子上,由鲸王等强者联手驱动,而陛下您坐镇中央,亲身导引镇海神杖的威能走势就好……相信不会有任何人异议,毕竟没有人能够比陛下更加熟悉神杖的运使。”

龟丞相道:“如此,当可保万无一失,更可顺势消灭玄黄云尊那厮。”

海皇眼睛一亮。

这个办法折中得好,这个过程等于是自己单纯的借助鲸王等联手助力,顺势驱动神杖而已,而自己甚至可以始终保持自身实力处于巅峰状态……

那样,谁敢拿走镇海神杖?

要知道催动镇海神杖就足以让大家都筋疲力竭,还有个修为最高的海皇在一边虎视眈眈,敢动歪心思,就等于是找死!

更有甚者,若是此法遂行,连外部压力都将迎刃而解,因为这个方法,将大大增加海族的顶峰战力,妖族的威胁,无须再在意!

“好!就这么办!鲸王,丞相,你们来安排这件事。”

海皇满口答应下来。

鲸王低下头来,大声道;“是。”

转过头,眼神中闪过一抹浓郁的失望。

海皇居中坐镇,借众人之力运使神杖……那自己等人岂不变成了打白工的?

什么威风好处全都被海皇一人占尽!

自己这个费尽心思的建议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真他么草淡!

还有那个老乌龟,怎么那么的讨厌呢!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还是自己提出来的,怎么反对?

只能进行了。

……

附身在柱子上隐身的云扬目光一亮。

镇海神杖?

还有这等好事?

…………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四章 还有这等好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