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夺!

第五百八十五章 夺!

自觉大势在我的海皇眼睛闪亮,殊不知隐身一边的云扬也是眼睛闪亮。

镇海神杖?

就要拿出来了?

特么的,运气真好!

立即呼叫绿绿,制定反制策略!

“~~啊~呀~~”

绿绿的声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大抵就是某绿全力以赴,竭尽全力的收取消化因果之气,可是这几天里获取到的因果之气的数量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绿绿不堪重负,再如何的鲸吞海吸都看到尽头的那种多。

是故此刻听到云扬的召唤,表现出这种疲累得不行不行的特异感觉。

之前一直埋怨获取因果之气的速度太慢,突然间快成这样,多成这样,反差大到绿绿难以适应的地步,一口气吸纳如此巨量,有如排山倒海,汹涌而来的因果之气,几乎令到绿绿消化不良了,进而导致绿绿在这段时间里的工作效率空前低下。

不过在云扬看来,绿绿这分明就是典型的吃撑了。

云扬这话显然是正确无误的

按照正常情况来算,云扬攒足升级第八层的力量,最保守最最少的估计也得是五十年以上,上限则无法估计,七八百年,三五千年,甚至更长更长的时间都是完全可能的。

百亿生命的因果之气啊!

绿绿的现况,则是将最少五十年的饭,在三两日之间全都吃完了,怎么不会撑?

怎么可能不撑?!

消化不良才是正常的!

吃撑了,消化不良,仅止于工作效率低下已经是很好的状态,撑死了,撑爆了的那才是真正的悲催呢!

“看看,那就是传说中的镇海神杖,此世梦幻瑰宝,有没有办法拿走?”

云扬十分兴奋的道。

镇海神杖,位阶空前巨高的物事,看这样子,位阶不但更在紫玉箫之上,甚至还要凌驾在自己的天意之刃之上,云扬自然是动心的。

而眼前,或者是仅有的取得机会,万一被鲸王海皇计划得逞,那状况就得反过来计算了,云扬对于镇海神杖发威可是心有余悸,颇为惊惧的说!

这个机会,如何能放过!

我干嘛来的?

另一边,不敢怠慢鲸王的很快就召集了海族二十多名顶峰强者,都是高层的王者级别之属;所有人盘膝坐成了一圈,而在中间位置,如龟丞相所言摆放了一座台子。

海皇取出镇海神杖,将之安置在那台子之上。

这座台子看似不起眼,实则却是以海底稀有寒铁所铸,几乎可说是坚不可摧,难以损坏,但被神杖放置一瞬,却生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吱咯吱声响。若不是海族强者用妖力固化,恐怕会被深深的压入地面下面去。

“那就是镇海神杖。”

云扬凝目偷偷看去,只见那镇海神杖单从表面看来,就只不过是一根手腕粗细的棍子,通体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两头还各有一个铁箍,中间位置似乎朦朦胧胧的有字,又或者是图案?

始终是距离相隔太远,又有金光干扰,难得看清楚分明。

但总体来说,很是平平无奇,无甚可观之处。

然而绿绿神识一扫之余,却是立即藤蔓摇晃不已,传递云扬一种罕有的慌张害怕感觉。

“啊呀呀……”

绿绿连连摇晃。

云扬眼神一凝:“你是说你没办法?”

“啊呀呀呀……”

绿绿惶恐的叫。

云扬皱起眉头。

绿绿给出的答复很有趣。

绿绿表示自己对这个神器一点办法也没有,更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感。

这根金棍之上,留存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伐之气……

这种杀伐之气,乃是那种斩仙屠神,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极端气息。

而这种主杀伐的气质堪称是绿绿的克星,所以绿绿连接触都是不敢的。

但云扬本身还是可以尝试收取的。

按照绿绿的说法:这是一枚神器!

但是这个神器的原主人早已不在此世,更已经赋予了这件神器完全的自由。

也就是说,这件神器现在是无主之宝,任何人都是可以收取的!

只不过没有人能够收服这个神器而已。

所以,这根棍子握在谁的手里,它就暂时是属于谁的!

而在重新认主之前,除了此宝的原主人之外,任何人,哪怕是星空强者,也没办法将这神器直接收为己有,顶多只是予以一定程度的运使而已!

云扬啧啧称奇。

他不禁想起了东方浩然跟他提及的远古传说。

一位妖族的通天大能者,一位猴族大圣,手持通天棍,为妖族要去了一块领地……

难道说,这镇海神杖……实则就是那根通天棍?!

“若是这么说的话……我要是能将之抢到手里,那这棍子就是我的了?”云扬浮想联翩。

看着那根横亘在台子上的镇海神杖,眼神炙热异常。

“真正的好东西啊!”

但是云扬很明白,这棍子自然是好东西,但却永远不可能变成自己的。

这是有主之物!

他的主人,只是暂时放在这里而已!

“这玩意到底多重呢?”云扬凝眉研究:“看海皇拿着挺沉重的样子,还有那台子,几乎都被压塌了……”

绿绿仔细的计算一下,然后:“啊呀呀……”

说不准。

反正你现在的修为,顶多也就是可以抬起来,但想要扛着到处走却是根本做不到的?!

云扬登时半晌无语。

这可就郁闷了!

这么说的话,我去抢这东西,极有可能的一种结果是:我哪怕打败了所有敌人,但是有可能在搬起这根棍子的时候,直接被棍子压在下面,动弹不得,然后被人毫不费力的抓个现行?

云掌门摸着下巴,愈发踌躇起来。

若是那样子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创造了玄黄界自古以来第一大笑话了偷棍子的贼被棍子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绿绿,你说万一……我就说万一我被棍子压住了……我还能施展变化不?”

这是云扬的底线。

世有万一,意外总是多多,被棍子压扛不住还不是最可怕的,若是被压住之后还啥变化都没用不了……

云扬感觉自己绝对会即时崩溃!

“啊……呀呀~~~”

绿绿貌似对那棍子恐惧到了一定程度,回答得很没有底气,充满了不确定。

大抵就是……也许或者大概差不多有可能……不顶用吧……

云扬不由得一阵苦笑。

这叫什么事儿……

起了觊觎之心的自己原本盘算得好好的,准备将这神杖收入囊中,可现实作弊利器绿绿表示无能为力外加恐惧得很,然后不死心的自己准备亲身尝试,可是某绿又告知自己,这玩意不但沉重得足以将自己这个小偷压死,还很可能全方位无死角地完克自己的诸相神通。

这岂不是说,自己只有等着那神杖被催运,然后自己被逼现行,陷入死境吗?!

而就在这时……

海族二十多位强者同时发力,无穷无尽的妖气,以百川汇海之势冲入那镇海神杖之中。

镇海神杖登时金光大盛,闪烁夺目,遍耀整个海底。

这金光,与片刻之前的黄光迥异,很是有些绵柔的味道,更接近最初的那道金光。

亦是与此同时,一股莫大的威压,从镇海神杖之上散发出来。

这股威压,夹杂着尸山血海的气息,裹挟着肆虐天下的霸道,此外,还有一种逆天改命的张扬氛围!

如是滔滔气息,在大海中肆虐回荡。

云扬此际于这金光源头距离实在太近,几乎就是近在咫尺,原本就承受极大心理压力的云扬登时感到心境动荡,几乎就要维持不住风相化形状态。

云扬当机立断,将生生不息神功疯狂运转,这才让自己心境稍稍好转,略有平复,终于没当场暴露。

心中一直在盘算:出不出手?

动不动?

但随着海族强者持续的往镇海神杖之中注入妖气,这股威压之感越来越足,越来越盛,越来越无法抵御了……

云扬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自己的化相之能,正在被一点点的瓦解掉……

换言之,自己快要暴露了!

但若是一暴露,自己可就是暴露在海族这么多强者的包围圈里!

那将是最恶劣的局面啊!

云扬紧张地思索着对策。

只可惜通天智慧终究比不过绝对实力,更别说根本就没有留给云扬多少时间,最恶劣的状况终究还是来临了!

随着众海族顶峰强者将自身妖气疯狂地灌入镇海神杖……镇海神杖越来越亮,随着嗡的一声轻响,一道道实质的金光陡然发散!

这是二十多位圣人的力量汇聚!

何等强横!

金光爆闪!

整个海底,尽都被镇海神杖的力量彻底笼罩,甚至是……控制!

二十多位圣人强者,头上大汗淋漓,一个个呼吸急促,脸sè苍白,显然是耗损极巨!

这么多巅峰强者联袂合力,才不过开启了镇海神杖的第二层力量,就已告支撑不住,应付为艰!

却不知道那镇海神杖的极限威能又要高到什么程度,什么层次,什么级数?!

不过,至少就当前,这等威能已经足够,随着疯狂闪烁的金光,光照海疆,无所不至!

无匹威压,震慑整个海底,纵横捭阖,莫有不从!

镇海神杖仅止于在那台子上悄然放置,但是整个海底,却已经成为了它之领地!

至此,云扬的化相神通彻底瓦解冰消,身形显现。

海皇与皇后同时发现了风相不复的云扬。

“在那里!!”

“玄黄云尊!”

海皇愈发的暴怒,这个混蛋,居然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躲在议事大殿里,这胆子也忒肥了!

刚刚才下令外面注意搜索,结果目标其实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这简直是……

好一阵无语的微妙感觉在心头涌动!

“拿下他!”

说时迟那时快。

云扬神速应变,身子以拼老命的方式疾掠而出,向着镇海神杖,疯狂冲去,整个人恍如化作了一抹流光!

而这个时候,海皇却也是反应迅速,同样疾驰过来,口中狂笑不已:“云尊,觊觎我海族神器吗?你想多了!”

声音透露出一份极为欢欣的味道。

云扬此举却是不得已而为之,没有办法的应对办法,行踪暴露,只能行险一搏!

此际龟丞相与鲸王等多位海族巅峰强者都在此地聚集,却因为催谷过度,而呈现出一种近乎奄奄一息,浑身妖力人去楼空的状态,连手脚都是酥软的,一时间断断无法起身战斗,唯一有威胁的就只有海皇一人而已!

此刻必须动作,若是由海皇先一步动作,再掌镇海神杖,今天极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反之,若是自己先一步接触到神杖,或者才有转机,转一线生机!

始终是云扬快了一步,非但动作在先,更比海皇距离更近。

神杖金光近距离照耀在云扬身上,不过短短时间接触,云扬周身尽是龟裂之伤,十几处伤痕更是深可见骨,然而云扬不顾浑身浴血,鼓足余力,疾奔神杖,天意之刀蓦然上手之瞬,轰的一声,一刀毫无花假的斩落在那镇海神杖上。

当!!!

整个大海,都在这一声轰鸣之余为之猛烈反转了一下。

大殿中,金光陡然再盛,无尽挥洒!

海皇就只慢了云扬一步,乃是在场所有人之中最接近镇海神杖的,自然被这股暴盛金光第一个关照到,尽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吼。

因为被天意之刃劈斩,引发镇海神杖的自我防护威能,竟比刚才海众诸强联手催运更强一筹,

空前磅礴的力量无远弗届,波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原本就已经气空力尽强弩之木的海族诸位圣人纷纷口喷鲜血,全无抗衡余地的摔了出去。

而这也导致了,镇海神杖仍旧留在台子上,稳如大山,但与海族诸位圣人刚才联袂合力所形成的联系,即时切断。

镇海神杖的威能,立即被打断!

云扬不顾自身承受了镇海神杖自我防护机制的极端反扑,第一时间抓住了镇海神杖的一端。

然而与此同时,海皇已经近身:“云尊,受死吧!”

雷霆万钧的决绝一击,随之而来!

云扬一咬牙,不闪不避,猛地弓起背脊,硬硬的承受一击;被海皇极端一击打了个正着,登时感觉眼前金星乱冒,受创非轻。

但借着海皇悍然一击之力,借力转力,那镇海神杖已经被他抬起了一端。

海皇见状脸sè一变,显然没想到云扬竟然有如此力气,竟能移动镇海神杖。

殊不知云扬心里正在暗暗叫苦,这他么的什么棍子,太他么重了!

最保守最起码的说,十座八座大山的份量,怎么也得有啊!

圣尊强者便已有移山填海之能,圣君圣人自然气力更甚,但人力有时穷,亦有力量之界限,以云扬而论,较动浑身力气,接连举起乃至投掷三五座大山不算多为难的事情,但这镇海神杖的份量,起码也得有十座八座连接在一处的山脉份量,而且还是只多不少,否则云扬绝不至于连抬起来都难以做到!

另一边,当前场中另一个高端武力海皇后尖啸着,极尽疯狂之态的扑了过来。

这女人跟云扬有杀子杀女之仇,端的不共戴天,此刻蓦然照面,自然全力逼杀,不留余地!

海皇的第二波攻击,也从另一侧来袭!

海皇一边攻击,一边狂笑,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愚蠢之事,竟似是丝毫也不担心已经移动了神杖的云扬能够收走神杖!

砰砰砰……

云扬接连不断地承受了海皇重击三次,皇后重击两次,终于一声大吼,喷着鲜血,将镇海神杖彻底抬了起来,怒道:“给老子收!”

嚓的一声,那镇海神杖竟然真在他手中消失不见了!

海皇登时大惊失sè。

这一瞬间,一双眼睛几乎瞪爆出眼眶!

尖啸一声:“留住他!”

海皇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惊慌失措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根本就没有妖气的人类,居然能够收走镇海神杖!

那可是妖祖圣器!

除了能够以妖气略略催动之外,其他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沾染上的镇海神杖,人类的玄气,更加不能!而且还会有强烈反噬!

亦正是早有这个定见,刚才才对于云扬觊觎镇海神杖而毫不在意。

就算任由你来拿,你能拿走么?

对你而言,越是接触镇海神杖,越会最大限度的消耗你之状态,我正可就趁机干掉你,永绝后患!

正是因为这层心思作祟,他才始终不急,甚至明明看到云扬抓上了镇海神杖,也没有任何着急的意思!

被抓在手里的镇海神杖,只会造成云扬的负担,连动弹都不能动弹,沦为一个活靶子,至死方休!

任你云尊狡猾如狐,这次也要喝本皇的洗脚水!

海皇甚至已经打定主意,就让云扬抓着镇海神杖,一直到自己将他活活打死在这里!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云扬居然真的将镇海神杖给抬了起来!

不但是抬了起来,而且还将之收走了!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海皇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为事实,几乎都要怀疑自己现在正置身噩梦之中!

一瞬之后,极度的震惊,极度的恐惧,还是极度的愤怒,尽皆充斥心头!

我的镇海神杖!

我的神器!

我……我差点与凤皇生死战都没有想过要交出去的神器,被另一个人,被一个人族收走了?!

这一刻,陷入崩溃边缘的海皇,暴走了

长啸连连,急疾赶来:“给我留下镇海神杖!”

所有海族强者拼命的支撑着身体,歪歪斜斜冲上来:“留下神杖!”

但云扬好不容易收了起来,岂会交出?

一声长啸,手中一把紫玉箫,赫然再现,招出屠尽天下又何妨,跟着就是一连串的砰砰砰砰……

夜战八方式!

噗噗噗……

三位状态降至低谷的妖族圣人脑浆迸裂,云扬却也发出一声闷哼,再喷一口鲜血,身子化作一道光,呼的一下子冲出了海皇大殿!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五章 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