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三十七章 带人离开

第一千三十七章 带人离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辛零露本以为刘秀的伤势要养上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痊愈,可实际上,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刘秀身上最重伤口的结痂已然开始脱落。

现在刘秀还未能恢复的就是气血。这次他伤势严重,失血过去,元气大损,要想恢复气血,所需的时间可远不止半个月。

当前刘秀的身体还很虚弱,但外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正常的走动不成问题,也不再需要拐杖做辅佐。

自己养伤半个月,再加上昏迷的七天,已经失踪了二十多日,朝廷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呢。

虽然这里的环境很好,每月还能逗逗大花逗乐,不过刘秀也明白,自己不能再在这个世外桃源继续待下去了。

这日,他找到辛零露,问道:“零露,我的剑呢?”

听他突然提到剑,辛零露立刻意识到什么,问道:“刘大哥要走了吗?”

“嗯!”刘秀点点头,说道:“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处理,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哦!”听他真的要走,辛零露的脸上露出一丝落寞之sè。如果一直都是她一个人住,倒也没什么,但刘秀到来的这些日子,带给她不少的欢乐。

刘秀见多识广,天南地北,奇闻异事,如数家珍,听他讲述外面的世界,她总是感觉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刘秀要走了,以后又变成她一个人,心里很是不舍。

她站起身形,走到自己的房间,将刘秀的赤霄剑拿出来,递给他,说道:“这把剑,戾气太重,刘大哥以后也……不要轻易用它。”刘秀接过赤霄剑,轻轻抚摸剑鞘,喃喃说道:“我也希望,它永远没有再出鞘的那一天,如果真是这样,就天下太平,百姓们都能安居乐业,天下再无祸事,只有安定祥和

。”

说着话,他抬起头,看向辛零露,说道:“零露,你跟我一起走吧!”

辛零露缓缓摇头,小声说道:“我不能走。”

刘秀问道:“你舍不得离开这里?”

辛零露说道:“我舍不得大花、二毛和黑毛。”稍顿,她又补充道:“外界容不下它们。”

倘若她带着大花、二毛、黑毛出山,无论是进城镇还是进村子,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人们便会毫不留情地打死它们。

冢岭山一带也有村庄,辛零露偶尔会去村里换些粮食,有一次她是带着大花去的,结果惊吓过度的村民们聚集起来,要打死大花。

好在她拼命拦住了村民,让大花逃进了山林,这才算躲过一劫。这件事,至今都让辛零露心有余悸。

听闻她的话,刘秀一笑,说道:“零露,你放心,我能护得住你,也能护得住这三个……这三头虎、豹。”

辛零露惊讶地看着他,问道:“真的吗?”

刘秀正sè说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骗你,我说我能护得住它们,就一定能护得住!”

说着话,他目光一转,看向趴在辛零露身边,一会在她腿边蹭来蹭去,一会又撒娇卖萌的大花,笑道:“大花,你说呢?”

大老虎白了刘秀一眼,用锋利的牙齿轻轻咬着辛零露的裤腿:主人,别听他的!

刘秀蹲下身形,揪了揪大花脖颈上的虎皮,含笑说道:“你已经长大了,撒娇已经不再适合你了!”

大老虎勃然大怒,回头张大嘴巴,嗷了一声。刘秀吓得急忙缩回手,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后很委屈地看向辛零露。

辛零露不满地斥责道:“大花又不听话了,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吓唬刘大哥!”

虎抬头看看皱眉的辛零露,再回头瞅瞅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得意之sè的刘秀,虎心里委屈着呢!

刘秀并不讨厌大花,恰恰相反,在大花、二毛、黑毛当中,他最喜欢的就是大花,只是大花太爱黏着辛零露,这让刘秀有事没事的总想去逗逗它。辛零露沉默了一会,最终好像做出了重大的决定,她向刘秀重重地点下头,说道:“好!我和刘大哥一起出山!不过刘大哥也要向我保证,不能让大花、二毛、黑毛受委屈

!”

刘秀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保证!”

辛零露的行李很少,只有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些肉干、干粮之类的食物,放到一起,就两个不算大的包裹。

刘秀把装干粮的包裹拿过来,背在身上。与衣物相比,干粮要沉得多。辛零露说道:“刘大哥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我来背吧!”

“只是个包裹而已,无碍。”刘秀向辛零露笑了笑,又把身子的衣服整了整。

他这身衣服,还是辛零露的父亲留下的,已经很旧了,灰突突的,早已看不出来原先的颜sè,好在干净,刘秀穿起来也挺合身的。

收拾整齐,刘秀和辛零露走出小竹屋。出了院子,辛零露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小竹屋,脸上露出伤感之sè。

她是在这里长大的,她大部分的记忆都在这里,现在要离开,伤感在所难免。

刘秀见状,走到辛零露身边,握住她的手,说道:“走吧!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辛零露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男女之间授受不亲的思想,在她这里没有太大的概念,而且她是修道之人,对儒家的那套思想,也不怎么尊崇。

听了刘秀的话,她好奇地问道:“我们还会回来?”

刘秀说道:“以后总有路过冢岭山的时候,可以回来看看,小住几日。”

辛零露想了想,点点头,拉着刘秀的手,迈步向前走去。

刘秀和辛零露走在前面,大花、二毛、黑毛三头虎豹跟在后面。两个人,三头猛兽,走在美丽如画的山谷当中,倒是出奇的和谐。这座山谷,并非死谷,有一个出口,只不过出口很狭窄,位置也很隐秘,其中还长满了草藤和花草,冷眼看去,仿佛是一条死路。如果没有辛零露在旁,刘秀会直接拔剑

,砍断草藤走出去,不过因为辛零露讨厌赤霄剑的戾气,刘秀便放弃了拔剑,跟着大花、二毛、黑毛,从草藤的缝隙中钻了出去。

到了谷外,刘秀分不清楚东西南北,辛零露和大花、二毛、黑毛,对于冢岭山的环境很熟悉,尤其是二毛,显得非常雀跃,一直走在前面。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刘秀对大花、二毛、黑毛的性情也有所了解。

大花在辛零露面前,的确很温顺,而在辛零露的背后,则是yīn冷凶狠,即便它不表现出攻击的姿态,只是冷冰冰的盯着人,都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二毛的性子比较欢脱,好奇心重,对小竹屋的栅栏似乎很有怨念,有事没事的就爱用脑袋去顶去撞,弄坏了,自然免不了受到辛零露的责怪。

黑毛的性子则是老成稳重,而且十分的高傲,对周遭的人和事物,常常表现出漠不关心的姿态。

另外,刘秀感觉大花、二毛、黑毛的确都很有灵性,或许是被辛零露从小养到大的关系,开了灵智。

他们在山林中走了有大半天的光景,等到天近傍晚的时候,终于走出山林,来到冢岭山的官道上。

上了官道,二毛显得越发兴奋、雀跃,向前奔跑了一段,回头看看被甩在后面的刘秀和辛零露,见两人都没有叫住它的意思,二毛更是放开胆子,向前飞奔。

大花是寸步不离辛零露的左右,黑毛则比较随意,时而走在前,时而走在后,时而还爬上树,高傲地站着树枝上,眺望远方。

他们正往前走着,忽听前方传来阵阵的喊喝之声。辛零露愣了一下,脸sè顿是一变,急声说道:“不好!一定是二毛出事了!”

说着话,她拉着刘秀,向前急行。刘秀安慰道:“别急,二毛很聪明,它懂得如何自保!”

两人向前走出百余米,转过一个弯路,举目一瞧,只见前方有一队官兵,此时人们皆是如临大敌,一手持矛,一手持盾,大呼小叫。

二毛就站在官兵们的对面,来回走动,时不时虎躯一震,发出嗷的一声虎啸,虎爪在地面划动时,能看到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划痕。

官兵们人数不少,但也被吓得连连后退。

“放箭!放箭射死这畜生!”带队的队长尖声叫道。

未等官兵放箭,刘秀大声喊喝道:“住手!”

官兵中的箭手都已经捻弓搭箭了,听闻突如其来的喊声,下意识地把弓箭向下放了放。

人们寻声望去,只见前方行来一男一女两个人,这倒没什么,恐怖的是,在这一男一女的背后,还跟着一头大老虎和一头大黑豹。

随着刘秀和辛零露的走进,官兵们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二毛则是跑回到刘秀和辛零露的近前,在她俩的身边打转。刘秀弯下腰身,揉了揉二毛的头顶,然后向对面的官兵走去。

“你……你们是何人?”官兵们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大的一头老虎,他竟然还敢去摸它的头,而那头老虎也十分古怪,竟然还真让他摸。

带头的队长看着走过来的刘秀,颤声问道。

“你们是郡军还是京师军?”刘秀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我等是弘农郡军!”队长大声说道。

“哦!”刘秀点点头,问道:“立刻带我去京师军的大营。”

“你……你是谁?”

“刘秀!”

“啊?”郡军队长以及手下的官兵,皆露出难以置信之sè。这……这妖人竟是陛下?刘秀敢摸老虎的头,老虎还不咬他,在官兵们眼中,刘秀就是个妖人。

“我再说一次,我是刘秀,你等立刻带我去京师军大营。”说着话,刘秀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在郡军队长的面前晃了晃。玉佩上面雕刻着镂空的麒麟。

其实刘秀的信物,也就朝中大臣、羽林虎贲以及五校军能认识,像郡军,给他们看也是白看。

那名郡军队长虽不认识刘秀的信物,但也能看出这块玉佩质地绝佳,绝非凡品。对于这位自称是刘秀的青年,他也无从判断真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刘秀说道:“你不相信我的身份也没关系,只要带我到京师军大营,我的身份自见分晓。”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三十七章 带人离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