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01章 隔空飙戏

1601章 隔空飙戏

天黑了,是真黑,就连天空上的暗蓝sè“幕布”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可即便是那黑暗,那也是天之符文编辑而成的。

这是一个天之符文的世界,它不大,就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宁涛虽然从东山波丽的身上得到了真命法印,又用真命法印修炼出了真实之力,另外在那个神奇的状态下,他也得到了解析天之符文的法力,可是他对这个符文空间却还是不太了解。

这个符文空间并不是三界的空间,它为什么存在?

它又为什么是个四四方方的形状?

无在这里寻找什么?

这些,宁涛都不知道。

天亮了,那块蓝布又出现在了天空上,却依旧看不见无的至高天神庙。

临时营地里,一扇木门打开,宁涛从门里走了出来,脸上满是笑容。过去的一夜,他过得很愉快。但也不都是非正经的事情,他还修炼了几次真实之力,操控了好几次真命法印。比起第一次的操控,随着真实之力的强大,他对真命法印的操控是越来越熟练了。

东山波丽跟着宁涛走出石屋,突然就惊呆了。

她看到了肥沃的土地,青青的草地,草地上的各sè花朵,还有树木,一些树木已经开了花,还有一些树木甚至结出了果实。

“我……我错过了什么?”愣了好半响,东山波丽才说出一句话来。

宁涛笑着说道:“这些都是我利用真命法印和真实之力创造的,就在昨天傍晚,那个时候你还在睡觉。”

东山波丽讶然地道:“伟大的送子神,我也有真命法印和真实之力,我为什么做不到?”

宁涛探出了一只手来,他的掌心之中浮现出了一枚金sè的法印,那是他的造化之印。

“这是什么法印?”东山波丽瞅着宁涛手中的法印,眼神中满是惊讶于困惑。

宁涛说道:“它叫造化之印,我是一个造物主,所以我能。”

事实也的确如此,真命法印只是一个“编辑”天之符文的“工具”,而要将天之符文排列组合成泥土、草地、树木却还需要造化之印的解析和组合,不然怎么将天之符文组合成泥土、青草和树木?没有造化之印的解析与组合,他就算有真命法印和真实之力,他也没法将天之符文正确编辑,使之组合成他想要的东西。所以,造化之印始终都是他的根本,相当是一个CPU一般的存在。

东山波丽收回了视线,双腿一曲就跪了下去,额头放在了松软的青草地上。

说什么敬佩的话都是多余的,唯有这样膜拜的动作才能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宁涛瞅着她那高高翘起的团子,心头又燃起了一点小火苗。

又是这个富有力量的知识。

他解读过这知识的力量,所以深有体会。

“那个,我要出去一下,你回屋休息吧。”宁涛收回了视线。

“嗯。”东山波丽很乖巧的应了一声,然后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她还想叮嘱一句宁涛小心,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送子神这么屌的神,小什么心?

该小心的是无才对。

宁涛身形一晃就到了营地的边沿,然后从玄冥盾印能量护罩的界壁后面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片玻璃一般平坦的地面,一条条符文序列从脚下流过,有的横向,有的纵向,纵横交错。

宁涛想要还原这片土地很容易,可是他没有那样做。他笔直的往前走,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天空。

天空依旧是一块大蓝布,不见无的至高天神庙。

宁涛的神念一动,体内世界之中的真命法印激活,他的瞳孔里闪过了一丝蓝光。在那之后,他眼中的景物顿时出现了变化。

一座雄伟的神庙渐渐显现出来,继而金碧辉煌,光芒耀眼。

那正是无的至高天神庙。

之前不可见,现在却是无处遁形。

这也是真命法印和真实之力的作用。

这符文空间一切都可编辑,难辨真假,可在真命法印和真实之力面前,一切皆可见,假的也真不了。

真实,这两个字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宁涛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然后继续往前走。

他要给无一个错觉,那就是他并没有看见至高天神庙。这也是他没有将这个空间彻底还原的原因,他要示弱,等到他的真实之力再强大一些的时候,他就会再上至高神庙,跟无做一个了断。

那个时候才是他亮刀的时候。

宁涛也没走多远便停下了脚步,然后盘腿坐了下来。一个混沌之印能量护照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瞬间弹开,笼罩了方圆几百米的范围。

混沌之印下便是他的绝对领域,他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象,可外面的人却看不见他。

撑起混沌之印能量护罩后,宁涛又抬起了头仰望着天空中的至高天神庙。

至高天神庙的门忽然打开了,一道金光从大门之中飞了出来,然后落在了大门前平台的边沿上。

天之符文涌动,落地成人。

无出现了。

他站在平台边缘低头俯瞰地面,地面上有两个能量护罩,就像是一大一小两座帐篷。可他只能看见帐篷的“篷布”,却看不见帐篷内部的景象。

他先是看了一眼营地的帐篷,随后又将视线移到了宁涛刚刚撑起的这个能量护罩上。不过结果是一样的,他能看见金光灿烂的能量护罩,却看不见能量护护罩的内部。

可是宁涛却能看见他。

“你这家伙在偷窥什么?”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这笑容是狐狸的笑容。

至高天神庙平台边沿,无探出了一只手,虚空一握,他的手中顿时多了一只金sè的能量长矛。

那长矛金芒闪烁,法力无边。

“想扎我?几个菜呀,你喝成这样?”宁涛心中不屑地道。

无握着那支能量长矛,犹豫再三,却始终都没有投下来。抛开那支能量长矛能不能破开混沌之印能量护罩不谈,就算是破开了,又奇迹一般扎到了宁涛的脑袋上,那也杀不死宁涛。

何苦来哉?

无收了能量长矛,却也没有回去,仍

旧站在平台边缘俯瞰着下方。

宁涛也收回了视线,激活体内世界中的真命法印,开始修炼真实之力。

漩涡激活,缓缓旋转,蓝sè的电芒闪烁,一如星云变幻。

一个个渺小如微尘般的天之符文涌进了他的身体之中,然后.进入真命法印,被炼化成真实之力并被储存起来。

那宛如银河一般的漩涡之中,无数天之符文闪烁,一条条符文链条如群龙游弋。又有一道道新生的蓝sè闪电在符文之中闪烁,越来越多,越来越粗。

这就是宁涛出来修炼的原因。

他在营地之中修炼,他会破坏营地里的结构,而且营地那么小,他在营地之中修炼的效果只会越来越差。可在这旷野之中就不一样了,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吸收天之符文,将之炼化成真实之力。

修炼的过程中,宁涛时不时抬起头来看无一眼,监控无的动向。

无又何尝不是在监控宁涛,不然也不会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下面。他有十成的信心,宁涛根本就看不见这至高天神庙,更看不见他。可他却不知道,今日之宁涛已非昨日之宁涛。今日的宁涛是给东山波丽开了神,吃了果子的宁涛。他此刻的一举一动都在宁涛的眼睛里,可他的自我感觉却非常良好。

并不是所有的姜都是老的辣。

宁涛这一修炼便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抬头仰望着天空上的无。那货还在看着这里,十分专注的样子。

宁涛运足了目力,想要看清楚无的脸,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他跟着就把这个念头压制了下去,随后低下了头。

无那样的存在,他这样做十有八九会被无发现,那个时候他固然能看清楚无脸上的表情,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通过唇语的方式解读到无的两句自言自语,可那又怎么样呢?一旦被无发现他在看他,无机会知道他能看见至高天神庙,那个时候无恐怕就会知道他身上有真命法印和真实之力的秘密了,从而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你这秋后的蚂蚱,就让你再蹦跶几天吧。”宁涛心里说了一句,然后撤掉了混沌之印,往营地走去。

混沌之印的能量护罩一消失,无的视线便落在了宁涛的身上。

宁涛假装没有知觉,依旧慢吞吞的往营地走去,脸上还故意露出了一幅愁眉苦脸的表情,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办啊,无那傻逼躲着不见我,我的时间不多了,照这样下去三界可就完蛋了。”

他不知道无能不能听见他的声音,但他相信无肯定也能解读唇语。

果然,无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宁涛又自言自语了一句:“好气啊,我明明掌握了杀死他的法力,为什么还是杀不死他?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办法,我一定要杀死他!”

无轻哼了一声,那声音里满是轻蔑和不屑的意味。

演完了戏,宁涛进入了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之中,然后隔着能量护罩仰望天空中的无。

无在平台边沿停留了几秒钟,然后转身回到了神庙之中,那巨大的庙门再次关闭。

看网友对 1601章 隔空飙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