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06章 厮杀

1606章 厮杀

“我可以答应你,可是问题是,你在这里待了亿万年的时间,你都上不去,我怎么能上去?还有,你都死了,我怎么告诉你?”宁涛说。

无笑了笑:“听你这口气,好像死的一定是我似的。”

宁涛的心里很确定这一点,可他的面上却不动声sè,只是说了一句:“我只是说说,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但那也是一个机会不是。”

无没在这个问题上与宁涛争论,他抬手指着头顶的天空,然后说道:“我研究了上亿年的时间,我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每一个千年纪最后的的那一天,这天空之中就会出现一个能量波动,由上而下,贯穿天地,那个时候整个符文空间的天之符文都会异常活跃。我怀疑那个能量波动会造成这个空间的缝隙,那是唯一的出去的机会。”

“那你怎么没出去?”宁涛看着他。

尼玛,你要是出去了,三界也不会那么多苦难了。

无说道:“我倒是想出去,可是那能量波动极难捕捉,那裂缝更是难以找寻和确定,我试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成功过。”

宁涛说道:“行,我答应你。”

无也看着宁涛:“我只是提出来,并不是我指望你能做成我没做到的事。不过正如你所说,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那也是一个机会,不是吗?”

宁涛说道:“加入我出去了,看见了什么东西,然后回来了,那我应该怎么告诉你,毕竟你已经死了。”

“呵呵呵……”无又笑了。

“万分之一的希望也是希望。”宁涛说。

无收住了笑声,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如果你真的活了下来,又上去看了,那你就来这个过去时空告诉我吧。同样,如果是你死了,我也会来这个时空节点来告诉你。”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同意。”

他的话音刚落,无突然出手,一拳轰在了宁涛的胸膛上。

宁涛身上的元素神甲赫然崩落了一块,被击中的部位也赫然凹陷了下去,一口金sè的神血喷出,他整个人也飞了起来,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这才是无啊。

他从来就不会跟人正大光明的交手,要么欺骗,要么陷阱,要么偷袭。

不过,宁涛胸膛上的被击中的地方转瞬间就鼓了起来,恢复正常。他其实可以不吐那口血的,但他还是配合无的偷袭吐了一口血。

他还是在示弱。

他要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在那个机会出现之前,他必须要等待。

无这几天一直在监视他,其心中早就起疑心了,不可能没有防备和准备,所以他要让无把手里的牌先打出来。不然,贸然动用那把增强版的刀,万一杀不死无,无有所防范,那他再要想杀无,那就更难了。

所以,要杀无,拼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演技。

偏偏,送子神的演技时刻都在线。

你要偷袭我?

那好,我就让你偷袭一下,满足你的心愿,让你开心,让你嗨起来。

不等宁涛的双脚落地,神殿尽头的几万米高的神像突然迈步从基座上走了下来,一脚踩向了还在进行自由落体表演的宁涛。

无出牌了。

上一次,这

神像是单打独斗,可这一次它和无一起战斗。

宁涛探手一推,手中一个玄冥盾印能量护罩瞬间撑起。

无的神像一脚踩在了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上。

轰隆!

一声巨响,无的神像将宁涛连壳带人踩在了脚下。可是,玄冥盾印能量护罩只是顶部凹陷,周边出现裂痕,并没有被踩碎,而宁涛也在能量护罩之中好端端的。

无瞬间杀到,他的手中多了一把金sè的宝剑。

那是他的神王剑。

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他的神器。

虚空一闪,无手中的神王剑刺进了玄冥盾印能量护罩之中,那护罩的能量竟然被瞬间吸走。

“在我的神庙之中,你也妄想开绝对领域?”无的声音里带着不屑和震慑的意味。

刚才他给人的感觉就只是一个虚弱,温和谦逊的老头子,可是现在他给人的感觉却是凌驾众生之上的神王。

玄冥盾印能量护罩消失,无的神像的大脚踩踏下来。

一团金光突然从宁涛的身体之中迸射出来,十几万高的神身显现。

无的神身本来是一个几万米高的岿然巨神,可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小孩。它的脚本来是照着宁涛的头顶踩下去的,但却变成了宁涛神身的膝盖。

轰!

无的神像的小脚踩在了宁涛神身的膝盖上,宁涛的神身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也就在那一瞬间,宁涛的神身猛地抬腿,一膝盖撞在了神像的小腹上。

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怒潮一般冲击在了无的神像的小腹上,无的神像倒飞了出去。几万米高的神像以小腹为中心崩溃,继而被分解成一个个天之符文。坠落在地上的时候,神像已经变成了两截。

一击击杀!

可是,漫天的天之符文涌向了倒在地上的两截神像,那被打爆的腹部和腰肢正快速还原。如果不是它体积过于巨大,恐怕瞬间就还原了。

“我让你还原!”宁涛一声怒吼,一脚踩向了神像的脑袋。

轰隆!

整座神殿地动山摇,还没有完成复原的神像的上半截身子被彻底踩爆了,神殿的空间里顿时符文飞舞。那景象,感觉就像是漆黑的夜里点了一堆篝火,然后一头大象冲过来,一脚踏熄了篝火,火星四溅。

一线金光闪现,瞬间切过了宁涛的神身的大腿。

宁涛脚踩神像,这也给了无攻击他的机会。他的神身十几万米高,拥有无穷的力量,法力也增强很多倍,可也因为体积过于庞大,动作迟缓。所以,明明看见无出剑,他也想躲开,可是躲不开。

哗啦!

金光切过之处,一条千米长的口子撕开,金sè的神血瀑布一般从伤口之中奔流下来。

这剑,好强大的威力!

毫无疑问,无手中的神王剑应该是三界最强大的神器。

之前的战斗,无是有所保留。

无那瘦弱的身子瞬间突进几万米,来到了宁涛的胸膛上。

又是一道金光闪现,神王剑出,宁涛的神身的胸膛上也开出了一道几千米的口子。

金sè的神血再次从伤口之中涌出来,瀑布一般往地面奔流下去。

宁涛想躲,可是躲不了。

无的双脚在宁涛的神身的胸膛上一点,那瘦弱的身子化作一道虚影,直奔宁涛的神身的脖子而来。

宁涛想躲,可是躲不开,他的神身实在是太笨拙了。

当初,他用肉身挑战过无的神身,也像这般跳蚤一样在无的身上蹦来蹦去,而无也拿他没有办法。

现在,无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他。

而且,无的方式更为凌厉,也更具威胁性,因为他有神王剑。

金光一闪,十几万米高的神身消失了。

无的神王剑劈在了一只平底锅上。

当!

火星四射。

能量冲击波从剑与锅之间向四面八方推射。

宁涛和无都被推开了,但也只是一段距离,随后便是虚空对峙。

宁涛的身上多了两道伤口,一条在腿上,一条在胸膛上,直到此刻,金sè的神血仍旧从伤口之中往外流。造化之力虽然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可是这一次竟然没能及时堵住伤口和自愈。

这处空间之中多了一种法力,每当他的造化之力想要修补伤口的时候,那法力就会侵入过来,与他的造化之力纠缠。

宁涛的造化之印很快就解析出了原因,那法力是由一个个粉尘一般的天之符文构成,无处不在,只要他在这个空间之中,他就不可避免要接触这些渺小如粉尘一般的天之符文。

无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以为我这几天就一直站在平台边沿看着你装腔作势,故弄玄虚吗?第一天的是我,但往后的两天都是我的分身。”

“所以,你在这里布阵?”宁涛说。

无冷声说道:“是的,明知你无论如何都要来杀我,我怎么可能不提前做准备。里的造化之力能修补你的伤口,可这里是我的绝对领域,我在这里布下了一个虚空囚噬阵,你现在已经感觉到了,你的伤口难以修复,那就是虚空囚噬阵的法力,这虚空之中充满了虚空囚噬阵的法力因子,无处不在,它们对你来说就如同是病毒一般的存在。而我手中的剑,它会不断的在你的身上撕开伤口,我要让你血尽而亡!”

宁涛低头看了看身上的两道伤口,现在仍然没能自愈,金sè的神血也依旧往外涌冒。

“你要杀我,你的确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无说。

音落,他突然扑向宁涛,一剑刺向了宁涛的胸膛。

宁涛挥锅格挡。

当!

当当当!

剑与锅的撞击声响个不停。

截然相反的神性能量呼一下冲击过来,又呼一下冲击过去。

无的神王剑毫发无损,可一番兵器格斗下来,宁涛手中的平底锅上却布满被剑尖戳出来的凹坑,被坚韧劈砍出来的裂缝。

宁涛拿着锅边挡便退,转眼就到了神殿的一面墙壁下,无处可退了。

他手中的锅也快废了。

“你去死吧!”无大吼了一声,一剑刺向了宁涛的眉心,与此同时,他额头上的竖眼睁开,迸射出一道灭世金光照向了宁涛。

杀招!

宁涛的嘴角却浮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他苦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看网友对 1606章 厮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