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章前度彭郎今又来

第九十章前度彭郎今又来

前些天,白真人与萧皇帝在万寿山陵墓里设下陷阱重伤了井九,如此大的阵势自然惊醒了闭关的无恩门剑修。

看着满天枯黄的落叶与那个披着破布、手拿薄剑、神情惘然的年轻弟子,那些长老们先是震惊无语,然后涕泪直下。

无恩门有了一位新的通天境强者,终于可以结束百年封山。

那位年轻弟子自然成为了新任的掌门真人。

直到这个时候,无恩门的人们才知道他的姓名叫做彭郎。

以前在商州城的时候,彭郎是个寻常少年,进入无恩门后是个寻常弟子,拿着本寻常的入门剑经练了一百年,依然还是个寻常人。寻常人哪里承受得住如此不寻常的造化。直到现在,他依然很懵然,想不明白同门留在山里准备开山大典,为何孙长老要带着自己来这么远的地方。当然他更想不明白的还是自己怎么就成了掌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他想明白这一切之前,那两道足以毁天灭地的剑光便到了。

他想都没想,便站到了孙长老身前,抽出了鞘中的剑。

他很害怕,但他握着剑鞘与剑柄的手真的很稳定,因为这是一种本能里的行为,没有经过思考。

就像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他在那座孤寂的陵墓前,每时每刻都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拔剑,然后刺出。

……

……

那两道如大河般的剑光,合在一处真的有毁天灭地之能,与当年那夜的刀剑相合差相仿佛。

当初的那道剑光与刀光合在一起,把整座烈阳峡都斩到了天空里,直接让玄yīn宗灭门。

如此可怕的两道剑光,怎么可能挡得住?

孙长老看着仿佛要被刺眼光线吞没的年轻掌门的背影,心里生出绝望的情绪。

轰的一声巨响,整艘剑舟在最短的时间里变成无数碎片,在天空里崩解,向着地面落去。

……

……

那两道剑光撕开了云海,照亮了整座朝天大陆,落在了所有人的眼里。

无论是朝歌城的贩夫走卒,还是商州城里的青楼姑娘,又或者是东海畔的渔夫,都看到了那两道剑光。

那两道剑光非常笔直,如缎带一般飘在天空里,让盛夏的太阳变得黯淡无比。

“快看天上!”

“那是怎么回事?”

“是神仙在打架吗!”

朝天大陆各处响起惊呼与孩童们兴奋的呼喊,甚至有很孩子向着剑光亮起的地方追逐而去。

三千院里与溪畔的青山弟子们一直盯着天空,忽然发现被割裂的云海那边,天空里出现了一艘破旧的剑舟。

紧接着,那艘剑舟非常不幸地遇到了那两道剑光,就此崩解,如落叶般洒向地面,看方向应该是会落在大原城方向。

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那两道剑光居然也消失了,化作无数道剑痕,随之落进了大原城。

莲花被剑光照亮,广元真人与南忘带着青山弟子向那边赶去,三千院里的那几人动作更快。

无数剑舟碎片落在了城里,发出啪啪的声音,好在那些碎片的体积都很小,只是砸坏了一些花草,没有带来更多的损伤。

受损毁最重要的地方是一间古董铺子,仿佛被天外的陨石击中,整个都塌了。

清天司官员及神卫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边,却发现无法靠近那间铺子。

甚至就连广元真人与南忘都无法进入那条长街。

井九站在街的这头,西来站在街的那头。

两位绝世强者的剑意太强,直接封住了整条长街。

长街中段,那间古董铺子烟尘弥漫,隐隐可以看到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

……

孙长老坐在砖石里,浑身都是灰土,看着很是狼狈,眼神也有些焕散。

一个古鼎从陈列架上落下,砸中他的肩头,带着轻微的痛感,才让他醒过神来,知道自己还没有死。

自己居然没有死?那两道足以毁天灭地、如天河般不可阻拦的剑光……居然没有杀死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长老抬起头来,才发现满天烟尘里有道身影。

那位年轻的掌门一直站在他的身前。

孙长老很感动,不再像过去那些天一样,只是因为掌门的境界而尊敬他,生出了更多的情绪。

紧接着,他才发现掌门手里握着的剑断了,剑鞘也变形了,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

“掌门您没事吧!”孙长老担心地急声问道。

“我没事……”彭郎没有说完这句话,便喷出了一大口血。

那些如雾般的血,瞬间染红了还没有落下的灰尘。

“……只是他们太强了。”他的脸上满是敬畏与仰慕。

“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出去。”

彭郎交待了一句,向街上走去。

他只是好奇,却不知道这幕画面落在广元真人等青山强者的眼里,会给他们带去怎样的震撼。

……

……

走出古董铺的废墟,来到长街之上,彭郎看到了街头街尾的那两位绝世强者。

一位穿着白衣,一位穿着灰衫。

他们的气质还是神情都是那样的清冷而相似,就像是同一个人。

那两道剑光现在仿佛还在彭郎的眼里,让他震撼至极。

当今的朝天大陆,只有青山宗的景阳真人与西海剑神能够施出那样的剑光,难道说景阳真人已经醒了?

他没有见过景阳真人与西海剑神,按道理来说很难认出对方的身份,不过事实上很简单。

与白衣飘飘无关,只与脸有关。

井九的脸很好认,因为很好看。

彭郎转身对着井九认真行礼,然后回头看了西海剑神一眼,没有说什么。

无恩门与西海剑派是世敌,仇恨深不可解,更在青山宗与西海剑派之上。

裴白发便是死在西海剑神的手上,彭郎哪怕对西海剑神的剑道修为极为佩服,也不可能流露出半点情绪。

……

……

长街安静无声。

井九没有说话,西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从古董店废墟里走出来的彭郎。

这条街只有数里长,对于他们这种境界的强者来说,等于彼此就在眼前。

但很明显,现在他们的眼里没有彼此,只有彭郎。

人们注意到了场间的异样,视线也落在了彭郎的身上。

“那人是谁?”卓如岁问道。

赵腊月看着那个年轻人手里的断剑,下意识里摸了摸腰间的弗思剑断片,情绪微有异样。

没有人知道这个浑身是血、看着很可怜的年轻人是谁,为何能够出现在这条长街上。

那个年轻人看着很寻常,没有任何特点,为何却能让井九与西海剑神同时停手,而且如此关注?

整个大原城都落了一场碎片雨,只有街上那间古董店被砸了个稀烂,很容易很推断出,那个年轻人应该是从那艘破旧的剑舟里落下来的。那艘破旧剑舟被井九与西来的剑光同时命中,这个年轻人居然没有死?

想到这里,卓如岁的眼神变了,盯着那个年轻人,仿佛要看穿对方一般。

其余人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广元真人觉得那艘破旧的剑舟有些眼熟,忽然走到那个年轻人身后的孙长老,神情微变,说道:“长修道友?”

孙长老担心掌门的安危,哪里可能留在废墟里,走出来后听到广元真人的声音,大喜喊道:“陆师弟。”

广元真人这时候的心里有无数疑惑,但还没有乱了分寸,提醒道:“且先见过掌门真人。”

孙长老的心里同样也有无数疑惑,被提醒了才稍微清醒了些,望向长街两头的两道身影,然后毫不犹豫对着井九认真行礼,说道:“无恩门孙长修,见过掌门真人。”

长街外一片哗然,很是吃惊,就连西海剑神的神情也有了些变化。

这百年来,无恩门在朝天大陆的修行界渐渐失去任何消息,甚至快要被人遗忘,现在封山解除了?

难道说无恩门又出了一位通天境大物?为何天地没有任何征兆?

广元真人也很吃惊,说道:“恭喜长修道友。”

孙长老连连摆手,把彭郎让了出来,说道:“这位便是吾派新任掌门彭郎。”

又是一片哗然,虽说修行者寿元绵长,很难通过容貌判断年龄,但是那个年轻人……明明就是个年轻人!

赵腊月与卓如岁天赋惊人,前些年抵达破海巅峰,便震惊了整个大陆。

那人如此年轻,怎么可能跨过通天境那道门槛?

“那便是你杀了萧皇帝?”

就在这个时候,长街那边传来井九的声音。

彭郎现在自然知道那片落叶便是萧皇帝,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神情无措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井九说道:“不错,难怪你能挡住西来的这一剑。”

就在这几句对话的时候,长街外的那些人们再次震惊无语。

朝天大陆修行界都知道萧皇帝死了,却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还以为是他是死于井九的剑下。

而且这个叫做彭郎的年轻无恩门掌门……居然挡住了西海剑神一剑?

这可不是普通的通天境强者能够做到的事情!

赵腊月与柳十岁对视一眼,听出了更多的东西。

当那两道剑光在天空里遇着那艘剑舟的最后时刻,井九收了剑。

井九走到古董店废墟之前,西来也走了过来。

他们看着彭郎摇了摇头,同时说道:“可惜了。”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前度彭郎今又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