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07章 旧天死新天立

1607章 旧天死新天立

这一剑凝聚了无最强的法力,有毁天灭地之威势。那剑身之上流淌的黑暗能量,比墨汁更为浓黑,而剑身却有金光万丈!

宁涛无处可退,却也不想退。

无想要一击杀他,他又何尝不想一击杀无。

力是相互的,机会也是彼此的。

宁涛的背抵着神殿的墙壁,一手挥动超度锅向无刺来的神王剑格挡上去。

咔嚓!

神王剑一剑刺穿了平底锅的锅底,剑身长驱直入一剑刺向了宁涛的心脏。

宁涛忽然松开了握着平底锅锅柄的手,用手掌抓住了神王剑的剑尖,同时将剑身引开心脏的位置。也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左手五指并拢,如同刀子一般捅向了无的小腹。

他的左手掌心之中这里还有一个法印,那就是真命法印,而那法印之下又隐藏着杀无的刀。

扑哧!

扑哧!

几乎在同一瞬间,无的神王剑刺进了宁涛的肩头,而宁涛的长刀也扎进了无的小腹之中。

两败俱伤。

而直到此时,那被毁坏的平底锅还在空中自由坠落,并没有掉落在地上。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无比的凶险和复杂,拼的也是智慧与勇气。

“没用的,送子神,你就算打坏了我所有的肠子和内脏,我也一样能还原。”无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他冷笑着说道:“可是你,你受了伤却不能还原,你死定了!”

宁涛确实很惨,不仅肩膀中剑,浑身也被灭世金光烧伤,血肉模糊,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庞早已经面目全非,看上去就像是一颗被烧糊了的土豆。

可是,如此惨状的宁涛却笑了:“呵呵呵……”

这笑里藏着刀,而那刀正在无的肚子里。

“我让你笑!”无握剑的右手使劲一搅,宁涛那抓着剑身的右掌顿时被搅碎,五根手指飞落了出去。

被剑刺伤的伤口都不能还原,被割掉的五指要重生,那就更不可能了。

无冷测测地道:“我看你还笑得出来……”

一句话没说完,他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然后,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头去看他的小腹。

他的小腹上扎着一只手,那是宁涛的手,那无疑是一个恐怖的伤口。可他让他最恐惧的是,从那手的旁边涌出来的不是一个个天之符文,而是金sè的鲜血。那些鲜血从伤口之中涌出来,并没有化作天之符文还原回去,而是在空中化为灰烬。

“你……”无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宁涛突然主动将肩膀往神王剑剑身之上撞来,那没有手指的右手环住无的腰,将他紧紧抱住。与此同时,他那只插进无的小腹中的左手突然往上行,穿透了无的肠子和内脏,直奔无的心脏而去。

无想还原,可是那些回归原位的天之符文全都被宁涛左手上的真命法印给抢走了,无法还原。

“不——”无惊恐地吼了一声。

这一次他是真的意识到什么了。

宁涛在无的耳边吼道。“你以为我就那么不堪吗,让你

打着玩?我说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说的其实就是你——你去死吧!”

音落,他一把抓住了无的心脏,五指嵌入,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合成的刀子就像是榨汁机一样,飞速旋转搅动,一颗好端端的心脏瞬间绞杀成了碎肉和血浆。

无的生机快速流逝,刚刚还是活蹦乱跳一神王,心脏被毁,瞬间就焉塌塌的了,那只握着神王剑的手也握不住那剑柄,无力的垂落下去。

如果不是宁涛扶着他,他此刻恐怕已经坠落下去了。

宁涛并没有松开手,还用那没有五指的手搂着无的腰。而他的左手也始终保持着扎在无的身体之中的状态,时刻都在制止着无的还原。

他不能给这个家伙一丝机会,因为哪怕只是给无一丝机会,我也有可能还原重生。

“你……松开……让我在地上躺一会儿。”无的声音有气无力。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我抱着你不是更好吗?”

“你……”无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愤怒和绝望,还有不甘。可是宁涛一只手抱着他,一只手还在他的肚子里嵌着,他一丝机会都没有。

宁涛说道:“你就死了心吧,安心上路,不要再挣扎了……噗!”

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的嘴里也喷出一口血来。

眼前的这战果,那也是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得来的。他浑身被无的灭世金光烧伤,右手五指被切断,右肩被神王剑刺穿,每呼吸一下都会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而他也无法自愈,无现在虽然是这个濒死的情况,可他布下的法阵却依然在发挥作用,这个空间之中的细小如粉尘般的天之符文依旧在阻止他用造化之力自愈。

可是这样的代价却是值得的,他胜了,无败了。

现在,无就是对他说这个宇宙之中最动听的话语,他也不会松开他的手。

“你放开我吧……我连心脏都没有了,你还怕我吗……”

“怕,所以更不能放开。”宁涛说。

无欲说无语,可那眼神却恨不得将宁涛碎尸万段!

宁涛在无的耳边说道:“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你这样的存在,你不会连死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吧。”

这不是他在讽刺无,而是要让无明白,这就是结局。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无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而且变得透明,那感觉就像是阳光下一个雪人在迅速的融化。

“果然……”无太虚弱了,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想说什么?”宁涛问他。

“天意……”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是天选之人,是这天让我来杀你,我必得天助,我有这天给我的杀你的刀。”宁涛说。

“的确……没人能斗得过这天……”无说。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趁早说吧,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上去……看看……”

宁涛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一定会兑现我

的承诺。千年之后如果我能上去,看到了那什么东西,我一定来这个时空节点告诉你所看见的东西。”

“那我就……没什么遗憾了……我死之后……你把这神庙之中的法阵全部清除,尤其是那灭世法阵需除……则……三界可安……”一个安字出口,无闭上了眼睛。

神之将死,其言也善。

无的身体也加快融化的速度,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一转眼的功夫,宁涛就能看见那只扎进肚子里的左手。

最后,他只剩下了一个搂着一个人的姿势,他的左手里也什么都没有了,只有那个真命法印。

无死了。

旧天死,新天立。

无剩下了两样东西,一是这至高天神庙,二是神王剑。直到此时,金灿灿的神王剑还扎在宁涛的右肩之上,剑尖从后背肩胛上穿出,金血淋漓。

宁涛伸手抓住了神王剑的剑柄,缓缓的往外抽。这一抽疼得他呲牙咧嘴,直吸冷气,大量的失血也让他有些头晕。不过他还是咬着牙将神王剑从右肩上拔了出来,并将剑拿在了手中。

这一站他失去了平底锅,却得到了这三界最强的神器神王剑,这也算是有失必有得吧。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得到了神王剑而兴奋,无死了,这三界再无他的对手,他要那么厉害的神器来做什么?

拔出神王剑之后,宁涛回到了神殿地面上,随手往地上拍了一枚真命法印。

那枚真命法印落地生辉,金光向整座神庙扩散,所过之处法印法阵纷纷显现。

这至高天神庙是无的绝对领域,无已陨落,这神庙失去了无的支撑,绝对领域自然荡然无存,也无法与宁涛对抗。现在的它只是一座没有神灵的神庙,也只是一座神庙。

诸般法印法阵显现,宁涛神念一动,真命法印平地腾空而起,自成符文漩涡。随着它的牵引吸扯,漫天飞舞的天之符文,还有构成法印法阵的符文纷纷涌进漩涡之中。

一个个法印法阵就这样分解了。

可有一个法阵,它与别的法印法阵完全不同,它漆黑如墨,无论真命法印怎么吸扯,它始终岿然不动,一个符文都不掉落。

那个就是无的灭世法阵,它就在那三界全息地图的下面。之前宁涛看不见,无陨落之后才显现出来。

宁涛也这才看见,那法阵的黑暗能量时时刻刻都在吞噬三界全息地图。一点点的,全方位的吞噬,那影像就像是一团有腐蚀性的气体正在锈蚀三块几何形状的铁块。

宁涛看着那灭世法阵,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难道无就是在这里毁灭三界吗,通过这座至高天神庙和法阵?”

这事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可是这却能解释为什么无躲在这个符文空间之中,三界却依然在毁灭的事实。

几处伤口上传来痒痒的感觉,宁涛低头看了一眼腿上、手下还有肩头上的伤口,他发现两处伤口已经在愈合,断指也正在重生之中。

宁涛走向了那灭世法阵。

无他都能杀,区区一个法阵算得了什么?

看网友对 1607章 旧天死新天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