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道编辑器 > 第一章 这是一个正经世界吗

第一章 这是一个正经世界吗

  新书上传,题材依旧是玄幻,求大家支持,谢谢。

  ————

  窗外,艳阳高照,却又同时下着雨。

  华阳市金融中心大厦第88层写字楼——

  这是华阳市最好的一座写字楼,能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的公司,都是有实力的大公司。

  而此时,在88层这个租金尤其昂贵的楼层,却有一间豪华会议室中摆了一个烧烤炉。

  原本的投影仪和电脑都被推到了一边,烧烤炉火烧得正旺,旁边各种沾好酱汁的烤串摆了一大桌,地上则是摞起来的两箱听装啤酒。

  三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正围着烧烤炉撸串。

  这场景,实在不符合金融中心的风格。

  三人当中一个胖子已经吃得满嘴流油。

  而另一位则揽着一个漂亮妹子的腰,妹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一边烤肉串,一边喂那个少年,时不时发出一连串的娇笑。

  宁直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心中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这两位少年便是他公司的其余两位股东,而这撸串现场,则是一次股东大会。

  以前他们的股东大会都是在烧烤店开的,今天因为讨论的事情比较“严肃”,第一次选在了公司写字楼里开。

  “宁哥,走一个。”

  抱着妹子的少年举起一罐啤酒,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宁直跟抱妹少年碰了一个,心中也是无奈。

  谁让以前自己认识的,都是一些狐朋狗友呢。

  宁直是一个穿越者,三年前,因为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意外穿越到了这个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成为宁家的公子。

  宁直穿越过来的时候,宁家刚刚发生了一场意外。

  宁直这身体的原主,随同父母出行的时候,出了车祸。

  父母都受了重伤,原主也在病床上昏迷了一个星期。

  医生认定宁直以后应该是植物人了,而就在这时候,现在的宁直穿越了。

  昏迷一个星期的躯体,也就此苏醒了。

  宁直完全没有原主的半点记忆,但这一切,都被医生用脑损伤给解释了。

  面对陌生的父母,初到这个世界的宁直,还是有些抵制的。

  他跟原主除了名字一样之外,其他年龄、性格、家庭背景方面,再也没有一点一样的地方。

  宁直本来很想回地球。

  可是后来,宁母的关怀,让自幼失去母亲的宁直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加上父亲因为那场车祸,身体每况愈下,宁直便是有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

  宁家所属的宁氏集团,是华阳市排名前三的集团公司,宁直是货真价实的富家公子。

  而且宁直的父亲只有他一个孩子,未来宁直继承父亲的家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那时候,宁直的两个叔叔,开始在公司分抢了父亲的权力,并想要拿走父亲的股份。

  宁家的公司,是宁直的爷爷创下的。当年打江山的时候,宁直父亲宁征功劳最大,他的股份也最多。

  如今宁征这根顶梁柱倒下了,两个叔叔就开始欺负宁直母子了。

  看着要强的母亲每日忍气吞声,宁直自然要站出来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两个小角sè竟然要在自己手中抢东西,那不是搞笑吗?

  宁直压根没把自己的两个叔叔放在眼里。

  宁直所穿越到的这个世界,近似于地球刚迈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这正是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领域中做一番事业的大好时代。

  而宁直借着原本世界的经验,在这个大浪潮中打造一个几千亿的商业帝国,不是基本操作么?

  于是在两年前,宁直斥资六百万,创办了淘宝网。

  这个世界,还没有淘宝。

  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小小的网购,将来会发展成怎样一个庞大的商业体系。

  为了防止日后因为融资稀释股份,宁直还准备对赌协议方面的合同,保证将来他股份的最大化。

  可是一年后,宁直的淘宝网倒闭了。

  宁直当时都懵逼了,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吗?

  作为一个穿越者,人家都是穿越到寒门,穷得揭不开锅。就算穿到大家族也是穿成旁系废柴,被人打压。

  可他是很无耻的穿成了一个富家公子,还是家里的嫡系继承人,启动资金完全不缺。

  他根本就是满天赋的隐藏职业号,出门砍了只鸡就爆了神器,这样的天胡开局,竟然混到倒闭了??

  简直是穿越者的耻辱。

  可宁直也没办法,谁能想到这个世界的网民打死都不愿意网购啊。

  广告打出去根本没几个人关注,偶尔有来注册的,发现要填入银行卡和身份证信息后,打电话到公安局说是遇到骗子了。

  宁直真的很心累。

  这世界还是个正经世界吗?

  怎么大家的脑回路都跟地球上不一样?

  最气人的是,明明淘宝倒闭了,可是宁直所用淘宝聊天工具中的一个表情却莫名其妙的火了。

  就是那个“滑稽”表情(手动)。

  就这破表情,早已经席卷互联网,引起了一阵风潮,现在还火着,可有个毛用啊。

  以至于现在宁直看到这个表情就火大,感觉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它那一对YD的眯眯眼都像是盯着自己开嘲讽似的,让宁直恨不得想抽它一巴掌。

  不过宁直总归是穿越者,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他还是找回了自信。

  哪怕世界有所不同,但他毕竟还拥有眼界的优势,于是宁直退而求其次,试探性的做起了新浪微博。

  微博不需要电子支付支撑,不需要银行卡密码,也不需要吸引商家。

  只要有用户就够了。

  这次宁直心态放得很低,没有再去想什么对赌协议,甚至还分了一点原始股份,给自己的两个狐朋狗友,想要借助一下他们所在家族的能量。

  这次总算没那么惨了,虽然没有预想中的星火燎原之势,但经过半年的艰难发展之后,新浪微博还是积累了一些用户,可这之后,又出新状况了。

  一家涉猎互联网的财团,抄袭了宁直的新浪微博,创办了另一家微博网站。

  他们第一期就投资了八千万,各种不要钱的推广,现在用户数量蹭蹭蹭的往上涨。

  而宁直这边的用户,呼啦一下子去了大半,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而且每天活跃用户数不涨反掉。

  宁直服了,一期就注资八千万,砸都砸死你。

  他开始意识到,只是一个点子,未必就能复制那些商业大佬的成功之路。

  光是推广这个点子,就困难重重。

  就像现在人都习惯了买矿泉水喝,可是放在九十年代,人们听到水居然还能卖钱的时候,都是觉得商家想钱想疯了。

  就像国内网购虽然爆火,可是放到欧洲,却冷冷清清。淘宝在华夏大火,是天时地利人和,放在欧洲都办不下去,更别说这还是一个异世界了。

  恐怕当年那些真正能走上巅峰的商业大佬,点子对了只是一方面,关键他们不但能力值爆表,而且还得有资本幸运的看中了他们,有大气运加身。

  眼瞅着微博都要凉了,宁直召开了这次股东大会。

  所有股东尽数到场,分别是胖子孙小吉,喜欢泡妹子的林哲东。

  “宁哥,再不吃,串都凉了。”

  胖子一边吃,一边抹嘴上的油。

  宁直看得头大,公司都要凉了呀,都这时候了你还关心着串是不是凉了。

  “胖子,哲东,现在公司的情况不太好,当年你们两个是被我忽悠过来投资的,现在遇到大事抉择,自然也得跟你们商量,李氏集团昨天发了邮件到公司,说要两百万收购我们的微博网站,你们怎么看?”

  “啊?”正在吃串的胖子一愣,“就我们这破网站,居然还有人要?”

  胖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哲东一巴掌给拍回去了:“胖子你怎么说话的呢,宁哥建的网站怎么就没人要了?你不会委婉点吗?再说你也太不长心了,李氏集团就是抄了我们的那家财团。”

  胖子听后顿时怒了,他小胖手一拍桌子:“原来就是这群兔崽子,他们也太黑了吧,抄了我们,把我们的路给堵上了,又要买我们公司?”

  宁直点了点头:“他们是想把我们最后的一点用户,导进他们的微博网,如果卖掉网站,你们两个之前投资的钱,都可以拿回来。”

  “啊呸!”林哲东一把把手里的啤酒易拉罐捏扁了,“我林哲东是受这窝囊气的人吗?大不了回去挨老爹一顿训而已,我又不是要饭的,这些钱小爷不要了,就当喂狗了。”

  “东哥说得对。”胖子也难得的放下来了烤串,跟着附和,“再说宁哥你才是大股东,你前前后后可是投了几百万,我们就是向家里要了点小钱投进来,公司卖了也该是你拿大头,我们跟宁哥投资就没想过能赚钱,大不了以后被削减些零花钱就是了。”

  听了胖子的话,宁直无语了。

  跟着我投资就没想过能赚钱是什么鬼?而且你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是怎么回事?

  不过想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宁直也理解。

  宁直穿越过来之前,就是一个不成器的败家子。

  穿越之后,他变成了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败家子,开始有计划的败家。

  现在整个华阳市的少爷名媛圈子里,宁直败家都出名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宁直玩到一块的胖子和林哲东自然也是不成器的败家子。

  不过,胖子和林哲东虽然平时吃吃喝喝,玩车玩表,但都很讲义气。

  这大概是这个年龄段少年的特质。

  把义气、面子看得很重,明明内心幼稚得不行,还得摆出一副社会气十足,见多了世面的做派。

  所以宁直提出合伙开公司的时候,两人一口就应下了,仿佛就是几个月的零花钱罢了,轻轻松松。

  可是回去之后,他们却是靠软磨硬泡,撒娇卖萌才跟老妈要出来的钱。

  这些宁直心里都知道,他本想带着这两个狐朋狗友发达一下,却不想把他们坑了。

  所以宁直才会提起李氏集团的收购,想把这钱还给他们,哪怕李氏集团把宁直恶心得不行。

  看到胖子和林哲东如此挺自己,宁直什么话也没说,不管这是出自于幼稚也好,义气也好,他都默默的记在心里,这种年少时的单纯友谊,是自己前世走上社会后,再也不曾体会过的。

  看到宁直沉默,林哲东会错了意,他稍稍推了一下怀里的妹子,跟宁直坐近了一点:“宁哥,我知道你那两个叔叔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但咱们才多大,你跟他们斗总是要吃亏的,有精力不如多照顾照顾宁叔,你那两个混蛋叔叔就算吞了宁叔的股份,剩下来的也不少了,就说这金融中心第88层这一整层写字楼,每月租金都十几万了吧。”

  宁直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其实这种想法他也有过。

  只是,老天让他穿越到这个平行世界,如果只是平平庸庸的过一生未免太无趣了些。

  或许因为他的前世,实在已经厌倦了平庸。

  宁直穿越前是学理论物理的。

  什么广义相对论场方程,十一维空间超弦理论,宁直一直觉得,理论物理学家们创造了那么多牛逼的理论,就是为了让学物理的后辈们找不到工作。

  唯一能从事本行业的机会也就是进高校,可因为竞争如此激烈,连二本的教职,都要用海归博士,当年的爱因斯坦大神毕业后都没能拿到教职,更别说自己了。

  在生活的压力下,宁直毕业后去做了销售。

  可是销售做了两年,都没能还上助学贷款,宁直便改行做了一名程序猿。

  然而……

  一入IT深似海,从此MM是路人。

  宁直的程序猿是半路出家,这条路走得是相当辛苦,每天朝九晚九,总有码不完的代码。

  浑浑噩噩的生活,不知不觉,毕业八年了。

  庸庸碌碌,八年青春,回首望去,生活的味道只是枯燥平淡,没有什么sè彩。

  偶尔一个恍惚的刹那,宁直甚至会怀疑,这八年我真的已经走过来了么?

  似乎……还没来得及去感受生活,生活就已经离他远去了。

  而放眼未来,感情与婚姻虽然还没经历,但却已经能预期到——它就算发生了,也只是人生制式化的流程。

  至于事业,看起来也不太可能有什么人生巅峰,它有的,只是明天通勤的地铁。

  前世这样的生活,让宁直内心之中,总是有那么一份不甘。

  “咚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宁直看了一眼房门。

  “进来。”

  下一刻,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一个小脑袋钻了出来。

  因为笑而弯成月牙的眼睛,柔顺的齐眉刘海,两侧头发垂下来与耳垂平齐,略向内扣,看起来光滑得像是能掉下梳子一样。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红扑扑的脸蛋,有些婴儿肥,两边各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开完会了吗?”

  小女孩小心翼翼的说道,她的头发因为自己侧着头,都偏向了一边。

  “哟,小雯来了,开完了,开完了,本来就没啥事。”林哲东笑呵呵的说道,同时还松开了揽着自己女朋友的手,明明他和女朋友都没比小雯也大几岁,但却有一种自己不能教坏小孩子的感觉。

  “行吧宁哥,我们也吃饱了,就先回去了,别理会李氏那帮孙子。”林哲东又叮嘱了一句,跟胖子一起勾肩搭背的下楼了。

  这两货宁直根本也不用送,宁直直接转向小雯:“小雯,下雨你就不用来公司了。”

  其实只是听到脚步声,宁直就知道来的是小雯。

  小女孩那快节奏,甚至带着一点蹦跳的脚步声,与都市白领高跟鞋“嘚嘚嘚”的声音差距太明显了。

  小雯是宁直穿越后,在病床上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

  当初她还只有十一岁,现在已经是十四岁的亭亭少女了。

  小雯全名宁小雯,原本宁直以为,她是自己的妹妹。

  可后来才知道,他搞错了。

  这个世界,看起来是传说中的平行世界,但还是有许多地方跟地球不一样。

  小雯其实是宁直的伴读。

  伴读,是华夏古代才有的一种身份。

  清朝时写下《红楼梦》的曹雪芹,他的祖父曹寅就可能是康熙帝的侍卫兼伴读,所以后来身家显赫。

  除此之外,很多官宦人家的子女读书时,也会有伴读。

  宁直怎么都没想到,在看似现代社会的这个平行世界,竟然还有伴读书童这种身份。

  在这个世界,有钱人家会挑选长相标志,智商较高的穷人家孩子做自家子女的伴读。

  宁家也是如此。

  在宁小雯很小的时候,宁家就相中了小雯,给了小雯父母一笔丰厚的钱做补偿,将小雯带到了宁家。

  宁家让小雯和宁直一起读书,享受一样的教育,而这种教育资源,通常是穷人家庭怎么也负担不起的。

  作为好处就是,小雯既可以从生活起居、上学方面照顾宁直,还能帮宁直辅导功课。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一个学习好的孩子常伴左右,耳濡目染之下,自己的学习成绩都会提高很多。

  其实说白了,小雯是宁直的半个丫鬟。

  虽然听起来似乎人权不平等,可是这个世界原本就不是公平的。对穷人家的孩子来说,这反倒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契机。

  “杨阿姨今天煲了乌鸡白果汤,还热呢。”

  小雯说话间,熟练的拿出保温壶来。

  杨阿姨就是宁直的母亲杨素馨。

  这两年来,宁直忙各种事情,又要上学,杨素馨心疼儿子,每天都会煲汤。

  各种精心调配的汤料,煲好了让小雯送来。

  每次喝着这鲜浓可口的营养汤,宁直都会在这个有些陌生的世界中,感受一份淡淡的温情。

  “今天不在公司吃饭了,我们回家跟妈妈一起吃。”

  宁直说着,盖上了保温壶。

  他真的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妈妈了。

  两年前他创业,杨素馨是反对的,一个半大的孩子,说是要创业,谁能相信。

  可宁直一再坚持,杨素馨疼爱孩子,就心软了。

  以前宁直叛逆,败家,不成器,现在说创业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总算上进了。

  为了儿子的上进,一些经济上的损失,也是值得的。

  因此,哪怕这些年因为宁直创业失败,杨素馨的处境更糟糕,可杨素馨从来也没责怪过宁直半句。

  在她看来,宁直已经长大了,懂得了责任和担当,只是因为他太年轻,没能做好罢了。

  母亲不会害怕孩子犯错,只要犯错之后,能让孩子成长,那就足够了。

  “好的。”

  听到宁直要回家吃饭,宁小雯开心得很,这半年多,宁直很少有空回家吃饭。

  “电脑带着吗?”

  宁小雯问道,他说的,是一台黑sè笔记本,宁小雯发现,宁直一直带着一部笔记本,不管办公,回家都会带着,宁直经常坐在笔记本前发呆,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台笔记本,似乎对宁直有着特殊的意义。

  “带着。”

  宁直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可就在这时,他一下子愣住了,他赫然发现笔记本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进度条,似乎在进行软件更新。

  而这笔记本上只有一个软件,是宁直自己写的一个编辑器。

  ……

看网友对 第一章 这是一个正经世界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