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道编辑器 > 第十九章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第十九章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宁直以前每天都会坐宁家校车来上学,究其原因也是因为安宁中学的停车位太少了,停车位都位于老师办公楼前面,一共二十个。

  安宁中学很多老师都收入不菲,有私家车的比比皆是,可是真正开车来上班的却不多。

  要是找不到空闲的停车位,就要停在距离学校很远的一个停车场里,交停车费不说,走过学校来还要二十分钟以上。

  常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什么是江湖?说白了,就是因为利益分配而产生的纷争,以及经历纷争之后所形成的江湖规矩。

  而规矩本质上是纷争胜利者制定出来,用来保证自身利益分配的。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停车位,也有江湖。

  对老师来说,不开车上班,基本就要挤公交和打车了,这个世界还没滴滴,早高峰很难打到车,挤公交要早起不说,而且挤得你怀孕。

  有老师干脆开车到停车场,再步行二十分钟来上班。还有的老师早起跟学生一起骑行上班,只是累一身汗不说,还有点不太体面。

  学校的停车位,并没有分配给任何一个老师,本该是先到先得,可实际上,停车位的归属有一套默认的规矩。

  新老师没有停车位,在安宁中学待得时间久的老师,往往是两个人共用一个停车位,怎么分配自己协商。

  当然也有一些人,他们有专属停车位,比如校长。

  宁直一个学生,当然是没资格停车了。

  不过宁直还是把车开到了办公楼前,车位大多数还空着,老师还没到。

  宁直很不客气的把车开到一个停车位上。

  熄火,下车。

  “宁直……我们这样不太好吧,这可是办公楼啊,我们把车停这里?占了老师的车位怎么办?”宁小雯有点心虚。

  “放心吧,这车位的原主不到九点是不会来学校上班的。”

  可是……重点是这个吗?

  宁直说话间,已经锁了车,他没有立刻去教学楼,而是从背包掏出了一个黑sè的小方块,沾在了一棵树上。

  做完这个,宁直才和宁小雯一起走向教学楼。

  ……

  一个多小时之后,教导主任张鸣远哼着小曲,开车到教学楼前,正要停车,他却傻眼了,自己的车位上,竟然停了一辆拉风跑车,这特么谁的车啊!?

  张鸣远因为习惯性上班迟到,此时整个停车场就剩一个车位空着了,那是校长的。

  别的老师张鸣远还能仗着自己的关系,占一下对方的车位,可校长的车位,他哪里敢占。

  张鸣远傻站了半天。

  “居然欺负到老子头上了,我倒要看看谁这么不懂规矩。”

  张鸣远憋了一口气,把车开出校门,停到外面的停车场,等张鸣远回到学校的时候,都已经九点四十了。

  上午的太阳虽然不毒,但走这一路张鸣远也出了不少汗。

  “张老师,换新车了呀,你这宝马跑车可够拉风啊。”

  刚到办公楼,就有老师笑着说道。

  “张老师这车可以啊,开上这车得年轻十岁。”

  又有老师跟着附和了。

  张鸣远听得牙疼,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车不是我的啊!

  他张鸣远虽然也不算太穷吧,但这百八十万的跑车他可买不起。

  因为心里的一点虚荣,加上不想丢面子,张鸣远并没有说破这车不是他的,他悄悄找到门卫室,询问了一下今天早晨到底是谁开着这车进校门的。

  宁直是校里的名人,门卫当然认识,而且今天早晨那拉风的场面,门卫怎么可能不知道。

  “什么?这车是宁直的!他找死!”

  张鸣远怒了,作为宁家老三的小舅子,平时宁直老老实实的他都想找茬儿,今天宁直居然开跑车带妹上学,还占了他的车位,简直岂有此理!

  弄不死你!

  如果是别的车主,因为这车子本身价格不菲,张鸣远忌惮对方可能的背景,还有点发虚,可是宁直他完全不怕,这要是不教训宁直一顿,他就白活这三十几年了。

  “我让你占我车位。”

  张鸣远在校门口捡了一块尖锐的石头,塞在兜里,走到办公楼钱的时候,他不经意的经过宁直的车,用石头在车门上用力划了长长的一道。

  因为他是贴着车走的,石头被他捏在手中,非常隐蔽,且他所在的角度不可能有任何人看到。

  当然,宁直肯定会猜到。

  不过这又怎么样?宁直能从他这里拿到一分钱的赔偿,就算他输。

  光是刮了车张鸣远还觉得不够,他看四下没人,又把这跑车的后视镜给砸了一只,这才满意的离开。

  中午放学的时候,宁直没有直接去食堂吃饭,而是溜达到了办公楼前,看了一眼自己的车。

  呵,一道划痕,后视镜碎了一个。

  这事,他跟林哲东已经打过招呼了,当然,宁直会把车修得光洁如新,才还给林哲东。

  宁直转身把他之前黏在树上的小方块给扣了下来。

  这是一个微型摄像头,在这个时代,大夏国的摄像头还不至于到处都是,安宁中学办公楼门前就没有摄像头,宁直只能自己安一个了。

  其实在宁直看来,张鸣远还是很朴实的,没有干出塑料袋堵排气管,臭豆腐汁灌车窗缝,502胶水沾雨刷之类的yīn招。

  “哟,宁少怎么来办公楼了?中午不去吃饭啊?”张鸣远这时候正好从办公楼下来。

  宁直没理张鸣远。

  “这车是你的啊?”张鸣远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我早晨就看见了,不是我说啊宁少,开车得小心点,你看你这新车刚开,就划了一道这么长的刮痕,还撞碎了一个后视镜,这撞坏了车是小,伤着人可是大了,万一不小心出场车祸,在医院躺几个月,甚至撞断点胳膊腿的不就不好了吗,你说是不?”

  “张老师说得对,总有些畜生挡路,一不小心就撞上去了。”宁直笑着说道,他关注了一下与张鸣远的契合度,已经涨到50%了。

  “呵!”张鸣远摸了摸下巴,他本来还以为宁直会跟他理论,要他赔钱,没想到宁直没这方面的意思,只是含沙射影的骂了他一句,这杀伤力也太弱了吧。

  他大概也猜到了,就算让他赔钱,也是白费唇舌,干脆放弃了。

  作为宁家的少爷被划了车,明知道是谁干的,还要自己掏钱修车,何等的憋屈。

  张鸣远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只要再看到宁直开车来学校,不管他停哪里,他都要见一次划一次。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