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凤皇到底要做什么?

第五百九十二章 凤皇到底要做什么?

又过整整两天一夜之后,云扬撕裂空间回到狐皇城,眼见东方浩然一干人等几乎急出病来。

“你小子到底干什么去了?这次怎么这么久!”

“前天发生大战了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是啊,怎地动静如此之大,我们愣是没敢靠近!”

“我有感应到一股恐怖至极的威能,那是一股足以灭杀圣人强者的威能,是谁所为,是凤皇,还是妖皇,是针对你而发么?”

“还好你小子安然无恙的归来,我们差点没急死。”

“……”

上官灵秀与计灵犀也是大表不满:“为啥不带我们一起去!也没个信儿传回来!人家担心你知道不,要不是他们几个老的生拉硬拽,不让我们前去,我们早就过去了……”

总之就是一片声讨,塞得云扬半晌无言。

不过云扬此际是一点也不急,静等众人的七嘴八舌告一段落,这才哼了哼,施施然坐进椅子里,还翘起了二郎腿,一脸的春风得意。

“我这几天下来倒也没做多少事,满打满算就那么两件事而已。第一件事是将镇海神杖从海中偷了出来,然后转手给了妖族,你说都说妖族海族是一家,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就为了一根棍子,大大出手,真下死手啊,总之就是妖族与海族为了争夺神杖展开大战,双双死伤惨重,妖族方面伤亡了许多顶级战力,鹰皇更是因此陨落,海皇也付出重伤的代价,你们感应到的那股恐怖威能,便是海皇所出,不过你们放心,他这招也就这么一回,余生再也无能使用,而且他经此一役,战力锐灭已是定局,不足为虑了……”

“……”东方浩然等人齐齐将一张嘴变成了鸭蛋,半晌也没合拢。

“至于第二件事,就更加的简单纯粹,大抵就是……我又给人族拉来了几个盟友,不是太多,也就是七位巅峰圣人,六十多位各级圣人,大致就是这个数目,很惊喜吧……”

西门翻覆半晌无语:“……”

蟒九张着嘴,好半晌才道:“你……你你……开玩笑的吧?”

整个玄黄人族加上天罚圣地,都没有这么多圣人,您从哪里拉来的?

根本就不可能嘛。

这根本就不是很惊喜,而是很惊悚,又或者是很怀疑!

云扬笑了笑,慢条斯理地将事情整个经过与众人说了一遍。

等到云扬说完,良久良久之后,众人仍旧没有声音发出来。

又再沉默了足足一刻钟的功夫后,蟒九才终于苍凉的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很离奇,骇人听闻,但最让我感到意外的还在于,凤皇居然没有拦着,以他智慧,不该计不及此才是。”

东方浩然等三宫宫主都没有吭声,显然都在沉思。

蟒九道:“以我对凤皇的了解,他纵然不能完美地解决这件事情,但至少可以极大限度的化解鹏皇等人心中的怨怼,这是他能做到且应该做到的,他不会看不出来鹏皇等人的心寒,而此事的影响之大,足堪牵动整个妖族的势力变革,他怎么会不积极应对,怎么疏忽至此?!”

云扬闻言皱皱眉。

的而且确,自己因为这番惊喜来得太过突兀,事情尽展太过理想,而满腔兴奋,真正一门心思只得那近乎爆棚的成就感,还真就忽略了这一点。

以云扬与凤皇往昔交锋而对其的了解,当真是无论怎么说,这一切,都是万万不应该发生的。

纵然是为了大局考虑,不杀甚至救助海皇,纵然是妖皇乾纲独断的做出判断选择,凤皇难以进言,纵然有镇海神针这个巨大收获,甚至连鹏皇等人重伤在身,对后续战局影响力锐灭的因素都考量进去了,凤皇对于鹏皇等的心境波动状态视如不见的举动,仍旧是诡异至极的。

从开头的释出涅生机,及至之后不疼不痒的安慰了两句,便即与妖皇离去,这个情况,本身就已经很不对劲,太反常了!

若是凤皇的智商情商仅止于此,凭什么得享妖界第一智者的名头!

他又当真会如此的不智吗?

就只顾眼前些许利益,而枉顾妖盟分崩离析?

他怎么可能会不察觉,不在意鹏皇等人的背叛可能性呢!?

云扬皱着眉头,在心中一遍遍的问自己。

此际回想,这里面蹊跷的实在太多了,完全不合逻辑。

尤其是最后,与妖皇一同离去的那一刻,根本就不像是陪同,反倒像是……监视其离去一般。按道理来说,妖盟两大主宰,在那时候最应该做的是

一个回去主持大局,另一个,则是必须要留下来,将鹏皇等安置好,抚慰好!

最最起码,那股怨气,是一定要消掉的!

以凤皇的智慧,绝不会计不及此!

但是凤皇没有那么做,非但没有那么做,非但是任由发展,反而在相当的程度上,有推波助澜的嫌疑!

“妖皇,嗯,也就是龙皇。这个是一个权欲熏心,一切皆以利益,嗯,应该是自身利益为第一优先的家伙……更兼刚愎自用,说得好听是乾纲独断,霸主威势,说不好听的就是短视……只适合做一个江湖豪雄,却根本就不适合做妖盟第一王者。”

“冲动,暴躁,不顾及后果,只看到眼前,甚至是薄情寡恩,毫无王者之风……”

“这些缺点,凤皇不应该看不到。若是真心辅佐妖皇,凤皇该做的该是将妖皇做的所有事情,擦屁股擦得干干净净,而且凤皇本身无疑有这样的本事与威望。”

云扬一边想,一边问自己,一边喃喃自语:“但是……他从来没有那么做。他只是立场坚定地站在妖皇一边……然后任由妖皇胡作非为……事后再将事情和谐化,安稳下来。”

“从妖盟各皇者结拜兄弟,一起闯荡,一起做事,一直到众兄弟分开回归各自族群……然后,中间发生不少事,覆灭了几个不是很重要的辅战族群,一直到万年前,九命猫之变……”

“以我了解到的九命猫往事,凤皇若是有心的话,分明有能力阻止,甚至,悲剧根本不会发生……但是没有。”

“到后来狐皇与猫祖的事情……凤皇更是知道相关一切,却仍旧没有任何动作。”

“妖族被公认的三位智者,包括凤皇,狐皇,还有猫族的白衣,其中白衣堪称诡异地丧命在妖皇太子之手,导致了妖皇与猫祖的决裂,然后是狐皇一脉的血魂山边缘化,乃至狐族最终的近乎灭族,这……是否是早有预谋呢?!

“乃至到了前几日……镇海神杖的突然出现……也是凤皇第一个主张要抢夺。但实则…却又没有具体动作。但当时鹏皇等都在一边,都看到了凤皇的态度……这似乎……是将前日大战爆发的最重要的源点!”

“然后到各族皇者的尽数重伤……凤皇的行为更加奇怪!”

云扬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凤皇……多半是另有重大图谋!而且与妖皇,绝对绝对,非是一心!但是他究竟为了什么,却又很难说!”

北宫琉璃道:“你说他会不会是……为了妖族的共主之位??”

凤皇想要篡位?

众人眼前一亮。

云扬摇摇头:“以我估计多半不是这个。因为他想要篡位的话,早就有了太多太多的机会,以他的实力、威望,早就可以成事了!”

众人彻底糊涂了:那么凤皇究竟是为了什么?!

众人等思来想去,却根本没有任何结论结果可言,毕竟众人之中最了解凤皇的云扬,对其了解也不过表面,浑无端倪可寻,唯一能够确定的,仍旧停留在凤皇的行为,必然另有深意。但现阶段,只能将之归结为一个不解之谜!

明知道是另有目的,却不知道目的是什么,难有应对动作方向。

“凤皇现在针对的,还都停留在针对妖族海族层面,还没有危及人族,而且就当前而言,对于人族有利无害,暂且不用考虑太多。凤皇若然别有图谋,首当其冲只会是妖族本身,我们现在思虑太过,未免杞人忧天。”

云扬顿了一顿又道:“至少就现在的形势而言,对于我们这边又有利了不少,胜算大增。”

“我们现在该当仔细思量的,是妖族那几位皇者的条件问题……鹏皇等提出来的条件,相当的宽容,并无为难,因为结盟的对象,仅止于人类与鹰族,两边的地位仿效狐族猫族与人族,都是以人族为主。”

“至于鹏皇等,他们则会暗地里扶助鹰族。也就是说在大面上,与我们仍旧是敌对关系。但是鹰族的一切行动,他们都会出手相助,就算两边不得已动手开战,他们也不会下死手!”

云扬道:“这点,除了源自于鹏皇等的顾虑,更多的却是我提出来的。就如狐皇猫皇一般,若非必要,他们还是不肯主动背上一个‘背叛’的名声。”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东方浩然连声赞叹,赞同云扬的做法。

云扬处处为鹏皇等考虑,更为对方解决了心头的最大后顾之忧,处处留人余地,鹏皇等怎不投桃报李,日后自然会对人族释出善意。

勉强而为与尽力而为,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也是截然不同的战力!

“如此,大有可为!”西门翻覆也是如释重负。

鹰鹏虎豹狼熊鹤雕,可谓是妖族龙凤两族之下最强力的战斗种族;这八族一去,强力种族就只剩下了龙凤,再之下才是蛇族,牛族,猴族,象族,马族,狗族等等,嗯,还有刚刚回返,但实力大减的海族。

事态至此,完全可以说,妖族的整体实力,直接被拦腰砍了一刀,锐灭近半!

四位主宰如何不喜出望外。

四个人都感觉,压力一下子小了。

任谁也知道鹏皇等名义上的与鹰族结盟,不过就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鹰族与海族,还有龙凤两皇仇深似海,不共戴天,岂能不思报复?而只要报复便是极端,而只要战事一起,鹏鹤等势必不会旁观置身事外,却又与参战有什么两样!

“如此一来,我方胜算何止倍增!”众人赞不绝口。

“唯一遗憾的是,敌我双方的整体态势,仍旧是于我不利,随着海族的重归,妖族的灭世策后续,将会更加顺遂。”云扬有些遗憾。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两害相权取其轻,你做得已经是当时最佳,再奢求就是妄想了。”

蟒九问道:“对了……鹏皇等的实力,需要多久可以完全恢复,这亦是一大关键,海皇的寂灭之箭威能莫甚,一招间灭杀无数强者,同告受创的虎皇众人,疗伤需时吧?”

云扬考虑了一下,道:“我照会鹏皇等人的时候,施以独门秘法,尝试帮助其疗伤,效果甚好,大见起sè,原本需要历史数千年近万年的岁月疗程,大大的缩短了,即便是完全恢复,只要有我帮忙,最多也就只需要半个月时间。不过灭世策迫在眉睫,只怕是赶不上了。但如果需要他们出手相助,以时间推算的话,他们应该可以将实力恢复六成左右。”

“战力不全的圣人强者,难堪大用,反而有陨落之危,想来他们未必会出手支援。倒不如由我们独力支持几天,大约灭世策之后的六天,他们就可以恢复到万全状态,那时候全力出手,将会形成梦幻效果!”

众人默然,却又知道云扬所言在理,始终非我族类,其心有异,易位处之,自己也不会为了另一个族群,不顾生死的赴战,至少需要自身处于完全状态,才会成行。

而现在距离灭世策的既定开启时限,就只有最后九天的时间而已。

云扬叹口气:“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其实我们这段时间的分流,已经将原本积蓄的大海之水泄出去了不少,比原来的海平面低了许多,但随着海族的归返,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生出其他变数,毕竟玩海水这回事,还是他们最在行。”

西门翻覆苦笑:“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不,应该是必然会出现的状况。”

众人都是苦笑不已。

一旦潮起,那等滔天巨浪掀将起来,再有控水高手的全力驱动,大海的威势,任谁也不敢小觑。

“而今之计,竟是难有作为了,须知现在那边的泄洪关窍位置,所余无几,就算是再加以破坏,也流不出太多了……”云扬摊摊手:“那边的海水规模不过才到山脚……即便尽都去了,,又能有多少的流量?反观这九天里,最终蓄水能蓄多少?”

“这话倒也是。”

东方浩然皱着眉。

云扬也在皱眉,他让大家不再想凤皇,他却始终放心不下,总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但是现在,真的是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只有等待大战一途了。

“不管了……”

云扬皱皱眉:“我等下再去将海边的山尝试破坏一下,能破坏多少就是多少了。”

说着,招呼一声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三人联袂而去。

……

海面上,无数海族正在辛苦搬运,以远处搬运过来的山峦填缺。

三股至极的威压,突然从远而近,强势降临!

………………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二章 凤皇到底要做什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