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五章:激烈

第五章:激烈

凶皇的死,仿佛就是一个导火索。

若说凶皇死之前,因为之前的战死,以及霸王的无可匹敌之力,所有人心中都有了大顾忌,毕竟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其中有许多人甚至是第二次死亡了,所以一时间各自的战斗都非常的保守,并没有如上一次战斗那样直接拼死应怼。

但是凶皇的死,一下子激起了人类武者一方的心气,一时间,不管是远古诸皇,还是世界之主,甚至有些人人如龙武者都开始了对霸王的强攻。

武者武者,练身也炼心,若是没有一颗武者奋勇向前,无所谓畏惧的心,那还练什么武功?成什么武者?当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的活上一辈子不好吗?又是在远古统一政府时代的盛世,虽然肯定比不得太古神话时代,但是那个时代可也是安居乐业,加上对外小世界殖民,人类活得简直不要太轻松。

每一个武者都有自己的心气,类似那种软骨头的武者,或许依靠天赋,依靠资质,依靠外物等等可以成为内气境,但是几乎一辈子都不可能成就心相境,就更别提心相境以上层次了,至少在有武者的历史之上,还从没有任何一个软骨头的神相境。

那怕是七海时代,被蓝竟陵清理了一遍,又被世无双压制了百年,再之后又被第一九武王给吓坏了的那些顺天神相境们,他们的也有各自的武者心气。

而这时,随着凶皇之死,人类武者一方的心气已经提了起来,配合着十面埋伏大阵,以及大量的炮灰攻击,他们也开始了对霸王进行硬怼直击。

事实上,这并不符合妄的设想,他的打算是加大袭扰力度,降低霸王吸纳罪孽的速度,等待巅峰三人进场,同时保留尽可能多的高端战力,以待郝启的回归,配合郝启群战霸王。

但是他眼见如此,只是叹息了声,却并没有再加阻止。

没错,他是智者,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武者,虽然不可能如凶皇那样为武而生,或者如剑皇那样极之于剑,但是武者本身就有武者的骄傲与心气。

没错,你霸王强大无匹,霸绝天地,强绝古今,为多元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人,但是我们也都有各自坚持的东西与武道,你可以打死我,但是你无法吓死我,若当真被吓死了,那还练什么武,成什么武者!?

“全力运作十面埋伏大阵,不要再顾忌消耗与牺牲,算算时间,光明神帝就将到来,我们先与霸王拼上一场!!”妄大声喊叫着,他的声音通过大阵传递在了这个内宇宙之中。

整个内宇宙现在看来其实并不巨大,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耸立中央,周边则是宇宙空间的虚无,除此以外,既无星辰,又无天体,这其实是表象。

内有宇宙,内有宇宙,当霸王成就的那一刻,其实他体内有一颗完整的,无穷无量浩瀚的宇宙空间,是真实的巨大宇宙空间,真实宇宙有的,这个宇宙都应有尽有,唯一的差别是孕育时间问题罢了。

而现在霸王的这个内宇宙表象如此,就代表着他实力的削弱程度,他绝大部分实力都用于吸纳,融合,镇压罪孽去了,而剩余的力量就与十方英豪对拼战斗,整个内有宇宙看起来才会如此。

而此刻从外太空看去,整块大陆中央,霸王所站之处尽是迷雾弥漫,几乎将绝大部分的人物都彻底笼罩其中,然后,剧烈的波动在这迷雾中不时腾起,然后迷雾被撕裂,霸王手中就有一条性命而去,他就站阵中,依然无可匹敌。

“杀!浩瀚无量山!”

一名雄壮大汉从空落下,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向下压去,这掌恍如一座顶天立地巨大的高山一般,掌击之处,将周边的迷雾都尽数破开,而掌下之人就是霸王。

远古山皇,他在一名区区内气境时,曾经参与一只对外军团,因为战事缘故而失落在外中,几经磨难才总算重返七海世界,而在外的旅途里,他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块碎片,那块碎片后来经过坚定,很可能来自于多元宇宙之外,是黄昏军团的带来物。

这碎片似乎是一块山岩的碎片,碎片中蕴藏着那座高山的虚影,而那高山很可能是另一个多元先天之物,山皇机缘巧合下获得了这山的虚影表象,之后他自创了一套掌法,以这巍峨巨山为意境,从而成就了远古皇位。

一掌落下,霸王也是回以一拳,一招拔山使出,拳掌相对,巨大而浩瀚的力量冲天而起,所有人仿佛都看到一座耸立天地的巍峨巨山,在一只普通人手掌之下慢慢崩坏粉碎,天地就此闭合,同时粉碎的还有山皇自身。

不过霸王的手掌背面也有少许的鲜血渗透出来,山皇的一掌并非只是无用功,而这一掌后,霸王也是赞叹连声的道:“好掌,好掌,这山怕不是开天辟地之后,分开天地的先天意象吧?这才有些味道啊!”

霸王说话间,他也是兴奋连连,举掌举拳,向着周围连连攻击,同时霸王也大声咆哮道:“来来来,我就在此处,何人还要来战?今日会尽了英豪,生死都是小事了!”

这时,就有三名英豪跃出迷雾,为首那人一身铠甲伴身,与其说是武者,倒不如更像是将领,随后则是一个双手合十的光头,最后则是一名手持长剑的老者。

老者先就开口道:“万千英豪战霸王,在霸王当前,吾等有何面目称一句英豪?徒惹笑耳,不过事关多元,事关吾等的夙愿,今日说不得也要再次领教霸王的高招了,之前我们坚持了三招,这次呢?”

那双手合十的光头和尚不言,只是低声念叨了一声佛号,铠甲伴身的武者也说道:“我们三人相伴而死,一次,两次,这是第三次,能和知己同生赴死,我们也算是幸运了,两位,我先来!”

就见这武者双手一动,一柄长戟破空出现,他却是少见的武器武者,就见得这长戟随身而动,这武者直刺到了霸王正面,一声咆哮中,一头白虎若隐若现,他的长戟已经刺向了霸王咽喉。

紧随其后,那光头和尚闪身而出,双手合十,挡在了霸王出掌之前,在他身后,一轮金光璀璨光明,仿佛有一个璀璨世界在他身后一样。

只是这璀璨世界受了霸王一掌,光芒就开始暗淡,整个世界似乎都开始崩坏,和尚嘴上有血,但是并没有喷涌出来,他反倒是将身体更加贴近了那掌,而武将武者手中长戟彻底刺到了霸王咽喉之上,甚至刺入了三分入内。

“然后,是我……”

老者一笑,他慢慢闭上双眼,再度睁开时,那双眼锐利得仿佛化为实质一样,他手中长剑猛的爆发,一股浩瀚无量的剑气直袭而出,只是一剑,这老者就此烟消云散,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踪迹。

剑气横冲,只是刹那间就将整个战场的迷雾一化为二,不单单是迷雾,甚至连这块大陆都被切割为了两截,在地面上出现了一条整齐无比的切口,而剑气的尽头就是那柄长戟。

“皇者,世界之主,人人如龙……若不是你们当初三个势力产生了分歧,彼此之间内斗不休,又岂会有上古时代的悲剧?时也,命也……”

“扯地!”

霸王单手虚握,如同将整块大地都扯在了手掌中,手掌似缓实快的向上抬起,巨大的力量猛的爆发,那凝聚了一名武者不知道多少百年千年的剑气力量,在这扯动大地的手掌上撞了个粉碎,仅仅只是将霸王的掌心给切割出了一条流血豁口,但也仅是如此,而将领武者,光头和尚,他们两人也直接被打得了粉碎。

一招之间,三人就灭,不过霸王的手掌和咽喉处却多了两个伤口,而且这两个伤口都是蕴含着强大力量侵蚀的后果,此刻的霸王也无法无视之,不可能一瞬间就愈合好。

一招扯地,不但是将三人给扯地毁灭,更是波及了出招前方整个范围,那个范围内的克隆武者也都被打得了粉碎,甚至连同基因族的一个巨大堡垒,三眼族的数只部队都席卷其中,死得不能再死了。

“……再来!”妄只是咬牙,损失巨大他早有预料,既然已经伤到了霸王,那就不可能停止下来,只能够尽可能的多削弱霸王,所以他立刻发出了命令来。

当下,就有数名皇者直扑上,这数名皇帝也不是默默无名之辈,面对霸王也没有丝毫胆怯,数人齐攻,根本没有给霸王留下丝毫的回气停顿,一爪,一掌,一拳,一腿……所有攻击都齐齐打在了霸王身上,而代价就是再一次的一死一大片。

(不可让他回气,既然做了,那就鱼死网破!)

“人人如龙军团出列!以统一政府最高指令,敌人……霸王!”妄大声吼道。

顿时,在战列中隐藏的人人如龙武者个个出列,他们看似都很平凡,最强的也不过心相境,但是作为远古时代三大势力之一,而且是攻击力最强,号称远古时代最大底蕴底牌,是最终的战略决战力量的人人如龙,他们可绝对不是什么弱者!

“我若如龙,举世无敌,人人如龙,开天辟地……”

普智忽然念叨了一句,他想起了曾经遇见第一九武王时的那番对话……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作为平凡人的一辈子,默默的积蓄着足以撼动宇宙的力量,或许一辈子都没法辟出那一剑,就此平凡成长,平凡衰老,平凡死去,但一旦这一剑出鞘,必然就是石破天惊,足以斩碎一切的力量。

不单单是普智的感叹,经过上一次的战斗重塑,在场所有人都已经对人人如龙的强大有了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是一种于平凡之中见传奇,于无声之中听惊雷的震撼,若在场的不是霸王,换成三大巅峰的任何一人,这一斩之下,他们都会尽数被打败,甚至身死其中都有可能。

“所以……难怪会有狂龙之乱了……”

“一辈子的平凡,换来传奇的一瞬,这样的武功,真的对他们公平吗?”

在场许多人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与想法,当初远古时代已经逝去,狂龙之乱的内幕,除了少数当事人,甚至必须是高层的当事人,旁人也是不甚清楚,具体如何,到现在已经没有了再行追究的必要,而场上留下来的,就是这些人人如龙军团战士们,慷慨以歌,歌以赴死的决绝。

人人如龙!

斩!

在场所有的人人如龙武者,各自拔剑,斩出了自己一辈子的绝响。

一辈子的凡人,一秒钟的传奇……

剑气横空,汹涌向前,大陆破碎,天地崩坏,内有宇宙以大陆为中心出现了裂痕,霸王首当其冲,他的眉心先是出现了一条血痕,整个身体仿佛都将要被斩为两段。

这一次,是比上一次战斗过程,留存下了更多的人人如龙武者,也爆发出了更为夸张的伟力,凝聚了他们一辈子的力量,在这一刻猛的爆发。

“哈哈哈哈……英雄好汉们,我为你们送行!”

“壮哉!人人如龙军团!”

“吾道不孤!”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壮哉!!!”

看网友对 第五章:激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